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睜開眼,看見的是「真實」還是「幻象」?關於 VR 的道德議題——《VR萬物論》

PanSci_96
・2019/12/24 ・1972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25 ・七年級
  • 作者/傑容‧藍尼爾(Jaron Lanier);譯者/洪慧芳

頭戴裝置一點都不時尚,看起來還很可笑

大型經典 VR 目鏡最糟的缺點,也是它最好的優點。

VR 頭戴裝置是最不時髦的時尚配件,但我很喜歡這點。它那明顯的笨重感,正好可以抵銷它可能帶來的毛骨悚然感。當你知道自己戴著那玩意兒,看起來像一九五○年代大眾科幻小說裡描繪的火星曲棍球員時,就無法假裝自己不在 VR 內,那是 VR 該有的樣子。

盡情享受 VR,但在旁人眼中的你,看起來很可笑。圖/GIPHY

第三十一個 VR 定義:你在 VR 中享受有趣的體驗,但在旁人眼中,你看起來呆得可笑。

我一直覺得,想把 VR 裝置盡可能變隱形是錯誤的。以 Google 的頭上顯示裝置 Google Glass 來說吧,設技師愈想把那眼鏡設計成臉上的小小時尚配件,反而使它變得愈顯眼,就像青春痘一樣。

關於設計中該突顯什麼,始終是權力協商的一部分。Google Glass 和相關裝置的設計之後藏有一個既定想像,他們覺得配戴那種裝置的人最終會獲得萬能透視的祕密超能力。但是對配戴者周邊的一般人來說,他們會覺得那個裝置就像監視器,彷彿人臉被重新設計成一種歐威爾式的惡魔面具。

Google Glass。圖/wikimedia

但核心問題在於,無論是佩戴者,還是那個監視裝置所看到的一般人,其實都是受到宰制的。

從資訊優勢的角度來看,從遠方操作雲端電腦以監控這一切的人,才是宰制配戴者和一般人的主宰。連配戴著也受到掌控。所以,追求超級英雄那種神奇的心理特異功能,反而是一種接受權威監控的掩護。眼前掛的微小鏡片,讓整張臉都顯得更卑微。

一如既往,我的立場很矛盾,因為推動 Google Glass 專案的一些人是我的老朋友。1我試過類似 Google Glass 的設計,如果其中有一個設計熱賣了,或許我會發現愛上它的合理解釋。只有你們這些讀者才能判斷我的看法是否客觀。

總之,這裡有一個不錯又實在的原則:在資訊裝置的設計中,直截了當的呈現是好事。權力關係是無可避免的,但如果你毫不掩飾,在道德上比較站得住腳一點。

如果鏡頭對著你,它就應該要讓你看見。如果你漫遊的世界並非真實,就應該明顯地展現出來。人類的心智有很大的幻想力,即使幻象不完美,我們也沒有損失太多。由於我們很容易產生幻想,強調幻象的界線通常是比較正派的作法

魔術師的舞台與現實世界是分隔開來的。少了那個舞台,或不事先聲明那是魔術表演,魔術師就成了騙子。

也許一個人對於這些問題的態度,與他喜歡實體世界的程度有關。我熱愛自然的世界,喜歡活著的感覺。 VR 是美好宇宙的一部分,既不是脫離宇宙的方式,也不是改善宇宙的幻術。

我也非常非常喜歡 VR,但我對 VR 的喜愛,讓我更不想把它變成隱於無形或無法察覺的東西。我喜歡古典樂,但我遇到有人為了「營造放鬆氣氛」任古典樂兀自播放,便感到難過。你若願意給古典樂機會,好好聆聽,就會明白它不僅是背景音樂而已。簡潔往往讓世界更加豐富,因為注意力不是無限的。

