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減肥很難?說不定是人類文明帶來的惡果

活躍星系核_96
・2015/03/28 ・241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51 ・八年級
source:Tripp
source:Tripp

文/林佑

是否一直為肥胖的問題困擾著呢?你可能已經用盡任何的方法希望在最短時間之內降低體重,包括嘗試各種體能運動,留意不同的健康食譜,甚至把一日3餐改成2餐,服用不同的減肥藥物等。已經盡力減肥卻不見得明顯的效果,可能會憤慨地認為為何增肥容易但減肥困難,並怪責自己難以抗拒美食當前的吸引。

一位來自哈佛大學的丹尼爾.李伯曼教授可能會告訴你,這並非是你的錯:因為人體與生俱來會傾向積存能量,這種自然生理調節只為了增加生存的機會。也許,只能責怪人類遺傳指令還保留在原始時代,尚未追得上人類文明的改變,這可能是基因進化不及所造成的人體災禍。

可能需要先澄清一下丹尼爾教授在概念上提到的「人類社會發展太快」和「基因進化不及」當中的意思。我們知道由原始時代到現代,不論是在生活模式、行為習慣、心智發展都有着天壤之別的不同:由最初茹毛飲血,改變為熟食的方式;由險像橫生的叢林或山地生活,改變為高樓大廈的石屎森林居住;這一切一切都為了適應全新的環境而變化。

這是一個漫長「生命」之旅, 儘管人類基因傾向穩定的模式,但為了我們文明發展已作出最大限度的進化。表面看來,基因進化應該來得及人類社會發展的改變,到底如何理解丹尼爾教授所提出的觀點呢?顯而易見, 「生命」都有它的使命,為了生存而竭力掙扎,它認為有種物質對人類非常重要,需要世世代代流傳下去,所以命令遺傳信息恆久不變地執行這個任務,要求生理機能儲藏一種人人都不喜歡的高熱量物質—–脂肪。

所以「生命」不願意作出任何改變執着於儲存脂肪,目的其實是為了讓人類更容易生存。從人類學家對男性和女性生理機能的研究上,可以更易理解這個概念。一項研究指出,原始時期的女性比男性的脂肪量更多,由於女性要生兒育女,初生的嬰兒需要大量的脂肪來幫助大腦及身體發育成長,當女性消秏一定的能量來哺養嬰兒時,餘下的部分脂肪能補充熱量的秏損。除此以外,現代醫學解釋了脂肪對人體的益處,當脂肪沉積在皮下與各臟器之間,可以保護内臟器官、隔熱、保溫、防止熱量散失、保持正常體溫。

微觀皮下的脂肪細胞:它會產生一種激素類蛋白質,就像抗病免疫細胞,對大多數的入侵病毒作出反擊,從而提高人體免疫功能;脂肪細胞能夠幫助胰島素調節人體血糖水平,確保血糖穩定性。脂肪對人類早先和現代人而言都是極其重要,它可以抵抗疾病入侵與及保護人體免受自然環境帶來的傷害,特別對孕育下一代的孕婦和嬰幼兒的健康有着非常關鍵的作用。

所以由古至今,「生命」在生理機能的調節上選擇了一成不變的規律,一直頑固地執行儲存脂肪的指令。儘管我們不再過著饑餓的日子,由於脂肪過量積聚為人類帶來全新的健康問題,我們似乎無法終止「生命」傾向儲藏脂肪的預定程式。

事實上,身體儲存脂肪的生理調節是偏向「消秏少,儲存多」的習慣, 就跟我們花錢一樣,會儲蓄以備不時之需,生命也展示出相同的道理。身體會把外來的食物分解成3大營養物質(糖類、蛋白質、脂類)後在小腸末端吸收。針對脂類的消化過程,它會先透過各種酵素和膽汁將其水解為甘油和脂肪酸,當甘油在代謝反應的過程中合成為單酸甘油脂之後,會與脂肪酸進一步反應,最終合成密度較高的化合物—–三酸甘油脂,並儲藏在身體的各個器官及皮下。所謂密度較高的本意意味著難以通過任何溶媒物質將之溶化並進一步利用,相比之下,糖類(泛指葡萄糖)的密度較低。因此身體會先選擇較易分解的葡萄糖,才消秏較難分解的三酸甘油脂,暗示了脂類物質作為身體能量儲備的「原料」,所以較難消耗。

