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青斑蝶的台日航線

陸子鈞
・2011/07/26 ・1003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過去幾十年來,科學家認為青斑蝶(Parantica sita niphonica)會在東亞跨洋移動,但卻缺少有力的證據。一項最新的研究,藉由調查族群裡基因的差異,及標放記錄,證實青斑蝶會在台灣及日本間隨著季風移動。

自1980年代起,日本就開始標記青斑蝶,並有系統地記錄它們的動向,台灣則從1991年才開始。由於資料不多,科學家無法確定這兩群蝴蝶是否為同一個族群,以及是否在會在兩地間移動。國立台灣大學的昆蟲學系研究生,也是這項研究的主要作者于小雅,試著利用族群遺傳的觀點來找出答案。她說:「在日本,標記青斑蝶是全民運動,連小學生也在作。而且他們有一個網站,專門給民眾回報所看到的被標記的青斑蝶。而台灣除了研究單位,就只有蝴蝶協會持續進行標放和記錄。從1991年來,國內只記錄到兩筆遷徙記錄,資料量差很多。」

于小雅收集來自泰國、中國沿海、日本及台灣,共17個地點,71隻蝴蝶,分析它們遺傳差異。結果顯示,台灣的遺傳標記組成,和日本的相似,而和中國與泰國有很大的差異;這也表示,台灣的青斑蝶,和日本的有遺傳交流。 于小雅表示:「事實上,泰國、中國和台灣日本這三個地方的青斑蝶,可分成三個族群。」。過去的研究也指出,遷徙會降低遺傳組成的差異。

綜合過去的紀錄,發現青斑蝶會隨著季風移動;夏吹南風時,由南向北飛;秋季則由北向南。而移動的距離,最遠的紀錄在2006年秋季,從日本長野縣到台灣的蘭嶼,約2321公里,間隔41天。不過科學家還不確定,是否青斑蝶的移動路線有跨越國境之南,延伸到菲律賓。

世界上昆蟲進行長距離遷徙的著名例子,除了美洲的帝王蝶(Danaus plexippus)外,印度的蜻蜓會橫跨海洋;歐洲的幾種蝶類及蛾類,會在地中海和歐洲間遷徙。其中歐洲及印度的例子,也被證實昆蟲會乘著季風,到達目的地。在這之前,昆蟲的遷徙一度被認為只是隨機、沒有方向性的過程。

然而,于小雅也承認,泰國的蝴蝶族群,樣本數量不夠提供有力的結論。「收集樣本是這項研究中,最困難的部份」,她說。

在台灣,除了青斑蝶,紫斑蝶也會南北向的遷徙。不同的是,紫斑蝶的遷徙路線已經被確定,因此有足夠的資訊規劃相關的保育措施。于小雅提到,青斑蝶的調查,多集中在中央山脈西側,目前也沒有足夠的記錄能推測它們的移動路線,但要累積到足夠的紀錄,還需要許多人力和時間。

參考資料:

  • Janet Fang. 2010. Moths catch the wind to speed migration. Nature | doi: 10.1038 / news. 2010. 54
  • R. Charles Anderson. 2009. Do dragonflies migrate across the western Indian Ocean? Journal of Tropical Ecology 25:347–358.
  • Hsiao-Ya Yu. 2011, Detection of the Long Movement of Chestnut Tiger (Parantica sita niphonica Moore) base upon the Evidence of Population Genetics Structure. Master Thesis

文章難易度
陸子鈞
295 篇文章 ・ 4 位粉絲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

1

5
0

文字

分享

1
5
0

青點教主的廣播、配音與新媒體之路!ft.歐馬克【科科聊聊 EP.57】

PanSci_96
・2021/09/22 ・189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童年崩壞專題的最後一集,我們終於訪問到童年「沒有」崩壞的厲害人士!這位高人不僅保持了少年時期的廣播夢,還在廣播沒落的年代成功轉型成新媒體,通吃 Youtube 與 Podcast 界。給個提示,他也是泛科學的御用配音,長期出演帽斯與景陸。各位聽眾,讓我們歡迎青點教教主:歐馬克!

