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二十年來臺灣生物醫學研究的省思

周成功
・2013/09/04 ・2189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12 ・六年級

本文原發表於周成功專欄[2013-09-01]歡迎讀者fb交流意見

credit: CC by Sky Noir@flickr
credit: CC by Sky Noir@flickr

臺灣生物醫學界正面臨一個轉捩點。未來能否從泡沫化中浴火重生正考驗著我們!

狄更斯在雙城記中的開場白為臺灣生物醫學研究當前的處境作了一個最佳的詮釋: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研究人力素質的提昇、政府與社會長期的支持加上研究技術革命性的突破,臺灣生物醫學研究在過去二十年來的成果,不論在質或是量上都有空前的進步。但也就在這二十年中,缺少反省能力的學界領袖帶領臺灣生物醫學界盲目地急速擴張,把自已帶向了一個看不到前景的死胡同!

我們可以從兩項指標來推斷臺灣生物醫學界的未來,第一:我們的生物醫學研究是否已成為臺灣生物科技產業最重要的推手?  第二:生物醫學是否吸引了足夠多的優秀新血加入?我個人的看法是,這兩個問題生物醫學界幾乎都交了白卷!首先,當前臺灣生技產業其實是建立在一個天價「本夢比」的基礎上。除了極少數有技術內涵的公司,多半仍在向無知的社會大眾販賣那遙不可及的夢想。而前者依賴的多半是主事者的經驗與長期紮實的經營,而非來自學界的創新。學界在媒體上宣稱無以計數的研發突破,對生技產業多半有如海市蜃樓般的夢幻。如果以成功大學張明熙教授長期研發的成果以1,330萬美金技轉給歐洲藥廠為標準,生物醫學界對臺灣生技產業的提昇是交了白卷!

其次,由於多數生技產業仍停留在「手工業」的階段,自然無需太多高級研發人才。但是科研經費的巨幅成長與研究所急速擴充,只要想唸,幾乎人人都可以成為博士。我兩年前在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就寫過一篇短文:台灣的博士泡沫什麼時候破滅?時至今日,生物醫學博士班的泡沫化已隱然顯見,我們仍然沒有看到或是聽見學界高層有任何認真的反省與檢討。

我們的學術界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從許多點點滴滴的小地方都可以看出學界的領導階層缺少自我反省與批判的精神。他們以為只要全盤引進美國學術界的制 度,我們就能立刻迎頭趕上。換言之,只要美國教授可以享受到的優遇,我們當然也能作到!但是大家都忘了,在人家制度運作的背後,還有一個深厚,無形的學術傳統與倫理規範在支撐。舉兩個可以作為討論的案例。一是中研院聘任仍然在美國加州大學任教的某教授為中研院專任特聘研究員,只要花百分之三十的時間在臺灣, 就享有中研院專任人員一切的待遇。在這裡我們沒有看到一個公開、透明的辦法來規範權利、義務和包括避免利益衝突的各種公開宣示。有趣的是,當中研院對媒體宣稱本院專任特聘研究員獲選美國科學促進會 (AAAS)會士時,美國科學促進會新科會士的網頁上,這位教授仍然「僅」只附上他加州大學的職稱。

另外的一個例子是陽明大學5年前聘用了70歲退休的某教授為專任特聘講座教授,拿專任教授3到5倍的薪水,不必授課,有實驗室,但並不常在學校。他還收研究生,當然與研究生的互動就只能靠遙控或是靠博士後了。今年他任期屆滿再次獲得陽明續任,這樣可以作到80歲。資深教授在校園內扮演的角色應該是年輕師生的role model。帶領年輕師生去重新找回校園中失落的理想與扭曲的文化。他應該是一個無私的奉獻者,而不是一個挾持著資深優勢的資源競爭者。上面提到的絕非特例,我的朋友林和把這個現象戲稱為學界的勳章主義:過去得到的勳章在臺灣是可以用一輩子的!

另外從國家型計畫的規劃到執行,也可以看出學界的領導階層缺少反省。基因體國家型計畫從2002到2010共花費164億。除了發表了很多論文、申請了一些專利,對臺灣生技產業與學術研究究竟產生了那些影響?院士們群集開了兩天檢討會,到今天還沒有看到一個完整的評估報告。從帳面上,我只看到164億研究計畫產出的專利授權金只有700萬。當然院士們也沒有閒著,立刻推出另一個從2011-2016總經費167億的生技醫藥國家型計畫。我2010年針對這個新的計畫寫過一則評論:國王的新衣, 一個還沒開始就注定失敗的國家型計畫。當時我只是大膽的預言,我真希望自己的想法是錯的。但日前我走訪了這個計畫的網站:全部空白;再看看主持人不是校長就是院長、副院長,沒有一個人有生技產業經驗。這種夢幻式的院士組合加上執行了一年半而網站還全是空白的觀察,我真的開始擔心我的厄夢會成真!在這裡我敢 說計畫結束,如果一事無成,還是會行禮如儀檢討一番,但絕對不會有人負責的!