從遺傳學的角度來看,由原始到現代的人類都是受制於基因對脂肪細胞作出的任何命令,相關的細胞必要絕對按照遺傳編碼執行儲藏脂肪的生理活動,以便保持脂肪量的相對平衡。這種生理機能活動與個人生活方式相似,總是喜歡習慣與穩定的一套運作模式,就像我們很希望有穩定的收入來源、固定的生活環境、維持個人的生活習慣等。在正常的生理條件下,假若減胖者很不容易才消秏掉部分的脂肪後,相關的細胞會按照平日的份量分泌出「脂肪組織」自動填滿缺失的空間,而腸胃也會同時產生饑餓感覺,令肥胖者增加飲食以達至平日的份量。

這樣看來,成年人到底要怎樣才能減肥成功呢?

其實減肥的過程就像是一場戰爭。舉一例子說明:我們習慣了一套生活方式,當環境出現巨變,迫使我們要作出生活上的改變,當我們有堅定的決心與持久的毅力,一切的困難都能刻服,最終還是可以改變的。同樣的道理, 脂肪細胞也有一種習慣性的記憶來維持脂肪組織的容量,我們要長期而持續地消耗脂肪組織,迫使脂肪細胞忘記脂肪組織原本容量,從而減少了脂肪組織的分泌。這是非常艱苦的消耗戰,必須要徹底令脂肪細胞感到麻木及疲倦。

在螢光染色圖中的綠色部分就是細胞內的脂肪組織。
在螢光染色圖中的綠色部分就是細胞內的脂肪組織。

現今社會的食品種類眾多且營養豐富,很容易積聚過多脂肪引起各種的疾病。如果你決心減肥,可能需要與脂肪細胞開展長期的消秏戰爭。我們必要拒絕「生命」為了確保人類生存給予的禮物(脂肪),並不是誰對誰錯,歸根究柢都是人類社會進步太快,基因信息要求脂肪細胞儲備能量的指令,在我們眼中反而變成了影響健康的警號。

參考資料及延伸閱讀:

  1. 脂肪代謝, A + 醫學百科。
  2. 脂肪的好處壞處,39健康社區 [Jan. 2008]
  3. 丹尼爾.李伯曼,《從叢林到文明,人類身體的演化和疾病的產生》,商周出版社。[sept. 2. 2014]
  4. The Obesity Gene? Is DNA Partly to Blame? MyDiet Clinic [Jan, 9, 2013]
  5. 科學家發現肥胖者更易長胖機制,新華網 [Jun, 3, 2013]

相關標籤: 基因 肥胖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9 篇文章 ・ 70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母體的免疫特區:為什麼子宮不會排斥胎兒?——《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

麥田出版_96
・2021/10/22 ・225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伊丹.班—巴拉克
• 譯者/傅賀

說來奇怪,人們早在十七世紀就開始嘗試輸血了。當然,最初人們並不瞭解血型或關於血液的其他基本事實,但他們已經開始把血液從一個人的身體輸到另一個人的身體裡,事實上,這無疑等於謀殺(現在眾所周知的 ABO 血型劃分是從一九○○年開始的)。

人們嘗試了各種類型的實驗和手段:把一隻動物的血輸進另一隻動物,把動物的血輸進人體,把一個人的血輸進另一個人體內,等等。

說得客氣一點,結果有好有壞,不過,在出現了一、兩例死亡事件之後,法國立法禁止了輸血。在接下來的一個半世紀裡,輸血幾乎銷聲匿跡。到了十九世紀,這項操作又重新引起了人們的興趣。時至今日,只要確保血型匹配,輸血就是安全的。

時至今日,只要確保血型匹配,輸血就是安全的。圖/Pixabay

這就是血液的情況。相對來說,輸血比較簡單,但是要在人與人之間移植其他細胞或組織,就困難多了。隨著移植技術的進步,人們可以從供體那裡接受心臟、腎臟、肝臟,以及其他器官,但是受體會出現排斥。受體的免疫系統會馬上識別出一大塊外來物質進入了身體,並試圖反抗。即使移植的器官來自最匹配的供體,受體患者也需要接受免疫抑制藥物治療,來緩解它們對「入侵器官」的免疫排斥。通常來說,人體並不會輕易接納外來物質——在上一章裡,我描述了人體不接納它們的一些方式。

