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認識「HER2 陽性乳癌」,透過輔助治療降低復發風險

careonline_96
・2022/06/28 ・1957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王女士是位 40 歲的上班族,因為自己摸到乳房腫瘤而就醫。博田國際醫院乳房外科主任魏銓延醫師表示,初步切片檢查認為是良性腫瘤,便安排微創手術切除,結果病理報告意外發現有 HER2 陽性乳癌。

確診為乳癌後,必須接受進一步治療,魏銓延醫師說,因為工作性質有社交需求,所以使用微創內視鏡乳癌根除手術並且同時重建乳房。在 3D 內視鏡輔助下進行手術,傷口比較小,恢復也比較快。

為了能夠陪伴兩個小朋友長大,在完成術後輔助治療後,患者選擇使用新一代小分子標靶藥物接續進行「強化輔助治療」,以降低 HER2 陽性乳癌復發、轉移的機會,因為是便利性高的口服藥,讓她能夠維持工作、保有生活品質。

什麼是高風險 HER2 陽性乳癌?

女星朱芯儀罹患 HER2 陽性乳癌,引起高度的關注,也讓乳癌門診量暴增。魏銓延醫師說,診斷乳癌時,我們會利用不同的生物標記來區分乳癌亞型以選擇相對應的治療,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 HER2 陽性乳癌約占所有乳癌的 25%。

HER2 陽性乳癌有幾個特點,包括進展比較快,比較容易復發,容易轉移到淋巴或內臟,較常出現抗藥性,使得預後普遍比較差。

目前針對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 HER2 陽性乳癌的治療方式,是先做術前輔助治療,利用化學治療搭配抗 HER2 標靶藥物先讓腫瘤縮小後,再進行微創手術。

術前輔助治療能夠提高保留乳房的機會,也能減少淋巴結廓清術,有助降低術後併發症。另一方面,術前輔助治療讓我們有機會評估腫瘤對藥物的反應,幫助選擇合適的藥物。

如果腫瘤比較大、有淋巴轉移、沒有達到病理完全緩解,就屬於高復發風險之 HER2 陽性乳癌,魏銓延醫師解釋,做完術前輔助治療後,可能有兩種狀況,部分患者的腫瘤會完全消失,術後取下來的乳房組織、淋巴檢體都找不到癌細胞,稱作「病理完全緩解」,達到病理完全緩解的預後相對比較好,復發風險比較低;部分患者的腫瘤會縮小,但沒有完全消失,稱做「病理未完全緩解」,復發風險較高,也較容易轉移到肺臟、肝臟、腦部、骨頭等部位。

為了降低復發、轉移的風險,術後會追加輔助治療,使用為期一年的標靶藥物,魏銓延醫師說,雖然傳統輔助治療的成效不錯,但根據經驗還是有大約三分之一的患者會復發、轉移,嚴重的腦部轉移甚至會造成癱瘓、失能,相當棘手。

強化輔助治療,降低 HER2 乳癌復發風險

新一代小分子標靶藥物的問世對高風險 HER2 乳癌患者很有幫助,魏銓延醫師說,若是腫瘤超過 5 公分、具有淋巴轉移、病理未完全緩解的 HER2 乳癌患者,在接受一年的輔助治療後,可以接續使用新一代小分子標靶藥物進行「強化輔助治療」。

「強化輔助治療有助於降低復發機率,」魏銓延醫師表示,「以前即使做滿一年的標靶藥物輔助治療,後續還是有大約三成的復發率。臨床研究的結果顯示,高復發風險族群在完成輔助治療,再接續完成為期一年的強化輔助治療,相較於未接受強化輔助治療的患者,約可以降低 11.9% 的復發率,提升 13.2% 的整體存活率。」

用於 HER2 乳癌的標靶或雙標靶藥物都是以注射的方式給藥,所以必須回門診甚至住院。魏銓延醫師說,強化輔助治療的新一代小分子標靶藥物採用口服,可在家自行服用,便利性高,不會對工作、生活造成影響。相較於化學治療,副作用較輕,主要是拉肚子,大多可以使用藥物來改善。

乳癌的治療工具越來越多元,讓醫師能夠根據乳癌的特性、期別、患者的期待等,擬定個人化的治療策略,提升治療成效。

貼心小提醒

HER2 陽性乳癌約占所有乳癌的 25%,其病程進展比較快,比較容易復發,容易轉移到淋巴或內臟,魏銓延醫師叮嚀,確定診斷後患者一定要與醫療團隊密切配合,從術前輔助治療、到術後的輔助治療、以及強化輔助治療,按部就班進行,才能達到較佳的預後,並且兼顧生活品質!

