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連廁所設計都存在性別歧視,但將公廁改成「性別友善」為何沒有解決問題?──《被隱形的女性》

商周出版_96
・2020/08/28 ・3926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79 ・九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作者/卡洛琳.克里亞朵.佩雷茲 (Caroline Criado Perez);譯者/洪夏天

英國廣播公司(BBC)資深記者薩米菈.阿邁德(Samira Ahmed)於 2017 年 4 月前往倫敦知名的巴比肯藝文中心,參加《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放映會。到了中場時間,薩米菈想去廁所。

去過巴比肯中心看表演的女性,都知道在這裡上廁所代表的意思:戲院的燈一亮就得一馬當先衝出去,搶在眾人之前跑到廁所,不然長長的排隊人龍眨眼間就會一路蔓延到大廳。

把男女廁改成性別友善,反而只擴張男生如廁版圖?

女人已經習慣出門時免不了要排隊。排隊上廁所令人煩躁,為她們的夜晚潑上一盆冷水。中場休息時間,她們不能和朋友悠閒的啜飲小酒、討論表演,只能呆站在廁所前的冗長隊伍中,既煩悶又無奈,唯一的安慰就是與前前後後的其他女性互望,交換一、兩個心有靈犀的白眼。

但這次非比尋常。這一晚,排隊的人龍比平時更誇張,因為巴比肯中心把男女廁的標示都改成性別友善,刪除「男」與「女」的字眼,變成「設有小便池的性別友善廁所」和「設有隔間的性別友善廁所」。這實在可笑至極,驗證了藝文中心完全沒有為女性設想。

誰都知道這樣的改變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設有小便池的性別友善廁所」只有男性使用;但男人、女人都能使用「設有隔間的友善廁所」。

全部標上性別友善就解決千年以來的廁所問題了嗎?圖/pixabay

這個新政策啟用後,表面上廁所的規劃好像很性別友善,事實上只是擴張了男人的廁所使用權,因為大部分的女性都無法使用小便池,但男性卻能使用小便池以及隔間廁所,而且在「設有小便池的性別友善廁所」中,沒有可丟棄衛生用品的垃圾筒。

薩米菈上推特發文:「我剛在你們的電影院看了《我不是你的黑鬼》,結果馬上就得解釋何為歧視,多麼諷刺啊。」她建議解決排隊問題的最好方法就是:「把男廁改為性別友善廁所。男廁從來沒有人排隊,你們都知道這回事。」

即便男女廁面積相等,女生如廁時間還是男性的2.3倍

這並非什麼難解的世紀謎題,但巴比肯中心的管理團體多為男性,他們似乎無法理解這樣的邏輯。的確,男人並不了解婦女終年都在排隊的困擾,雖然女廁排隊的人潮常常蔓延到主要廁所通道之外,就算再健忘的男人,也必定見過這種場景。

但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很少人能明白問題在哪裡,有人會怪罪女人(正如其他情況,人們總是先把矛頭指向女人),而不是怪罪問題所在:「男女廁是依男性偏誤而設計」。

男女廁的面積相等,看似十分公平合理,正式的管線工程法規都明文規定男女廁的空間必須相等;然而,男廁同時設置了隔間和小便池,因此在相同時間內,男廁每平方英尺得以解決生理需求的人數遠比女廁多,突然之間,相同的面積大小不再是公平的象徵。

面積一樣就是真平等嗎?圖/pixabay

就算男女廁都設置一樣多的隔間,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因為女性使用廁所的時間,是男性的 2.3 倍。

女性如廁時間較長的原因包括,第一,大部分的老人和行動不便者都是女性,這兩個族群使用廁所的時間都比較長;第二,婦女帶著小孩、陪伴老人和行動不便者的機率也比較高;第三,適孕年齡的女性中,隨時有 20~25% 的女性正值月經來潮,必須定時更換棉條或衛生棉。

不管如何,女性使用廁所的頻繁度也超過男人:懷孕期間膀胱容量會大幅減少,而婦女發生泌尿道感染的機率是男人的 8倍,這都增加了她們上廁所的頻率。面對這些身體構造上的差異,要是有人還堅持相等的面積就代表男女平權,那還真是個(冥頑不靈的)平權教條主義者。

表面上平等,實際上卻藏著男性偏誤,已經夠糟糕了,更可怕的是,世上多達 1/3的人口沒有合格的廁所可用。根據聯合國資料,每 3名女性就有 1人沒有安全的廁所可用,而水援助組織(Water Aid)的報告揭露,全球所有的女童與婦女每年共耗費 970億個小時,只為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解決生理需求。

缺少合宜廁所是嚴重的公共問題,而且男女雙方都是受害者。舉例來說,印度 60%的人口沒有廁所可用,90%的水源遭到污染;然而,女性因此受到的折磨更加嚴重,男性「可隨地解決」的態度,也加重了女性的困境。

對女性而言,正在小便時被人撞見是一種恥辱,許多女人在天明前就得出門解決需求,接著等好幾個小時,直到天色再次變暗,才敢出門尋找比較隱蔽的地方大小便。這並不只是貧窮國家的問題,人權觀察協會(Human Rights Watch)訪問在美國菸草田中工作的年輕女孩,發現她們「一整天都在憋尿,不喝水,但這麼做會增加脫水的機率,也很容易因天氣過熱而生病。」

