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愛的萬物論:為什麼我們會相愛、背叛和分開?

444

如果你深愛的人只剩下兩年可以活,你會選擇留在他身邊,還是轉身離開?

前幾天折耳兔邀我一起去看《愛的萬物論》,走出電影院時,我腦袋裡面一直迴盪著這個問題(以下有雷,但有研究發現劇透會讓你更喜歡這部電影)[1]。

「嘿,你覺得世界上真的存在一個理論或算式,可以用來解釋所有事物的誕生與隕落嗎?」她說,用右手將鬢角撥到耳際後,左手拿起咖啡杯,微微抬頭看我。

「我不知道耶,不過當Stephen Hawking說出『如果有一個算式可以解釋萬物,你不覺得很美嗎?』這段話的時候,我眼淚都飆出來了。」我說,那眼神像是擁有一個宇宙一般充滿感動。

「這算是科宅的浪漫嗎?」折耳兔一邊拿衛生紙給我,一邊不解地看著我。

其實我也有些不解,只是我不解的是:為什麼這段感情一起走過這些風雨,還會敗給了外遇?為什麼女主角Jane都能一路撐到這麼遠的地方,Stephen Hawking卻選擇了Elaine?

這是一個物理學家和文學相遇的故事,兩人相逢在年輕的時候,曾經在旋轉木馬上擁抱、聊完螢光劑之後將一包洗衣粉放在對方家門前當禮物、在河畔一邊討論「時間」一邊轉圈快掉到河裡,但隨著Stephen Hawking的病況惡化、第三者的出現,兩人的生活與感情也出現了變化。很多時候,光是只有愛(Romantic Love)是不夠的。

111

在外遇之前:當承諾變成負擔

「醫生說他只能活兩年。科學並不站在你這邊,你確定你承受的住嗎?」Stephen Hawking的父親在得知他罹患神經元疾病之後,跟Jane說。

「我比你想像中勇敢。」Jane堅定地回答,只是當時的他並不知道這「兩年」這麼漫長。可是關於愛情,我們不但要勇敢,還得禁得起磨難。

Lydon、Pierce與Oregan多年前的研究發現承諾(moral commitment)越高,越能維持關係[2],但遺憾的是Lydon在他的研究中也發現了,隨著時間與壓力,可能生成另一種無形的負擔(moral burden)。他們追蹤86位在遠距離戀愛中的受試者,發現在一學期(三個月左右)之後繼續交往的69人(存活率80.2%),有些已經把當初的愛濃烈(enthusiastic),走成關係的破裂。他們會暗自murmur「可能離開,反而能讓我們喘口氣」、「這段關係,其實已經是一個負擔。」等等。

「或許,當病程從兩年變成三十年,當激情與浪漫變成互相拖磨,放手才是最好的結局。」折耳兔說,我知道她想起自己拖了七年藕斷絲連的感情,因為到了後期,關係的延續只是補償與愧咎的代名詞而已。

「可是,最後放棄婚姻的,是一直被照顧的Stephen Hawking耶!如果說是病情磨掉了感情,為什麼不是Jane先離開關係?」我說,抬起頭來看著她。

11

 外遇的成因:為何不離不棄,卻換來各自分離?

「你以前有什麼決定,都會第一個告訴我的……」Jane在得知Stephen Hawking要和看護Elaine到美國住的那一刻,眼淚劃下雙頰。曾經為Johnathan心動但卻一直把持住的她,一直以來為這個家付出這麼多,可是為什麼在她還沒放棄之前,為什麼Stephen Hawking就先放棄了?

「我愛過你。」(I have loved you)Jane在輪椅前蹲下來,輕撫Stephen Hawking的臉頰,自己卻早已淚眼婆娑<3>。一直以來,兩人一起經歷過這麼多,從一文不名、拿到博士學位、艱困中不得已請Johnathan來幫忙、Jane被懷疑過不貞、Johnathan為了避嫌離開家裡等等,一家人走過這些日子的快樂與傷悲,卻要畫下句點。為什麼苦苦付出的愛最後卻換來這樣的結局?