文章難易度
careonline_96
307 篇文章 ・ 251 位粉絲
台灣最大醫療入口網站

0

7
0

文字

分享

0
7
0
口服標靶藥物 CDK4/6 抑制劑問世,有效提升管腔型乳癌治療成效
careonline_96
・2022/02/17 ・1745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照護線上編輯部

乳癌是台灣女性最常被診斷的癌症之一,每年新診斷的乳癌個案超過 14,000 人。臺大醫院外科部、乳房醫學中心主任黃俊升教授指出,雖然乳癌個案數有逐年上升的趨勢,但因乳癌治療持續不斷進步,在個人化醫療發達的現今,轉移性乳癌的治療成績不僅已經可以達成較長的整體存活期,且生活品質也可維持良好。

過往:管腔型乳癌轉移後,治療選擇陷瓶頸

乳癌已邁入個人化醫療的時代,當患者前來就診時,醫師會進行病理切片,依乳癌細胞的生物特性,包含荷爾蒙受體與 HER2 受體表現情況判斷為陽性或陰性,並於確立乳癌的型別後,更進一步決定治療方針。黃俊升教授指出,荷爾蒙受體陽性/HER2 受體陰性的「管腔型乳癌」約占診斷的六至七成,屬於侵襲性較低的型別,普遍預後不會太差。
黃俊升教授解釋,當荷爾蒙受體為陽性時,就代表了癌細胞容易受到女性荷爾蒙刺激而生長,因此採用抗荷爾蒙藥物,來抑制癌細胞的生長,並成為針對此類患者的術後標準治療。

「管腔型乳癌於早期治療因為是以抗荷爾蒙藥物為主,復發後可能就必須要改採化療,但因傳統化療副作用較大,患者普遍較抗拒,且於治療過程中身體也經常會變得比較虛弱。因此新的標靶藥物帶給病人不同的治療選擇。」黃俊升教授分析。

現今:口服標靶 CDK4/6 抑制劑有效提升整體存活期

過去的乳癌標靶藥物只有針對 HER2 受體陽性型別治療的藥物,現在終於也有針對管腔型乳癌的標靶藥物——CDK4/6 抑制劑問世!談到 CDK4/6 抑制劑的臨床試驗過程,黃俊升教授分享,原本醫界是希望這個藥物會對荷爾蒙受體與HER2受體皆為陰性的三陰性乳癌有效,但經細胞株試驗後,卻發現對管腔型乳癌效果最顯著,因此持續發展至今。

DK4/6 抑制劑能達到延後化療時間,且治療過程中生活品質好,患者接受度高

黃俊升教授指出,因為CDK4/6抑制劑是直接針對癌細胞分裂週期的重要蛋白質進行抑制,副作用比化療來的小,且治療成效佳,在多項臨床試驗中展現亮眼成績。

「針對停經後的轉移性管腔型乳癌的療效,經大型臨床試驗證實,相較於單用抗荷爾蒙治療組,CDK4/6 抑制劑合併抗荷爾蒙治療組可使患者整體存活時間達 5 年以上,足足比對照組提升一年以上的時間。」黃俊升教授進一步表示,CDK4/6 抑制劑不僅可以延長存活時間,還有機會延後患者接受化療的時間,於臨床試驗統計中發現,延後患者接受化療的時間達 4 年以上。「原本可能要接受化療的患者改成使用口服 CDK4/6 抑制劑標靶藥物,患者接受度明顯提高,治療過程副作用減少,生活品質整體進一步提升。」黃俊升教授分析,CDK4/6 抑制劑的出現,確實幫助患者活得更久也活得更好。

保已有條件給付 第一線與後線都有機會申請

口服 CDK4/6 抑制劑標靶藥物目前已被國際治療準則,列為管腔型乳癌轉移或復發後的第一線標準治療,因此台灣健保署於民國 108 年首度通過該藥物健保給付,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給付 CDK4/6 抑制劑於管腔型乳癌的治療。

黃俊升教授說,於試驗結果來看,管腔型乳癌的患者在轉移後第一線就使用 CDK4/6 抑制劑治療,能有效提升患者存活率,此外台灣健保署於近期也再度擴大給付條件,不只是針對第一線患者給予給付,後線的患者若過往未曾使用過 CDK4/6 抑制劑,若符合條件也有機會申請給付,癌友不必因為經濟考量而犧牲治療。

貼心小提醒

乳癌已持續朝向個人化治療邁進,黃俊升醫師提醒,發現乳癌時,不需過度恐慌,請與醫療團隊詳細討論,充分了解乳癌類型後,才能擬定最合適的治療策略,以及時控制病情,維持生活品質!

