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23
1

文字

分享

5
23
1

最成功也最危險!美國陰謀論之王:QAnon

DQ地球圖輯隊_96
・2021/05/15 ・3049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A 編按:還記得今年年初,川普的支持者闖入美國國會大廈嗎?現場各處出現了「Q」的旗幟,這些「Q」代表的是「匿名者 Q」(QAnon),是美國當前影響力最大的陰謀論!連 FBI 也不敢輕忽 QAnon 的威脅,稱其為「國內恐怖主義」(Domestic Terrorism Threat)。

《一切都是泛科學的陰謀》專題與你一同挖掘各種陰謀論的脈絡!這回我們邀請 #法科地史 好夥伴地球圖輯隊,一起聊聊 QAnon 到底是什麼?

對美國總統川普來說,QAnon 的支持者「是一群愛國的人」;然而,對美國聯邦調查局而言,他們是破壞社會穩定的潛在威脅。究竟,這幾個月來頻頻登上新聞版面的 QAnon 是什麼呢?

2021 年,川普的支持者佔領美國國會大廈,現場能看見 Qanon 的旗幟。圖/Wikipedia

川普確診,「風暴」將至

當美國總統川普 (Donald Trump) 在上周(2020/10/2)確診 COVID-19(武漢肺炎)時,有一群人特別振奮,因為他們深信「風暴」(The Storm) 將至,川普將一舉揭發 COVID-19(武漢肺炎)是假的,並且打擊潛藏在美國菁英中的虐童網絡,揪出在暗處操縱世界局勢的「深層國家」(deep state) 探員。

這群人是 QAnon 的支持者,他們相信一系列的陰謀論,這些陰謀論從 2017 年開始在網路上發酵,趁著疫情期間、社會不穩的時候再次回到鎂光燈下。

究竟,QAnon 是什麼?為何有這麼多人前仆後繼地成為 QAnon 的支持者呢?

對 QAnon 支持者來說,美國總統川普是美國的救世主,他將發起一場祕密戰爭,打擊潛藏在美國菁英中的虐童網絡。源頭推測與「比薩門陰謀論」(Pizzagate conspiracy theory)有關,圖為遭到陰謀論者槍擊的比薩店「彗星乒乓」(Comet Ping Pong)。圖/Wikipedia

自稱是 Q 深知美國的秘密

2017 年 10 月,一名使用者在網路論壇 4chan 貼出了一系列陰謀論,這名使用者自稱是 Q,是一名擁有最高安全許可的政府人士,他的發文方式通常會在文章裡藏了許多陰謀論線索,談論美國「真正的秘密」,以及「救世主」川普會如何對抗「深層國家」的邪惡分子。

當時,Q 聲稱落選的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 (Hillary Clinton) 很快就會被抓去關,因為她是華府菁英虐童網絡的成員。

加密陰謀論  給人解密的樂趣

很快的,Q 的陰謀論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有越來越多的網友成為 Q 的支持者,這些網友也為陰謀論加油添醋,發展出更多陰謀論出來。對於這些網友來說,尋找 Q 的文章裡的陰謀論線索給了他們解密、尋寶的樂趣,Q 提出的一系列陰謀論也被稱為 QAnon,意為「匿名者 Q」。

美國菁英虐童網絡  喝小孩的血回春

深究 QAnon 的主張,它其實集結了各式各樣沒有根據的陰謀論,支持者們相信這個世界由膜拜惡魔的民主黨人士、好萊塢名人和億萬富翁所操控,這群菁英有戀童癖,還會從事人口販賣,並且透過喝受虐孩童的血來回春。

對 QAnon 支持者來說,希拉蕊柯林頓、美國前總統歐巴馬 (Barack Obama)、金融大亨索羅斯 (George Soros)、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 (Bill Gates)、好萊塢演員湯姆漢克斯 (Tom Hanks)、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歐普拉 (Oprah Winfrey)、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 (Pope Francis) 都是這個虐童菁英圈的一員。

