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吃太飽,會怎樣?—《大口一吞,然後呢?:深入最禁忌的消化道之旅》

天下文化_96
・2014/09/18 ・270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36 ・七年級

WS143大口一吞,然後呢?_書封一八九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在斯德哥爾摩城裡,一名五十二歲的馬車伕吞下整罐鴉片處方藥。L先生(姑且稱之)被房東發現後送醫,醫護人員忙成一團,使出各種對付服藥過量的工具:漏斗、一截管子,以及溫水,試圖把藥物稀釋並排出體外。這種技術現今稱為洗胃,當時的病例報告則稱為「胃的清洗」(gastric rinsing)。

如此形容治療程序有點故弄玄虛,彷彿L先生的胃是女性貼身衣物,只需要沖沖水。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病人癱坐在椅子上幾乎神智不清,醫護人員把水灌進病人的胃,一連灌好幾次。每次灌水,胃都似乎還能再裝進更多水,這種跡象顯示,L先生的胃應該有漏洞。

如果你把定義成「把東西放進嘴裡然後吞下去」的機械動作,你就可以說L先生因為吃藥丸,結果把自己吃死了。一般來說,這是把自己吃死的唯一方法。胃裡裝太多東西以致於撐破,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身體會有一系列保護性的反射動作。當胃撐到超過某種程度,比如吃了聖誕節大餐、喝了一大堆啤酒,或是被瑞典醫護人員努力裝滿了水,胃壁的伸張受器會提醒大腦,此時大腦便發出聲明說:「已經吃飽,該停止了」。大約在同時,還會進行「暫時性下食道括約肌鬆弛」,或是打嗝。胃部頂端的括約肌會暫時放鬆、排出氣體,回復到安全及紓解的程度。

有可能需要更嚴格的手段。「很多人吃東西會遠遠超過那個臨界點,包括我自己有時候也會。」研究消化不良的專家瓊斯(Mike Jones)說。他是胃腸專科醫生兼維吉尼亞聯邦大學的醫學教授。「也許他們藉由飲食來紓壓。或者單純就是:『你知道嗎?那個檸檬派實在是好吃到不行。』」身體發出的警告跡象愈來愈明顯:肚子痛、想嘔吐,最後終於發出最後通牒──反胃吐出來。健康的胃在尚未達到臨界點之前,就會趕快把胃清空。

除非有什麼原因讓胃無法清空。以L先生的案例來說,就是鴉片在礙事。L先生的驗屍解剖完成後,基艾貝格(Algot Key-Åberg)在某德國醫學期刊發表案例報告,他寫道,病人「顯示出嘔吐的強烈衝動。」但一直做不到。基艾貝格是當地大學的醫學教授,為人小心謹慎。我請了一位叫英格柏格的人來翻譯,請他把基艾貝格的論文大聲唸給我聽。光是描寫L先生的胃和食道平行的破裂傷口,就占了整整兩頁半的篇幅。埋首於論文的英格柏格讀到一半忽然抬起頭說:「因此我認為清洗並未發揮作用。」

L先生的胃是基艾貝格所遇到,第一個因為裝太滿而破裂的例子。他寫道,這個案例「在文獻上是獨立事件」。醫學界必須了解其來龍去脈,好讓未來的洗胃人員對其危險性有所警惕。到底是水量多寡、還是水流強度影響較大?「為了進一步釐清,」基艾貝格繼續說:「我必須利用屍體的胃來做實驗。」英格伯格輕呼了一聲。「這樣的實驗我進行了很多次。」

那年春天,斯德哥爾摩城裡無人招領的屍體,總共有三十具被送到基艾貝格的實驗室,任由擺布成「半坐姿」固定在椅子上。基艾貝格對於細節錙銖必較的精神令人佩服。這種坐姿的設計,不知是為了模仿L先生接受治療時的姿勢,或者只是反映出,讓屍體假裝晚宴賓客抬頭挺胸的困難度?

基艾貝格發現,如果胃的緊急排氣及清空系統無法發揮作用(因為處於麻醉昏迷狀態,或人已死亡),基本上裝到三、四公升(約一加侖)時就會破裂;如果裝得慢一點、輕一點,也許可以支撐到六、七公升。

在非常非常罕見的情形下,完全清醒的活人的胃也有可能支撐不住。一九二九年,《外科年鑑雜誌》曾發表一篇關於胃自發性,也就是在沒有外力因素或潛在弱點的情況下破裂的案例評論。有十四個人不顧身體緊急棄食系統的警告,讓自己吃到沒命。在這些人的胃裡,最危險的東西就是通常最後才吃下去的碳酸氫鈉(小蘇打),亦即發泡錠胃藥的主要成分。小蘇打緩解胃痛有兩種方式:一是中和胃酸,二是產生氣體使下食道括約肌暫時放鬆。(因食物或飲料積極發酵而引起的胃脹氣比較少見。《外科年鑑雜誌》的綜合報導中,有一人死因是「充滿酵母的青啤酒」,另兩人的死因則是德國酸菜。)

