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
0

文字

分享

0
5
0

打架不只是拚輸贏,還能讓族群關係更穩固!——《動物們的青春》

臉譜出版_96
・2021/07/18 ・343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 作者 / 芭芭拉‧奈特森-赫洛維茲 (Barbara Natterson-Horowitz)、凱瑟琳.鮑爾斯 (Kathryn Bowers)
  • 譯者 / 嚴麗娟

結盟的力量

青少年遭到霸凌不一定會憂鬱。有些青少年比其他個體更有抗壓性。以人類來說,支持者和朋友是很重要的緩解因素。亞娜.尤馮南(Jaana Juvonen)是研究青少年霸凌的專家,任職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根據她的說法:「朋友的力量真的令人難以置信。小孩只要有一個朋友,就能直接降低成為受害者和被霸凌的風險。此外,受害者只要有那個朋友在身旁,就能減輕痛苦。」

只要有朋友,就可以降低成為被被霸凌者的風險。圖/GIPHY

霍納證實,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鬣狗。「朋友的數目能確保你的社會地位。」他說。史靈克在幼年時期就居於劣勢,但在觀察史靈克和公共巢穴裡其他鬣狗的互動後,霍納與他的研究小組看到一件很有趣的事。史靈克特別擅長「社交聯盟步行」,就像人類會找朋友喝咖啡或打籃球。鬣狗這種迷人的行為還有更口語的說法,稱做「與朋友散步」。

霍納向我們描述,「兩隻雄鬣狗可能一碰面就決定,『一起去走走吧。』」他語帶愛意地笑著說。霍納還告訴我們,史靈克會接近其他雄性,接著兩隻鬣狗一起快步走,身體不時接觸,尾巴自信地高高舉起。每走幾公尺,史靈克跟朋友就會停下來仔細聞聞草莖,即使一切看似稀鬆平常,沒什麼好留意的。一邊與朋友散步,一邊嗅嗅聞聞,是鬣狗的溝通方式,就像人們會為了交際談論天氣、體育賽事或政治。散步可能持續好幾個小時,兩隻鬣狗會不時停下來,東聞西嗅。

成年鬣狗也會有這種行為——事實上,這是成年鬣狗維持社交連結的主要方式。而像史靈克這樣,在青少年時期多和朋友出去散步,也會讓牠在長大之後比較容易投入社交圈。

對史靈克來說,擅長與其他鬣狗建立友誼,並且有能力也願意邀請其他鬣狗建立關係,對牠很有幫助。霍納並未研究為什麼對某些動物來說,這種行為就是比較容易,這或許和個性、氣質或機會有關。但在野莽期學會吸引朋友和維繫友誼顯然非常重要,而且並非理所當然。青少年必須練習交朋友,透過不斷接受和付出來建立關係。尤其同儕之間的關係不像家人那麼緊密。青少年會透過玩耍互相練習,來磨練自己。

鬣狗。圖/Wikipedia

玩耍時的地位

大自然是座巨大的遊樂場,從魚兒和爬蟲類,到鳥兒和哺乳類,年輕的動物在河川、草原、海洋和天空中跑跳嬉戲。德國哲學家和心理學家卡爾.谷魯司(Karl Groos)在一八九八年的著作中指出,「我們不能因為動物年輕、在打鬧,就說牠們在玩,而要考慮到……這些都是為了……讓他們能應付未來生活中的考驗。」

谷魯司的說法的確降低了玩耍的趣味,但「應付未來生活考驗」的能力,確實就藏在許多動物和人類的玩耍行為中。年輕的掠食者得模仿打獵動作,練習偷襲、猛撲和撕抓,將來才能自行覓食。一般來說,親代會送「玩具」給子女,幫助牠們學習:例如小豹斑海豹得到受傷的企鵝,小狐獴得到無法動彈的蠍子。

動物行為學家戈登.伯格哈特(Gordon Burghardt)說,藪貓(一種野生的非洲貓科動物)會玩「釣魚遊戲」。牠們會讓「抓到的小老鼠和大老鼠逃進大樹殘幹或地洞裡,再用前腳掌把牠們抓回來……藪貓會小心地抓住獵物背上的毛髮,把牠們抓到裂縫附近並放開。如果獵物沒有逃進洞裡,藪貓通常會用前腳掌把牠們趕進去,再把牠們撈出來。」

