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5
0

文字

分享

1
5
0

第二屆泛科幻獎佳作——〈烏奈 〉(二)

泛科幻獎_96
・2021/04/26 ・5010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503 ・六年級

A 編按:每周一、三、五晚上九點,泛科學將連載第二屆泛科幻獎的得獎作品!由於每篇得獎作品都是超過萬字以上的中篇小說,為了方便閱讀,我們把每一部作品拆成三個章節分別上傳,預計每週能看到一篇完整的得獎作品!

不想錯過連載?請密切鎖定泛科幻獎!如果想看前面的章節,可以點選標籤中的篇名,或是直接進入泛科幻獎帳號搜尋。

3.

她又在夢中,又俯瞰著沙漠。

日復一日景色依舊的沙漠,以某一個約定俗成的地點為中心,幾棟房子圍成一圈,建立起了村莊。

而那一個約定俗成的地點中間,建起一座小小的祭壇,居民會在入夜之際,手牽著手,唱著熟悉的旋律和熟悉的禱詞。

隨著時間過去,小小的祭壇化作指向天空的高塔;小小的村莊向外輻射,一棟一棟的矮房像星星般零落在沙上,然後被一條一條的石板路串聯起來。

外地人驅趕著牲畜而來,移民者拾取沙地上偶爾發現的鋼鐵零件,熔煉定型成泥瓦砌刀與鐵錘。馬車拉來遠方的巨石,層累的岩塊越堆越高,螺旋長梯螺旋而上,直到塔尖終於觸及了偉大的陰影。人類求知的高塔,聯繫起地面與神靈。

村人在高塔頂端與陰影底端之間,發現了被盤結的金屬管線環繞的巨大玻璃牆壁。兩人高的正方形光滑表面,如漆黑的湖水般無法透視,撥開灰塵後,也只能映照出村人自己茫然的臉。

一代一代的祭司到此瞻仰研思,最後他們頂著頭上無邊無際的黑影,在自己的鏡面倒影前盤坐冥想。

「別人家的商隊怎麼說?」烏奈在早晨一向睡眼惺忪,手一滑差點把接過來的一碗羊奶打翻。

「妳指定的三個都問過了,跟我們得到的答案一樣。」馬謝拉開椅子坐下。

「附近也還沒有大量木炭求售的風聲嗎?」

「據說這陣子都沒有。」

烏奈仰頭一飲而盡:「好,我姑且假設那個胖子說實話,那麼強盜同時也劫了黃金,大概夠他們享樂一陣子了,確實沒有必要馬上把其他贓物拋售變現。換句話說,那批貨可能還在他們手上。」

「妳的結論是什麼?」

「結論是,」烏奈起身,在窗下的陽光裡伸了個懶腰,露齒而笑。「我們當面去問問就知道。」

深夜裡,洞窟裡只有晦暗的微弱火光。

烏奈一行四十人在洞窟外面輪流盯梢了一整天直到入夜,總算大致掌握了必要的資訊。

石崖上的洞窟,作為盜匪狡兔三窟的其中一窟,錯綜複雜的通道要衝之間顯然欠缺警戒,僅有五六名衛兵來回巡守,無論是大意疏忽還是人手不足……

「總之是個好時機,我們一起去叨擾叨擾。」

烏奈輕聲踏入黑暗的洞窟中,如貓般弓身,左手摸著通道的石壁緩步前進,右手的彎刀在燭火下曖曖反光。

「照計畫來,分開行動。」烏奈在黑暗中回頭吩咐:「記住原則:優先處理人,人沒有了,就不會有反抗。」

夜裡,烏奈在石窟裡屈身奔行的姿勢,就像是犬科的獸。

「狼?!」

衛兵第一時間揮舞火把驅趕腳邊疾行的黑影,隨後發現自己的下腹被利刃劃開。他奮力扭動身軀,抽出腰刀,試圖朝向昏暗不明的所在揮擊。黑影上竄,她張口把牙齒嵌入衛兵頸中,猛一扭頭,魁武的身軀頹然倒下。

