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言」外之「譯」:要跨越語言藩籬交朋友,除了文字,社群媒體上還有什麼需要被翻譯?

人機共生你我它_96
・2020/01/04 ・264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39 ・八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 作者:楊期蘭

有多少時候我們會出現:「我別無選擇」這樣的念頭?甚至不自覺的依照最習慣的方式,以同樣的思維套路對待周圍不同的人?除了工作頭銜忘了自己的其他社會角色?

                                                                         — 赫曼‧赫塞 《荒野之狼》

跨種族當朋友都沒問題了,要在社群媒體上交個外國朋友應該很簡單……嗎?圖/Alec Favale@Unsplash

當我們在臉書上或 IG 上看到日本、韓國、泰國等外國朋友的 PO 文,大家都是怎麼看懂其中想表達的意義呢?大家會不會好奇我們的外國朋友們在中文不是很好的情況下,都如何看懂我們在社群媒體上分享的內容?有沒有發現,當我們 PO 文之後,很少有外國朋友按讚或是留言?會不會是因為看不太懂所以也不敢按讚?

現在有越來越多社群媒體 (Facebook, Instagram) 會提供自動的機器翻譯來幫助我們理解外國朋友們分享的內容,但是在社群媒體上的內容經常是比較瑣碎、沒有完整架構、有比較多俚語,也可能會出現透過文字遊戲來表達一些只有母語使用者才比較能理解的雙關、幽默、或是嘲諷。像是: 「I wanna be layed up watching Halloween movies right now」或是 「福知山でハロウィンイベントのようです」。

而目前機器翻譯的結果並不一定能把這些與特定文化有關的意思或是內容帶有的情緒翻譯出來讓讀者感受到,使得瀏覽 PO 文的人不一定能夠理解朋友想表達的意思或是對方當時想表達的情緒。

因此,這篇1由美國康乃爾大學的研究團隊提出了一個新設計:

在現有的機器翻譯之外,另外提供情感與情境的資訊,藉此來幫助非母語使用者更容易理解外國貼文,並且更積極地與這些內容互動(按讚或留言)。

圖/Marten Bjork@Unsplash

在文字之外,如何提供更多情感與情境的資訊?

研究者們透過自然語言處理的情感分析 (sentiment analysis) 以及 Named entity extraction 來實現這個輔助理解外國貼文的想法。首先透過情感分析辨識出貼文內容包含的情緒,接著透過表情符號呈現,讓讀者可以直接看到外國貼文當下想表達的情感是偏正向或負向,接著在貼文中標示出富含特定背景的關鍵字,並讓讀者可以在點選關鍵字後就直接看到與那個關鍵字相關的背景知識。

例如在下面這個貼文中:

夏も終わりかぁ~・・・

今年もお盆休み楽しく遊んだ日々を1人寂しく思いだし中(笑)

機器翻譯結果:

夏天結束了…

我很孤單,想著今年 Bon 假期裡喜歡玩的日子(笑)

想像一下:如果使用了研究團隊提出的設計,我們除了能看到原本就有的機器翻譯之外,還能知道這篇貼文可能的情緒是貼文者覺得孤單,偏負面的感受????;除此之外,也可以看到 「お盆」被標示出來,與這個關鍵字相關的介紹也能直接看到。如此一來,身為看不懂某個語言的我們就有更多線索去了解外國朋友的貼文。

傳達情感與情境資訊,幫助我們更加理解來自不同文化的朋友

研究團隊製作了五個不同語言(例如:阿拉伯文、葡萄牙文、韓文等)的臉書帳號,並請 24 位英語為母語的使用者來實驗室滑一下這幾個人的臉書後,事後詢問他們對於這些外國貼文的理解程度、想不想按讚留言、有多想加對方好友並保持聯繫。

分析結果發現,相較於只有提供機器翻譯的情況,使用了這個新的設計後,大家對外國貼文的理解程度比較高,也比較想對某些貼文按讚或留言。

圖/Fausto García@Unsplash

為了更了解你,除了語言,還有什麼需要被翻譯?

文化形塑我們的語言,語言形塑我們的思考,進而影響我們的行為,而不同個體相互交流形成的行為又再度塑造了文化,如此相互影響著。語言跟文化彼此的影響密不可分。

現在交通、資訊網絡越來越便利的時代,使用不同語言、來自不同文化的新移民、留學生、旅客、外籍照護者、移工等等相較於以往也越來越多元,機器翻譯的技術除了能夠翻譯語言之外,我們也可以想想還有什麼其他因素能夠幫助我們更加了解彼此,值得被翻譯出來?