從以上這幾個例子,我的結論是臺灣生物醫學界的領導階層缺少反省的習慣,他們長期以來得到社會大眾無條件的信任,但他們永遠只是抱怨經費不夠,而忘 了自己是否真的對得起每一分來之不易的社會支持。學術倫理與學術傳統的建立就要先從自身作起,「子帥以正,孰敢不正?」我無法想像今天我們周遭的學生、年輕的老師是怎麼看待這些資深教授陸離光怪的作為?如果大家都認為這沒有什麼不對,這才是要效法、追隨的正道。我恐怕臺灣未來只剩下一個失去了理想、帶著扭 曲的文化、繼續沈淪的生物醫學界了!

臺灣生物醫學界當前正面臨著一個生死存亡的轉捩點。未來生技產業到高等教育能否從泡沫化中浴火重生,大家都必先得誠實的面對自已去作反省,要用一個 踏實的高標自我要求,當然我們的學界領袖更有不可推託的責任。完稿之後的感想:佛經上的一則故事也許更能相應我寫作本文的心情,一併附上

昔有鸚鵡飛集陀山,因山中大火,鸚鵡遙見,入水濡羽,飛而灑之。天神言:“爾雖有志意,何足云哉?” 對曰:“常僑居是山,不忍見耳。”天神嘉感,即為滅火。

文章難易度
周成功
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周成功 現任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專任教授 研究專長:訊息傳導、腫瘤生物學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狂吐白沫的竟是雨後的尤加利樹,而非飲鴆止渴的無尾熊?!
胡中行_96
・2022/07/21 ・309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在 2019 年 7 月到 2020 年 3 月的「黑色夏季」森林大火的期間,[1] 有天澳大利亞東岸的新南威爾斯州,突然迎來了一場傾盆大雨。知名觀光區 Bondi [註1] 海灘一帶的尤加利樹,喜逢久旱甘霖,竟開始源源不絕地吐出雪白的泡沫!為安撫驚慌失措,擔憂行道樹被化學物質汙染的市民,當地的 Waverley 市政府即時發佈臉書貼文:「冷知識星期五:有沒有注意到今天我們的尤加利樹哪裡怪?嗯,那些從樹幹上沖刷下來的泡沫,不是香皂、清潔劑或阻燃劑,而是…」[2]

  

一起來看雨後的樹木冒泡泡~。oO。oO 。oOO 來源:Megabattie on YouTube

  

天然皂素

尤加利樹的葉子和樹皮裡,本來就有天然皂素(saponin,又稱「皂苷」),[3],是由親脂性配醣基(aglycone,又名「皂元」)與親水性配醣體(glycoside,又叫「醣苷」)結合而成 [4, 5] ,用來抵禦外侮。[6] 皂素有起泡的特性,[5] 經過滂沱大雨的洗滌和溶解,便自然產生反應。如果之前長期缺乏降水,使得樹木有時間囤積庫存,雨後湧出的泡沫量就更是一發不可收拾。[6]

  

含有皂素的食物

許多常見的經濟作物,都含有微量皂素,例如:燕麥、甜菜、藜麥、碗豆、黃豆、綠豆、紫花苜蓿、四季豆、蠶豆、番茄、馬鈴薯、大蒜、韮蔥、洋蔥、細香蔥、山藥、菠菜、蘆筍和茶樹。人類的腸道菌落可以破壞皂素,所以適量食用,並不會嘔吐、腹瀉。[5]

不同的是尤加利樹不僅有皂素,還配備別的一樣也能對抗微生物、昆蟲與草食動物的化學毒素,[5-8] 避免負責呼吸的葉子都被吃光。[7] 然而就在它幾乎要自認天下無敵的時候,無尾熊以與生俱來的天賦從容面對。世間一物剋一物,無尾熊一天啃上 500 公克的尤加利葉不嫌多,有機會的話,還順道豪飲尤加利茶![7]

  