文章難易度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乳癌治療迷思百百種?醫生為你逐一破解!
careonline_96
・2020/08/20 ・299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75 ・九年級

近年來乳癌發生率逐漸上升,乳癌的治療選項也愈來愈多元,高雄市立小港醫院外科主任莊捷翰醫師表示,確定診斷後醫師會根據癌症分期與患者的期望來擬定治療策略,總體來說乳癌的治療方式包括手術治療、化學治療、放射治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荷爾蒙治療。

患者不見得一定要先進行手術,或先進行化學治療,醫師會考量患者的腫瘤、健康狀況而做不同的建議。

由於治療選項越來越多元,若患者及早治療並與醫師密切配合,有機會達到不錯的治療成效,早期乳癌的五年存活率已經可以超過九成。

乳房能夠保留嗎?手術常見副作用有哪些?

莊捷翰醫師指出,乳房是重要性徵,過去的乳癌手術會將整個乳房和腋下淋巴摘除,對外觀影響較大,常對患者造成心理壓力,且因疤痕、淋巴水腫使上肢功能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所以目前台灣的乳癌手術,大約 7 成左右為乳房保留手術,是近年來乳癌治療的趨勢。

患者能否接受乳房保留手術,醫師需評估以下條件。首先,是否能成功地切除病灶,且不影響乳房的外觀,患者乳房之體積較小且腫瘤佔整個乳房的比例過大的情況下,直接進行乳房保留手術會有難度,可以考慮先用化學治療或標靶治療,腫瘤若能縮小到一公分甚至更小,就有機會做乳房保留手術。

再者,乳癌腫瘤位置若位在乳頭正下方或乳頭邊緣,容易影響到整個乳管,乳頭可能需要進行切除,較不適合乳房保留手術。

另外,乳房保留手術不適用於多發性乳癌患者,若同一個乳房有多顆乳癌,可能就要進行乳房全切除手術。

乳癌手術不只有針對乳房,還有處理腋下淋巴結,當所有腋下淋巴結都被清除後,患者上肢很容易淋巴水腫,其比例高達 10-30% 。

為了減少諸多併發症,醫師目前會進行前哨淋巴結採樣,也就是在手術當中以染料或輻射線偵測,找出乳癌最有可能轉移的幾顆「前哨淋巴結」。經過病理科醫師檢查後,若前哨淋巴結有轉移的癌細胞,就進行淋巴結廓清,若前哨淋巴結沒有轉移的癌細胞,就不需將腋下淋巴結完全清除。

這種作法能讓淋巴水腫的機會大幅下降,有助維持患者生活品質。

不同患者的適用:荷爾蒙治療 vs 標靶治療

莊捷翰醫師解釋,我們把乳癌癌細胞拿出來後會檢測三個很重要標記,分別是雌激素受體 (ER) 、黃體激素受體 (PR) 、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 (HER2) 。

根據這三種標記,可以把乳癌分成三類,第一類是荷爾蒙接受體陽性的乳癌,它的 ER 或者  PR 其中一個或者是兩個都是陽性,這種乳癌與荷爾蒙刺激有關係,所以在手術以後無論是否進行化學治療或放射治療,醫師都建議患者接受抗荷爾蒙藥物的治療,並持續五年至十年。

第二類乳癌的 HER2 是陽性,我們可以使用抗 HER2 的標靶治療,來減少復發或轉移的機會。

第三類乳癌的 ER 、 PR 、 HER2 皆陰性,稱作「三陰性乳癌」,在過去三陰性乳癌只能靠手術和化療治療,近年來針對轉移性三陰性乳癌可考慮免疫治療,有助提升存活率。

化療常見副作用有哪些?如何緩解不適?

莊捷翰醫師說明,乳癌化學治療最常見的副作用就是白血球下降,造成患者抵抗力較弱、容易感染。治療期間可能會出現發燒、口腔潰瘍、喉嚨痛等不適症狀。

化學治療在攻擊癌細胞時,對同樣具有快速生長特性的正常細胞也會受到波及,可能導致患者掉頭髮、噁心嘔吐及食慾不振等副作用。患者周邊神經、肌肉受化學治療影響,而感到麻木及痠痛,甚至有下肢或者組織水腫等情形。

化學治療是乳癌治療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乳癌容易經由淋巴、血液轉移到全身,除了開刀把腫瘤切除乾淨之外,血液裡也不能有殘存的癌細胞。針對風險較高的患者,醫師都會建議採用化學治療,也會協助克服相關副作用,以完成療程。