我們藉由分享這個研究讓讀者了解情感與文化背景這兩個要素對於跨文化理解的重要性,期望大家在讀了之後可以多留意生活周遭與自己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思考一下我們可以如何更了解不同文化的人,也讓對方更了解自己。

機器翻譯的技術除了能夠翻譯語言之外,也可以想想還有什麼其他因素能夠幫助我們更加了解彼此,值得被翻譯出來?

這幾年觀察到在台灣有越來越多印度人在附近形成自己的社區、或是開始嘗試融入台灣社會,每次看到都覺得很開心跟佩服,開心他們選擇台灣這個溫暖的地方,佩服他們能在一個與自己語言和文化差異很大的社會站穩腳步。在日本的時候,也觀察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人嘗試經營自己的事業與家庭,努力學習日語和了解日本特別需要讀空氣的社會 XD

促進不同文化之間的溝通有很多解法可以嘗試,這篇文章中分享的新科技只是其中一種解法。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注意到自己跟別人的差異,試著去理解與欣賞這些多元,也是另一種解法。

文化差異不僅存在於不同語言、不同國家的人之間,也存在於不同的專業背景(醫生、公務員、政治家、學術研究者)之間。回到科技能扮演的角色來說,如果將來能有工具可以順利翻譯出我們各自所處的不同文化背景,相信對於不同文化之間的相互理解與體諒會有更多的幫助。

注意到自己跟別人的差異,試著去理解與欣賞這些多元,就是一個好的起點。

本篇是擷取原始論文中部分內容搭配筆者想分享的概念所架構而成,部分研究細節與討論並未完全呈現,鼓勵有興趣的讀者直接參考原文深入了解細節。本篇目的在於讓讀者了解人機互動領域中如何了解社群媒體上的機器翻譯主題。內文並非逐字翻譯,亦不能取代原文1。若要轉載,請標示出處,並以非營利模式開放分享。

延伸了解更多:

  1. 從全球語言調查談 《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
  2.  語言本能

參考資料

  1. Lim, H., Cosley, D., & Fussell, S. R. (2018, April). Beyond Translation: Design and Evaluation of an Emotional and Contextual Knowledge Interface for Foreign Language Social Media Posts.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18 CHI Conference on Human Factors in Computing Systems (p. 217). ACM.
  • 感謝沈奕超、張元嘉、黃振瑋提供編輯建議

本文轉載自人機共生你我它,原文為〈[談文化差異] 為了更了解你,除了語言,還有什麼需要被翻譯?

文章難易度
人機共生你我它_96
12 篇文章 ・ 3 位粉絲
由致力於人機互動研究(HCI, 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的研究者與實務工作者所創立,我們定期發表人機互動相關文章,與讀者一起思考科技對社會生活帶來的好處與限制。

0

6
0

文字

分享

0
6
0
當盜腎傳說進入臺灣與中國,故事也要來個大變身——《特搜!臺灣都市傳說》下
PanSci_96
・2020/06/19 ・3837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03 ・六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若問問臺灣讀者,他們聽到的盜腎傳說背景為哪個國家?近一半的人會回答中國,一半以上的人會回答美國。

這部分得益於《獨角獸查理》的流行,另一部分則是因為,德州大學版本在臺灣流傳得實在太廣了。它流行時間主要集中於 1997 至 2002 年(之後當然還有流傳,2002 年只是以「網路追追追」的闢謠為界),這段時間正是臺灣網路使用者快速增加的時期。

當時接觸網路的一代用戶,最小的可能是國小生,也都受過這傳說的洗禮。如今,他們也已經長成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了,還記得小的時候在網路上瀏覽過的「盜腎傳說」。他們當初看到的,應該就是德州大學版。

除了盜腎傳說,肯 X 基的基因雞傳說,也是翻譯來的。(怒吃一波)圖/giphy

除此之外,2000 年前後,似乎是臺灣迅速接受美國都市傳說的一個時期。不少翻譯的傳說在臺灣流傳。2000 年左右的「肯德基基因雞」傳說,也是從英文翻譯而來。

「中國化」的盜腎傳說,更強調「性」的版本

德州大學版被臺灣人被翻成中文後,傳至中國,並且在中國本地開始「中國化」,雖然中國化得相當不徹底。

2004 年左右,盜腎傳說出現了廣州大學版。這個版本現在可以在論壇裡找到轉貼。轉貼文章以「特級警告!不要和陌生人喝酒」開頭,在 2005 至 2007 年間廣泛傳播。雖然少數接觸到的讀者表示,他們兩年前看過美國版,但多數人還是相信了這則翻譯的傳說。

這個最早出現的廣州大學版,有幾個改動:

