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中的科學與偽科學:十個有用小指標幫你辨識偽科學(八)

(續上篇)

好不容易講完了這十個小指標,我要強調幾件事:

第一、這些指標不是我發明的。匯集這些指標成文的,是 Lilienfeld 與 Landfield 在2008年刊在 Criminal Justice and Behavior 期刊(2008年10月號)當中的文獻。當然,他們也沒有「發明」這些指標,其實也就是整理、審閱過往的文獻,進行彙整的工作。而我,就只是讀完了十個指標,心有所感,對照自己研究的內容與實務執業的案例,依照台灣的狀況,逐一寫了出來,酸上一酸而已。

第二、盡信書不如無書。這些指標的存在,對於偽科學的判斷,既不一定是必要條件,也不會是充分條件。就如同在行為科學領域當中要做有意義的因果研究(causal studies)可說難如登天一般,這些指標所顯示的意義,也只是關聯性(correlation):如果某項「號稱科學」具備的指標越多,那麼,這項「號稱科學」的東東,出包的機率或許也顯示為越高。

第三、本文在每個指標之後所附的例子,意在說明那個領域確實具備了那個指標所指向的問題。但並非是指因為有那個指標,所以一定是偽科學。

那,第四、不是都說科學一定有錯嗎?司法科學出包有什麼關係?

《名偵探柯南》動畫中時常出現的兇手(身份未曝露之前)

《名偵探柯南》動畫中時常出現的兇手(身份未曝露之前)

當然有。司法科學出包,會死人的。而且是冤死人。冤死一個人之後,賠上整個司法體系的可信度,然後秉持正義感,大家繼續冤死一系列更多的人。

科學的真義,在邏輯與辯證的精神,以及不斷實驗修正的嘗試。在相信具體確切的證據,而且證據必須要能夠支撐他們所欲證立的理論假說。這是為什麼信度、效度、可再現性對於任何一門科學都這麼重要。

只有建立在這些前提基礎上的科學,才是真的科學。也只有真的科學,才能被納入審判當中,作為正當程序的一部份,實質上也維護當事人的權益,不讓中立法院的面目蒙羞。

所以,不管你是法官檢察官律師公設辯護人或者是科學專家鑑定人,除非你能日斷陽、夜斷陰、額頭長月亮、叫烏盆開口說話、讓法院六月飄雪,否則,面對疑似科學理論或技術在司法場域的適用之前,請仔細的考慮一下這十個指標,然後捫心自問:

「這真的是科學嗎」?

(回去重看第一篇)


泛科學自製商品

【時時科科.2020】桌曆+線裝筆記本開始預購

從內子宮到外太空,科學離不開我們生活中的時時刻刻,時光走入西元 2020,讓泛科學也走入你生活的每一天!【時時科科 2020桌曆】 精選不容錯過的科學日,讓你記下屬於自己的重要日程,也記下科學史上的精彩片段。


🚀 泛科學院獨家線上新課募資 🚀 限量55折預購

【好好說話,做自己的口才教練!10堂一生受用的口語表達課】

「上台說話報告時腦袋一片空白嗎?與人對談尷尬癌就發作?如何清楚表達自己想說的話?怎麼說話才能抓住人心讓人印象深刻呢?」泛科學院與榮恩同樂會共同合作,從表達的心法到語言聲韻的技巧掌握,讓你找到自信,在家就可練出好口才!

關於作者

黃 致豪

執業律師;司法行為科學研究者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