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我即我腦 》戀愛是一種臨時的精神錯亂

「戀愛是一種臨時的精神錯亂,可以用婚姻來治療。」——安布魯斯‧比爾斯

對於經歷過突如其來、激烈的一見鍾情的人來說,沒有人會將自己的擇偶方式歸為「自由選擇」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決定」。愛情就那麼發生了,伴隨完全的幸福感、愉快感,以及諸如心跳加速、出汗、失眠、情感依賴、高度集中的注意力、過度的迷戀、強烈的佔有慾和保護慾、充滿能量的感覺等生理反應。柏拉圖也認為這個過程具有自主性。他體會到性衝動是靈魂的第四種形式,位於肚臍下方,是一個「完全非理性的、不遵守紀律的靈魂」。

對人類來說,無論在世界的哪個角落,愛情都是兩人成為配偶的基礎。你可能會認為對於選擇配偶這麼重要的決定來說,大腦皮質一定是有意識地做出正確的選擇。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在感受熱戀這種強烈情感的過程中,人們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都會放在伴侶身上,掌管大腦這種熱戀過程的處理歷程主要位於大腦底部,屬於無意識的過程。給剛剛陷入熱戀的人展示其伴侶的照片後,再進行腦部掃描,發現其腦部高度活化的區域只有遠離大腦皮質的腦底部。回饋系統(reward system)有較為顯著的活化程度,該系統採用多巴胺作為化學信使(見下圖 ),多巴胺會給人幸福的感覺。回饋系統的目標是獲得獎勵,在這種情況下獎勵是指獲得一位合適的伴侶。回饋系統不僅和愛情有關,也和人們每種愉快的經歷有關,而且還是成癮的基礎,這也解釋了在一段刻骨銘心的浪漫關係走到盡頭時,人們為何會出現強烈的「戒斷症狀」。回饋系統主要在右腦啟動,與照片上人臉的吸引力以及浪漫激情的強度有關。

此外,戀愛中的人其血液中壓力荷爾蒙皮質醇(或稱皮質醇)濃度升高,表示正陷於壓力狀態。在這種壓力狀態中,腎上腺的刺激作用是使戀愛中的女性睪固酮濃度提高,使戀愛中的男性睪固酮降低。

只有在愛情長久持續一個階段後,前額葉才會開始參與愛情的歷程,這個位於大腦最前部的結構會進行計畫、權衡,在雙方確定了穩定的伴侶關係後,壓力生理反應機制的活性以及睪固酮的變化都會消失。大腦皮質的感覺資訊處理過程在這個令人興奮的過程起了作用,畢竟人們在實際生活中是用看(視覺)、用味道(嗅覺)、用觸感在感覺另一半。不過,這並不是有意識地選擇這個人。獎勵系統在告訴你「這個人」是誰,並以這種方式確保你和「正確」的人在特定的時間繁殖。只有在最初的熱戀期過去之後,大腦皮質才開始接管這項工作。

因此,在你的孩子明顯地愛上了不該愛的人並經歷了令其失望的愛情後,你厲聲斥責他沒有用腦思考是毫無意義的。他的確用過腦子,但是不幸的是,大腦皮質雖在經過思考、有意識的審視之後可能會得出不同的結論,卻來不及參與他們的戀愛過程。

本文摘自《我即我腦》,本書由漫遊者出版社出版。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