  1. 將德州大學改成廣州大學,但保留原文,包括「廣州大學慶祝期中考結束是個傳統」,但實際上根本沒有這個傳統。以及把「德州大學正與拜爾大學醫學中心合作,在尋找這個大四學生的腎臟」改成「中山大學與廣州大學醫學中心」。改編者至少對於廣州有基本的了解,雖然他編造了廣州大學的傳統,但還知道廣州的著名大學是中山大學。
  2. 將美國的「911」改成中國的「110」,這是中國的報警專線。
  3. 德州大學版的完整版原有一句「這犯罪行為正發生在絕大多數的主要城市,最近尤其是在新奧爾蘭」,中國版則改成了「廣州」這個快速興起的南方城市。
  4. 提到男生去女孩們的公寓,是「坐出租車去(有車喔)」(中國稱計程車為「出租車」)

除此之外,全文照搬,一字不差。中國改編版襲用了臺灣的翻譯。

只是,為什麼要強調「有車喔」?圖/pixabay

若將兩段文字放在一起比對,會發現字句根本一模一樣,只有上述四處不同。但地點、電話這些,都是因地制宜的合理改動,唯有「坐出租車」是多餘的,為什麼要強調出租車,還說「有車喔」?

計程車給予人昂貴的印象,但其實和臺灣相比,中國的出租車相當便宜。廣州現在的收費標準是 2.3 公里以下 10 元人民幣,此外每多一公里多收 2.6 元。多便宜呢?這表示 2.3 公里只要花臺幣 47 元,同樣距離臺灣要花 95 元。

在中國,計程車連學生都坐得起。不過廣州改編版主要流傳在非廣州的外地,對於這些地方的人來說,「坐出租車」可能仍是件相當奢侈的事,值得強調。

廣州大學版在流傳中改變。例如「廣州大學」變成廈門大學等中國其他南方大學,或是增加了更為艷情的描寫。

嘣!你的腎臟我要了!圖/giphy

例如一個出現於 2007 年左右的版本,刪去公寓派對一段,而讓男生「在女孩的百般調情挑逗下」,去「酒店」開了「一間雙人間」。因為這版本中,「性」的主題更明顯,因此這版本的警示往往是「千萬不能嫖妓」、「大家以後千萬不要嫖娼啊」。

警告!大學女生不要輕易發生一夜情

2007 年版還改了一個細節,讓男孩醒來時,發現在他旁邊的並不是電話,而是手機——在德州大學版開始流傳的 1996 年,手機還不夠普遍,但在 2007 年的變體中,保留飯店電話而不使用手機,才是不自然的。

2008 年,大學男生版又變成了大學女生版,這回主角換成了四川的大學女生,誘惑者變成一位年輕帥哥。同年,「網路追追追」在〈十年不衰盜腎傳奇話從頭〉裡,新增了這個四川女大生版。經過中國本地化改編的大學生版,也來到了臺灣。

父母總是擔心自己的孩子不小心就被拐走了(?)圖/giphy

都市傳說都含有某種警告,從德州大學版到廣州大學男生版、四川女大生版,相同的故事,卻攜帶不同的寓意。

德州大學男生在派對上遇害,因此傳說常以「Reason to not party anymore」(不要再參加派對的理由)開頭,但派對文化在中國並不興盛,因此中國版警告的是「不要和陌生人喝酒」(或是不要嫖娼),四川女大生版所代表的寓意,或許是警告年輕女孩們「不要輕易發生一夜情」。

2008、2009 年,剛好就是第一批「90 後」上大學的年紀。經過改革開放、經濟成長,這些新一代的年輕女孩,在感情、性方面的態度已經和上一輩不同了。而在廣大的中國,女孩們又往往到外地求學,「上大學」意味著脫離父母的掌控,這足以引發父母輩的焦慮,擔憂「90 後女孩」會因為誘惑而出事。

但無論是何種警告,這些都是中國本地才有的寓意。廣州大學版和四川女大生版都曾來到臺灣。一旦脫離中國,來到臺灣人眼前,傳說所代表的主要意涵就改變了。兩個傳說版本,都只說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中國很危險。

對臺灣人而言,盜腎傳說展現「中國很恐怖」

2000 年後的十年,是兩岸經貿交流的成長期。2000 年赴陸旅遊人數為 310 萬人,此後逐年成長(只有 2003 年因 SARS 下跌),2010 年,赴中國旅遊的臺灣人有 514 萬。較十年前成長了 200 萬人。而這段時間,也因為中國加入 WTO 的影響,而使得臺商紛紛投資中國。

