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

    為什麼台灣會如此?作者點到了一點:台灣的新聞從業人員,少有或說沒有最基礎的科技常識。

    我曾碰過把65 million years翻譯成「六億五千萬年」(國家地理頻道)和寫成六萬五千年的文字記者。荒唐到家。

    這就和台灣的大學制度有關係:新聞系屬於文科的,而且不知有沒有開設「科技寫作」的課程。

    美國的大學,大學部沒有新聞系,新聞研究所招收各種大學已經畢業的各學科學生,給予新聞報導方面的訓練,因此本來大學學理工科出身的記者,有足夠的理工知識報導相關事項;拿台灣大學制度來比,在高中時期,念文科者,基礎的理科自然科目,只是掛名的,並未認真學習,所以才會有過時政客電視節目主持人陳某,連南北極都搞不清楚,就敢拍攝 ±2˚C的紀錄片,可恥可笑;進了大學,有哪個大學的新聞系開什麼基礎科學的課程呢?如此環境培養出來的記者,能期望分得清楚南北極的不同嗎?

    更可怕的是,一旦這些理盲文的小記者「媳婦熬成婆」變成了名嘴之後,滿口胡言就更加好笑了;可是,不幸的是,我們的社會卻任由他們主導與論,以訛傳訛,誤導蒼生。

  • http://www.facebook.com/people/陸子鈞/1079981347 陸子鈞

    google一下這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科技新聞培訓班」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外星人新聞 雙重災難

2011/04/15 | | 標籤: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台灣媒體的談話性節目就開始喜歡談外星人。直到最近一則有關「美國FBI外星人資料解密」的新聞曝光後,這一股外星熱幾乎被推到了最高峰。

外星人是不是真的?有沒有人目睹飛碟爆炸?美國FBI是不是隱匿了許多真相?…這或許是許多媒體商人或是浮誇名嘴所關心的議題,但是這整個事件對於台灣社會的重要性卻一點都不在這些問題上。

這一次有關「外星人存在」的新聞,其實相關的傳言過去早已在網路及各種媒介中流傳許久。而最近會變成「新聞」,也不過是因為 FBI在新營運的資料網站上,公布了一份當時的特工經由他人「轉述」所得到的短短兩頁報告文件。這些文件中,並沒有任何第一手資料足以證明此事的「直接證據」,只是經由英國八卦小報《每日郵報》披露後,被台灣部分媒體瘋狂轉載,甚至有報紙將它作成頭版頭條。不過有趣的是,這麼「重要」的新聞,卻不見於《紐約時報》、《英國衛報》、BBC等具公信力媒體。

如果深入地檢視這一系列報導的原委,可以發現FBI的原始文件其實並沒有什麼明顯的訴求或結論,經過《每日郵報》處理後,他們將標題訂為:「FBI的祕密檔案指出警察及軍方人員如何看見幽浮在猶他州上空爆炸」;但是再經台灣媒體轉載編譯後,標題卻變成:「外星人訪地球 FBI備忘錄證實為真」。這樣的落差正好體現出台灣在面對這種「進口」的科學新聞時,最容易出現的「雙重災難」(double disaster)。

這裡的第一重災難,指的是國外的一些八卦小報對於科學訊息的過度渲染。他們最常見的作法就是從眾多的科學研究期刊中,找尋一些較具爭議性或是話題性的研究主題,之後透過標題及內容上的再加工,賣力地演繹出能引起興趣並有商業賣點的新聞,有時必然需要犧牲掉某些科學的真確性。

對我們來說,較不堪的是,我們會在這個基礎上再承受第二重的災難。原因是國內媒體的從業人員多不具科學背景,因此常得透過買辦的方式從國外輸入科學新聞。在人力精簡的狀況下,天天被截稿壓力逼緊的記者,也多僅能從國外媒體現成的報導中去編譯科學新聞,鮮少會再檢閱原始研究資料的妥適性。也因此新聞內涵會出現一些異常的演化,例如,原始標題為「女性理想的腰臀比例活化男性神經回饋中樞」的研究,經《每日郵報》報導後變成「觀看曲線優美的女性可以帶給男性如同烈酒或藥物般的興奮感」;一到台灣之後,這一則新聞就成為「看豐滿女人,男人如喝酒嗑藥」。這樣的新聞再被電子媒體補上一些「重鹹」的畫面後,就成為我們的「科技新知」,也同時是「第二重災難」。

在台灣的媒體概況中,科學及科技的議題向來不是媒體所精熟及青睞的對象。然而媒體卻又需要透過這類型的新聞來妝點門面、增加專業感及時代感。因此,就不難想像為何這種價格低廉的「科學新聞舶來品」會充斥市面,成為台灣科學新聞的主流。

最近社會上發生諸多科技發展的爭議,包括核能發電、國光石化、高鐵地層下陷…等,這些都是牽涉複雜公共事務的科技議題,需要更多人民的關心。這些問題的根本解決,常常需要仰賴民眾在具備好的科學素養後,所能夠形成的集體公民意識。而「科學新聞」在某種程度上,正是引導民眾養成這些基本素養的重要媒介,只是我們還在這原本該十萬火急的議題上虛耗。

企盼有一天,我們的閱聽人願意理智地拒絕這些光怪陸離的科學新聞,我們的媒體人願意成為真正的「守門人」,協助公眾管控及監督科技的公共議題。也或許只有這一天,我們才有機會真正擺脫這種「雙重災難式」的凌遲。

(本文原發表於2011年4月15日之中國時報時論廣場,作者黃俊儒為中正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中正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長期關心科學傳播的工作,主張推廣科學不能只是上對下的關係,不能只是榮耀的崇拜,更不能只是逸樂化的軟柿子。 勉勵自己仔細地在各種不同的層面上,找出科學與一般大眾、市井小民、販夫走卒間,在生命上的共鳴與交會。 著有《別輕易相信!你必須知道的科學偽新聞》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