憋尿還會導致各種大大小小的泌尿道問題。圖/pixabay

如廁不便影響女性的有薪勞動案例並不少見。 86%的印度人從事非正式經濟工作(informal economy),其中 91%是女性,大部分女性都在市集攤位工作,要是沒有公共廁所,她們一整天都無法解決生理需求;而阿富汗的女警上廁所時會兩兩同行,因為她們的更衣間和廁所常有偷窺洞,不然就是無法鎖門。

有位國際顧問向人權觀察協會形容,女廁根本是「騷擾中心」,缺乏安全的廁所會讓女性放棄加入警力,連帶嚴重影響女童或婦女遭遇罪犯時,警方的處理態度。

能想像嗎?8千名女性共用6間廁,只得冒騷擾風險到戶外解決

儘管女人對公共衛生設施的需求比較高,但事實上,男人總是得到比較好的待遇。印度孟買的 500 萬名女性中,超過一半沒有室內廁所可用,而且市內也沒有可供女性使用的免費公廁;然而,卻有數千座供男性免費使用的小便池 。孟買的貧民窟中,經常出現多達 8,000 名女性共用 6 間浴廁的情況發生,而且政府 2014 年的資料顯示,整座城市有「3,536 間男女共用的公廁,但沒有半間女性專用的廁所,連警局或法院都沒有女廁」。

2015 年一項調查發現,孟買貧民區中有 12.5% 的女性會等到晚上才到室外排便。她們「寧願承擔在夜間獨自外出的風險,而公廁離住處的平均距離是 58 公尺」。但是,在戶外排便對女性來說並不安全,在那些女性用來解放生理需求的區域和前往的道路上常有男性徘徊,因此婦女暴露於遭受性侵的危險中。輕則被淫窺(包括男人當面自慰),重則被強暴,而在某些極端案例裡,女性甚至因此喪命。

解放生理需求本該是平凡無奇的日常活動,但女性如廁卻可能面臨各種程度不一的性騷擾與性侵害。儘管如此,我們鮮少取得女性因如廁而受害的精確數據,相關資料之所以不全,擔憂遭到羞辱絕對是不可輕忽的原因。很少女性願意談論這些話題,因為世人可能會怪罪她們才是「挑逗」的那一方,但現有資料已足以證明,欠缺合格的衛生設施是重要的女權議題。

擁有一個乾淨明亮的廁所對我們來說或許很習以為常,但對世界上許多女性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圖/pixabay

2016 年有份研究指出,當女性不得不在室外解決生理需求,遇到非伴侶性暴力的機率,是家有廁所的女性的 2倍。 2014年,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2名分別為 12歲和 14歲的少女慘遭謀殺後,全國開始關注女用公廁缺乏的問題,但熱度並沒有維持多久。 2014年冬天,孟買高等法院命令各地市政府都得在主要幹道,設置專供女性使用的廁所,且必須確保廁所的安全與衛生,此計畫提出了 96處可設置公共女廁的地點,而孟買地方政府也保證會撥款 5,000萬盧比(約 2,100萬元台幣)增建新廁所。但一年後,網路女權雜誌《寬廣》(Broadly)揭露,根本半間廁所都沒動工,到了 2016 年,政府就停止撥款了。

廣設公廁,有助於減少性侵、凶案以及疾病感染風險

那些沒有建公廁的地方政府也許認為這樣就能減少支出,但耶魯大學 2015 年的研究揭露,以此節省經費只是假象。作者群建了數學模型,以「衛生設施的數量和女性前往廁所的步行時間,分析兩者與性侵風險的關係」,同時計算性侵的有形成本(失去的薪資及醫藥、法院和監獄費用)和無形成本(痛苦、折磨、被殺害的風險),並比較建設廁所的成本和相關維護費用。

他們把模型套在南非的卡耶利沙地區(Khayelitsha),這兒有 240 萬人口,設有 5,600 間公廁,而研究作者群指出,每年發生的 635 件性侵案讓國家花上 4,000 萬美金。要是把公廁數量增加到 11,300 間會花上 1,200 萬美金(約3.5億元台幣)的費用,但前往廁所的平均距離會縮短將近一半,性侵案也會減少 30%。

根據他們的數學模型,建造廁所省下的社會和警務成本高於建造與維護成本,因此地區政府能省下 500 萬美金(約1.5億元台幣)。研究者進一步表示,這只是保守估計的數據,因為他們沒有計入「在資源不足的城市地區,改善衛生設施所能增加的保健益處」。

但額外的保健益處非常多,而且女性會是主要的受益者。女性一憋尿很容易會引發膀胱與泌尿道感染,還有人會因此脫水或長期便祕;在戶外如廁的女性得到各種感染與疾病的風險也較高,包括骨盆腔發炎、寄生蟲、肝炎、腹瀉、霍亂、骨髓灰質炎和各種由水傳播的病症,光是印度,每年因這些疾病死亡的人數多達數百萬(其中以女性和孩童占多數)。