連世界都可能被改變的「影像直通」

VR 頭戴裝置在設計上即將面臨的另一個道德抉擇是:落實混合(擴增)實境的方法有兩種。

你可以用光學元件來結合真實世界和虛擬世界,像 HoloLens 那樣。你用 VR 裝置看到的現實世界圖像,和你不戴裝置所看到的現實世界,是由同樣的光子構成的。

但另一種作法稱為「影像直通」(video pass-through),指朝向世界的鏡頭為傳統,或說是經典的 VR 頭戴裝置提供圖像流。你看到的一切都是源自於頭戴裝置的顯示器,但確實代表真實的世界。「影像直通」的頭戴裝置與夜視目鏡沒有多大的差異。

圖/GIPHY

當你使用「影像直通」法時,就多了很多種可能性。例如,你可以修改自己的手和身體,甚至可以變成一隻迅猛龍。世界也可以改變。微軟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的蘭.蓋爾(Ran Gal)為這種頭戴裝置製造了一個濾光鏡。透過它,你看到的一切雖然保有原來的功能和大小,但在看到的當下都被重新設計過了,看起來像出自「企業號」飛船的場景。那超好玩,也很吸引人,蘭的這項發明作為研究來看實在太棒了。

有朝一日,社會可能會進步到一個程度,要求這種消費性商品必須符合倫理規範。但目前我們尚未達到那個境界。

我們已經看到假新聞肆虐對社會造成的傷害。虛假元素的氾濫不僅危險,也可能導致權力濫用到瘋狂的境界。當你掌控一個人看到的現實時,也控制了那個人。

註解:

  1. 我寫這本書時,最流行的 VR 裝置可能是 Snapchat 推出的 Spectacles 目鏡。

——本文摘自《VR萬物論:一窺圍繞虛擬實境之父的誘惑、謊言與真相》,2019 年 11 月,網路與書出版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PanSci_96
954 篇文章 ・ 226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1

6
0

文字

分享

1
6
0

為何傳染病可以短期內大爆發?不可不知的「傳染動力學」——《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

親子天下_96
・2021/10/17 ・944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 作者/陳建仁、胡妙芬
  • 繪者/Hui

不可不知的傳染動力學:感染人數呈等比級數增加

要知道怎麼對抗傳染病,首先必須了解與傳染病傳播速度密切相關的「傳染動力學」。事實上,傳染病如同謠言一般,會一傳十,十傳百的快速傳播。如果每個人只把傳染病傳給一個人,跟每個人把傳染病傳給三個人,經過十波的傳染之後,最後得病的人數會相差多少?答案是相差 59000 多倍!(差距請見下圖)

圖/親子天下

所以,如何減少感染的人數非常重要。不管是感冒了或是得到其他傳染病,趕快去看醫生、吃藥,並且在家休息不去感染別人,這樣的聰明做法不但是保護自己,也能「傳染病止於智者」,保護到其他沒有感染的人。

圖/親子天下

R0 値是什麼?

傳染病大流行期間,報導中常提到的「R0 值」就是在自然的情況下,一個人會把傳染病傳給幾個人的意思。而加入防疫行動後,數值會隨著時間改變,就稱為「Rt 值」。

比方說,一個人平均會傳給 1 個人,那麼 R0=1,代表病原體會持續存在,但不會蔓延開來。如果一個人平均傳給超過 1 個人,那麼 R0>1,代表病原體會蔓延開來成為流行病;相反的,如果一個人傳給少於 1 個人,那麼 R0<1,代表病原體將會逐漸消失。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生病在家隔離的目的,就是在降低傳染數。

另外,R0 會隨著病原體突變成傳染力強的變異株而上升。譬如像 2020 年新冠肺炎一開始 R0 值約為 2.5,後來突變成 Alpha 株時 R0 值約為 4、Delta 株時 R0 值約為 6。

圖/親子天下
圖/親子天下

——本文摘自《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流行病學×預防醫學》,2021 年 9 月,親子天下,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所有討論 1
親子天下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親子天下】起源於雜誌媒體和書籍出版,進而擴大成為華文圈影響力最大的教育教養品牌,也是最值得信賴的親子社群平台:www.parenting.com.tw。我們希望,從線上(online)到實體(offline),分齡分眾供應華人地區親子家庭和學校最合身體貼的優質內容、活動、產品與服務。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