或許Jane輸給的不是別人,而正是他們研究多年的──時間。國內學者王慧琦針深度訪談了八位配偶外遇者[3],發現與外遇相關的婚姻危機有四:

  1. 自我中心:只考慮到自己的需求,忽略了伴侶的需要。
  2. 關係維繫:那些「一直以來都好好的啊」,或許只是信心太過,不願去討論禁忌敏感話題(Taboo Topic)下所形成的假象[4, 5]。
  3. 外在誘惑:一場出差、一次辦公室的邂逅、幾個三五好友的慫恿甚至電視媒體與社會價值觀的影響等等,擦槍走火,並且持續蔓延。
  4. 時間流逝:隨著時間,感覺到彼此的差異擴大,眼光轉變,甚至生活重心也轉移了。不再花時間在對方身上,或是花更多的時間去陪伴別人。

或許Stephen Hawking夫婦的婚姻,就是在最後這個危機中敗陣下來。發現了嗎?其實愛自始至終只有一個理由:相處和吸引<1>。看護Elaine的日夜陪伴,風趣而坦率地把閣樓雜誌翻給Stephen Hawking看、稱讚他的聰明與傑出、對他生活細節觀察入微等等,都是Jane未曾給過他的經驗;同樣當年Johnathan對Jane的付出與關懷、幫忙照顧Stephen Hawking與小孩,甚至和他一起去露營的過程中,也讓Jane數度猶豫是否要跟Johnathan更進一步。但在精神出軌之外,Jane始終沒有跨出最後一步。

另一方面,Stephen Hawking的氣度也很不簡單,看在眼裡心知肚明,但還是寬了心,在教堂前和Johnathan一起喝酒,請求他協助。

「Jane needs help……」可以想見當Stephen Hawking在教堂說出這話,邀請Johnathan帶太太小孩去露營的時候,背後需要多大的包容和用勇氣。

6

在外遇之後:走或留,都是愛的相守

一般人在發現另一半對自己不忠的時候,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這可能要看對方是「精神外遇」(情感劈腿)還是「身體外遇」(性劈腿)。

國內研究者用故事假想的方式,問大學生們在伴侶情感劈腿性與劈腿之後,會做何因應[6]?結果發現,如果是情感劈腿,大多數的人會傾向:

  • 「委曲求全」,當作沒發生過這件事或原諒對方
  • 「溝通了解」,告訴對方自己的困擾、感受,希望能解決此衝突情境。

相反地,如果是性劈腿,大多會採用:

  • 「結束關係」,分手或離婚
  • 「停損觀望」,減少與對方相處或見面,暫時停止付出與投資
  • 「報復背叛」,自己也找另一人劈腿回去,以牙還牙!

或許你會說,這些人的選擇是依據「想像」的情境阿!又不是實際的面臨伴侶不忠!事實上前面出場過的學者王慧琦也從資料中歸結出在伴侶「真的外遇」之後,會做出的六大反應[7]:逼迫、疏離、協商、束手無策、忍氣吞聲、緊迫盯人的控制對方等等。

回頭想想,在Stephen Hawking選擇跟看護Elaine一起去美國生活的時候,Jane沒有呼天搶地、沒有背向疏離,沒有上面的六大反應,而是選擇放手。為什麼會這樣?

5

如果有些愛不能重來

「這麼多年來,你有愛過我嗎?」有些時候,元配要的不是對方回來,而是一個答案,以及接下來該怎麼辦[9]。在責罵、心碎與飽受撻伐之後,當事人會意識到:討愛在現實上已經沒有實質幫助,眼前最重要的似乎是,在這樣的狀況下,兩個人該如何走接下來的路?什麼是兩人可以一起看見的天空?電影中意識到Stephen Hawking愛上看護的Jane,電影外被罵翻的彎彎、九把刀和阿基師,都得用時間,來找到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新開始。

「時間不能控制,但生命可以被延續。」電影的最後一幕,Stephen Hawking和Jane在陽光下,看著他們的孩子說:「你看看我們創造了什麼。」當一段失落可以被昇華到更高的意義之後,過去的這些傷痕與痛,似乎也能漸漸渡讓給時間的洪流。

「嘿,你覺得,到底什麼是『愛的萬物論』阿?」折耳兔搓著雙手,把半張臉埋在卡其色的圍巾裡問我。

「日久便生情,久離愛難續吧?」我說,吸引、相處、承諾與依戀,都需要時間的沈澱與累積;相反地,如果一段時間眼不見,心也不念,要繼續維持感情不變調根本神難。

「你是說,只要花時間相處,就有可能愛上別人。這不是很悲哀嗎?」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望著天空吐著白霧。或許也因為這樣,我們才能在不同的人生階段,走進不同的生命裡面體驗各種精采,才能在失去摯愛之後,還能找到重新再愛的可能<2>。西門町的街上冷到只有12度,但和折耳兔並著肩從咖啡廳裡走出來的時候,心裡有一些什麼,隨著宇宙的星辰,漸漸明朗起來。