公廁越來越珍貴!英國近20年內竟關閉一半以上公廁

缺少公共衛生設施引發的民眾健康問題,並非只發生在低收入國家。加拿大和英國的研究揭露,關閉廁所會增加泌尿道感染、膀胱腫脹引發的病症,除此之外還有一系列與泌尿/婦產科相關的疾病都跟著等比增加。

同樣的,研究顯示「要是在生理期間,沒有廁所供女性更換衛生棉條」,因衛生用品而得到鏈球菌毒性休克症後群(streptococcal toxic shock syndrome)的機率也會增加;然而,隨著時代演變,公廁反而成了珍稀之物。

2007 年的研究指出,半世紀來美國不斷關閉公廁。而英國在 1995~2013 年間關閉多達一半的公廁——不然就像離我倫敦住處最近的公廁一樣,改建為知名的另類時髦酒吧。

──本文摘自《被隱形的女性:從各式數據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對待,消弭生活、職場、設計、醫療中的各種歧視》,2020 年 7 月,商周出版

文章難易度
商周出版_96
101 篇文章 ・ 344 位粉絲
閱讀商周,一手掌握趨勢,感受愜意生活!商業出版為專業的商業書籍出版公司,期望為社會推動基礎商業知識和教育。

2

4
2

文字

分享

2
4
2
人見人愛的「歐派」如何發育?——關於乳房隆起,人人都該提早知道的三兩事
miss9_96
・2022/01/12 ・3133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編按:青春期是人體變化最劇烈的時期,除了身體上的「第二性徵」開始發育蠢動外,身體內的賀爾蒙也開始活躍流竄,讓你在課堂間、捷運上,都時不時對他人陷入「可以色色」與「不可以色色」的理智與慾望的拉鋸戰……。你是未滿18歲的青少男女嗎?是否對該如何理解「性」感到迷惘?這次《談性先修班》專題,以「未滿 18 歲可以看」的初衷製作系列文章,邀請各位讀者認識那些「能看A片前,你要知道的性知識」!

青少女乳房的發育,通常 8~13 歲開始。若早於 8 歲,或 14 歲之後尚無發育跡象,請尋求協助!

如果現在這在看這篇文章的妳,恰好正在就讀國小3、4年級,請不要因為身體的變化而感到憂心,因為女性的第二性徵——乳房,就約在這個階段開始發育。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女性乳房是如何發育的吧~

乳房發育,最早8歲就開始!

青少女乳房的發育,通常 8~13 歲之間開始,發育至成熟約耗時 3~5 年、少部分長達 10 年[1]。乳房也會隨月經週期、懷孕哺乳等階段而變化;通常在 35 歲時,乳房的乳腺組織開始萎縮[2]

乳房主要由脂肪、乳腺和其他組織構成(圖 1);乳腺負責產生乳汁,脂肪或韌帶等支持乳腺、形塑乳房外觀。

(圖 1)成年女、男性之乳房示意圖。圖/ 美國國家衛生院。註:中文資訊為本文作者標註。

認識乳房發育的五個階段

邁入青少女的階段時,體內雌激素增加、吸引脂肪聚集於胸部、刺激乳房成熟。最初的跡象是乳頭下方的輕微腫脹(乳房芽、或稱乳蕾,breast bud),胸部可能有疼痛、柔軟的感受。當乳房快速成長,可能有搔癢感,甚至乳房的皮膚出現類似妊娠紋的快速生長痕跡(隨時間會消失)。因此當女性家人開始進入乳房發育的階段,請提供合適的胸罩內衣,可保護乳房發育、減少疼痛感[3]

如(圖 2),在外觀的變化上,乳房發育可分為 5 個階段(Tanner 分類)[1],[2],[4]

(圖 2)女性乳房發育之階段。圖/ Akron Children’s Hospital
註:中文資訊為本文作者標註。
  • 第一階段

青春期以前,乳房未發育,外觀無明顯變化。

  • 第二階段(約 10 歲)

通常左乳較早開始發育。乳頭下的乳房芽開始生長。乳頭周邊的胸部區域慢慢地呈現圓丘型隆起,同時乳暈的直徑開始增加,乳頭、乳暈的顏色開始改變。乳房部位可能開始有疼痛感。

  • 第三階段(約 12 歲)

乳房變圓且更加突出,乳暈外側的胸部區域也開始抬升、隆起。在第 2、3 階段時,少女的兩側乳房大小不一致的情況很常見。

  • 第四階段(約 14 歲)

乳房迅速增大,其中乳暈和乳頭的直徑持續增大,並且從乳房的表面抬起;乳頭、乳暈在隆起的乳房上、再形成一個小山丘的形狀。第四階段之後,乳房內的脂肪組織比例逐漸增加,乳房的質地逐漸變得柔軟。初次月經通常發生在第 3~4 階段之間。

  • 第五階段(約 16 歲)

乳房持續發育,達到成人的尺寸;乳頭也持續發育,和第一階段相比,直徑可增加 0.5~0.6 公分。乳暈的高度降低、再次與乳房表面齊平,僅剩乳頭突出。原先兩側乳房大小不一致的情況,在第 4、5 階段逐漸趨向一致。