仰賴救世主川普

如果要停止這一切,唯有仰賴「救世主」川普對他們發動秘密戰爭,將這些犯人送到位於古巴的關達那摩灣監獄。

「#救救孩子」

在QAnon支持者的社群媒體貼文中,他們時常使用「#救救孩子」(#SaveTheChildren) 這個標籤;口號則常常縮寫成「WWG1WGA」(Where we go one we go all),意為「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2020 年 1 月,在維吉尼亞的「第二法案修正案」抗議活動上,可以看到象徵 QAnon 的旗幟,上頭寫著「Where we go one we go all」。圖/flickr photo by Anthony Crider

QAnon 就像豆腐

專門研究極端主義的倫敦戰略對話研究所 (Institute of Strategic Dialogue) 研究員古爾 (Jakob Guhl) 形容道:「QAnon 就像豆腐,它可以駕馭任何口味,端看你加了什麼樣的成分。」

換句話說,QAnon 能和從右翼主義、反猶主義等衍伸出來的陰謀論整合在一起,這也是為什麼它能在網路上瘋傳,並且從美國一路流行到歐洲和拉丁美洲。

最成功也最危險的陰謀論

德國網路專家羅伯 (Sascha Lobo) 表示,QAnon 這種沒有被定型的特性,「讓它成了現今網路上最成功也最危險的陰謀論」。羅伯提到,支持者們自己就可以據此發展出一套理論——不管這套理論有多荒謬或牽強。

圈粉無數  陷入難抽身

正因如此,雖然 QAnon 的論述毫無根據,但依舊吸引了大批的支持者。根據《衛報》的統計,QAnon 的活躍支持者大約有 10 萬人,網路上也出現完整的 QAnon 生態系,網友們可以找到大量的 QAnon 影片、迷因、電子書、聊天室等,一旦深陷其中就難以自拔。

對美國總統川普而言,QAnon 的支持者只不過是一群愛國的人。圖/Wikipedia

從線上到線下  採取行動「制裁」敵人

然而,QAnon 最令人擔憂的地方不在網路上的聲量,而在 QAnon 支持者的動員力,他們除了出現在反對防疫封鎖令的抗議現場,極端的 QAnon 支持者還會採取行動「制裁」敵人——在網路和現實生活中騷擾他們認為隸屬虐童菁英圈的政治人物、名人和記者,威脅要傷害他們的人身安全等。

因此,美國聯邦調查局將 QAnon 列為發動國內恐怖主義的潛在威脅。

川普:一群愛國的人

對於 QAnon 支持者採取的極端行動和理論,美國總統川普並沒有加以譴責,相反的,他曾在白宮記者會上稱讚 QAnon 支持者是一群愛國分子,他也往 QAnon 支持者給他的「救世主」形象靠攏。

他說:「如果我可以拯救世界,我很願意這麼做,我很願意站出來。事實上,我們正在拯救世界,讓世界免於受到激進左翼哲學的影響,這種哲學會摧毀這個國家,當這個國家滅亡,全世界會跟著滅亡。」

反對 QAnon 的民眾表示,QAnon 支持者頻頻用「#救救孩子(#SAVEOURCHILDREN)」這個標籤,宛如綁架了這個標籤一樣,讓真正需要兒福資源的人搜尋不到有益的資源。圖為德州一座橋上寫著「救救孩子」。圖/Wikipedia

Facebook 加大打擊力道

隨著 QAnon 內容在社群網路上瘋傳,Facebook 在周二 (2020/10/6) 加大打擊 QAnon 內容的幅度。

Facebook 表示,雖然有些關於 QAnon 的貼文並沒有直接推廣暴力,但無可避免地和「現實世界中不同形式的傷害」有所連結。

例如 QAnon 支持者頻頻使用「#救救孩子」這個標籤,讓真的有需要搜尋兒福資源的使用者沒有辦法搜尋到真的有幫助的資訊,因此 Facebook 表示,他們除了把成千上萬個跟 QAnon 有關的帳號給禁掉外,他們也會想辦法把使用者導到具可信度的兒福資源連結。

Twitter 停止推薦相關內容

在 Twitter 方面,七月時 Twitter 已經開始停止推薦與 QAnon 有關的內容和帳號,總計將影響 15 萬個帳號。此外,Twitter 也會阻擋 QAnon 的 URLs,並且禁掉違反社群規則的 QAnon 帳號。

本文轉載 DQ 地球圖輯隊,原文連結:美國陰謀論之王:QAnon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5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在家防疫很疲勞?還想堅持下去能怎麼做?