烏奈屈膝跪坐在衛兵的尚溫的胸膛,吐出一團帶血的皮肉,回眸微笑。

「跟上。」她的聲音似乎有點雀躍。

馬謝在燭火與刀光交錯的混亂中,腦袋無法思考、無法判斷、甚至無法記憶。

他握著從烏奈那裡領取的彎刀,戒慎恐懼地在交錯的人影裡左閃右躲。突然一柄短刀向他飛來,此時本能接管了身體,他脖子一轉避開了敵刃的軌跡,短刀在空氣中畫出銀白色的光痕,切開馬謝的左耳。

馬謝握著彎刀,臉頰沾著血,腦中忘記了自己,眼中看見了敵人,躁動的心臟催促著他前進。

他在脈搏的鼓動下踏步向前,將刀尖準確刺入不知名男子的後腰。

黑暗中,身邊不絕於耳的械鬥聲漸漸停歇,這次的襲擊顯然即將以成功告終。

但馬謝的思考和理智並沒有立刻回來。猶如浸泡在溫熱的羊水中,滿室血肉的濃郁氣息充塞他的全身,每一次呼吸都舒暢而令人陶醉。

指尖的餘韻尚未退去,彎刀像是跟手上的神經相連一般,他彷彿能透過刀刃感受敵血濕潤的溫暖和敵肉包覆的柔與韌,夜晚的冷風鑽進石窟搔刮著刀身,他輕輕打了一個冷顫。

馬謝低頭望著手上的沾染的血,克制不住,舔了一口。

甜美。

黎明前,洞窟已燈火通明。

「回報進度。」烏奈在坑道中的腳步無聲無息,彎刀下垂,刀尖的鮮血順流而下,滴濺一地。

「靠近入口處的七個區域,包含主寢室和武器庫我們都拿下來了。」隨隊的鬍子男跟在她身後,一邊擦拭臉上血跡。「連通七個區域的所有通道都至少派了一人把守,能點亮的燈都點了。」

烏奈搔抓側臉還沒結痂的刀割傷口:「傷員呢?」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點輕傷,只有八個人需要應急處理,目前暫時都沒有大礙。至於敵方的傷亡我沒有仔細算……」

「不必細算,只要他們都躺下就好。有找到密道嗎?」

「發現三條,都封好了。」

「很好,對方大概剩下多少人?」

「大概十個八個吧,應該都躲進坑道最裡面了。」鬍子男表情一下子變得嚴肅:「不過不能確定他們有沒有在裡面佈陷阱,他們的武裝程度也不明。再加上……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想拼命魚死網破。」

烏奈看著前方燈火照不進去的坑道黑暗深處:「沒關係,準備集中人手壓制,不然我們沒辦法安全把貨搬出去。盜匪首腦也躲在裡面嗎?」

「裡面那是二把手。」鬍子男咧嘴一笑,食指在脖子上作勢一抹。「首腦還在睡呢,永遠醒不過來了。」

「那好,你傳令,所有人以佔領區域為單位,留三人原地駐守,選一人定時找我回報狀況。其餘人都叫來,隨我攻堅。」

「三人恐怕太少,寢室裡還有投降的俘虜……」

「讓俘虜全部躺下,不用看守。」

「知道了。」

天明之前,掃蕩結束。

已死的與將死未死的軀體散落在石窟各處,狂舞在牆上、地上、床上的血跡已經褪成近乎黑色的赭色。械鬥留下的野蠻痕跡隨著曲折的坑道隨性地延展,直至石窟的深處為止,在這裡,最後一個區域被烏奈親手點亮。