雖然有五個階段,但第 3~5 階段並不易區分,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明顯的差異。乳房發育的開始、結束時間,個體之間都大不相同。換言之,在青少女的階段,即使是同年級,每個人的乳房發育狀態可能有很大差異。

乳房發育開始的時間

關於乳房發育的時間點,個體差異很大,最早可能從 8 歲開始。若乳房發育早於 8 歲,或 14 歲之後仍無發育跡象,建議尋求醫護諮詢[1],[4]

研究發現,BMI(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 , BMI)較高,乳房發育時間也較早;而種族間也稍有差異,不同種族的乳房開始發育的中位年齡分別為-非裔:8.8 歲、拉丁裔:9.3 歲、高加索(白人):9.7 歲、亞裔族群:9.7 歲 [5]。顯示乳房開始發育的時間,和種族、營養、賀爾蒙等都有關係,其個體、各地間的差異大。

乳房會長多大?

乳房大小主要由遺傳決定。另因為乳房包含脂肪組織,所以乳房的體積會隨著體重增加而增大[3](換言之,減肥可能會讓乳房縮小……)。

讀到這篇文章的家長請特別注意,在青少女乳房發育期間不要讓她刻意節食(有任何疑慮,請遵照醫護指示)。因為脂肪組織為乳房的主要成分,若因體重減輕、體內脂肪量減少,則可能會發生乳房收縮的異常生長[4]

不只青少女,青少年的胸部也會脹大?

青春期的男孩,可能因為體內雌激素短暫地佔據優勢,所以約有 40% 的男孩會有乳房發育的跡象。此現象會隨著睪固酮逐漸分泌增加後而消失,因此絕大多數是短暫的、不超過 2 年。但此短暫的乳房發育情況,仍可能對易感纖細的青少年造成困擾[4],[6],請家長和學校夥伴們可以多加留意。

乳房腫脹:女性獨有的痛

除了乳房發育時的生長痛,在月經開始前 3~5 天,乳房也可能會開始感到疼痛(月經開始時停止疼痛);這是因為體內雌激素升高、引起乳房脹痛。疼痛感可能只出現於一側,而痛的區域也可能會擴散到整個腋下組織[7],[8]

除了諮詢醫護外,也可以減少咖啡因、鹽、油脂的攝取,以降低疼痛的程度[8]

乳房不對稱,是正常的嗎?

大約有 2% 的女性會有第三個乳房或乳頭(或更多),這些組織通常不會發育。而乳房的不對稱也屬常見,約 25% 女性,有肉眼可辨認的乳房外觀不對稱 [6]

豐胸食品真的有用嗎?

不論東、西方,乳房的尺寸似乎都為人煩惱,使用食物來豐胸的探討始終不斷。然而,青木瓜、啤酒花、當歸等,這些流言中常出現的食物,「沒有研究」認定具備增大乳房的功能[9]。而台灣最常聽到的「青木瓜」,根據葉綠舒老師的著作《植物與人類社會》,考究了中醫典籍,都未提及「豐胸」的效果,青木瓜對乳房的功效,恐怕只是商業噱頭罷了。

參考文獻

  1. 乳房概述。嘉義長庚紀念醫院一般外科
  2. Normal Breast Development and Changes. Stanford Children’s Health.
  3. Breast Development. Texas Children’s Hospital
  4. Asma Javed and Aida Lteif (2013) Development of the Human Breast. Seminars in Plastic Surgery. DOI: 10.1055/s-0033-1343989
  5. Frank M. Biro, Louise C. Greenspan. et. al. (2013) Onset of Breast Development in a Longitudinal Cohort. Pediatrics. DOI: 10.1542/peds.2012-3773
  6. Breast Development. MassGeneral Hospital for Children
  7. Breast Conditions in Young Women. Stanford Children’s Health.
  8. Breast Pain: 10 Reasons Your Breasts May Hurt.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9. Charbel Chalfoun, McDaniel McDaniel. et. al. (2004) Breast-Enhancing Pills: Myth and Reality.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DOI: 10.1097/01.prs.0000141495.14284.8b
所有討論 2
miss9_96
170 篇文章 ・ 688 位粉絲
蔣維倫。很喜歡貓貓。曾意外地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作家、科學月刊作家、故事作家、udn鳴人堂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商業邀稿:miss9ch@gmail.com 文章作品:http://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0

7
2

文字

分享

0
7
2
白斑蛾蚋:看到牠就巴蕊?廁所內最具代表性的蟲蟲!——《台灣常見室內節肢動物圖鑑》
聯經出版_96
・2021/11/13 ・160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李鍾旻、詹美鈴
白斑蛾蚋是廁所中極具代表性的昆蟲。大部分時間為停棲狀態,偶爾也會在物體表面徘徊爬行。圖/聯經出版社提供

學名/ Clogmia albipunctatus (Williston,1893)

別名/白斑大蛾蚋、白斑大蛾蠅、白斑蛾蠓、毛蠓

分類/昆蟲綱 Insecta,雙翅目 Diptera,蛾蚋科 Psychodidae

白斑蛾蚋,外觀灰至黑褐色。停棲時翅平展,翅背面可見 2 枚黑色斑塊。圖/聯經出版社提供
胸部隆起,體表布滿長剛毛,腹部短而近似圓桶形。圖/聯經出版社提供
複眼大且明顯,體表剛毛易隨著活動而脫落,此個體因胸部部分剛毛脫落而露出光滑的體壁。圖/聯經出版社提供

