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刺客教條的「信仰之躍」,是技術還是運氣?

「歡迎來到『初級刺客』的期末考,看到那堆稻草了吧~ 請你們從這座 80 公尺高的塔上跳下去然後毫髮無傷。」

2016《刺客教條》電影劇照。圖/IMDb

2016《刺客教條》電影劇照。圖/IMDb

身為一位刺客真是不容易啊!

在電玩遊戲《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中,主角常登上各地的高聳建築物勘查地形及情報,並施展出驚人的「信仰之躍」離開現場,留下一群好像沒事發生的路人。而最新的真人電影中,主角身處西班牙,也從真實存在的塞維亞聖母主教座堂(Catedral de Sevilla)落下,但是預告中沒有告訴我們後續,究竟主角是粉身碎骨還是活蹦亂跳的離開現場呢?

主角在哪裡?圖/the-insightful-panda

主角在哪裡?圖/the-insightful-panda

若主角為 180 公分高、80 公斤的男子,需要怎樣的條件才能完成信仰之躍而不會受傷呢?

先從原版的電玩畫面開始,其中人物花了 4 秒的時間自由落體才掉入下面的草堆中,從自由落體方程式 H = 0.5 gt我們得到主角一開始離地高度是 78.4 公尺,再加上推車離地高度,我們可以大膽說電玩中的信仰之躍與電影中的高度是一樣的,所以其他參數可以沿用,例如主角在落地後大概花了 2 秒從推車中重新出現,假設他花了 1.5 秒的時間坐起來並翻身出去,他實際與地面接觸時間時間為 0.5 秒。

警告:請勿在家嘗試~圖/Pinterest

警告:請勿在家嘗試~圖/Pinterest

接下來我們需要求出這樣的話現實人物承受了多少衝擊了才能知道有什麼方法能讓他活命。

從 V落地2= 2ah 中(初速為 0 已經去掉),我們得知落地時主角的速度為 39.2 m/s,或是時速 141.12 公里。所以落地的時候,在 0.5 秒內主角速度由 39.2 m/s 降至 0 的過程,由此得出這之間的加速度為 78.4 m/s2,衝擊力為 80 x 78.4 = 6272 N。

如果要看壓力的話,身高 180 公分的人肩寬大概有 50 公分,整個背部長 70 公分,這樣算下來他的受力面積差不多是 0.35 平方公尺,由「壓力 = 衝擊力/受力面積」(P= F/A)的公式計算,主角背部受到的壓力為 17920 pa。

當然我們最簡單的假設就是如果什麼防護都沒有,主角就像受到了一台時速 141 公里的汽車撞擊,而他該如何活命呢?

(圖/tech-times)

圖/tech-times

現實世界中我們想到減少衝擊力的方法不外乎就延長衝擊時間,最標準的方式像安全帶或安全氣囊,但想也知道刺客身上不會有安全帶,所以剩下的可能原因就是這件刺客制服中其實有暗藏安全氣囊

假如這麼一個安全氣囊能把加速度降低到 2 倍重力加速度的話,衝擊時間將延長到 2 秒,那麼主角大概就能活命了,但問題就是不只身體不靈活,你還得在稻草堆中把氣囊塞回外套才能出現,再說整個《刺客教條》系列別說安全氣囊,連車子都沒有了,所以這些刺客們為什麼能夠活著呢?

醫學中,從 30 公尺以上的高度落下基本上就是沒救了,但幾乎每一集《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主角都從 80 公尺以上的高度落下……。綜觀人類歷史,其實從超過 30 公尺自由落體下來並且活著(活著就好)並不稀有,甚至還算相當常見,兩次世界大戰中有許多飛行員從幾千公尺的高度落下並活下來的紀錄,但運氣不好的還是佔多數。

WTF! (圖/Giphy)

WTF!!!!圖/Giphy

所以成為刺客最重要的點其實並不是各種技巧的養成,而是「運氣」啊~

 

電影官方有釋出信仰之躍的幕後花絮,他們原本拍攝的平台只有 30 幾公尺高而已。

R 編休閒時最愛的 Youtube 頻道「The Game Theory」也有做過探討「信仰之躍」的影片,但他們發現了神奇的東西…..

參考資料:

  1. Free Fall Research Page
  2. Wikipedia (自由落體刺客教條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Rock Sun

泛科學的實習編輯,目前就讀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系,勉強說專長是啥大概是水汙染領域,但這或多或少已經不重要了。除了環境外,也對太空科學和科普教育有很大的興趣。在吊車尾的物理數學影響下,多次在思考自己到底喜歡什麼,最後回到了原點:我喜歡科學,喜歡科學帶給人們的驚喜和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