圖/歐馬克提供
  • 00:55 帽斯與景陸的聲音設定
  • 04:18 童年種下的廣播種子

小時候的馬克因為家裡沒有電視只能聽廣播,從小就癡迷於中華職棒的廣播轉播。國中時期新聞局開放民營電台,能聽的節目變多了,他更是常常熬夜聽到隔天上學起不來。現在的馬克也感慨已經很少人家裡有收音機,應該很難體會當時的心情。

  • 08:54 初生之犢不畏虎

18 歲時參加了當時滿是大學生的飛碟電台 DJ 甄選,雖然七百多人只取六位,剛成年的他還是通過了初試與複試,在電台開了新節目。從此之後就沒有離開廣播業,當完兵後更是開始主持《青春點點點》。馬克表示因為主持人業務單純,實際從事廣播業的經驗與之前想像的相差不多。

  • 14:18 馬克最愛 Call-in 節目了

廣播、Youtube、Podcast,馬克還是最喜歡做現場廣播,尤其是有即時互動的 call-in 節目。他提到以前的 call-in 很難接通,當聽眾好不容易與自己喜愛的主持人通話了,反而常常腦袋空白甚至直接掛電話,就連他自己 call-in 到其他人的節目也會緊張。講到這裡順便置入馬克的 call-in 節目《哥哥妹妹有意思》,週一到週五下午兩點到四點,飛碟聯播網。

  • 21:05 廣播的沒落

相較於網路媒體興起後電視的沒落,廣播沒落的幅度沒這麼大,因為廣播已經是上上一代的媒體,早就被電視取代過一次。只要習慣收聽的人還在,廣播就不會繼續衰退。不過馬克也為了因應逐漸下滑的產業趨勢另外開發了配音員的工作,只是…沒想到當他成為配音員之後配音員的產業也在萎縮…

  • 26:30 泛科學與歐馬克的新媒體轉型

如同泛科學在 2020 年投入 Podcast 成立頻道,馬克早在 2017 年就因為《青春點點點》停播而轉進 Youtube。雖然當年進入 Youtube 已經算晚了,但馬克仍然秉持好好做廣播節目的初衷,沒有因為新平台調整太多內容。馬克信箱的「廣播魂」是想收集不同的人生故事,讓聽眾體會自己接觸不到的人生經驗,娛樂、陪伴、啟發、學習,成為華語世界的解憂雜貨店。

  • 33:09 聲音的感官轉譯

廣播節目單純的聲音比起文字更近乎人情、也比影像有更多想像空間,馬克舉了運動賽事與美食家的例子,說明兩者都成功使用聲音轉譯其他感官資訊,帶領聽眾進入賽事、品嚐美食。

  • 35:45 泛科學與歐馬克的不一樣

泛科學與歐馬克同樣身為網路媒體,但泛科學身為企業必須追求永續經營,馬克輕鬆地說,經營自媒體開心的地方就是不用煩惱商業、流量、管理,可以專注在自己想做的事。雖然 Youtube 與 Podcast 未來都有可能沒落,但是馬克還是會繼續做喜歡的內容,期待與聽眾一起成長。

  • 41:52 自媒體的流量詛咒

就算是自媒體也需要追求流量,看著百靈果爆炸性的成長,歐馬克坦言自己內心也會有股必須效仿的聲音。他也分享另外一個比較好的做法是「追時事」,像是奧運、金曲獎的是可以事先準備內容的。追完時事,其他時間就佛系經營,不要為了流量失去初衷,做自媒體是為了自我成長,就算沒人看那又怎樣?他在個人頻道的節目《馬克讀書會》講述冷門書籍《國富論》,每週直播的收看人數就很少,他得時時提醒自己不管流量而是為自己而做。

延伸閱讀:歐馬克個人頻道

  • 48:28 泛科學的長期合作關係

在幫泛科學配音的大量作品中,馬克偏好生活類的主題,印象深刻的像是咖啡微生物,長期下來體會過歷任影音企劃寫腳本的風格,最近還常與泛科業配同一廠商。感謝配音無極限的馬克願意與我們合作這麼久,也請馬克等待 y 編 call-in 進他節目的一天!


泛泛泛科學Podcast這裡聽:

所有討論 1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