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醫藥箱,野生動物自舔傷口防傳染?——《寄生大腦》

  • 作者/凱瑟琳.麥考利夫 (Kathleen McAuliffe);譯者/張馨方

有鑑於絕大多數寄生蟲體型微小到肉眼難以察覺,野生動物的復原能力著實不可思議。野生動物既沒有顯微鏡也沒有醫藥箱,牠們為何能成功預防傳染病呢?

遠離寄生蟲第一招:舔舐傷口

野生動物擁有許多工具和技巧,其中之一是運用哈特所謂「嘴巴裡的醫藥箱」。一旦被咬傷、割傷或抓傷時,相當多數的物種會「把舌頭當作抗菌濕紙巾來清潔傷口」,尤其是哺乳類動物、貓科動物、犬類與囓齒動物。唾液富含抗菌劑、增強免疫力物質、殺真菌劑與加速皮膚及神經復原的生長因子。

像是這樣舔嗎?圖/giphy

在實驗中,老鼠的唾腺如果遭移除,皮膚傷口就很難痊癒;另一項研究中,實驗人員在培植的人類細胞上穿洞以刺激傷口,而在把唾液倒入培養皿後,傷口周圍的細胞生長變得比先前快上許多。

哈特表示在適當的情況下,「『舔自己的傷口』會是很好的療法。」

他與莉奈特都認為,人類祖先或許也跟現在的哺乳動物一樣會舔舐自己的傷口;現代人類也許繼承了這項傳統,儘管我們可能絲毫沒有察覺。我想到自己在與哈特夫婦訪談後幾天,切橘子的時候不小心割到手指,馬上吸吮傷口。我把手指放進嘴裡時才想起他們的話,不禁納悶自己怎麼沒有立刻用肥皂和水清洗傷口。

唾液可以避免病菌經由其他管道進入體內。動物交配後,例如雄鼠、貓和狗會用力舔舐自己的生殖器數分鐘之久。大量唾液能殺死多種性病的病原體。這個習慣也有利於雌性動物,防止雄性動物將病原傳染給下一個交配對象。

有趣的是,舔不到自己生殖器的牛和馬遠比前述動物容易感染性病。哈特夫婦指出其中一個原因是,牠們經由人工授精繁殖。另外,人類也非常容易得到性病,原因可能出在類似的生理結構限制。

許多哺乳動物的泌乳雌性動物還發現唾液另一個有益健康的用途。牠們會先用舌頭拭除乳頭上的病菌,再餵養幼兒。「小鼠甚至會等媽媽先用口水清潔乳頭後才願意吸奶。」哈特說。

遠離寄生蟲第二招:避開排泄物

遠離寄生蟲的另一個聰明方法,是避開聚集細菌的糞便排泄物。

人類看和聞到排泄物就退避三舍,這是好事。接觸糞便會讓我們遭受一連串災難,包括各種腸道蠕蟲、霍亂、傷寒、肝炎及輪狀病毒(開發中國家人民的頭號殺手)。

糞便也對其他物種造成無數危險。許多生物對糞便的反應就跟人類一樣,例如英國動物行為學家珍.古德(Jane Goodall)指出黑猩猩「對於被糞便弄髒,有著與生俱來的恐懼」。黑猩猩如果不小心接觸到糞便,會立刻抓起一把葉子用力擦乾淨;交配時,如果看到糞便,性致也會立刻消失無蹤。

這……我不行……。圖/giphy

珍.古德觀察到,母的黑猩猩對公的同類翹起臀部求偶時,公猩猩起初興奮難耐,但如果看到對方毛髮上有腹瀉的痕跡便會揚長而去;儘管另一隻公猩猩顯然沒有多想,還是接受母猩猩的請求,但在交配前,牠會先用葉子小心翼翼地擦去毛髮上的排泄物。

其他動物對於糞便情事也同樣一絲不苟。鼴鼠與其他住在地洞的小型哺乳動物,會把地下廁所建在自己睡覺與食物儲藏處以外的地方;馬達加斯加的狐猴擁有獨樹一格的戶外廁所,也就是地上的土堆,牠們只會在排泄時去那裡;母牛、綿羊與馬從不在糞堆附近吃草,不管那裡的草有多新鮮。

狼、鬣狗與老虎絕不會弄髒自己的巢穴。哈特表示,這是一種本能,說明人類為何能輕易馴養這類犬種(不過,並非所有犬類都是如此!他警告,馴養西施犬與迷你犬種可能需要花上好幾年,因為那種本能會在人類飼養下慢慢淡化)。魚類也對排泄地點有所禁忌。有些魚上廁所時,會游到棲息地邊緣或是更遠的地方解放。

就連鳥類與蜜蜂也有良好的排泄習慣。北撲翅啄木鳥(Northern flicker woodpecker)會替雛鳥清理身上的糞便(包裹在膠囊裡以便清理),一天 50 到 80 次(大約是人類嬰兒一星期換尿布的次數);有些蜜蜂會集體建造廁所。

排泄時,牠們離開蜂巢,一次排出一陣噁心的黃色水霧,誰剛好在下方誰倒楣。前美國國務卿小亞歷山大.海格於 1958 年造訪寮國的旅行中,看到蜜蜂的煙霧排泄物,還大驚失色誤以為是某種化學武器。

——本文摘自泛科學 7 月選書《寄生大腦:病毒、細菌、寄生蟲 如何影響人類行為與社會》,2020 年 6 月,木馬文化

關於作者

活躍星系核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