成蟲體長 2.6 ~3.4 公釐,外觀灰至黑褐色,體表、翅脈及足布滿長剛毛,停棲時翅平展於兩側。複眼大而明顯,黑色。觸角 16 節,灰或褐色,各節具明顯毛叢。胸部黑褐色,背面明顯隆起。翅灰至黑褐色,略透明,翅背面約在距基部 2/5 處可見 2 個毛叢組成的黑色斑塊,斑塊前端雜有白色毛;另在翅邊緣具 8 個由毛叢組成的白色斑塊;此外,約在翅中央處尚可見呈「V 形」的不明顯白色帶紋。足黑色,具細且窄的白色環紋。與同科其他種類相比,本種體型較大且體色較深,翅末端之角度大於 90 度。

幼蟲外觀灰至黑褐色,長約 4~6 公釐,普遍生活在汙濁的淺積水中。圖/聯經出版社提供
蛹,長約 2.8~3 公釐,外觀灰至黑褐色。圖/聯經出版社提供

白斑蛾蚋通常出沒在人為環境,是人類居所內外相當普遍易見的昆蟲。

幼蟲生活在富含有機質的汙濁淺水域環境,如水溝、排水管、糞坑、廚房水槽、浴缸夾縫、廁所內時常積水藏汙納垢的角落等,並以淺水中的腐敗物、沉積有機物為食。

成蟲僅攝食水分,一般在幼蟲發育處周邊的潮濕環境活動,常經由排水管道飛進室內,因此在住家中特別常見於浴室、廁所及其附近區域。

成蟲大部分時間停棲於牆面,受驚擾時會飛行一小段距離後再停下。

大量發生時雖會造成觀感方面的困擾,但一般幾乎不影響人類生活,散布病菌的機率也不高。

台灣、日本及馬來西亞等地曾有極少數白斑蛾蚋產卵於人體潰瘍傷口,導致幼蟲寄生於人體皮膚(蠅蛆病)的案例,但通常僅發生在傷口照護不當及衛生條件不佳的情況。

人類也可能因食用遭汙染的食物,導致卵進入人體內而造成腸胃道疾病。廣泛分布全世界熱帶至溫帶地區,尤其在熱帶地區特別常見。

——本文摘自《台灣常見室內節肢動物圖鑑居家常見101種蟲蟲大集合,教你如何分辨與防治》,2021 年 11 月,聯經

聯經出版_96
21 篇文章 ・ 17 位粉絲
聯經出版公司創立於1974年5月4日,是一個綜合性的出版公司,為聯合報系關係企業之一。 三十多年來已經累積了近六千餘種圖書, 範圍包括人文、社會科學、科技以及小說、藝術、傳記、商業、工具書、保健、旅遊、兒童讀物等。

4

7
0

文字

分享

4
7
0
發炎性腸道疾病的獵奇療法:來一杯「鉤蟲卵」吧!——《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
麥田出版_96
・2021/10/24 ・229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作者/伊丹.班—巴拉克
• 譯者/傅賀

上一節,我提到了犬蛔蟲,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沒有提另外一種寄生蟲:蠕蟲。這類寄生蟲成員眾多,個個都是入侵或躲避免疫系統的行家,牠們有許多花招可以幫助牠們在人體內存活下來、繁榮昌盛。牠們之所以需要這些花招,是因為作為寄生蟲,牠們的個頭太大了,免疫系統不可能看不到牠們。即使是較小的蠕蟲物種,也有幾公釐長,跟病毒或細菌比起來,可謂龐然大物。

蠕蟲感染者的腸道 X 光照片,圖中黑線都是蠕蟲。圖/WIKIPEDIA by Secretariat

在世界上許多較貧窮的地區,由於衛生條件較差,蠕蟲帶來了無盡的痛苦:據統計,世界上約四分之一的人口感染了某種類型的蠕蟲。衛生機構正在嘗試使用預防、清潔的手段和抗蟲藥物來緩解疫情。與此同時,在已開發國家,人們已經成功消滅了蠕蟲疾病。

也許有點過於成功。

免疫反應有幾種不同的形式。我們理解得最透徹的兩種是 Th1 和 Th2(Th 代表輔助 T 細胞,這是一種重要的 T 細胞)。它們的細節比較複雜,但大體畫面是這樣的:這兩種反應處理的是不同類型的感染——Th1 類型的輔助 T 細胞會向吞噬細胞和胞毒 T 細胞發出啟動訊號。聽到「集結號」之後,這些細胞會追蹤並摧毀任何被病毒或特定細菌感染的人類細胞。與此相反,Th2 反應是直接攻擊那些尚未入侵人體的病原體,Th2 細胞會啟動一種叫作嗜酸性球(eosinophils)的免疫細胞,來殺死蠕蟲。只要一種 Th 反應上調,另外一種就會下調。這種機制是合理的,因為這樣可以節約身體的資源,並降低免疫反應的副作用。