「懦夫才夜襲、婊子!」

據說是整個強盜集團的二把手,瘦長的男子按住腹部的手浸染鮮血,兩腿在地上扭動。

「果、果報!」男子頸上的青筋怒張,不斷抽動。「妳襲擊熟睡的男人、妳讓戰士死在自己的眠床上,這、這種、羞辱、會有報應!」

「看來你們也有很有趣的教條呢。」烏奈屈膝蹲下,輕輕托著男子顫抖的後腦,然後將彎刀溫柔地推入喉嚨。「最後一個了。」

烏奈起身,拍起手吆喝眾人幹活。

「好了好了,把值錢不值錢的東西可以帶的都帶走!我們正午以前離開。」

周遭眾人聞令,紛紛收刀整備,動手搜刮。

馬謝閉上眼不發一語,雙手在額前合十,坐了一個小小的祈禱姿勢。

烏奈露出不置可否的微笑,回頭看了地上的男子一眼,突然若有所思。

「喂,你們,我想到一件事。」

「怎麼了?」

「首領跟其中幾個傢伙的相貌,綠城那邊有畫像紀錄的對吧?我們要再走一趟綠城。」烏奈把屍體的臉轉向正面,已死的男子帶著難解的表情,與她對視。

「我們要拿去領賞?」

不知不覺,日出的曙光穿過了權充窗戶的石穴鑿洞,照在烏奈與男子的臉上。

「綠城自己處理不掉的強盜,我們處理得掉;綠城拿不到的首級,我們拿得下來。」陽光刺目,烏奈瞇起眼睛。「你們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再一次,烏奈把彎刀插進男子尚有微溫的脖子裡。

「把他們的腦袋都割下來,送給綠城;從今以後,綠城要向我們納貢。」

4.