林希陶_96
・2021/06/23 ・2973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台灣正面臨 COVID-19 的襲擊,全國上下還處於三級警戒之中。看目前疾病的趨勢,可能相關的限制依舊會持續下去。如何在疫情之下,仍讓社會大眾願意配合相關保護措施變得至關重要。

6/23 指揮中心再次延長全國三級警戒維持至7/12。 圖 / 疫情指揮中心

但是,當時間一拉長,對於嚴格的防疫作為可能會覺得是否有必要,甚至在情緒上會有所反彈,也不願意配合政府相關限制或措施,這就是所謂的「防疫疲勞」(pandemic fatigue)[註1]。

而要特別說明的是,這裡所稱的防疫疲勞,並不是醫學上的正式診斷。此處的疲勞是指筋疲力竭、疲倦、氣力放盡,與一般日常用語相同。從 2019 年至今,COVID-19 在全球各地引發大流行,各國也頒布各種不同程度的封城、隔離、限制命令。防疫疲勞導因於動機降低,消極應對各項指示,甚至不遵守相關指引。根據 WHO 的調查,高達60%的人會出現「防疫疲勞」1

嗚嗚⋯⋯疫情到底哪時能結束?圖/GIPHY

世界各國對於此現象也有所警覺,但如何再次重振國民的動機都有手足無措之感。

疫情在全世界已經延燒超過一年的時間,台灣在第一年並未明顯感受到防疫的不便。但隨著疫情增溫,不便的程度越來越大。吃飯只能外帶,出外就必須戴口罩。所有的公營場所、娛樂活動全部都被限制,不能隨心所欲地出門逛街、散步、運動。

台灣眼前所面臨的一切,一年前世界各國都已經示範給我們看過了。當時,WHO 歐洲分部也知道防疫疲勞正在削減各國的防疫能量,如何重新提振社會大眾的動機與信心變成首要任務。因此他們發佈了「防疫疲勞指引」1,協助政府調整作法,以利民眾配合整體抗疫行為。

這個指引說穿了並不是多麼偉大的創見,就是從民眾的角度出發,以同理的方式去瞭解老百姓需要什麼東西,而不只是單純地關閉所有地方,叫大家待在家裡就好。

「防疫疲勞指引」裡有四個部分,非常值得好好深思一番,讓政府單位更深刻的理解何謂民眾內心真正需求,唯有如此,動機才可能再次被增強,防疫疲勞的狀況才能真的減少。

如何繼續防疫?「防疫疲勞指引」

了解民眾:溝通資訊準確,少即是多

在疫情之下,民眾已經接收過多資訊,並對於這些資訊會多所質疑。因此與民眾溝通,最好是使用高品質、有證據、量身訂做的資料,並遵守「少即是多」的原則。像是法國衛生部從民眾的經驗中學習,針對特殊族群,每周以問卷方式得知對抗疫情有無創意性做法。而德國對於限制區域如何制定,除了徵詢病毒學家、醫學專家之外,對於進一步考慮限制自由的合法性,也會請教哲學家、歷史學家、科學家、神學家、教學專家等不同專家的意見。

讓人民自己成為解決問題的一部分

人類感覺活著的一個基本需求,就是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生活,如果自主能力受到威脅,動機很容易消失。從心理學的角度可知,改變想法就可以改變心情,面對疫情不停地侵蝕我們的生活,我們可以轉念,從「疫情控制了我們的生活」,改變成「我們改變自己的行為進而控制疫情」。主導權回歸到我們身上,自我效能的感覺自然就會增加。