TH2 細胞(左)正在被 B 細胞(右)活化。圖/WIKIPEDIA

蠕蟲激發的正是 Th2 反應。有人因此認為,此消彼長,在那些蠕蟲病發病率較高的國家,過敏反應( Th1)的概率恰恰因此更低。(在過去幾十年裡,已開發國家裡出現過敏反應的人越來越多)。流行病調查顯示:蠕蟲越是肆虐,過敏反應就越少。

蠕蟲採取的各種躲避和反擊策略,以及牠們的存在本身,都會對免疫系統產生影響。一個效果就是牠們會抑制發炎反應——要知道,世界上有許多人巴不得他們的發炎反應受到一點抑制呢。

因此,許多患有慢性自體免疫疾病(比如,發炎性腸道疾病)的人現在正在接受蠕蟲療法(用的是鉤蟲),針對其他發炎疾病的臨床治療也正在測試。

Necator Americanus L3 x1000 12-2007.jpg
鉤蟲, 被用在慢性自體免疫疾病的蠕蟲療法 。圖/WIKIPEDIA

這聽起來有點怪誕:有人竟希望——不,堅持要——被寄生蟲感染。他們向醫生求助,醫生給他們的藥是一小杯鉤蟲卵,然後他們就喝下去了。在他們的胃裡,這些卵會孵化,幼蟲會爬出來。然後,不知怎的,患者就感覺好多了。當然,鉤蟲不會存活很久(醫生選擇的物種並不會在人體腸道內存活很久,否則就會有新的麻煩了),因此,過一段時間,患者又要接受新一輪的感染,以維持免疫系統的平衡。

當然,如果我們可以不用蟲子(比如使用其中的有效成分,類似某種「鉤蟲萃取物」的藥物)就可以治療疾病,那就更好了。但是,目前還沒人知道到底哪些成分重要——而且似乎要見效,必須要用活的蠕蟲。

為了解釋關於蠕蟲的這個情況,研究人員提出了「老朋友假說」(old-friends hypothesis),這是「衛生假說」的一個改良版。你也許聽說過「衛生假說」,它已經流傳了很長一段時間,但直到一九八九年才由大衛.斯特拉昌(David Strachan)正式提出。他進行的流行病學調查顯示,那些在農場裡或田野邊上長大的孩子要比那些在城市裡長大的同齡人更少患上過敏。從此之後,「衛生假說」就被用於描述許多不同的觀念,其中一些得到了研究支持,而另一些則沒有。

總的來說,老朋友假說的大意是,人類的免疫系統是在一個充滿微生物的世界裡發育的,我們經常要跟許許多多的微生物打交道。我們已經看到了免疫系統跟腸道微生物的密切聯繫,但是這樣的親密關係也可能會擴展到病原體。免疫系統已經對一定程度的接觸和較量習以為常了。現代西方社會,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愛清潔、刷洗、消毒的階段,我們受感染的機會大大減少——但這破壞了免疫系統的平衡。我們的免疫系統習慣了跟某些病原體對抗,一旦沒有了對手,它就會工作失常。因此,嬰兒和小朋友也許最好要接觸一點髒東西。

現代社會,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愛清潔及消毒的階段,我們受感染的機會大大減少,但這破壞了免疫系統的平衡。圖/Pixabay

顯然,你不希望你的孩子臉上有霍亂弧菌,雖然研究人員在二○○○年發現結核病對預防氣喘有幫助,但這並不意味著你要讓孩子染上結核。但是「髒東西」裡含有許多常見病原菌的減毒突變株(不再那麼有害),這可能對孩子的身體有益。沒有它們,孩子日後也許更容易患上免疫疾病——比如過敏和自體免疫病。

問題是,要多乾淨才算乾淨,要多髒才算髒呢?抱歉,我真的不知道答案。

——本文摘自《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2020 年 9 月,麥田
所有討論 4
麥田出版_96
18 篇文章 ・ 13 位粉絲
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連廁所設計都存在性別歧視,但將公廁改成「性別友善」為何沒有解決問題?──《被隱形的女性》
商周出版_96
・2020/08/28 ・3926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79 ・九年級

  • 作者/卡洛琳.克里亞朵.佩雷茲 (Caroline Criado Perez);譯者/洪夏天

英國廣播公司(BBC)資深記者薩米菈.阿邁德(Samira Ahmed)於 2017 年 4 月前往倫敦知名的巴比肯藝文中心,參加《我不是你的黑鬼》(I Am Not Your Negro)放映會。到了中場時間,薩米菈想去廁所。

去過巴比肯中心看表演的女性,都知道在這裡上廁所代表的意思:戲院的燈一亮就得一馬當先衝出去,搶在眾人之前跑到廁所,不然長長的排隊人龍眨眼間就會一路蔓延到大廳。

把男女廁改成性別友善,反而只擴張男生如廁版圖?