目前對於噁心、嘔吐、食慾不振、白血球下降等副作用,有一些藥物或食品可以幫忙。某些藥物可以提振食慾或減少副作用,倘若食量很少,會建議使用一些營養補充品,讓患者不需要攝取大量飲食即可獲得較多的營養。

我還能夠吃生食嗎?癌友治療期的飲食注意事項

「在接受化療之間不可吃生食!」莊捷翰醫師強調,「生食容易帶有細菌,可能造成感染,生魚片、生菜沙拉都要避免。」

有些人平時飲食的口味較重,但在口腔黏膜破損的狀態,不適合吃太刺激、太辛辣、太重口味,以免造成不適。

身體需要利用胺基酸來修復組織、維持免疫系統運作,飲食中一定要有足夠的蛋白質。營養補充品如核苷酸、精胺酸、魚油、麩醯胺酸、多醣體等,近年也常被討論的褐藻醣膠為海中多醣體,台灣目前有多項醫學臨床研究小分子褐藻醣膠,可能對調整體質、增強體力有幫助,患者對於化療的承受度、耐受性會好一點。

乳癌迷思百百種!醫生怎麼說?

迷思一:會得乳癌是因為吃了什麼東西嗎?

正解:莊捷翰醫師解釋,患者常有些錯誤觀念,認為得癌症是因為吃了什麼、或者是得癌症以後就不能吃什麼、吃了什麼就容易造成癌症惡化,這些都是錯誤觀念。

人體各個器官都需要充足營養才能發揮正常的生理功能,正常時候要均衡攝取醣類、蛋白質、脂質、維生素、礦物質等營養,生病的時候更需要完整的營養。建議從治療前就要好好補充營養,治療中能吃就要盡量吃,治療後也要好好維持。

患者、家屬要跟醫師、營養師、個案管理師進行溝通,了解在接下來的療程可能會面臨哪些副作用,營養師會給予適當的飲食建議,讓患者獲得足夠的熱量、蛋白質,才能維持體力,度過治療。

迷思二:有摸到乳房硬塊才需要檢查?

正解:平時除了要養成乳房自我檢查的習慣,還得定期接受乳房超音波檢查,因為乳癌初期幾乎都摸不到。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有助提升乳癌存活率。

迷思三:沒有乳癌家族史就不用檢查?

正解:台灣每年新增一萬三千多例乳癌,三、四十歲的患者相當多,大多數患者沒有乳癌家族史,所以無論是否有家族史都要定期檢查。

醫師建議大家要盡量避免乳癌危險因子,例如體重過重、飲酒過量、缺乏運動等,但是無法完全避免乳癌發生,因此定期檢查非常重要。

抗癌需多管齊下,和醫療密切配合才是王道

莊捷翰醫師回憶道,曾經有位五十歲左右的婦女,雖然發現乳房有硬塊,但一直不願意面對,直到肺部積水、很容易喘,才來就診,那是因為乳癌轉移到肺部,屬於第四期乳癌。

接受化學治療後,患者白血球下降、發高燒、且變得更喘,於是就替她插管使用呼吸器,並給予抗生素控制感染。當時患者很瘦,僅 39 公斤,狀況很差。當時陸續使用了全靜脈營養、水解配方等多種營養補充。後續總共在醫院作了四次的化療,住了四個月,才能租用簡單的呼吸器回家。患者長期使用抗荷爾蒙藥物維持了七年多,後來因為肺部轉移復發所以又接受標靶治療。

莊捷翰醫師提醒道,隨著乳癌治療方式愈來愈多樣,治療成效有相當的進步,患者要與醫師密切配合,治療過程中務必要把營養照顧好,養足體力,一起對抗乳癌!

文章難易度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不一定要急著開刀,HER2 陽性乳癌標靶治療新進展
careonline_96
・2021/04/20 ・2074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62 ・九年級

乳癌分為四類,而其中 HER2 陽性是屬於惡性度高的一種。醫界發現,大約有 20%-30% 左右的乳癌患者,癌細胞的 HER2 基因過度表現,不僅複製能力強,對化學治療藥物也易有抗藥性,病患即使完成手術治療,癌細胞仍有較高復發跟轉移的可能,使得存活期較短。乳房是女性重要的象徵,所以乳癌病患被宣布罹癌時,最常出現兩種反應,因為擔心癌細胞發生轉移,想盡快把癌細胞切除,但也想是否可以保留乳房,不要造成生理及心理太大的衝擊。

