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企鵝說我不要去台中

企鵝是水族館中受歡迎的明星動物之一

企鵝是水族館中受歡迎的明星動物之一

企鵝是水族館展示的明星動物之一,在世界各地的水族館都可窺見其蹤影,美國聖地牙哥海洋主題樂園中甚至設有單獨一個企鵝館飼養著將近上百隻各式各樣的企鵝,佔地規模之大,為當今世界上數一數二的企鵝展示館。館內主要飼養寒帶企鵝,展館外面另設有一個溫帶企鵝展示區,相當吸引遊客的注目。國內最早設有南極企鵝的公立機構就是台北市立動物園,為此動物園還在展示館內特別設立企鵝教育展示區,詳細介紹企鵝各種有趣的生態習性。當時是國內首度引進企鵝,因此造成極大的轟動,排隊參觀的人龍綿延百公尺,假日人潮更是絡繹不絕,熱鬧非凡,然而如今企鵝館設備老舊,場地空蕩蕩,常常乏人問津,企鵝的人氣一落千丈,而被貓熊圓圓所取代,園方目前並無任何更新企鵝館的計畫,只能盡力維持展示的規模與參觀品質而已,園區還有另一項困境就是企鵝都需要低溫的海水作為運動嬉戲與清理身體之用,然而台北市並不臨海,海水取得變成另一個需要依靠泡製人工海水方式而成,這又是一筆龐大的開銷,增加營運上的負擔。

位於台南地區的頑皮動物樂園所引進的企鵝屬於溫帶種類,是唯一可以在戶外與人互動的種類,因繁殖力強又沒有天敵環伺,引進後的幾年下來園區處處都可以見到企鵝毫無顧忌,也不怕人,到處遊蕩,可惜這樣的新鮮感也以不復當年之熱潮,園區目前的經營相當辛苦,因光是日常照料與動物飼料的經費,就已經足以讓經營者喘不過氣來,如果有一天業者因故支撐不住經營的壓力,園內許多的生物都將成為流浪生物,既不能在台灣就地野放,也無力送回原棲息地,動物們將面臨的可能就是遭到屠殺一途。

海生館企鵝展示缸有著特殊的設計讓遊客可以親近企鵝

海生館企鵝展示缸有著特殊的設計讓遊客可以親近企鵝

海生館的企鵝展示館是在2006年與世界水域館共同成立的,其展示空間經過設殊設計,以激發企鵝展示各式各樣的動作,讓整體企鵝缸因企鵝的展演而變得生動活潑起來,期望讓遊客觀賞到企鵝跳水高速游泳、瞬間閃躲、魚躍水面等精彩的動作;有時企鵝由水中跳上陸地卻一不小心踩空,動作之滑稽,常引起遊客哄堂大笑,爭相觀看。由於海生館坐落墾丁國家公園之內,海水的水質清徹透明,屬於甲級水質,無需特殊處理,引水之後只要靜水沈澱,抽取上層乾淨的海水,就可引進企鵝缸中,唯一需要處理的是降溫並維持低溫,此大幅降低營運的成本,就算是定期更換海水,也無需龐大的支出,這也是水族館為何需要坐落在水質良好的海岸邊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

企鵝雖然是受歡迎的明星動物,但是也有蜜月期,海生館開幕一年之後,人氣就已經逐漸消散,海景公司雖辦理小型企鵝特展,並舉辦各類促銷活動如小企鵝的慶生會;公部門舉辦一日企鵝解說員等活動,也難以引起另一波參觀的熱潮,而普羅大眾喜新厭舊的陋習,亦非兩三個短期性行銷活動所能輕易改變的。

最近台中市政府信誓旦旦宣布要花三億台幣在梧棲港邊興建企鵝館,耳聞此事真是如雷貫耳,令人不敢置信,雖然企鵝館的地點選在梧棲港附近鄰近海邊,取水容易,然而台灣中部沿岸水域的海水品質有待商榷;雲林彰化地區工業區林立,工業排放廢水之量可能冠於全台,加上台灣沿岸流受到潮汐變化的驅動來回震盪,導致污染物稀釋速度緩慢,水質品質難以維持相當水準。未來企鵝館引水之後,單是要花費在處理水質的經費恐怕會超乎台中市政府的規劃與想像,另外在未來油電價不斷地上升的狀況下,經營成本將會隨之逐年提昇,近一步壓縮利潤獲取空間。

台中企鵝館預計位置正好與國際級高美溼地相鄰

台中企鵝館預計位置正好與國際級高美溼地相鄰

雖然相對於博物館的靜態展示水族館活體展示相當吸睛,然而水族館的展示卻缺乏彈性,無法隨時更新,此乃因每一個展示其背後都搭配量身訂做的維生系統與水電系統,若是要變更展示內容的話,不是僅僅換掉其中的展示生物就可以,其他如照明、水電週邊環境系統都無需大力修改,而是連帶所依附維生系統都需要一併更新,才能達到換展的目標,舉例來說,當初海生館引進白鯨進入海獸池之際,就花費上千萬修改控溫系統,才將水溫從27℃降至約5~10℃,以符合白鯨的生存環境條件。

既然是活體就會繁衍後代,增加族群的數量。生活於密閉空間的企鵝平時無所適事、游手好閒,既不擔心天敵的威脅也不需要擔心缺糧的問題,活動空間又小,因此展示缸中的企鵝成長快速,年年都會產子,年年都在逐漸壓縮自己活動空間,以海生館為例目前企鵝的數量幾乎為開幕初期的一倍,這樣的成長速度所產生的廢棄物也可能超出維生系統的處理能力範圍之外,而在緊縮空間所造成的生活壓力亦對企鵝有負面的影響。目前世界上各大企鵝館對於個體處理的方式,就是另尋買家,出售個體獲取經費將園內企鵝族群維持在一定的規模,而不是新建企鵝館以容納新生的企鵝。單隻企鵝價格至少接近百萬新台幣甚至兩百萬之高,算是熱門的生意。然而條件是所販售的企鵝必須來自非禽流感疫區,以台灣目前所面臨的禽流感威脅的狀況與政府危機處理的態度,恐怕難以說服台灣以外的買主,相信所販售的企鵝並非禽流感帶原者,這也成為另外一個隱憂。

目前全球暖化威脅南北極的生物的生存,企鵝亦是急需保育的受害者之一,極地保育的議題相當受到各國矚目,增設企鵝館是否違反世界保育主流仍是一大爭議,然增設企鵝館無異是要增加區域經濟的收入,與任何教育主題似乎扯不上邊,而是以商業開發為最終的目標。然在無天時地利,市民反對的聲浪高漲的狀況下,是否要興建一個高經營成本的企鵝館,仍需要謹慎考慮未來的經營維護問題;萬一經營不善時,就妄想委給民間經營,以規避應負責任的備案,是有相當風險的想法,因為賠本生意沒有人要接啊!企鵝說牠們只想留在南極,真的不想去台中住,因為牠們會擔心將來熱潮一過,可能遭變成棄養流落街頭的企鵝。

台中企鵝館系列:企鵝說我不要去台中II-委外篇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希望以人文關懷的觀點,將海洋生物世界中的驚奇與奧妙, 透過多媒體的設計與展現,分享個人心得給社會大眾, 期望能引起更多人關心海洋的公共議題, 為保護海洋略盡一份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