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姬十三 領著松鼠嗑果殼

文 / B 編

前言

就在上上個星期六的雨夜,科學松鼠會果殼網創辦人姬十三先生神秘來訪台灣數位文化協會,與數協執行長暨 PanSci 創辦人徐挺耀先生見面,暢談各自的計畫。PanSci 也把握這次機會,跟這位透過網路做科學傳播的前輩訪談,交流經驗。

認識姬十三 從一紙在中國網路爆紅的徵婚啟事開始

打開 Google 搜尋列,鍵入「姬十三」,緊接出現的關鍵字建議,「徵婚」這個詞跑得比科學松鼠會和果殼網還前面。

自稱是「一個喜歡點geek和文藝的普通青年」,姬十三去年十一月突然在果殼網發表的〈一枚偽極客+創業者的誠意徵婚〉一文中(編註:很精彩,推薦閱讀),誠懇地交代了徵婚的緣由、人生經歷與志向、感情史(!)、對感情和婚姻的理解等自述,甚至各種可能主客觀條件都寫得格外清楚分明,誠意十足。

難得有機會見到姬十三本人,當然一定要問問徵婚的結果。「這些網路上都有啊!」姬十三幾次想避答這個問題,但在我們鍥而不捨的追問下,他才苦笑著交代後續發展。姬十三說,當時徵婚帖一發,隨後就來了上千封信,後來確實有和六、七位女性見面,但見面的結果並不如預期。

他補充道,這幾位女性都相當地好,但是在這幾次會面後他認真思考過,覺得實在沒有辦法透過文字認識一個人。或許在那些尚未見過面的女性中,有著文字不見得出色,但卻可能是合適的人,這樣的錯過更令人遺憾。也正如姬十三在後記所述:「網路上遇見、通郵、約定、見面……的轉化率太低,對不起她們的誠懇。」

在諸多可能性中反覆考慮後,姬十三決定讓徵婚一事「自光棍節始,至情人節終。」至於科學宅找伴的難處……,姬十三非常堅定地表示,找伴難不難,「跟是不是科學宅一點關係都沒有! 」

他也提到台北的女孩子講話讓他覺得特溫柔,跟北京很不一樣。

從科學松鼠會到果殼科技傳媒

儘管感情生活依舊沒有著落,姬十三在事業上的成就仍持續開展。姬十三在 2008 年 4 月和幾位科學寫作者、編輯籌組科學松鼠會,希望「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並「讓科學流行起來」。

科學松鼠會初期主要以集體共筆部落格的方式運作,後來慢慢發展了一些線下活動,如小姬看片會達文西行走中隊、科學嘉年華、科普講座&閱讀沙龍等,並與其他機構建立更多合作和交流。

但有了科學松鼠會後,為何還要作果殼網?姬十三認為,松鼠會基本上是一個作者協會,主要的服務對象是作者和會員,也是個讓作者彼此交流、成長的平台,松鼠會適時還會提供寫作訓練。因為科普和科學新聞報導的寫作,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懂科學又要能把事情寫得清楚明白,這樣的人非常少,也需要很長時間的培養。他自己也因為太忙,離開寫作第一線已經很久了……。

儘管松鼠會是姬十三一直很想做成的事,但他也希望可以作一個了不起的科技傳媒、「中國的 Discovery」。不過,在松鼠會的經驗也讓他體認到,非營利模式雖適合聚集志願者的力量,但在持續成長力和資金投入上仍有所不足,因而決定另創一個以商業模式為主的果殼網來推動工作,幫助拓展作者及內容的影響力。

姬十三說,常有人問他松鼠會跟果殼網到底有何不同,又有什麼樣的關係,基本上營運模式和定位都不一樣,目的不同,做法也不同。不管是松鼠會還是果殼,跟中國科協接觸其實很少,加上他們都不擅長跟官方打交道,所以完全是靠民間支持。除此之外,姬十三說明,果殼網雖是一個營利的垂直媒體,但也是一個社群,可以讓數十萬網友在上頭隨意發言討論,也更有資源可以辦理更多好玩的活動,如兼具知識、娛樂性質的萬有青年燴。

在問及果殼近來遇到的最大挑戰,姬十三認為還是在於如何把一個垂直媒體轉變成社群。因為現在大家的注意力變得越來越分散,每個人都在關注不同的東西,如何維持大家對你的注意,甚至習慣或持續造訪網站,越來越不容易。

