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臉書使人沮喪嗎?

thumb愈常用臉書,愈不開心。

人們喜歡混在一起。我們是非常社會化的動物。實際上,我們是如此社會化,單純與人互動時,腦部活化的部位與最基礎的獎勵機制(例如進食)進行時的部位幾乎是相同的,那表示跟別人互動讓我們感到愉快。

然而,近幾年人們互動方式全然改變的事實是顯而易見的。我們大部分的互動是坐在螢幕前進行,沒有碰面的,臉書就是最明顯的一個例子。這衍伸出了一個基本但重要的問題–網路互動與面對面互動到底有何不同呢?

我們可以用獎勵程度判斷兩者的異處。像是用臉書互動帶來的愉快感有比在現實生活中與人互動來得高嗎?近期一份研究指出「可能並沒有」。實際上此份研究的數據指出愈常用臉書互動,我們愈容易感到不愉快。

研究人員從大學招募了實驗參與者,他們首先被要求完成一組問卷,其中包括一份生活總體滿意度的測量表。接著他們會連續兩個月每天都收到五封簡訊。每封簡訊中包含了幾個問題,像是他們那時的心情如何、他們使用臉書的頻率、自從上封簡訊後他們直接與人互動的頻率。兩星期過後,他們再次填寫問卷,這次研究人員又再度衡量實驗參與者的生活總體滿意度。

那麼網路互動會對我們造成怎樣的感覺呢?研究人員藉由兩種不同的方式檢測資料來找出答案。首先,他們調查了參與者不同時間的心情,即是兩封簡訊間的情感變化。資料顯示參與者要是在兩封簡訊間使用臉書的頻率愈多,他們的心情就愈可能往負面發展。換句話說,在這兩星期間頻繁使用臉書與低落的心情有關。有趣的是,要是實驗參與者沒什麼跟他人直接互動,這種「臉書用多,心情會不好」的狀態就會消失,反之,當他們有很多實際上的接觸時,心情不好的狀態就會較強烈。

在第二組分析中,研究人員觀察了每位實驗參與者在這兩周間使用臉書的頻率與實驗結束時的生活總體滿意度是否有關。較常使用臉書的人生活滿意度在實驗結束時較易出現較大幅度的下降。

不過,在你拔掉插頭準備戒掉網路社群前,你應該要知道這個實驗是有限制因素的。最大一點就是:這是個相關性研究。雖然研究人員證明較多的臉書使用可預測出身心狀態的惡化(另一項分析指出心情好壞狀態無法預測臉書的使用頻率),這有可能是其它的變因造成的。在沒有設定臉書使用頻率的實驗證明下,之間的因果關係是很難確定的

第二點,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實驗中參與者的平均年齡是19歲。不同年齡族群使用網路的方式必有極大差異,這些研究結果是否也出現在較年長族群裡是個有趣的議題。同樣地,不應該將此研究的概略化結果套用到其他網路媒體的平台上。或許這些結果只出現在使用臉書上,若研究人員調查了推特、Tumblr、 Foursquare,或其他平台的使用,或許會發現不一樣的結果。

第三個限制因素則是研究人員測量變數的方式。因為參與者是同時回報心情及臉書使用狀態,他們的心情可能會影響到回報的臉書使用時間。像是,如果參與者剛好那時心情不好,他們可能會過度計算過去幾個小時使用臉書的時間。

即使種種的限制因素,這個研究還是解釋了網路社交生活是如何被建構而成的,也提供了某些證據指出網路社交活動可能會影響身心健康。

網路還是會在那,而且用網路的人只會變多,在我們社交生活中的地位也只會愈來愈重要。所以即使你覺得透過臉書跟同事或鄰居說聲生日快樂是必要的,或許試試別的方式會更好。別管臉書的制式訊息了,不如帶他們去喝咖啡。去拜訪他們,邀請他們吃頓晚餐吧。或是問問他們想不想一起散個步。臉書本身是不是個問題尚未拍板定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實際生活的互動絕對能讓人類這種社交物種大大受惠,而且我們也該盡可能使用這種社交方式。

原文來源:Scientists Show Facebook Is a Downer– SCIENTIFIC AMERICAN [01 OCTOBER 2013]

關於作者

cleo

是個標準的文科生,最喜歡讀的卻是科學雜誌。一天可以問上十萬個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