這一夜,烏奈在夢中眼前所見的,居然不是沙漠。

一望無際的銀白色大地上,鐵輪的巨獸四處遊蕩、發出轟鳴,火雨從紅色的天空灑落而下,反射美麗光芒的方型擎天巨柱一根一根傾頹倒地,砸落在焦黑的金屬地表。

異樣的強風颳起,黑影在風中呼嘯,火燒的人影在金屬大地上劇烈地舞動。

隨後巨獸轉動鐵輪,劃出平穩的黑色軌跡,地表被刮出的金屬碎屑飛散於空中,大片大片的人影在巨輪底下消磨不見。

轉眼金屬大地化作無垠的沙丘,烏奈的耳際響起微弱的聲音,訴說著微弱的語句,卻完全無法辨別。

有如戀人、有如幼童的呢喃絮語般,那不是為了傳達訊息,更像是為了索要關愛、為了挑動情感的聲音。

「誰?在哪裡?想要什麼?」

呢喃從左耳徘徊到右耳,其語句仍然不可辨認。

「陰影?在我的夢裡?要告訴我什麼?」

絮語依舊,烏奈得不到要求的回答。

「祢的子女盲信於祢、他們要生存、他們的問題,祢有沒有回應?」

聲音止歇,她也醒了。

晚上篝火搖曳,月亮端坐於遠處的沙丘上,帳篷外安靜到只聽得見柴薪的劈啪聲。

烏奈走出帳篷,伸了個懶腰。馬謝叫住了她。

「嗯?」

「我殺了人。」馬謝的臉埋在雙手裡。

「沒錯。」

「我覺得——不好。」

烏奈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不對吧?」

「不,我的意思是,我覺得——很好,非常好。」馬謝抬起頭,眨眨眼,然後抹了一下臉。「我不明白。」

烏奈起身,然後在馬謝身邊坐下。

他對於突然拉近的距離顯然有些不適和困窘,空氣變得燥熱。

烏奈伸手環抱他的肩膀,馬謝可以從她的髮中聞到前一夜戰鬥中濺染的血味。他別過頭深吸一口氣,試圖緩解不知何故加速的心跳。

「殺戮使人愉快,這是陰影沒有教你的。人的血有種奇妙的味道,你察覺到了嗎?」

烏奈將手指放入口中,尖牙輕易地劃開指尖的皮膚,鮮血在夜風的撥弄下滴了出來。

然後她將手指塞進馬謝的嘴裡。

奇異的香氣在馬謝口腔中舖散開來,流過咽喉,在胸腹之間盤旋氤氳。

同胞的血在他齒舌之間流淌,侵蝕他的理智與思考,淹沒他的知識和戒律。

他不由自主吸吮著她指尖的傷口,發覺自己像嬰兒一樣渴求更多、更多——

當他回過神來,自己仰躺著面向星空。而烏奈跨坐在他腰上,伸出手指,她的鮮血他的唾液在指節間混雜交纏。

「我來教你怎麼在夜裡安穩入睡,我教過很多人了。閉上眼睛,聽我指示。」

過了許久,馬謝才從喉間擠出細不可聞的氣音:「好。」

天將明,篝火依舊搖曳。馬謝躺在烏奈身旁,肩胛上仍有稍早她印下的許多齒痕和血跡。

「為什麼祖訓要禁止械鬥和殺人?」

「我怎麼會知道。」

「為什麼禁慾?」

「我怎麼會知道。」烏奈坐起身。

「為什麼我們的習俗和戒律都在抑制本能?除了對秩序與和諧的追求,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理由?」馬謝話鋒一轉。「還有,妳的態度不是好的求學態度。我們如果不質疑、反思傳統,怎麼產生新的啟發和想法?」

「想法?」烏奈突然放聲大笑,裸背上的長髮隨著笑聲顫動。「我沒有想法。」

「妳一直在逃避對吧。」

笑聲停止。

「逃離陰影、逃離『我們』、逃離議會和教條。我知道商隊本來都是不被城內秩序接受的人組成的,但是你們終究還是要回來陰影底下,不是嗎?」

「裡面和外面其實都沒有我們的容身之處。」

「對,我原也以為商隊是城內跟外界溝通的橋樑,但其實不管是哪一邊的秩序你們都抗拒,沒錯吧?而偏偏你們商隊,正是依附城內秩序而存在的。」

「你的理解沒有錯。」烏奈搔了搔毛躁的頭髮。

「我認為你們應該在城內有一席之地。」

烏奈笑了出來:「這就是你這趟的目的嗎?替你的勢力拉攏新的政治盟友?」

馬謝緩緩點頭:「雖然過程的發展有點超出預期,不過一開始確實有這個打算。」

「還好剛剛沒有不小心把你弄死。」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泛科幻獎_96
25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泛科知識旗下的科幻品牌,與科幻相關的資訊和發布與《泛科幻獎》有關的資訊。 科幻帶領我們想像未來、解決還沒發生卻至關重要的議題、航向前人未竟的宇宙冒險……我們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星雲的深處有哪些未知的宇宙世界?智慧生物如何改變時空與心靈? 科學不能回答的事,我們期待科幻的解答。 一百個作家擁有不只一萬種對於宇宙的想像,快來分享你腦中的小宇宙吧! 獎項介紹及相關事宜,請參考泛科幻獎官方網站。


1

2
1

文字

分享

1
2
1

今年夏天絕不能錯過——「搞笑諾貝爾獎世界展」首度登台!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05/17 ・196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你一定知道諾貝爾獎,但你知道世界上竟然還有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嗎?搞笑諾貝爾獎是對諾貝爾獎的有趣模仿,甚至還會邀請真正的諾貝爾獎得主來參加!

搞笑諾貝爾獎由美國的科學雜誌《不可思議研究年報》的主編馬克·亞伯拉罕斯發起,每一屆都號稱「第一屆」,每次都會頒發十座獎盃給各領域中「無法被複製」或「荒唐到不應該再來一次」的研究者,頒獎要旨是希望讓大家能夠"先大笑,再思考"。臺灣也有多位學者共襄盛舉,並曾六度獲獎,臺灣立法院更曾拿下和平獎,其中原因竟然是因為他們以打架替代戰爭!典禮現場更是充滿歡笑,讓人佩服科學家怎麼一本搞笑做研究!

搞笑諾貝爾獎頒獎現場超搞怪!

  • 量身打造獎盃,每年都以當年獲獎的研究為靈感,製作不同主題的獎盃!
  • 不值錢獎金,得獎者會獲得比壁紙還不值錢的高額辛巴威幣作為獎金。
  • 甜便便小姐,得獎者只有 60 秒的時間能發表感言,只要一超時,年幼的「甜便便小姐」就會大叫:「請停下來吧!煩死人了!」直到得獎者下台。
  • 全場亂飛的紙飛機,頒獎典禮中會安排一名背著一個紅色靶心的人,讓台下觀眾將手中紙飛機射向台上的靶心。
2009 年的得獎者們。