無尾熊品茶特寫。圖/參考資料 6(CC BY 4.0 license):Echidna Walkabout and Koala Clancy Foundation 提供。

  

無尾熊舔尤加利樹的莖流

無尾熊的英文「koala」,源自澳洲原住民語,意思是「不喝水」。 [9] 長期以來,科學家也一直為牠們憨傻慵懶的外表所騙,想說整天窩在樹上的無尾熊,就只知道吃和睡,連水都不喝。出乎意料的是, 2006 年至 2019 年期間,無尾熊於澳洲各地,被觀察到 46 次喝「茶」的紀錄。雖然以牠們缺乏活力的天性,無法自己起身泡茶,但仍非常認命地坐在原位狂舔樹幹。[7]

沿樹幹流下,摻入眾多雜質的雨水,稱為「莖流」(stemflow);[7, 10] 而穿過枝葉,落到地上的,則叫做「穿透流」(throughfall)。[10] 莖流一旦開始,可以維持數個小時。生活閒適悠哉的無尾熊,就在那裏跟它耗。一次喝上 15 到 30 分鐘左右,每秒約能舔樹幹 2 下。某次的紀錄甚至顯示,有隻無尾熊連續舔了 34 分鐘,休息 2 分鐘後,馬上又繼續,[7] 簡直就是飲鴆止渴馬拉松。

  

無尾熊品茶側錄。來源:Frontiers on YouTube

  

人類不該口服尤加利油

臺諺說得好,做人千萬不要「無彼號尻川(屁股),想欲食彼號瀉藥」。[11] 咱們不是無尾熊,就別胡亂品嚐這款有機茶。澳洲某水利公司專文警告,尤加利落葉和樹皮若是掉入水塔,會引發類似冷泡茶的現象,影響飲水安全,而且一旦化學物質混進自來水中,就連專業人員也無法將之濾淨。嚴重的話,得把整個水塔的水都放掉,清洗消毒,然後重新儲水,相當大費周章。[3] 此外,儘管從尤加利油萃取出來的桉油醇(Eucalyptol),能增添食物風味,且每天攝取少量,長達 12 週也應該不會出事;尤加利油本身卻是絕對喝不得的。後者光 3.5 毫升便足以致命,[12] 其餘誤食的症狀,還包括:腹痛、嘔吐、腹瀉、癲癇、昏迷、中樞神經系統異常、肌肉無力,以及吸入性肺炎等。 [12, 13]

  

尤加利產品、肥皂樹及客澳氏合歡

目前澳大利亞常見的尤加利樹相關產品,以精油和消毒、清潔用品為主,其中有些也外銷臺灣。(可惜廠商沒有贊助本文,所以在此略過品牌評比。)早在尤加利樹被商業化行銷之前,澳洲原住民就已經拿它的汁液來當藥水。[14] 有趣的是,在介紹部落植物運用的資料裡,常被提及的傳統清潔劑,卻非偶爾會冒泡泡的尤加利樹,而是其他也含有皂素的植物,例如:肥皂樹(soap tree、red ash,學名Alphitonia excelsa) [15]客澳氏合歡 [註2] (Cole’s wattle [16],學名Acacia colei [17])等。最後,就讓我們來看澳洲人示範怎麼用植物洗手吧!

  

摘肥皂樹的葉子,加水搓揉洗手。來源:ApiaGoodLife on YouTube
將客澳氏合歡的果莢,加水搓出泡沫。來源:Questacon on YouTube

  

備註

【註1】可能是因為拼字的關係,「Bondi」常被誤譯為「邦迪」,但實際上澳洲人都唸「邦黛」。根據新南威爾斯州立圖書館的介紹,該地名源自原住民語的詞彙「Boondi」,意思是「海潮的聲音」。[18]

【註2】澳洲的Coles超市在臺灣自稱「客澳市」,所以筆者把網路上查不到中文譯名的Cole’s Wattle,索性翻成「客澳氏合歡」。

  