女人已經習慣出門時免不了要排隊。排隊上廁所令人煩躁,為她們的夜晚潑上一盆冷水。中場休息時間,她們不能和朋友悠閒的啜飲小酒、討論表演,只能呆站在廁所前的冗長隊伍中,既煩悶又無奈,唯一的安慰就是與前前後後的其他女性互望,交換一、兩個心有靈犀的白眼。

但這次非比尋常。這一晚,排隊的人龍比平時更誇張,因為巴比肯中心把男女廁的標示都改成性別友善,刪除「男」與「女」的字眼,變成「設有小便池的性別友善廁所」和「設有隔間的性別友善廁所」。這實在可笑至極,驗證了藝文中心完全沒有為女性設想。

誰都知道這樣的改變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設有小便池的性別友善廁所」只有男性使用;但男人、女人都能使用「設有隔間的友善廁所」。

全部標上性別友善就解決千年以來的廁所問題了嗎?圖/pixabay

這個新政策啟用後,表面上廁所的規劃好像很性別友善,事實上只是擴張了男人的廁所使用權,因為大部分的女性都無法使用小便池,但男性卻能使用小便池以及隔間廁所,而且在「設有小便池的性別友善廁所」中,沒有可丟棄衛生用品的垃圾筒。

薩米菈上推特發文:「我剛在你們的電影院看了《我不是你的黑鬼》,結果馬上就得解釋何為歧視,多麼諷刺啊。」她建議解決排隊問題的最好方法就是:「把男廁改為性別友善廁所。男廁從來沒有人排隊,你們都知道這回事。」

即便男女廁面積相等,女生如廁時間還是男性的2.3倍

這並非什麼難解的世紀謎題,但巴比肯中心的管理團體多為男性,他們似乎無法理解這樣的邏輯。的確,男人並不了解婦女終年都在排隊的困擾,雖然女廁排隊的人潮常常蔓延到主要廁所通道之外,就算再健忘的男人,也必定見過這種場景。

但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很少人能明白問題在哪裡,有人會怪罪女人(正如其他情況,人們總是先把矛頭指向女人),而不是怪罪問題所在:「男女廁是依男性偏誤而設計」。

男女廁的面積相等,看似十分公平合理,正式的管線工程法規都明文規定男女廁的空間必須相等;然而,男廁同時設置了隔間和小便池,因此在相同時間內,男廁每平方英尺得以解決生理需求的人數遠比女廁多,突然之間,相同的面積大小不再是公平的象徵。

面積一樣就是真平等嗎?圖/pixabay

就算男女廁都設置一樣多的隔間,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因為女性使用廁所的時間,是男性的 2.3 倍。

女性如廁時間較長的原因包括,第一,大部分的老人和行動不便者都是女性,這兩個族群使用廁所的時間都比較長;第二,婦女帶著小孩、陪伴老人和行動不便者的機率也比較高;第三,適孕年齡的女性中,隨時有 20~25% 的女性正值月經來潮,必須定時更換棉條或衛生棉。

不管如何,女性使用廁所的頻繁度也超過男人:懷孕期間膀胱容量會大幅減少,而婦女發生泌尿道感染的機率是男人的 8倍,這都增加了她們上廁所的頻率。面對這些身體構造上的差異,要是有人還堅持相等的面積就代表男女平權,那還真是個(冥頑不靈的)平權教條主義者。

表面上平等,實際上卻藏著男性偏誤,已經夠糟糕了,更可怕的是,世上多達 1/3的人口沒有合格的廁所可用。根據聯合國資料,每 3名女性就有 1人沒有安全的廁所可用,而水援助組織(Water Aid)的報告揭露,全球所有的女童與婦女每年共耗費 970億個小時,只為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解決生理需求。

缺少合宜廁所是嚴重的公共問題,而且男女雙方都是受害者。舉例來說,印度 60%的人口沒有廁所可用,90%的水源遭到污染;然而,女性因此受到的折磨更加嚴重,男性「可隨地解決」的態度,也加重了女性的困境。

對女性而言,正在小便時被人撞見是一種恥辱,許多女人在天明前就得出門解決需求,接著等好幾個小時,直到天色再次變暗,才敢出門尋找比較隱蔽的地方大小便。這並不只是貧窮國家的問題,人權觀察協會(Human Rights Watch)訪問在美國菸草田中工作的年輕女孩,發現她們「一整天都在憋尿,不喝水,但這麼做會增加脫水的機率,也很容易因天氣過熱而生病。」

憋尿還會導致各種大大小小的泌尿道問題。圖/pixabay

如廁不便影響女性的有薪勞動案例並不少見。 86%的印度人從事非正式經濟工作(informal economy),其中 91%是女性,大部分女性都在市集攤位工作,要是沒有公共廁所,她們一整天都無法解決生理需求;而阿富汗的女警上廁所時會兩兩同行,因為她們的更衣間和廁所常有偷窺洞,不然就是無法鎖門。

有位國際顧問向人權觀察協會形容,女廁根本是「騷擾中心」,缺乏安全的廁所會讓女性放棄加入警力,連帶嚴重影響女童或婦女遭遇罪犯時,警方的處理態度。

能想像嗎?8千名女性共用6間廁,只得冒騷擾風險到戶外解決

儘管女人對公共衛生設施的需求比較高,但事實上,男人總是得到比較好的待遇。印度孟買的 500 萬名女性中,超過一半沒有室內廁所可用,而且市內也沒有可供女性使用的免費公廁;然而,卻有數千座供男性免費使用的小便池 。孟買的貧民窟中,經常出現多達 8,000 名女性共用 6 間浴廁的情況發生,而且政府 2014 年的資料顯示,整座城市有「3,536 間男女共用的公廁,但沒有半間女性專用的廁所,連警局或法院都沒有女廁」。