今年夏天搞笑諾貝爾獎世界展將首次登台!廢到笑的研究與發人省思的成果,一次集結歷屆讓人目瞪口呆的得獎研究及五大互動體驗,讓你一本正經的捧腹大笑!展區內充滿更多腦洞無極限的幽默科學得獎,一定要揪朋友一起來漲知識。

5/2-5/26 早鳥 $260 限時搶購,購票請洽:https://kham.tw/t14cjEav

ㄎㄧㄤ到爆獎項搶先看

搞笑諾貝爾獎世界展將集結眾多搞笑諾貝爾獎的獲獎研究,其中有許多讓人會心一笑的內容,像是鴿子也懂藝術?日本學者就曾做過實驗,證明鴿子可以分得出畢卡索和莫內的畫;在野外遇到熊怎麼辦?只要穿上防熊裝就不用怕;指甲刮黑板的聲音經研究證實為世界上最讓人痛苦的聲音!

曾有科學家發明出可迅速變身防毒口罩的胸罩,並成功獲得搞笑諾貝爾獎的公共衛生獎,其發明聽起來很荒謬,但背後原因是胸罩是會隨身穿戴的物品,能夠在緊急時刻變成防毒口罩保護他人,符合了搞笑諾貝爾獎頒獎要旨「先大笑,再思考」,另外還曾有一年的「獸醫學獎」頒給發現幫乳牛取名字,就能夠增加產乳量的專家學者!以及最經典的貓貓是液體嗎?也都存在於搞笑諾貝爾獎的得獎研究裡!

  1. 鴿子也懂藝術?|連鴿子都分得出畢卡索和莫內的畫!
  2. 野外遇到熊了怎麼辦?|穿上防熊裝,再也不怕!
  3. 動物也吃重口味!?|綠頭鴨也有戀屍癖!?
  4. 用「屁」交流!|看看鲱魚怎麼用放「屁」溝通!
  5. 逃跑鬧鐘|還想賴床按鬧鐘嗎?鬧鐘本人跑起來給你追!
  6. 最討厭的聲音!|指甲刮黑板太邪惡了!
  7. 如何增加乳牛的產乳量?|不妨給牠取個名字吧!
  8. 胸罩變口罩|在突發的緊急狀況時胸罩變防護口罩!?  
  9. 恐龍走路長甚麼樣子?|在雞的屁股裝上一根棒子就知道!
  10. 貓是液體嗎?|喵星人的貓體力學大解密!

五大互動體驗,只有實驗了才知道

展區現場將規劃五種關於搞笑諾貝爾獎得獎研究的實際互動體驗,讓你能夠化身為小小研究學者,一起來實際試試看、探討世界上經典的搞笑研究!

  1. 吐司永遠是塗奶油的那面先落地嗎?
  2. 挑戰「說話干擾器」!你能夠堅持把話說完嗎?
  3. 極高速烤肉!液態氧+木炭可以燃起多大的火花?
  4. 活性碳內褲過濾屁味?沒有比較沒有傷害
  5. 旋轉吧!高速助產裝置,離心力有助生產?

2022年最寓教於「笑」的展覽,更多大開眼界的搞怪研究,就在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等你來刷新三觀! 5/2-5/26早鳥$260限時搶購,購票請洽:https://kham.tw/t14cjEav

 圖/歷屆得獎者授獎畫面
圖/日本展出現場照

展覽資訊

  • 展覽名稱:搞笑諾貝爾獎世界展
  • 展覽日期:2022 年 6 月 25 日(六)至 2022 年 9 月 11 日(日)
  • 展覽地點: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 七樓南側特展區(臺北市士林區士商路 189 號)
  • 展覽時間:平日9:00-17:00/週末、國定假日、暑假 9:00-18:00
    (閉展前 30 分鐘停止售票及入場)
  • 休展日:6/27(一)、9/5(一)
  • 主辦單位:寬宏藝術經紀股份有限公司、三貝多股份有限公司
  • 企劃單位:株式会社ドリームスタジオ(Dream Studio Company)
  • 授權單位:IMPROBABLE RESEARCH, INC.

購票請洽:https://kham.tw/t14cjEav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所有討論 1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