參考資料

  1. Bushfires – Black Summer (Australian Disaster Resilience Knowledge Hub, 2020)
  2. Fun fact Friday: Notice something strange today about our eucalyptus trees? (Waverley Council on Facebook, 2020)
  3. Tannis and Saponins from Eucalyptus leaves can contaminate your Water Tanks (Pristine Water Systems, 2021)
  4. Saponins (Cornell University, 2019)
  5. 食品中植物性天然毒素技術報告(國家衛生研究院,2017)
  6. Mystery over why hundreds of trees are ‘foaming’ in heavy rain (Yahoo News Australia, 2020)
  7. Mella V and Van Stan II J. (2021) ‘Koalas Give Tree Bark a Licking’. 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
  8. Naidoo S, Külheim C, Zwart L, et al. (2014) ‘Uncovering the defence responses of Eucalyptus to pests and pathogens in the genomics age’. Tree Physiology, 4, 9, pp. 931–943.
  9. Koala facts (Queensland Government –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Science, 2022)
  10. 樹木於土壤容洪能力的省思(水利署電子報,2018)
  11. 無彼號尻川,想欲食彼號瀉藥。(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辭典,2011)
  12. Eucalyptus (MedlinePlus, 2021)
  13. Lee K, Harnett JE, and Cairns R. (2019) ‘Essential oil exposures in Australia: analysis of cases reported to the NSW Poisons Information Centre.’ The 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 212, 3, pp. 132-133.
  14. Indigenous Plant Use (The Clean Air and Urban Landscapes Hub, 2020)
  15. Soap Tree (Toohey Forest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Centre, 2020)
  16. Australian Trees and Shrubs: Species for Land Rehabilitation and Farm Planting in the Tropics (Australi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1997)
  17. IY2019: Making soap with bush science (Australian Government – Department of Infrastructure, Transport, Regional Development, Communications and the Arts, 2019)
  18. Word Of the Week: Boondi (State Library of NSW, 2015)
胡中行_96
64 篇文章 ・ 23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邀稿請洽臉書「荒誕遊牧」,謝謝。

0

2
2

文字

分享

0
2
2
從炫技料理到可食用水球:食品科學中的晶球技術(下)
Sophia
・2019/08/10 ・249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44 ・八年級

上一篇文章,我們介紹了在分子料理中被稱作晶球技術的「人工魚卵製造技術」,為了達到球化效果,各式膠體、乳化劑、安定劑與鹽類等食品添加物進入調理場中。身為主要添加物之一的「海藻酸鹽」凝膠與成膜的特性,可保留液體狀的中心,常應用於包裹或製作特色食品。接下來,就讓我們來揭曉這些技術在應用上有哪些變化吧!

哪些因素會影響晶球成品?

圖/pixabay

除了海藻酸鈉與鈣離子的濃度會影響產物,還有許多因素會影響晶球膠體成型的外觀、粒子強度,以及包覆性。

反應速率

各種鈣離子化合物與褐藻酸鈉溶液的反應速率不同,藉由使用不同種鈣離子化合物(如:氯化鈣,乳酸鈣與葡萄糖酸鈣)所造成反應速率的差異,可以製造適當厚薄與硬度的晶球膠膜。

溫度

高溫可以加快鈣鹽與海藻酸鈉的溶解速度,這時海藻酸鈉還不會與鈣離子產生反應,等到冷卻後反應生成「熱不可逆凝膠」,在高溫下依然能保持此物理型態。

製作過程凝膠順序的差異

改變凝膠順序是另一種常見的手法,可以分成「基本球化」與「反轉球化」等兩大方向。

原圖參考資料 Tsai et al 2017

  1. 基本球化技術採用直接滲透,在食品(溶液,如果汁等)中加入海藻酸鈉,然後滴入含有鈣離子的溶液中。操作簡單,但成膠速度會受鈣離子擴散影響,長時間反應甚至會變成整顆球體凝膠,因此較適用於餐廳廚房快速製備上桌的分子料理。
  2. 「反轉球化技術」,利用食品本身含鈣的特性,或額外添加鈣的方式,滴入褐藻酸鈉溶液,讓周圍膠化形成膠膜,所形成的球殻厚度通常比基本球化的球殼再厚一點,較容易維持球形,但相對不脆且不易爆開,此方法可以預先製備球體,也能夠避免酸性、含酒精或本身含有大量鈣離子的液體無法適當溶解海藻酸鈉的問題。
  3. 「二次凝膠球化技術」,則是將反轉球化所形成的晶球,再放入鈣離子溶液中,形成更強的交聯反應,以提升膠膜穩定度,此種方法常用於保護與控制釋放機能性成分之晶球製作。

剪切力、流體方向與液滴形狀

在工廠大量製作時,為避免因生產速度過快,導致液滴無法呈現球狀,可利用控制剪切力,與控制流體方向等工程技術加以改善。綜合上述條件,再搭配射出力道與剪切刀片模具,就可以生成各式形狀與口感的海藻酸鈉凝膠,如:仿海藻脆絲、髮菜、素魚翅、素海蜇皮,以及仿魚子醬等多樣化食品。