藪貓。圖/Wikipedia

青少年時期的虎鯨會故意到淺灘嬉戲,模仿成年虎鯨乘著浪花到海灘上,迅速抓住獵物,再溜回海裡。青少年時期接受過這種訓練的虎鯨,成年後的掠食能力似乎更強,技巧也進步得比較快。

同樣地,人類青少年也該早點學習怎麼談戀愛(我們將在本書第三部詳細說明),長大後才能成功找到對象,並跟伴侶有適當的互動。白頭海雕交配前會進行一段非常可怕,也可能致命的空中舞蹈儀式,稱做「死亡螺旋」。青少年白頭海雕玩耍時,會朝向彼此飛去,互碰利爪—同時,在飛行中練習瞄準和抓物,準備在某一個時間點勾住伴侶的腳,把對方猛甩出去。

最明顯的玩耍行為就是打鬥遊戲,例如袋鼠有模有樣地相互揮拳,或年輕公羊用頭互撞。澳洲的袋熊和袋鼬會彼此追逐、跟蹤和扭打。紅頸袋鼠有二十一種不同的打鬧方式,包括蹦跳、抓扒、拍打、出拳和踢腿。

最明顯的玩耍行為就是打鬥遊戲。圖/GIPHY

從人類的角度來看,打鬥遊戲就像在為將來抵禦掠食者做準備。乍看是為了保障安全,事實上自我防衛跟打鬥遊戲不一樣。後者是讓年輕的動物學習不同的戰鬥類型,以爭取在群體內的階級。要注意,不論是天竺鼠還是捲尾猴,小時候常跟同儕混戰的年輕動物並不會變成好鬥的仇敵,而會變成更好的朋友。牠們成年後的社會階級較高。透過打鬧,年輕的動物可以試著不傷害彼此來協調衝突。此外,低階動物如果不喜歡優勢動物的作為,也可以藉由玩耍來學習怎麼溝通。

麻州大學阿默斯特校區(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的生物學家茱蒂絲.古迪納夫(Judith Goodenough)說,「沒占過上風,年輕的猴子在成長過程中會過度服從;不曾居於下位,長大後可能只會霸凌他人。遊戲也可以幫助年輕動物學習理解其他動物的意圖。對手是否在虛張聲勢?對方有多積極?這些社交和認知技能或許比身體能力更為重要。」

我們問霍納,史靈克是否也有學到這些?他說,所有鬣狗都必須學習面對遊戲後的輸贏—就算是稱后的雌鬣狗也一樣。他說,女王有時候會闖入其他家族的地盤,變為侵入者的她就必須順從領域中的其他居民。「鬣狗都懂得如何服從。這是存活的關鍵,否則你會被揍得很慘。」他說。而這些服從行為多半是在野莽期早期,跟同儕們玩耍時學來的。

年輕的雄性白尾鹿會跟不同年齡的同類一起度過夏天,基本上就是從「玩耍」當中學習和重新學習團體生活的規則。

每到夏天,所有雄鹿的鹿角會脫落。這時,群體行動能有更多雙眼睛和耳朵保護這些少了鹿角、比較容易被攻擊的個體抵禦掠食者。這相當於鹿將防身武器放在門口。沒有武器後,鹿隻也不容易因為玩打架遊戲而受傷。

年輕的雄性白尾鹿會跟不同年齡的同類一起度過夏天,從「玩耍」中重新學習團體生活的規則。圖/Wikipedia

跟很多動物一樣,這些雄鹿打鬧不只是為了練習打退掠食者,或彼此競爭資源或伴侶,而是有個隱而未宣的目的:學習如何「避免」互相打架。因為穩定的動物群體不會彼此爭鬥。打架遊戲能訓練年輕動物理解社會階級中的不同位置,讓牠們成為更靈活、更成功的領袖,或在群體裡成為更有生產力、更可靠的成員。

對社會性動物來說,這類訓練非常重要、不可或缺。人類青少年跟年輕人有很多方式可以練習階級制度中頻頻發生的分級和重整。在健全的體育、戲劇和音樂體系中,人們能藉由特殊技能在可靠的環境裡改變自身地位—而不用靠外表、體型、力量或家族人脈來獲取優勢。這使青少年能在階級制度裡移動,也能對現況有些許主控權。聰明的教練、編舞家和指揮家會讓參與者有機會當主角,也有機會當配角。