前不久,邁阿密─戴德縣(Miami-Dade County)兩名醫療檢驗員提出案例報告,有一位三十一歲食慾過盛的心理學家,被發現半裸陳屍於自家廚房地板上,她飽脹的大肚子裡,裝了超過七‧五公升未充分咀嚼的熱狗、花椰菜,以及早餐麥片。醫療檢驗員發現屍體斜靠著櫥櫃,「周圍有各式各樣一大堆的食物、破掉的汽水瓶、一支開罐器和一個空雜貨袋」以及「致命的一擊」:一盒剩下一半的小蘇打(窮人家的發泡錠胃藥替代品)。在此案例中,脹得像汽球一樣的胃並沒有破裂,而是把她的橫隔膜往上推擠到肺部,令她窒息而死。據兩位研究員推論,有可能是氣體把一根未充分咀嚼的熱狗往上擠,頂住胃部上方的食道括約肌,結果卡在那裡,讓她不能打嗝也吐不出來。

碳酸氫鈉加酸的化學反應會產生驚人的壓力,為了加深印象,我建議大家去網路上看看無數致力於「小蘇打火箭」的任何一個網站。或者比較嚴肅一點,去查詢莫德菲爾德(P. Murdfield)在一九二六年的傑作,他把半加侖的薄鹽酸倒進新鮮死屍的胃裡,然後加入一點碳酸氫鈉,結果把死屍的胃給撐爆了。

紓解胃漲較安全的方式是喝幾口碳酸飲料,或是吞些空氣。有人會習慣性吞空氣,這在臨床上稱為吞氣症,有些胃腸專科醫生稱這種病人為「打嗝人」。「你看很多打嗝人,」瓊斯說:「他們硬生生大口吞空氣,像是習慣性的神經抽搐。大約有三分之二的打嗝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會這樣。你看他們在你面前吞空氣,然後還說:『醫生,我一直打嗝,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打嗝太多也要小心?

除了社交上的副作用,習慣性打嗝還會使過多的胃酸濺灑到食道,並把氣體也從胃裡噴出。如果情況太嚴重或太常發生,胃酸便會灼傷食道。現在你又有另一個理由可以去看瓊斯醫生:胃灼熱。要接觸多少的胃酸才算「太多」?根據賓州大學胃腸專科醫生梅茲(第九章曾提過他)的研究,大約每天接觸超過一小時就算太多,這是指一天之中,正常的食道與胃酸接觸的累計時間。(患有胃酸逆流的人,食道浸泡在胃酸裡的時間比這多得多;以他們的情況來說,括約肌可能會有裂縫。)

有一種習慣性胃酸逆流的手術治療方法,稱為「胃底摺疊術」,有時反而會製造出打嗝的問題。這時你真的絕對要離碳酸氫鈉遠一點。「我知道十五年前有個案例,有個男子吃了一頓大餐,然後又服用過多的發泡錠胃藥,」瓊斯接著在電話裡發出爆炸聲。「就好像巨蟒劇團(Monty Python)演出的短劇『薄荷薄片餅』,劇中人物狼吞虎嚥大吃大喝,最後他說,『只要再吃這塊薄荷薄片餅就好了……』」

本文摘自《大口一吞,然後呢?:深入最禁忌的消化道之旅》,天下文化出版。

 


 

文章難易度
天下文化_96
76 篇文章 ・ 563 位粉絲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


2

1
0

文字

分享

2
1
0

從族群耆老的死亡,看見黑猩猩的「同理心」——《我們與動物的距離》

馬可孛羅_96
・2022/01/16 ・206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 譯者:陳信宏

人類為何會發展出宗教,其中一個最常被提及的原因便是我們對死亡的體認。我們對生命有限的理解,經常和「人類有沒有可能是唯一擁有宗教的生物」這個問題一起提出。我對這個問題沒有明確的答案,只能說我們沒有理由假設別的靈長類動物對其他個體的死亡一無所知。

如同巴諾布猿天堂裡的巴諾布猿,其他猿類也相當熟悉死亡與失去親友的現象。有時候牠們自己就是凶手,例如有一天那群巴諾布猿打死了一條劇毒的加彭膨蝰。那條蛇令牠們深感恐懼,只要一動就嚇得所有巴諾布猿往後跳開。牠們用樹枝小心戳牠,最後瑪雅才把牠高高拋起並且重重甩在地上。值得注意的是,那條蛇死了之後,牠們的表現就完全顯示牠們並不認為牠會再起死回生。死了就是死了。幼猿開開心心地拖著沒有性命的蛇屍當成玩具,掛在脖子上,甚至撬開牠的嘴巴檢視牠巨大的毒牙。

加彭膨蝰,是一種毒性極強的噝蝰屬毒蛇,分布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熱帶雨林地區,它是世界上毒性最強的蛇類動物之一,擁有世界上最長的毒牙。圖/Wikipedia