你是不是想要偷走我的腎臟?圖/giphy

我們不難想像,在中國的盜腎傳說傳播的 2000 年代,臺灣已經有許多人前往中國工作、貿易、旅遊。但同時,也有許多對中國的惡劣印象在臺灣人之間流傳著:在中國容易被搶劫、中國人上廁所不關門、中國治安衛生狀況非常可怕、在中國容易失蹤……

「盜腎」是發生在中國的恐怖故事,那麼對臺灣人而言,它就是顯示「中國有多恐怖」的故事。

這些警訊跟隨著盜腎傳說流傳。若你在網路上搜尋傳說的轉貼,你可能會發現以下標題——

  • 「出國旅遊中國不要去!可怕!」
  • 「去大陸旅遊的人要注意了」

2009 年,PTT NetRumor 板轉貼的四川女大生版,以這樣一段文字開頭:

「如果您自己或有親戚朋友常往來大陸請一定要認真看完以下的內容」

接著敘述四川的大學女生腎臟被偷的故事,文章最後結束在:

「這種犯罪行為正發生在很多主要城市,最近尤其是在山東、廣州、深圳、佛山、東莞、廈門、泉州、北京、上海、四川、重慶、全國各地酒吧!!發給你關心的任何一個朋友,不要吝嗇區區的十秒,也不要煩。」(見文章開頭所附傳說的第二個版本)

文末列舉的這串城市,不乏臺商聚集處。例如東莞、深圳、廣州、廈門,都是臺商註冊前幾名的都市。但臺商可能更早就注意到這些傳說。廣州大學版出現時,他們就已經在論壇上討論過了。四川女大生版的傳播範圍可能更廣,更及於那些只是想到中國旅遊、探親的臺灣人,或是臺商的親人朋友,所以才以「如果你有親友往來大陸」開頭。

2009 年,一位想到中國旅遊的男生上網發問:我怕大陸很危險,我身上的器官可以賣錢,我擔心會被分解拿去賣。

這時已經是 2000 年代後半,但「盜腎傳說」似乎回到了它 1990 年在歐洲流傳時的樣貌:負責告訴旅客,某些外國很危險。無論這些傳說在中國時夾帶的寓意是「不要嫖娼」或「不要喝陌生人給的酒」,到了臺灣,都成了「不要去中國」的警告。

經由臺灣翻譯的傳說,來到中國並獲得了中國化的版本,又回到臺灣,成了象徵中國危險的故事。

傳說不死:切合人心的都市傳說,繼續廣流傳

2008 年,臺灣又經過一輪政黨輪替。在那之後,親中的馬英九就任,和中國的關係轉好。臺灣商人和旅客繼續往來中國,中國沿海城市繼續發展,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文化品味趨於精緻。中國 GDP 總量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

臺灣人已經不再熱衷轉寄郵件和論壇,臉書成為主要的社交媒介。2012 年,臺灣擁有了 LINE,接下來,它將成為幾乎每個臺灣人都會使用的通訊軟體。你以為經過這些改變,臺灣已經離上一個十年,很遠、很遠了。

一切都結束了嗎?
並沒有。

Facebook 的出現讓盜腎傳說再度廣為流傳。圖/giphy

2012、2013 年間,四川女大生版又在臉書上擴散,有一篇文章甚至被轉發了將近 4800 次。

國際村臉書上的居民有很多,不只臺灣人,除了臺灣人以外,香港人、馬來西亞等中文使用者,也有部分人對中國懷抱負面觀感,因此看待這個故事的方式依然是:「如果發生在中國,一點也不足為奇。」、「中國人多,犯罪手法無奇不有。」「到中國旅遊要注意。黑心事很多」……

都市傳說之所以能夠廣泛傳播,是因為它反映了人們內心的焦慮與恐懼。其實在臺灣,盜腎傳說也曾有過泰國版,但它並未能成為臺灣「盜腎傳說」的主流版本。讀者、傳播者自己選擇了他們想要的故事,其結果就是,中國版被保留了下來,並且持續傳播。

那麼你現在知道盜腎傳說流傳許久的原因了。

——本文摘自《特搜!臺灣都市傳說》,2020 年 3 月,蓋亞出版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在作者與讀者之間:譯者的視界──「PanSci TALK」
旻諭_96
・2019/07/04 ・6695字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SR值 533 ・七年級

走進書店,巧遇一本翻譯科普書,從書架上拿起,捧讀。一起頭便欲罷不能,從頭到尾文字平易近人,直白、好讀、又不失趣味性。正當你跪著讚嘆作者功力高深,可曾注意過作者名字下方的另一位英雄──譯者的貢獻。

當語言的隔閡夾在其中,譯者既是轉譯者、也是引路人。他作為最仔細的讀者,身處在作者與讀者之間,看到的是怎樣的視界呢?這次的 PanSci TALK:在作者與讀者之間:譯者的視界,邀請到資深科普書籍譯者楊玉齡及臺師大翻譯所博士林俊宏,帶我們一探翻譯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科學內容艱深又龐雜,譯者該如何見招拆招,以精準傳達作者的真意?