有個絕佳的策略能讓人類青少年在分級的戰爭中存活下來:在大的階級制度裡創造出規模較小的階級制度。在群體中擔任地位較低的角色是個體非常重要的成長經驗。例如,擔任實習生和學徒,或者是夾在九年級生和十二年級生的同儕領導關係之間。但在不同的群體裡享受較高的地位也能讓人有所收穫。加入學校、在地社區的不同團體或甚至多個線上社群,都能達到兩個同等重要的目的:青少年可以一面累積社交技能,一面學習接受這個階段的挑戰變得更具抗壓性。

——本文摘自《動物們的青春》,2021 年 5 月,臉譜

文章難易度
臉譜出版_96
61 篇文章 ・ 241 位粉絲
臉譜出版有著多種樣貌—商業。文學。人文。科普。藝術。生活。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他要的書,每本書都能找到讀它的人,讀書可以僅是一種樂趣,甚或一個最尋常的生活習慣。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如果妳收到網路騷擾,怎麼反應?她的做法是為女科學家新增維基百科條目
彭 琬馨
・2016/03/18 ・160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04 ・六年級

Emily_Temple-Wood插圖03

編譯/彭琬馨

白天,Emily Temple-Wood是芝加哥羅耀拉大學( Loyola University)生物系學生,看似平凡的她,目前已經申請到美國中西大學(Midwestern University)醫學院,預計 2016 下半年開始攻讀。晚上的她搖身一變,成為維基百科撰寫女科學家條目的主要作者——特別是每次她收到騷擾郵件時,她就藉由這種積極性懲罰(Positive punishment)來打擊網路霸凌。

Temple-Wood 在 2012 年創立維基百科女性科學家專頁而這是一個艱難的任務。身為女科學家傳記的共同作者的她在首頁底下寫下這段話,「維基百科上女科學家條目數可悲地不足,是維基百科的系統偏差(systemic bias)」。2013年她接受 Wikimedia Foundation 的訪問時說:「有一票皇家學會( Royal Society )的女科學家,在科學界該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維基百科卻沒有她們的頁面。『我覺得很生氣,那天晚上我坐在宿舍的走廊直到兩點,為的就是把第一篇關於女性科學家的文章寫出來……』。」

Emily Temple-Wood。圖/wikipeia
Emily Temple-Wood。圖/wikipedia

不出幾年,維基百科上就增加許多女科學家的條目。其中有 376 位女科學家的頁面登上 Wikipedia 首頁「你知道嗎?」的專區,更有 30位女科學家的條目以「好」或「特色」(featured)的評價通過同儕審查。

Temple-Wood 也在大學主持維基百科編輯會議,和她一起共事的編輯 Rosie Stephenson-Goodknight 形容她是「維基百科處理關於女科學家性別議題的重要典範」。

前維基百科創辦成員 Siko Bouterse 也說 Temple-Wood 在性別上的影響是前所未有的:

她撰寫了上百篇關於女科學家的文章,其中包含許多面向。她不只寫白人女科學家,也處理維基百科在不同種族的女性條目上數量不足的問題。而最重要的,Emily 還啟發其他人一起進行……當我還是小孩時,我認識的女科學家一隻手就數的完,但在 Emily 的努力下,我知道我們的女兒之後會有免費的知識管道來了解女科學家,這真的非常強大。

不幸的是,因為 Temple-Wood 是女生,她成為網民騷擾的主要對象。這些人經常問她要不要出去約會;公開討論她的身體、不斷暗示她能有今天的地位,是因為以身相許;還問 Emily 要不要也給他們一樣的服務。如果 Emily 不回應,他們就會口出惡言。

bullying-679274_640
圖/pixabay@Jedidja

這樣的經驗對現在傑出女性來說並非不尋常,但 Temple-Wood 有一套自己的抗議方式,讓這樣的騷擾成為她前進的動力。她只要一收到騷擾信,就馬上建立一位女科學家的維基條目,像是 Liliana LubińskaKatharine LuomalaAdelaida Lukanina 等都是這種情況下的產物。

正如 Bouterse 所說,這樣的騷擾「雖然很可惡,卻又恰好象徵目前女性在網路上面臨的真實情況」:

這種騷擾造成的情感傷害非常巨大。令人驚訝的是, Emily 能讓每個騷擾成為能量,藉此反嗆那些希望女性在網路沉默的人。這非常需要勇氣。

拜這些騷擾所賜, Temple-Wood 已經有一堆文章要寫,她反過來感謝這些騷擾者,幫助她對抗維基百科的系統性偏差。 和她共事的編輯Stephenson-Goodknight 說:「記住我的話,總有一天我們會寫到她的故事和科學發現,特別是如果 Emily 的研究成果能治癒他們的媽媽或姊妹,我會很想知道這些在網路上騷擾和誹謗她的人,到時候會怎麼想。

 

本文翻譯自 “The new alchemy: turning online harassment into Wikipedia articles on women scientists“,作者為 ,維基媒體基金會 CC 3.0授權。

文章難易度
彭 琬馨
32 篇文章 ・ 1 位粉絲
一路都念一類組,沒什麼理科頭腦,但喜歡問為什麼,喜歡默默觀察人,對生活中的事物窮追不捨。相信只要努力就會變好,相信科學是為了人而存在。 在這個記者被大多數人看不起的年代,努力做個對得起自己的記者。

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從新竹國三女生被霸凌事件看霸凌的各個面向
鄭國威 Portnoy_96
・2011/03/27 ・199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05 ・六年級

圖片來自紐約時報:http://www.nytimes.com/2010/05/18/health/18mind.html

霸凌事件層出不窮,最近網路上群情激憤的新竹國三女生遭霸凌影片再掀高潮。在我小時候還沒聽過霸凌這個新詞之前,倒是已經很熟悉各種欺負同學的手法,像是「單車輪胎被放氣」、「桌子被立可白亂塗」、「用立可白在公車座椅上寫出班級姓名痛罵」、「放學後遶人把他堵」、「撕破考卷跟課本」…或是更曲折的「打掃時不分報紙給他擦窗戶讓他被老師罵」…更殘酷的當然也有啦,不過回顧先到這裡就好。在網路、手機成為兒童及青少年重要溝通工具之後,欺負同學的方式也改變了。用立可白塗教室裡頭的桌椅可能會被老師處罰,而且花的時間還比較久,但傳個簡訊或在臉書上留言罵告狀的同學是「撂白仔」快多了,而且老師還難介入。

定義上,網路霸凌指得是一種利用新資訊科技進行侵犯行為的現象,有很多種類型,西班牙畢爾巴鄂的Deusto大學心理系教授Esther Calvete團隊經過文獻探討,將網路霸凌分成以下幾種:

  • 網路筆戰(Flaming):在網路上你來我往,用惡意跟粗俗的語言寄發電子信件。
  • 駭入帳號(Hacking):在網路上假冒身份,用他人的帳號發出訊息,使被霸凌者丟臉,破壞他的名譽跟友誼。
  • 毀謗(Defamation):傳播秘密或讓人難堪的資訊。
  • 也是誹謗(Slandering):但跟前者不同在於是用虛構的方式,例如改圖、製作影片、傳播謠言來破壞被霸凌者的名譽 。
  • 隔離(Exclusion):把某人從線上群組踢開。
  • 網路騷擾(Cyber harassment):透過電子郵件或其他方式寄送威脅訊息。
  • 掌摑樂(Happy slapping):就是霸凌者把肢體霸凌時的影像用手機錄影下來 。

Calvete等人發現關於霸凌的調查數字在不同的研究中相差極大,從10%到36%都有,這是因為過去的問卷沒有仔細定義跟分類網路霸凌。而他們的研究將網路霸凌詳細定義分類之後,在西班牙透過問卷調查了來自10所學校,31個班級,共1431位介於12歲到17歲的青少年。他們的調查結果顯示,44.1%的人曾經受過起碼一種類型的網路霸凌,女生是40.3%,男生是47.8%。而網路霸凌跟暴力正當化、欲達成某些目的、是否受到暴力威脅、以及感覺缺乏朋友的社會支持有關。(資料來源:Cyberbullying in Adolescents)

如果套在新竹國三女生遭霸凌這次事件來看,拍下影片的青少年所犯下的是「掌摑樂」,而剩下的呢,則由正氣凜然的鄉民們包辦了。在反霸凌的這方,其實用的也是霸凌的方式「想討回公道」,可見霸凌實在是難以阻絕。在James Snyder等人2003年針對幼稚園學生跟小學一年生進行的霸凌研究當中,266名幼稚園學生跟小學一年級學生裡頭,平均來說,每三到六分鐘就會發生一次肢體上或言語上的霸凌行為,這數據著實令人心驚。(資料來源:Bullying and Emotional Intelligence on the Web)