除了料理,也來參一腳減塑行動

為了減少寶特瓶與塑膠的使用量所研發的 Ooho 可食用水球,也運用了晶球技術的原理。

每顆裝有 20-150ml 的水,包覆在雙層可食用膜中,雙層可食用膜的主要成分為氯化鈣及海藻酸鈉。為了盛裝較多水量,一開始會先將水冷凍後,沾附氯化鈣溶液,再與膠體溶液反應形成包覆膜,待解凍後,即可完成一個個方便攜帶,不用塑料包裝的水球了。其中,外層膜可防止汙染,食用方式可直接吞入,吸食裡面的水分,或是將外膜撥開後吞入。

研發團隊目前與大型活動如博覽會,音樂祭,馬拉松等配合,減少寶特瓶與盛裝用的紙杯、塑膠杯的浪費;近期也應用於裝載果汁,醬料與雞尾酒等。雖然要完全替代塑膠包裝,還有許多像是保存期限、裝載量、在沒有額外包裝的情況下,是否堅固與方便攜帶,以及是否能夠大量運輸等問題尚待解決,但這只是個開端,期望未來能有更多的應用。

日益精進的微膠囊技術:除了褐藻酸鈉以外,還有……

除了上述所說的分子料理與食品外,這種凝膠特性在食品業還有更多發展空間。「微膠囊」可以當作一種微粒包裝技術,藉由不同的高分子聚合物當壁膜,包覆著固體、液體或氣體之核心材料。根據不同壁膜的厚度與性質,能夠改變溶解度與分散性、讓液體形式的食品可以轉變為固體、降低揮發性、保護機能活性、防止營養物質損失,以及增加吸收效率等功能,廣泛應用於醫學,食品,藥品與化妝品工業中。

食品中常見的壁膜材料除了褐藻酸鈉外,可依照材質特性分為:

  • 水溶性膠體:洋菜、紅藻膠、卡拉膠、三仙膠等
  • 纖維素衍生物:羧甲基纖維素
  • 蛋白質類:吉利丁、膠原蛋白等

有些微膠囊技術(如:微流道技術)雖然在實驗室或中間型工廠開發成功,卻因製造成本過高而難以在食品業界量產,不過在生醫藥領域仍有持續開發的優勢。目前多應用於製作固化香料、酸味劑、天然色素、營養劑、益生菌,與風味調味料等。

分子料理與食品科學的相輔相成

圖/pixabay

分子美食學——用科學的方式,理解食材分子經過烹調的科學原理,運用所得的經驗和數據進行再創造,除去料理迷思,事半功倍做出的料理。

分子美食學最開始的發起者並非職業廚師,而是由化學家 Herve This 和物理學學者 Nicholas Kurti 所創立。雖然料理說白了,就是一連串的物理反應和化學作用,但是美好的飲食饗宴,卻來自料理者對於美味的執著。

在食品業,因為「假魚子」遭受抨擊的晶球技術,用於分子料理卻廣受歡迎,亞德里亞公開食譜的方式,或許也是另一種讓民眾接受度提高的原因之一。即使在科學家眼中,分子料理屬於食品科學的一部分,但往往食品工廠誕生的食品卻常止於製造出來而已,對於建立與消費者溝通的橋梁,與了解消費者需求這部分,不可否認,分子料理提供了更好的五感體驗,這也是食品科學可持續進步的新方向。

參考文獻

  • 黃玉鈴, 蔡豐富, 張修銘, 王文良, & 江伯源. (2012). 海藻酸-“鈣鹽”-微膠囊成型性及粒子品質比較. 農林學報, 61(2), 185-202.
  • 詹現璞, & 吳廣輝. (2011). 海藻酸鈉的特性及其在食品中的應用. 食品工程, 1(7).
  • Ahirrao, S. P., Gide, P. S., Shrivastav, B., & Sharma, P. (2014). Ionotropic gelation: a promising cross linking technique for hydrogels. Res Rev J Pharm Nanotechnol, 2, 1-6.
  • Fu, S., Thacker, A., Sperger, D. M., Boni, R. L., Buckner, I. S., Velankar, S., … & Block, L. H. (2011). Relevance of rheological properties of sodium alginate in solution to calcium alginate gel properties. Aaps Pharmscitech, 12(2), 453-460.
  • Lee, P., & Rogers, M. A. (2012). Effect of calcium source and exposure-time on basic caviar spherification using sodium alginat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astronomy and Food Science, 1(2), 96-100.
  • Tsai, F. H., Chiang, P. Y., Kitamura, Y., Kokawa, M., & Islam, M. Z. (2017). Producing liquid-core hydrogel beads by reverse spherification: Effect of secondary gelation on physical properties and release characteristics. Food Hydrocolloids, 62, 140-148.
  • The Making of Sodium Alginate and Its Surprising Uses, Alginic Acid
  • Spherification
  • 利用微流道操控技術生成褐藻酸鈣微粒子作為奈米金載體之研究
  • Notpla
Sophia
6 篇文章 ・ 1 位粉絲
與許多食品人一樣誤打誤撞,只因為愛吃進入了這個領域,一腳踏入後發現這坑太大,不多拉些人進來那怎麼可以!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你的腦,看到經濟泡沫了嗎?
Jacky Hsieh
・2014/08/07 ・1170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05 ・六年級