大家要好好把握現在!待在家也能成為英雄,控制疫情!圖/GIPHY

而媒體不是只能報導一些雞毛蒜皮的行車紀錄器或是負面取向的新聞,而是可以從社區中收集正向、有希望、有趣的故事,進而啟發自己。像是BBC就報導了百歲老兵湯姆‧摩爾的故事。一開始他的心願很小,他只是希望繞自家花園一百圈,每一圈募得10英鎊,一共是1000英鎊,然後將這些錢捐給英國全民醫療服務系統(NHS)。他的善心感動了英國及世界各地的人,短短時間之內捐款即突破百萬英鎊,在他百歲生日時,捐款已經超過3000萬英鎊2

見賢思齊,我們在疫情之下,是不是也有自己可以辦到的事?

讓人民過自己的生活,但想辦法降低危機

雖在疫情之下,讓民眾還是可以想辦法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但盡量減少不當行為。這裡所採用的是「危害減低策略」。既然我們無法完全停止不當行為,但盡量讓行為相關的危害盡可能減到最低。

在三級警戒的現在,除了WFH,透過網路線上與朋友相聚也是不錯的社交方式。圖/GIPHY

有的人天性就是喜歡社交,既然舉辦派對是危險的,但就允許他們從事小團體社交,也可以減低大規模群聚的現象。政府要想辦法發展各種防疫指引,如安全的晚宴如何舉辦;小孩如何遊玩互動;工作場所如何防疫;約會、喪禮、婚禮、旅行如何進行。而多數人最在乎的戶外活動與運動,如何在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之下,從事這些活動。

而不是一味的禁止有風險的活動,應當站在民眾的角度,好好想想如何在疫情之下好好生活。政府也可以試著以科學的角度去檢驗什麼方式可以避免被傳染,像英國在五月時就舉辦實驗性質的演唱會,參加民眾只要篩檢陰性,進場既不用戴口罩,也不用保持社交距離。但五天之後,需要接受第二次篩檢。由此得到的數據來研究群聚與感染之間的關係3

反覆的感謝人民艱難的配合

因為防疫而隨之而來的限制,可能會讓許多人遭受各式各樣的損失,有的人可能丟了工作;有的人可能經濟上陷入困境;有的人家人過世卻無法舉辦喪禮;有的人婚期訂了卻無法舉辦婚禮;有的人撐到畢業,典禮卻取消了。

在這些過程中,大家遭逢各式各樣的損耗,心裡也承受或多或少的壓力,這樣的經歷對於心理健康而言是相當不利的,甚至在未來有不良影響。

防疫不出門,在家也能看展覽!圖片截自/線上故宮

政府在這方面可以做得事情非常多,而不是只會頒布限制令,只叫全民在家就好,其他公共服務完全停擺。除了發錢紓困之外,其他相關服務可做得更加細膩。如心理支持方面,可轉而提供線上諮詢,對於個案的心理困境即時給予簡單的支持。再者所有公家機關都可以強化線上服務能力,像是博物館可以舉辦線上展覽[註2]*,圖書館可以宅配圖書至家裡。最不好的,就是採用中世紀的做法,鐵門一拉,雙手一攤,全部都覺得防疫或是想辦法度過難關,都是民眾自動自發要做好的事。

總而言之,從民眾的角度出發,理解對抗疫情大流行是相當不容易的事,如何將不便減低,才有可能讓防疫疲勞消散,進而使全民都順利度過此疾病。

  • 註1:pandemic fatigue 可翻成防疫疲勞、抗疫疲勞或者直譯為大流行疲勞。個人覺得抗疫疲勞較為傳神,既有抵抗又有抗議的雙關意味,但本文沿用台灣常用的防疫疲勞。
  • 註2*故宮的網站「線上故宮」做得很棒,線上策展也很值得一看。

參考資料:

  1. 世界衛生組織歐洲分部所提供的關於防疫疲勞之指引。
  2. 肺炎疫情正能量 盤點五大溫暖人心的抗疫故事。
  3. 英國舉辦5000人無口罩演唱會 藉此研究群聚與傳染關係。

林希陶_96
7 篇文章 ・ 1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