在性別方面,男女對拒絕霸凌的能力也有別。Dieter Wolke等人在2009年針對6歲跟9歲的學生進行歷時性調查,在起初的調查後,分別隔了2年跟4年,等這些年齡不一的學生都升上了六年級以後再調查一次。結果發現,調查起初就表示自己是霸凌受害者的女生,在第二次調查時也依舊是霸凌受害者的比例顯著高於男生,也比初次調查時未曾遭受霸凌的同學後來變成霸凌受害者的比例高出2.5倍。Wolke等人的結論是女生的友誼非常緊密,使得女生很難逃脫被霸凌的角色。(資料來源:Young girls particularly prone to getting stuck in role of bullying victim)

而就算不是霸凌受害者,光是目擊或是旁觀,就可能受到影響。Ian Rivers等人2009年的研究調查了2000名以白人為主,來自英格蘭北部14所州立學校中,12到16歲的學生。63%的人表示曾經目擊過霸凌,20%的人承認曾經霸凌過他人,34%的人表示自己被霸凌過。研究也調查了這些學生的心理狀態,從抽煙、喝酒、吸毒等行為中來推敲,發現身為霸凌事件的目擊者,與心理健康出問題,且從事抽煙、喝酒、吸毒等行為有關,也與焦慮跟挫折感有關。單單只是曾經目擊而非霸凌受害者,就比未曾目擊霸凌的人更容易有飲酒行為。當然這研究也有缺點,例如研究時間不夠長,但足以作為起點來理解霸凌對心理的影響。(資料來源:Witnessing school bullying carries its own psychological risks)

最後,霸凌當然是絕大多數所不樂見的,但是一件事情有黑暗面,也會有意想不到的光明面,就連霸凌也是。紐約時報去年的一則報導也討論了霸凌跟網路霸凌,而在其中引用了Colby-Sawyer學院心理學家Maurissa Abecassis以及亞利桑納大學心理學家Noel A. Card的意見,認為在校園內有著「適度的敵人」跟「非友誼」其實對於成長是有幫助的,青少年學生會因此更懂得趨吉避凶、找到另一群朋友支持,並且在長大之後更懂人情世故。當然,這不是說被霸凌一定會讓你成長,或是如同漫畫裡頭的主角跟敵人一樣,打一打復活功力就變強,或是從此有了互相認可的宿敵,別過度推論了。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鄭國威 Portnoy_96
247 篇文章 ・ 608 位粉絲
是那種小時候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怎知長大後竟然因為諸般因由而重拾科學,與夥伴共同創立泛科學。現為泛科知識公司的知識長。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避免孩子霸凌人或被霸凌,情緒的調解可能是關鍵?認識霸凌與情緒反應的關聯
雞湯來了
・2019/12/03 ・242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19 ・六年級
  • 文/雞湯來了蕭子喬
    校稿/雞湯來了張芷晴、陳世芃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學校就像個小型社會,小小年紀的孩子,卻常出現排擠、霸凌。隨著社會變遷,霸凌的類型變得越來越多樣,有外顯可見的肢體霸凌,容易被忽略的言語霸凌、關係霸凌、性霸凌,甚至是新世代特有的網路霸凌,或反擊型霸凌。同儕相處的難題,已成為許多孩子最大的困擾,也很可能是孩子變得「怪里怪氣」的元兇。

這篇文章,讓我們一起認識「霸凌的種類與情緒反應」,進而找到「協助孩子因應霸凌的方法」。

24%中學生曾為 霸凌/被霸凌者

一個針對小學生的研究發現,小男孩有負向同儕關係的程度上比小女孩明顯,而隨著孩子長大,同儕的友好和排擠的程度都隨之升高,也就是說,小六的孩子相較小五以下的孩子,和好麻吉感情特別緊密、也最會排擠非我族類。

另一個針對中學生的研究發現,約 16% 的學生是被霸凌者,11% 的學生是霸凌者,綜合而言 24% 的學生是霸凌/被霸凌者,也就是說,平均每 4 個孩子就有一個是霸凌或被霸凌的人。霸凌的種類以言語型、網路型最常見。

如何避免霸凌?「情緒」調解是關鍵

研究發現,是否霸凌或被霸凌,和當事者習慣因應情緒的方式很有關聯。霸凌者習慣以宰制他人的方式處理問題,而被霸凌者常用壓抑退縮、忽視的方式面對。長久下來,可能會習慣用過度高亢或卑微的方式處理事情,變成校園中的「惡霸」,或總是被欺負的「弱雞」。

