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鑑往知來 地震預測新利器

2013/07/18 | | 標籤:
超過兩萬筆的地震資料被標註於世界地圖上,了解過去能讓我們對於未來的地震有更多認識。(圖片來源:International Seismic Centre)

超過兩萬筆的地震資料被標註於世界地圖上,了解過去能讓我們對於未來的地震有更多認識。(圖片來源:International Seismic Centre)

2013年6月初,南投發生芮氏規模6.3強震,不禁讓人想到1999年921大地震、2004年南亞強震、2008年汶川大地震、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帶來的慘痛災情。地震總是來得突然讓人措手不及,帶走數以千計的寶貴生命,多年來人們不斷問同一個問題:地震有可能預測嗎?

地質學家一直無法成功預測地震。所謂「成功」的預測,必須同時包含精確的時間、地點以及規模大小,但是大地震成因的複雜性,讓地質學家屢次挫敗,也讓許多國家與學者已經放棄對於預測地震的研究。

儘管任務如此艱鉅,仍然有許多人繼續與地震戰鬥。就在2013年6月中旬,全球地震模式基金會(The Global Earthquake Model Foundation,)公布了1套前所未有的全球地震資料平台核心部分。這個地震風險平台蒐集了過去1千年來千萬筆地震資料,將能大幅度重塑預測地震的研究領域。

「為了提升預測地震的研究,我們需要更多的資料」基金會共同創立者之一史坦博士(Ross Stein)說,該基金會自2009年起便開始著力於建構全球的地震風險平台,從歷史文獻中抽絲剝繭,重新定位震央位置以及地震規模,最久回溯到公元1000年的地震史料,並將這些古地震資料統一格式,同時亦將過去100年內多達兩萬筆的地震觀測紀錄重新計算。

此外,為了掌握地震的主要成因,另外一批科學家分析了全球7萬個板塊運動測站,推導出兩萬筆不同的板塊運動速率。GEM希望最後的成果包含地震發生機率以及地震風險。地震發生機率表示一地未來50年內發生地震的可能性;地震風險即地震發生時造成的損害規模。

不過,即便科學家的工具箱裡多了這個利器,也無法克服地震高不確定性的本質。GEM將我們所能做的事做到了最好,不過它是否能讓我們充分了解地震的特性?史坦博士說:「我承認人類在面對複雜的地球運動時必須保持謙遜,而我們要做的事情,便是讓大眾更加了解現在我們到底知道了什麼,以及還不知道什麼。」(本文由國科會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重大天然災害之防救災科普知識教育推廣」執行團隊撰稿)

責任編輯:鄭國威 | 元智大學資訊社會研究所

本文原發表於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科技大觀園「科技新知」。歡迎大家到科技大觀園的網站看更多精彩又紮實的科學資訊,也有臉書喔!

延伸學習: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成大都市計劃所研究生,現為防災科普小組編輯。喜歡的領域為地球科學、交通運輸與都市規劃,對於都市面臨的災害以及如何進行防災十分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