「其實我們這幫人也沒什麼經驗,就是不斷地用各種方式嘗試。」姬十三笑說。

萬有青年燴:素人青年的展演舞台

說到「萬有青年燴」,姬十三開始熱心地介紹起這個由果殼網主辦的技能分享實體活動。簡單來說,萬有青年燴的主要活動形式,就是由一個主持人加上六到八位講者串起整場,每位講者只能用七分鐘向現場觀眾分享自己的技能、知識和經驗。目前在主要在北京和上海舉辦,一個月大概二至三場。

姬十三說,他們尊重每位講者的專長,也認為任何事情都值得分享,主題也不僅限於科學。但他們要求講述的內容絕對不能天馬行空,一定要有方法論和實證證據,並用理性的態度講演及開放討論。姬十三笑說,如果只是找些年輕人來泛談個人成功的經驗,那太沒有意思了,萬有青年燴還是希望有知識分享的成分在。

至於萬有青年燴的主角們—講者,又是怎麼產生的呢?姬十三表示,在萬有青年燴之前,他們還辦過另一種類型的活動,叫未來光錐(原為果殼時間),屬性比較偏向專業知識論壇。他們廣邀教授級人物或在各領域拔尖的專業人士來演講,但這樣的活動對於講者的要求非常高,成功經驗很難複製,投入的時間和人力成本也都很高,最多一、兩個月才能辦上一場。

姬十三接著說明,到了萬有青年燴,他們希望可以做點變化,透過內部推薦和公開招募的方式,邀請一些「普通」但可能深藏不露的青年人來分享自己的知識和經驗。活動主軸與設計的轉向,不僅讓活動更可頻繁舉辦,這些如同你我身邊朋友般親切的青年講者,更拉近了講者與觀眾之間的距離。

萬有青年燴雖然是要求具備知識含量的實體活動,但果殼網還是希望能將活動辦得「很有趣、很好玩」。姬十三說,他們從主題、場地、座位數、遊戲到現場活動都精心設計過,為的就是要讓講者與台下觀眾形成良好互動,像他們會傾向選擇觀眾目光容易聚焦舞台的話劇場,某場活動甚至還安排「考題」,要求觀眾在現場找到會某些特殊技能的人,讓大家有理由「搭訕」彼此。這麼一來,即使台上講者分享的內容不夠精彩,整場大家還是可以玩得很開心。

萬有青年燴自 2011 年 9 月第一場開始辦起,至今已成功舉辦 23 場,每場有近千人報名,但一場活動僅開放三百個名額。如果這次沒中,也不用太灰心,落選者可以獲得「好人卡」一張,集滿三次就可以參加了。

姬十三笑說,他本身很喜歡萬有青年燴這個活動,氣氛很好,每場他都會參加。從第一場的一百人,到現在場場爆滿的程度,姬十三認為主持人能否炒熱氣氛讓大家樂意投入是關鍵,而他們注重活動各個環節的細節設計,也是成功的主要原因。今年八月果殼網還舉辦了「萬有青年大燴」,是萬有青年燴的豪華版,受到熱烈歡迎。

最近一期將於上海舉辦的「死去活來」,抓住了近來「末日說」的時事脈動,講者有女子搏擊達人、獨立影評人、量子物理研究生、口腔醫學碩士、骨灰級遊戲玩家等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士,看似完全沒有交集(!)的一群人,將會如何演繹同一主題,並給予什麼精采的演說,耐人尋味。

後記

在短短三十分鐘的訪談內,姬十三與我們分享了許多關於科普、松鼠會和果殼網的經驗,收穫良多。這次短暫來台訪問兩天,在問及他對台灣的印象時,目前只到過台北的他覺得簡直是「小清新之都」,是他去過的亞洲城市中最喜歡的,也迫不及待想去誠品書店朝聖一番(果然接下來的行程就是……),有機會也希望可以去台南看看。

科學松鼠會與PanSci長期合作,歡迎到科學松鼠會資訊小分隊的專欄看更多有趣的科學文章。

之後我們也會再邀請科學松鼠會跟果殼網的夥伴來台灣跟大家公開交流,希望就在不久之後囉!

 

圖一  姬十三(右)正在採訪徐挺耀(中)關於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的相關計畫

圖二  左起:協會理事長商台玉、執行長徐挺耀、隨訪工作人員、姬十三先生、協會理事吳正偉、B 編、胖卡二哥 AJ、PanSci 台柱作者海苔熊。

 

補充資料:
果殼網和科學松鼠會有什麼關係?是怎麼分工的? | 果殼問答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