希望孩子好的家長們,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變成惡霸或弱雞,那該怎麼辦呢?其實關鍵就是要協助孩子避免總是用宰制他人、或壓抑自己的方式面對困難,所以要練習覺察和處理情緒,多使用「我和你是平等的」的心態,不卑不亢的與對方溝通協調,或尋求他人協助。

而培養孩子調解情緒的方式,可以從以下兩大個面向著手:

1. 在日常生活中,建立親子好關係

家長和孩子的相處方式、教養方式,會在無形之中養成孩子表達、溝通、因應情緒的方式,進而影響到同儕關係。

  • 親子常相處,拉近彼此的距離:研究發現,親子關係好且常共處,孩子的同儕互動關係也比較正向;反之,若親子關係較為疏離,同儕關係也比較不好。我們可以推論,如果家長和孩子常相處,且有良好的關係,感到彼此「很靠近」,那麼孩子會有充分的機會練習表達自己的想法,用適當的方式溝通和討論,比較不容易用霸凌解決問題,若被霸凌也比較敢於和家人說。
  • 用「民主式教養」教孩子尊重:另一個研究則發現,「民主式教養」教出來的孩子,比較不會霸凌他人,而「放任式教養」下的孩子,霸凌他人的比例較高。我們可以推論,在民主式教養中的孩子,家長傳達給孩子同時有教導和尊重的態度,所以孩子可以從中學習到良好的溝通方式。

2. 和孩子一起「接住情緒」

霸凌或被霸凌者,常因不會適當表達內心情緒,而造成火山爆發、或壓抑憂鬱的狀態,因此我們可以試著用認知行為學派大師 Ellis 提出的「理性情緒治療」來檢視情緒。台師大教授吳麗娟指出,接納情緒是有效溝通的第一步,唯有接納產生的情緒,接著處理情緒產生的原因,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 先允許情緒存在──接納任何情緒:接納情緒的關鍵在於:不論擁有什麼情緒,都重視且接受;更不會因為是負面情緒,就急著把壞情緒拋開或假裝沒這回事,試著用同理、感同身受的方式,表達對孩子的理解。
  • 再理性處理引爆源頭──對事情的「評價」:處理情緒的重點其實不是情緒本身,而是對事件的看法、想法,因此可以試著用理性、客觀的方式想一想,為何會有這樣的情緒?並試著從多個角度來看同一件事情,或聽聽不同人的看法,能避免陷入非理性信念,而產生一些不必要的負面情緒。

有情緒時被穩穩地接住,是一種很有安全感的狀態,以後情緒又來了、想發脾氣、想哭……的時候,比較不會用爆發或壓抑的方式處理,也就比較不會成為霸凌或被霸凌者,而能適當的表現出自己的情緒,並進而挖出真正的源頭,有效地解決積累在心底的東西。

延伸閱讀

延伸資源

參考資料

  • 陳逸群(譯)(2001)。艾里斯:理情治療學派創始人(原作者:J.Yankira)。台北:生命潛能文化。
  • 許思景、何慧群(2015)。小一新生同儕關係與學校適應之因應策略。臺灣教育評論月刊,4(7),120-124。
  • 李卓穎、楊士隆(2011)。高中職同儕間霸凌行為及其因應策略之研究-以花蓮地區為例。青少年犯罪防治研究期刊,3(1),81-131。
  • 羅品欣、陳李綢(2005)。國小學童的家庭結構、親子互動關係、情緒智力與同儕互動關係之研究。教育心理學報,36(3),221-240。
  • 吳麗娟(1986)。理情教育課程對國中學生理性思考、情緒穩定與自我尊重之影響。教育心理學報,19,177-218。
  • 古乃先(2008)。從個人、家庭與學校面向探討國中生的霸凌行為。臺灣大學衛生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學位論文。1-103。

本文轉載自雞湯來了,原文標題:如何避免孩子成為霸凌/被霸凌者?

文章難易度
雞湯來了
46 篇文章 ・ 460 位粉絲
幸福,如何選擇?雞湯來了相信我們值得擁有更優質的家人關係。致力提供科學研究證實的家庭知識,讓您在家庭生活的日常、人生選擇的關卡,找到適合的方向。雞湯來了官網、雞湯來了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