2015 年一項調查發現,孟買貧民區中有 12.5% 的女性會等到晚上才到室外排便。她們「寧願承擔在夜間獨自外出的風險,而公廁離住處的平均距離是 58 公尺」。但是,在戶外排便對女性來說並不安全,在那些女性用來解放生理需求的區域和前往的道路上常有男性徘徊,因此婦女暴露於遭受性侵的危險中。輕則被淫窺(包括男人當面自慰),重則被強暴,而在某些極端案例裡,女性甚至因此喪命。

解放生理需求本該是平凡無奇的日常活動,但女性如廁卻可能面臨各種程度不一的性騷擾與性侵害。儘管如此,我們鮮少取得女性因如廁而受害的精確數據,相關資料之所以不全,擔憂遭到羞辱絕對是不可輕忽的原因。很少女性願意談論這些話題,因為世人可能會怪罪她們才是「挑逗」的那一方,但現有資料已足以證明,欠缺合格的衛生設施是重要的女權議題。

擁有一個乾淨明亮的廁所對我們來說或許很習以為常,但對世界上許多女性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圖/pixabay

2016 年有份研究指出,當女性不得不在室外解決生理需求,遇到非伴侶性暴力的機率,是家有廁所的女性的 2倍。 2014年,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2名分別為 12歲和 14歲的少女慘遭謀殺後,全國開始關注女用公廁缺乏的問題,但熱度並沒有維持多久。 2014年冬天,孟買高等法院命令各地市政府都得在主要幹道,設置專供女性使用的廁所,且必須確保廁所的安全與衛生,此計畫提出了 96處可設置公共女廁的地點,而孟買地方政府也保證會撥款 5,000萬盧比(約 2,100萬元台幣)增建新廁所。但一年後,網路女權雜誌《寬廣》(Broadly)揭露,根本半間廁所都沒動工,到了 2016 年,政府就停止撥款了。

廣設公廁,有助於減少性侵、凶案以及疾病感染風險

那些沒有建公廁的地方政府也許認為這樣就能減少支出,但耶魯大學 2015 年的研究揭露,以此節省經費只是假象。作者群建了數學模型,以「衛生設施的數量和女性前往廁所的步行時間,分析兩者與性侵風險的關係」,同時計算性侵的有形成本(失去的薪資及醫藥、法院和監獄費用)和無形成本(痛苦、折磨、被殺害的風險),並比較建設廁所的成本和相關維護費用。

他們把模型套在南非的卡耶利沙地區(Khayelitsha),這兒有 240 萬人口,設有 5,600 間公廁,而研究作者群指出,每年發生的 635 件性侵案讓國家花上 4,000 萬美金。要是把公廁數量增加到 11,300 間會花上 1,200 萬美金(約3.5億元台幣)的費用,但前往廁所的平均距離會縮短將近一半,性侵案也會減少 30%。

根據他們的數學模型,建造廁所省下的社會和警務成本高於建造與維護成本,因此地區政府能省下 500 萬美金(約1.5億元台幣)。研究者進一步表示,這只是保守估計的數據,因為他們沒有計入「在資源不足的城市地區,改善衛生設施所能增加的保健益處」。

但額外的保健益處非常多,而且女性會是主要的受益者。女性一憋尿很容易會引發膀胱與泌尿道感染,還有人會因此脫水或長期便祕;在戶外如廁的女性得到各種感染與疾病的風險也較高,包括骨盆腔發炎、寄生蟲、肝炎、腹瀉、霍亂、骨髓灰質炎和各種由水傳播的病症,光是印度,每年因這些疾病死亡的人數多達數百萬(其中以女性和孩童占多數)。

公廁越來越珍貴!英國近20年內竟關閉一半以上公廁

缺少公共衛生設施引發的民眾健康問題,並非只發生在低收入國家。加拿大和英國的研究揭露,關閉廁所會增加泌尿道感染、膀胱腫脹引發的病症,除此之外還有一系列與泌尿/婦產科相關的疾病都跟著等比增加。

同樣的,研究顯示「要是在生理期間,沒有廁所供女性更換衛生棉條」,因衛生用品而得到鏈球菌毒性休克症後群(streptococcal toxic shock syndrome)的機率也會增加;然而,隨著時代演變,公廁反而成了珍稀之物。

2007 年的研究指出,半世紀來美國不斷關閉公廁。而英國在 1995~2013 年間關閉多達一半的公廁——不然就像離我倫敦住處最近的公廁一樣,改建為知名的另類時髦酒吧。

──本文摘自《被隱形的女性:從各式數據看女性受到的不公對待,消弭生活、職場、設計、醫療中的各種歧視》,2020 年 7 月,商周出版

文章難易度
商周出版_96
101 篇文章 ・ 344 位粉絲
閱讀商周,一手掌握趨勢,感受愜意生活!商業出版為專業的商業書籍出版公司,期望為社會推動基礎商業知識和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