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科學真的說服不了反核四的人?

Gene Ng_96
・2014/05/14 ・797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485 ・五年級

800px-Nuclear_Power_Plant_Lungmen

有一篇文章〈人渣文本 Ninjia Text: 為什麼科學說服不了反核四的人?〉,還有〈王立第二戰研所 Evil Overlor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Strategic Studies: 從反核衍生出的感想〉想法和我的頗接近,分享到臉書的時候,有朋友指出,「 如果把擁核換成演化論、宇宙起源理論、手機電磁波無害論、10ppb瘦肉精無害、乃至於基改作物無損健康等,我們仍然堅持無法說服相反立場的民眾是自己的問題嗎?」的話呢?

老實說,如果可以的話,我一點也不想漟這渾水,因為擁/反核的人士裡頭,有不少表面上理性,實際上理盲濫情,而且愛各說各話,自以為是地堅持己見,無法溝通。當然,我這種說法兩邊都得罪,不過誰叫我最大的缺點是坦白老實。對於核能,我的主要看法在〈核必有核不可?〉這篇文章中,在此就不再贅述了。因為那兩篇文章主要探討的是核四,我主要也針對核四來討論。

由於有網友提到演化論,那我就來說說話吧,畢竟演化生物學是我研究的專業,加上以傳播科學為嗜好。這裡就僅是點淺見,拋磚引玉一下。不過,因為看過太過擁 /反核的之間的攻訐、謾罵、羞辱,我實在沒有心情、時間和精力參加。這裡很多話很說得直白不客氣,如果不爽我的論點,要怎麼攻訐、謾罵、羞辱隨便你們,不 過抱歉我真的沒興趣參與,除非是理性認真的討論。

首先,我得要說,擁核的朋友,請不要把演化論扯進來。說難聽一下,請不要來收割演化生物學家的稻尾!

核安問題,牽涉的是成千上萬人的性命,不是一兩個核電廠委任的專家說的算數,也不是一群很懂核電,但對台電說法照單全收的業餘專家說的算。科學知識並非是絕對的真理,只是理論在即定條件下,經由科學實驗一再檢驗而成立的。如果把學到的科學知識當作絕對的真理,一來失去科學社群最寶貴的自我修正能力,二來那麼科學就成了無法挑戰的宗教,三來別忘了「既定條件」這件事。

閱讀全文:
科學真的說服不了反核四的人?


 

文章難易度
Gene Ng_96
295 篇文章 ・ 16 位粉絲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


0

3
1

文字

分享

0
3
1

1924 年的臺灣:原生植物發掘的黃金年代——《採集人的野帳 第一集》

蓋亞文化_96
・2022/01/21 ・160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英張

編按:科學普及不只有科普文章,透過不同媒材展現科學的不同面向,也是科學普及的重要工作。《採集人的野帳》在資料考察的支持下,以漫畫的形式揭露日治時期植物學的研究歷程,除了讓科學賦予人文意涵,也讓讀者理解知識背後的成因,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

前情提要:

藥草繁花經採集鑑定,終成標本;採集當下的紀錄,即為「野帳」。

1924年,現時的台北植物園內,臺灣最古老也典藏最豐富的植物標本館——腊葉館落成。那是臺灣原生植物調查大躍進的黃金年代,滋養了採集人的堅毅之心,傳承至今⋯⋯

大正臺灣,研究交流熱絡、知名學者輩出。某日,大稻埕藥草堂迎來貴客,捎來《綱要臺灣民間藥用植物誌》的發行喜訊。但藥草堂的莽撞少主卻惹出大禍,意外進入腊葉館工作「還債」。

從採集、鑑定到研究、紀錄,一株植物標本的製程,滿載採集人、研究者的熱忱與夢想⋯⋯

——本文摘自《採集人的野帳 第一集》/ 英張,2021 年 1 月,蓋亞


 

蓋亞文化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蓋亞文化,記憶與想像的國度。成立於2001年,致力於挖掘、出版台灣與香港、中國的華文原創作品,同時也譯介歐美日韓書籍。 2009年起,新增圖文漫畫品牌(原動力出版),透過圖像說故事,累積原創漫畫能量。 不論是文字作品或圖文漫畫,我們期許透過精準選書與合宜的編輯行銷,提供讀者多元題材的閱讀樂趣, 在作者與讀者,個人與社會,這個世界與其他世界之間,扮演文化傳遞者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