但是,即便我們知道了這些事實,直到一九五三年,才有人試著來認真思考懷孕這件事:在十月懷胎的過程中,孕婦可以跟肚子裡的孩子和平相處,似乎沒有什麼負面效應。顯然,孩子並不是母親的簡單複製品,他們的免疫組成也不盡相同——因為胎兒有一半的基因來自父親,因此遺傳重組之後產生了一個明顯不同的新個體。

所以,問題是,母親如何容忍了體內的另一個生命呢

我們的生殖策略(即「用一個人來孵育另一個人」)裡有許多未解之謎,這不過是其中一個較不明顯並且格外難解的問題而已。事實上,即使在今天,我們也不清楚孕婦容忍胎兒的生理機制。我們知道,母親依然會對所有其他的外來物質產生免疫反應,我們也知道胎兒並沒有與母親的免疫系統在生理上完全隔離,受到特殊庇護。貌似孕婦與胎兒的關係裡有一些特殊而且非常複雜的事情。

孕婦與胎兒的關係裡有一些特殊而且非常複雜的事情。圖/Pexels

這可能早在受精之初就開始了。從那時起,母親的身體就開始逐漸習慣父親的基因。在懷孕的早期,發育中的胚胎就與母親的子宮開啟了複雜的對話。胚胎不僅躲在胎盤背後來逃避母親的免疫反應,而且還分泌一些分子用來針對性地防禦母親的免疫細胞,因為後者更危險。母親的自然殺手細胞和 T 細胞在胎盤外盤旋,但是它們並不是為了殺死胚胎細胞,而是轉入調控模式,開始釋放出抑制免疫反應的訊號,並確保胚胎安全進入子宮(同時促進胚胎的血管生長,這對胎兒來說是好事)。同時,胚胎細胞也不會表達第一型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分子,以逃避免疫監視(有些感染病毒也使用這種策略來逃避免疫監視和攻擊)。此外,母親的免疫系統接觸胎兒的蛋白質並開始學著容忍它們。

除此之外,母親的免疫系統也會受到廣泛且微妙的抑制——但不嚴重,因為孕婦仍然能夠抵禦感染。整個免疫系統會下調一級。這也是為什麼有些女性的自體免疫疾病在懷孕期間會有所緩解。

目前我們的理解是這樣的:在不同類型的細胞和訊號的作用下,子宮成了免疫系統的特區(其他免疫特區還包括大腦、眼睛和睪丸),更少發生發炎。胚胎與母親的免疫細胞會進行活躍的對話,它們能在整個孕期和平相處。

在不同類型的細胞和訊號的作用下,子宮成了免疫系統的特區,更少發生發炎。圖/Pexels

當然,這個過程可能會出錯,而且偶爾也的確會出錯。當出現問題的時候,母親就會對胎兒發生免疫反應。在極端的情況下,這可能會導致女性不孕。在懷孕的早期,它可能會引起自然流產;在懷孕後期,這可能會引起一種叫作「子癇前症」的發炎反應,對母子都非常危險。

最後,說一件有點詭異的事情:胚胎細胞有辦法從胎盤中游離出去,進入母親的血液系統。

之前有理論認為,這也許是為了下調母親的整個免疫系統,使它對胎兒的出現做足準備,這可能也是母嬰對話的一部分。但是,最近幾年,研究者發現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有些胚胎細胞即使在分娩之後仍然在母親的血液裡逗留——事實上,可以在分娩之後存活數年,從免疫學的角度看,這真說不通。研究者發現,它們會出現在母親的許多組織裡——包括肝臟、心臟,甚至大腦——它們可以發育成熟,變成正常的肝臟、心臟或是腦細胞,留在母親體內。讓我再說一遍:由於我妻子生了我的孩子,她體內和大腦裡的一些細胞現在也有我的基因了。這被稱為母胎微嵌合。目前沒人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本文摘自《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2020 年 9 月,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