bubbleburst

股神華倫•巴菲特說:「別人貪婪時我恐懼,別人恐懼時我貪婪。(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投資時的決策總是難以預期,何時可以貪婪?何時應該恐懼?再多大師統整出各門派致富法則,都難以找出圭臬……因為這根本無法預期。不過在腦科學上最近一篇刊登在PNAS的研究,發現低報酬與高報酬者在決策時大腦的活動大不相同:低報酬的投資者在該警覺時還在貪婪,而高報酬的投資者,在貪婪路上有煞車訊號!

這個實驗總共做了16回,每回平均約20位受試者,這20位受試者中,有2~3位躺在核磁共振(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fMRI)裡,與其他受試者共同連線在一個虛擬股票市場裡參與交易。受試者在進入虛擬股票市場前,都被給予了100單位的現金與6股股票,而這些現金與股票都會在實驗結束後乘以一定比例換發成美金當作受試者費,換言之,想要拿高額的受試者費,就必須在市場上交易獲利!

實驗過程總共有50個交易機會,每一次都會先提供受試者你目前的持有股數、現金金額,以及股票走勢圖,接著會連續顯示五個金額,每個金額都可以選擇買股、賣股、或維持現況,而最高的買股金額則是該輪交易你最高願付的買入成交價,最低的賣股金額則是該輪交易你最低願付的賣出成交價。當然成功的交易媒合,必須有另一位受試者也有相對的買賣意願才會完成交易。

每次交易結束後,就會配發股息與現金利息,股息偶高偶低,高股息會每股配發0.4單位的現金股息,而低股息則會配發1單位的現金股息,高低股息出現機率相同,但是現金利息則固定為5%。交易方式與配息方式,受試者在實驗前就被清楚告知,並確認有清楚的概念才展開實驗。(一言以蔽之,就是一個仿真的股票市場,只是每完成一次交易就宛若完成了一年的除權息,馬上進行現金分紅,同時現金存款也彷彿已經在銀行放了一年取得利息。)

雖然說是個仿真的股票市場,但這股票的價值是由實驗者操控的,主要用以觀察受試者賺錢、賠錢,以及對於泡沫股市是否有警覺的大腦活動情況。所以他們先根據最終財產將受試者分為高獲利組、中獲利組與低獲利組,才進行腦造影結果分析。

結果發現,不論哪一組的受試者,每當完成交易時,一個與獲利有關的腦區──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 NAcc)就會活化,且不論高獲利組或低獲利組幅度都雷同。

但另一個腦區──腦島(Insula)──在高獲利組受試者轉買為賣時開始增加活化,但這個時間點股票還是一值持續上揚的。而腦島在過去研究結果也與理財風險規避、社交負面感受、聞到難聞氣味等有相關。

同一時間,高獲利組轉買為賣時,低獲利組仍在持續買進,且腦島活化程度甚至下降,彷彿他們看到了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葛林史班口中的「非理性榮景(irrational exuberance)」,渾然不知這只是經濟泡沫。

研究來源:Irrational exuberance and neural crash warning signals during endogenous experimental market bubbles. PNAS [2014-7-7]
撰文參考:Neuroeconomists confirm Warren Buffett’s wisdom: Brain research suggests an early warning signal tips off smart traders. ScienceDaily [2014-7-7]

photo credit: www.redside.tk/cms/2008/03/30/finanzkrise-hintergrunde-entwicklung-linke-antworten
Jacky Hsieh
5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中大認知所碩士。使用者經驗工程師。喜歡寫東西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