333

[附錄]外遇劈腿急救包:目標,例外,一小步

說了這麼多,如果真的發現對方劈腿了,該怎麼辦?「張老師」基金會諮商心理師林烝增指出[8],焦點解決諮商技巧有助於讓個案找回控制感,重新找回解決問題的能力與能量。下面分享一些常用的問句,或許在最黑暗的時刻,你還可以跟自己相處,看見自己的生命,仍然有許多可能。

目標架構

  • 你現在最擔心的是什麼?
  • 你希望他可以做些什麼事,負起責任?
  • 什麼是你想要的結果?如果離婚(分手)了,會發生什麼事?如果原諒他,繼續待在他身邊,你覺得事情會有哪些轉變?

例外架構

  • 這段時間你心都碎了,畢竟被最信任的人背叛,好像靈魂的一部分也一起流浪了一樣。不過,上個月有沒有哪個時間,是你心情比較穩定的時候?那時,你做了些什麼事?
  • 有沒有哪個時刻,是讓你感覺到他還愛你的?那個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一小步與評分

  • 如果你想要的結果是10分,那麼現在是幾分?如果要增加1分或5分,你覺得現在可以做些什麼?什麼是你可以控制的?
  • 在挽回他之前,你覺得你要先完成什麼?

奇蹟問句

  • 如果你去廟裡求籤,神明顯靈解決了你的感情問題,你覺得籤詩上面寫了什麼?發生了哪些事情解決了你的困難(可自行依宗教信仰切換成禱告或其他儀式行為)?
  • 想像你坐時光機到三年後,發現你所擔心的事情都解決了。你問「未來的你」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覺得他會怎麼回答你?

再艱困的路,都不該被打敗;伴侶劈腿並不一定是關係的終點,但可以是另一個人生的起點。

1

[註解]

<1>可參考《愛情弔詭》一文

<2>可參考《我們一直以為的真愛,會不會根本不存在?》一文

<3>電影的詮釋手法是Stephen Hawking用「放手」讓彼此自由,看起來像是協議性分開,不過事實上他們的婚姻在看護出現之後,有許多黑洞。如「據《每日郵報》報導,Stephen Hawking與他的第一任妻子Jane在結婚30年後離婚,史蒂芬後來與一名護士再婚。史蒂芬與潔恩的關係直到他與第二任妻子在2006年離婚後才好轉」(參看這裡:http://news.ltn.com.tw/news/entertainment/breakingnews/1178595)、各種盛名、看護與Stephen Hawking的關係,也讓兩人產生裂痕(參看這裡:http://news.sohu.com/20130730/n382917982.shtml)。不過,畢竟我們不是當事人,究竟他們的分開,是如劇中描述的互相放手,還是如新聞寫的婚姻破裂,或許只有他們兩人才真正明瞭。

[延伸閱讀]

  1. Leavitt, J.D. and N.J.S. Christenfeld, Story Spoilers Don’t Spoil Stories.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11.
  2. Lydon, J., T. Pierce, and S. Oregan, Coping with moral commitment to long-distance dating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7. 73(1): p. 104-113.
  3. 王慧琦, 外遇婚姻的危機-從八位配偶外遇者的角度. 朝陽人文社會學刊, 2012.
  4. Anderson, M., A. Kunkel, and M.R. Dennis, “Let’s (Not) Talk About That": Bridging the Past Sexual Experiences Taboo to Build Healthy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11. 48(4): p. 381-391.
  5. Baxter, L.A. and W.W. Wilmot, Taboo Topics in Clos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985. 2(3): p. 253-269.
  6. 張榮富, 陳怡秀, and 吳杭彌, 大學生在戀愛過程中面臨交往對象劈腿時的因應方式, in 第七屆華人心理學家學術研研會2011: 台北.
  7. 王慧琦, 妻子面對丈夫外遇之因應策略. 朝陽人文社會學刊, 2012.
  8. 林烝增, 焦點解決短期諮商對配偶外遇當事人之應用. 諮商與輔導, 2011.
  9. 徐西森 and 連廷嘉, 婚變婦女因應婚姻危機歷程之初探研究. 諮商輔導學報:高師輔導所刊, 2004

2

 picture credit: here and here

關於作者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