最新治療方針「術前標靶輔助療法」,先縮小腫瘤再手術

過去 HER2 陽性早期乳癌治療的方式都是經由影像或病理診斷後,直接手術切除腫瘤,再進行術後輔助治療,主要目標為降低復發風險。不過根據最新的治療指引建議,可以改變治療順序,不一定要先急著開刀,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乳房醫學中心主任暨台灣乳房醫學會榮譽理事長沈陳石銘教授說明,像是針對高風險(淋巴結轉移)的患者先給予雙標靶藥物搭配化療,也就是所謂的「術前標靶輔助療法」,將腫瘤縮小,先降低腫瘤期別,再進行手術,術後接續雙標靶藥物打滿 18 個療程,除可顯著降低復發風險,且有機會保留乳房。

曾有位 40 歲女性,自己觸摸乳房發現疑似有硬塊,而前來檢查。沈陳石銘教授先為她進行超音波影像發現異常,緊接著安排穿刺切片檢查,待病理報告出爐後,確定為 HER2 陽性腫瘤,且已有 3 公分大,後續對腋下淋巴做細針穿刺也發現癌細胞有轉移情況。沈陳石銘教授與病友討論,建議她先進行術前標靶輔助療法,一方面可以看藥物是否對她有效,另一方面期望腫瘤可以完全消失。

因此患者先接受化療搭配雙標靶輔助治療再進行手術後,發現癌細胞已經消失,也就是達到病理完全反應 (pCR),術後也將繼續完成 18 次療程,目前已經是治療的最後一個週期,病情也相當穩定,沒有復發跡象。

標靶藥物線線守護 HER2 陽性乳癌不再可怕

沈陳石銘教授指出先給予患者術前使用標靶輔助療法成效於三至四個月後即可得知,其中有兩大好處,第一可以縮小患者腫瘤,有更高的機會保留乳房,也有機會免除淋巴結清除術,減緩術後的併發症包括上肢活動不適、肌力減弱及淋巴水腫或肩關節僵硬疼痛等。第二則是能為患者篩選合適藥物,如果治療有效,腫瘤會縮小甚至有機會消失,可以協助醫師了解哪一種藥物更適合患者,也更容易掌握病患將來的治療成績,以利為後續的治療做計劃。對患者而言,也能選到最適合自己的藥物!

根據國外大型臨床試驗結果顯示,雙標靶搭配化療用於乳癌術前及術後輔助療法,相較於單標靶療法能有效降低早期乳癌但發生淋巴結轉移之高風險病患 28% 的復發風險,且有超過六成的患者在術前可達到腫瘤癌細胞消失不見,因此有較好的整體存活率。術前治療盡可能消滅已擴散的癌細胞,提高 pCR 的機率,有助於降低復發風險。

若高風險之早期乳癌患者接受術前雙標靶治療及手術後,仍有癌細胞殘留,沈陳石銘教授建議可使用新一代抗體藥物複合體,專一攻擊 HER2 陽性乳癌細胞,進入細胞內釋放殺死癌細胞的藥物。手術後持續治療 14 個療程,可更降低 50% 復發風險。

轉移性乳癌患者也免擔心 多種標靶藥物全面打擊

至於已經轉移的乳癌患者也不用煩惱,沈陳石銘教授表示在治療 HER2 陽性的轉移性乳癌患者,已有多種標靶藥物可接力延長存活期。目前國際公認的第一線治療為雙標靶搭配化療,一半的病患疾病無惡化存活期可達近 19 個月,總體存活期達到 57 個月[1],台灣已於 2019 年已有健保給付;若不幸一旦惡化,則可接續新一代抗體藥物複合體作為第二線治療,台灣已於 2021 年 2 月開放健保給付,一半的病患疾病無惡化存活期可達近 10 個月,總體存活期達到 31 個月[2]。轉移性乳癌每一線的治療相當重要,可讓病患達到更長的總體存活期。

在台灣約每四個乳癌患者中會有一人為 HER2 陽性,因為其侵襲性高、腫瘤生長速度快、復發點較其他種類早,在過去為最令人害怕的亞種。但現在已經有許多新藥物可以治療,不只大幅增加 HER2 陽性乳癌患者的整體存活期,副作用的減少也提升了病友們的生活品質,鼓勵乳癌姊妹積極治療、定期檢查。

參考資料

  1. Cleopatra:Swain, S. M., Baselga, J., Kim, S. B., Ro, J., Semiglazov, V., Campone, M., … & Cortés, J. (2015). Pertuzumab, trastuzumab, and docetaxel in HER2-positive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72(8), 724-734.
  2. Emilia:Verma, S., Miles, D., Gianni, L., Krop, I. E., Welslau, M., Baselga, J., … & Blackwell, K. (2012). Trastuzumab emtansine for HER2-positive advanced breast cancer.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67(19), 1783-1791.
文章難易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