那幕情景令我想起以前目睹過的一場黑猩猩狩獵行動。我們在坦尚尼亞的馬哈勒山脈(Mahale Mountains)跟隨一群黑猩猩,突然聽到樹上高處傳來一陣騷動。黑猩猩抓到獵物的時候會發出一種特殊的尖叫聲,單是這麼一種特殊聲響的存在,就顯示了牠們想要分一杯羹的意願。若不是這樣,保持安靜顯然才是聰明的做法。那陣尖叫聲吸引了其他許多黑猩猩聚集過來。有幾頭公黑猩猩抓到了一隻紅疣猴,這是黑猩猩難以自行捕捉的一種獵物,通常要團體合作才抓得到。

我抬頭透過枝葉的縫隙觀察,看見那幾頭黑猩猩在那隻猴子還活著的情況下就開始吃起牠的肉。由於黑猩猩不是「專業」掠食者,所以沒有演化出貓科動物那種有效的獵殺技巧,而牠們對待獵物的方式也反映了牠們的同理心有時而窮,就和人類一樣。許多黑猩猩都聚集過來形成一種進食集合,包括生殖器腫脹的母黑猩猩,她們通常享有進食的優先權。那整個場景非常吵雜混亂,但所有成員終究都分到了一塊猴肉。第二天,我注意到一頭母黑猩猩經過,背上騎著一頭幼黑猩猩。牠的女兒開開心心地高高揮舞著一根毛茸茸的東西,我才發現那個東西屬於那隻可憐的猴子所有:一頭靈長類動物的尾巴成了另一頭靈長類動物的玩具。

黑猩猩對「死亡」的體悟

某天早上,蓋扎.泰萊基(Geza Teleki)跟隨一群黑猩猩行動,聽到遠處傳來刺耳的尖叫聲。六頭公黑猩猩狂野地來回猛衝,一面發出「喇啊」的叫聲,迴盪在山谷之中。在一條小沖溝裡,只見瑞克斯(一頭公黑猩猩)的身軀一動也不動地癱倒在亂石之間。泰萊基雖然沒有看到他跌落的過程,但覺得自己目睹的乃是這頭公黑猩猩從樹上跌落而摔斷脖子所引發的最初反應。

幾頭黑猩猩停下來看了看瑞克斯的屍體,然後猛力向外衝,並且朝四面八方丟擲大石塊。在那樣的喧鬧狀況下,黑猩猩紛紛互相擁抱、交合、撫摸以及輕拍,臉上則是咧開嘴露出緊張的表情。接著,牠們又花了不少時間盯著屍體看。一頭公黑猩猩在一根樹枝上俯身看著屍體,發出嗚咽的聲音。其他黑猩猩則是觸摸或者嗅聞瑞克斯的屍身。一頭青年母黑猩猩更是一動也不動地靜靜盯著他的屍體看了整整一個小時以上。經過三個小時的擾攘之後,其中一頭年紀較大的公黑猩猩終於離開那片林中空地,朝下游走去。其他黑猩猩一一跟上,慢慢離開,同時不斷回頭望向那具屍體。

猿類面對死亡的反應已有愈來愈多的報導敘述。二○○九年,桃樂絲死後的一張照片在網路上爆紅,因為她的遺體引來保護區內黑猩猩群的圍觀,猩群們相當專注(但靜默得令人發毛)。這在蘇格蘭的布萊爾德拉蒙野生動物園(Blair Drummond Safari Park),一頭名叫潘希的年老母黑猩猩死亡了,其過程透過影片仔細分析,原來在她死前的十分鐘,其他黑猩猩為潘希理毛或者撫摸了十幾次,潘希的成年女兒也整夜陪在她身旁。潘希死後引起的反應從猩群成員觸碰她的嘴巴與四肢(也許是想要檢視她是否還在呼吸或者是否還能動)到某頭公黑猩猩猛擊她的遺體,這種行為也曾經在其他黑猩猩死亡之後被人觀察過。

這種表現看起來雖然像是麻木不仁,卻有可能是一種想要喚醒死者的行為。猿類面對死亡的反應通常綜合了兩件事,一是對死者的毫無回應感到挫折,二是繼續測試看看還有沒有辦法引起死者的回應。不過,圍聚在死者身旁的大多數個體都會默不作聲,彷彿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研究人員觀察潘希臨終前的狀況之後,得出的結論指出:「黑猩猩對死亡的體認受到了低估。」

——本文摘自《我們與動物的距離:在動物身上發現無私的人性》,2021 年 12 月,馬可孛羅


 

所有討論 2
馬可孛羅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馬可孛羅文化為台灣「城邦文化出版集團」的一個品牌,成立於1998年,經營的書系多元,包含旅行文學、探險經典、文史、社科、文學小說,以及本土華文作品,期望為全球中文讀者提供一個更開闊、可以縱橫古今、和全世界對話的新閱讀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