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享用蝙蝠糞便的食肉植物

圖片引用自Science Now

一個不打獵的捕食者很難存活。所以當生物學家在婆羅洲發現這種不太擅長抓蟲的捕蟲植物時,感到非常的困惑:它們到底吃什麼過活?一項新的研究指出,或許是蝙蝠大便。這種謎樣的植物,給小蝙蝠打造了一個溫暖的窩;而蝙蝠將大便排在東道主的消化液裡頭。

1980年代,生態學家Jonathan Moran當他還是博士生時,首次發現了萊佛士豬籠草(Nepenthes rafflesiana)有些古怪之處。大多這類的植物,都有幾公分深的葉杯,裡面裝有能發出吸引飛蟲氣味的液體,杯緣有紫外光花紋裝飾。當昆蟲被騙進葉杯,溺死在消化液的底部,植物就吸收其中的氮,以補充生長地貧瘠土壤中缺乏的營養。然而,Moran注意到N. rafflesiana elongata這種植物並不擅長捕蟲。它的葉杯長而窄,也缺少香味及鮮豔的斑紋。相較之下,補到的蟲子遠少於其他大多的豬籠草。

大約二十年前,文萊大學的生態學家Ulmar Grafe,在悶熱的泥碳森林裡,搜尋棲息在水杯植物(指有構造可以盛水的植物)中的蝌蚪時,他和他的學生,發現有蝙蝠捲窩在N. r. elongata的葉杯裡。研究人員只把這件事視為偶然,直到幾個月之前,當Grafe讀到Moran早期研究古老豬籠草時。「一切突然明白了」Grafe回想起來,「我說『就是這個!蝙蝠跑到葉杯裡作了些什麼』」。

七個禮拜,每天巡視葉杯,Grafe和他的團隊,發現223株N. r. elongata植物中,超過四分之一會有蝙蝠棲息。而這些蝙蝠全都是哈德威克毛蝙蝠(Kerivoula hardwickii)。這種小於四公分的哺乳類,對於自己的棲身之所非常的挑剔。為了追蹤牠們休眠的位置,研究團隊在17隻蝙蝠背上,黏上一個比迴紋針還輕的無線電發報器。幾天之後,發現蝙蝠只在N. r. elongata的葉杯中休眠。此外,母蝙蝠甚至會和自己的小孩擠在同一個葉杯裡。

N. r. elongata被研究得很徹底,尤其是和蝙蝠的關係。這種植物有個「房間」可供一至兩隻蝙蝠棲息在消化液上方;而葉杯的聯外的通道很窄,所以蝙蝠可以自己擠進去,而不用很費力攀附在黏滑的表面。雖然蝙蝠休眠時,有頭朝下的習慣,他們或許也有大多蝙蝠上廁所時,轉身的習慣。

這種經營旅館的植物也活得很好。藉由少量同位素追蹤,葉杯有比其他葉片多過13%的必須營養氮源。事實上,這種植物有三分之一的氮來自蝙蝠糞便。

哈佛大學研究食蟲植物的生態學家Aaron Ellison說「這真是個很酷的自然史故事」。但他認為假如只有追蹤來自葉杯的蝙蝠,會忽略掉其他可能利用其他棲所的蝙蝠,而高估了葉杯的重要性。

然而,現在已經是加拿大皇家大學教授的Moran認為,這個謎團已經解決了。就在去年,他和他的同事,描述了一些豬籠草會利用樹鼩鼱的糞便作為氮源,同時,他也在猜想,是否蝙蝠也如此。事實上,捕蟲植物並非全然如生物學家過去所認為的食蟲。120種Nepenthes豬籠草被徹底的研究後,Moran預期,會有更多令我們驚嘆的發現。

資料來源:ScienceNow: Carnivorous Plant Feasts on Bat Dung [25 January 2011]

相關文章:PanSci: 住在豬龍草裡的青蛙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