與「翻譯」的初相見──從編輯到科普書翻譯

第一位分享者楊玉齡,在輔大生物系畢業之後,曾擔任研究助理、《牛頓》雜誌副總編輯,及《天下》雜誌文稿編輯。有這麼多年的編輯經驗的她,有什麼機緣讓她踏上「翻譯」這條路呢?在分享翻譯科普書的小撇步之前,楊玉齡先分享她的個人經歷,聊聊怎麼會半路出家,從編輯轉行開始做科學書籍的翻譯和寫作。

楊玉齡先分享她的個人經歷,聊聊怎麼會半路出家,從編輯轉行開始做科學書籍的翻譯和寫作。攝影/TW

楊玉齡在《牛頓》雜誌當了科學編輯約七、八年,練就一身寫科普文的功力。後來因緣際會到《天下》雜誌擔任文稿編輯,但《天下》當時還是以政治經濟內容為主,因此選擇離開。她和許多剛出社會的新鮮人一樣,對未來該做什麼工作感到茫然,不過這時出現了轉機!大概在 1993 年,楊玉齡在《天下》的朋友就派給她一本書,跟她說:「玉齡,你來翻譯吧!」也就促成她第一本譯書《雁鵝與勞倫茲》的誕生。

回憶起當時剛踏入翻譯領域,楊玉齡說:「剛開始會覺得,翻譯是一個非常寂寞的工作,還不習慣、不太適應。不過當時只是把『翻譯』的工作當作過渡期,就先把這本書翻好,一邊想想未來要到哪裡上班。」

一邊思考著下一步該往哪裡去的同時,楊玉齡有一個到美國紐約留學的朋友,邀她一起出國旅遊。「那個年代的翻譯不是一定要用電腦,是用寫的,帶了一本書一張紙就可以出去了!」

玩了半年之後,她開始感覺到「翻譯」這個工作的自由之處。她說,過去每天打卡的上班型態,可能工作很多年才能累積一週的假,即便休假心思也都在公司。而翻譯和自由撰稿,可以讓她彈性地安排、運用時間,也因此她就不強求一定要找到一間公司去上班,轉而踏入翻譯、自由撰稿的工作。

優質科普翻譯書第一準則:知識內容正確

圖/pixabay

楊玉齡從 1993 年的第一本翻譯書《雁鵝與勞倫茲》,到現在翻譯 40 幾本科普書,翻譯經歷可說是非常資深,找她來分享科普書籍翻譯的眉眉角角最適合不過。她說,翻譯的第一要件,就是要確保翻譯的內容正確。

楊玉齡提到,雖然她有生物醫學的專長,但在翻譯相關領域的書時,大學學過的往往不夠,常常需要補足背景知識。另外也很重要的是,要能夠釐清該書探討的主題,是在該領域的哪個位子。以兩種類型的書來舉例,如果書本內容討論孟德爾的遺傳學,則人文歷史故事的比重可以多一些;如果書本內容討論最前沿的科學研究,那就需要去搞懂專有名詞,了解這個研究目前有哪些派別,或是誰又是這個學門的領導人物。

楊玉齡過往的翻譯經驗中,也有翻過非以英文為母語的作者的作品。「有時候這個教授可能英文不太好,但如果教授很強勢,大概也不准編輯動內容。」而當教授寫出一句話占十行版面的句子,或是一個句子裡有「句中句中句中句」,這時候譯者就需要將原句拆段,幫助讀者理解。

補足背景知識、釐清該領域的定位、也幫讀者拆解艱深句子,最後終於把整本書都翻譯完之後,你可能以為這樣就功德圓滿了。不過楊玉齡說,她在完成翻譯之後,會再以編輯的角度審視作品。審查的重點除了科學內容正確與否,還有人名、譯名是否統一,最後再仔細查看前後章節的敘述細節有沒有互相矛盾。「為了要處理書的節奏和韻律,我會把大章節的標題列在一起,看看標題是不是能夠一章帶著一章。」

翻譯像是和作者單方面的交友:需要磨合,也會被感動

圖/pixabay

楊玉齡分享她多年翻譯經驗的觀察。她說,翻譯像是和作者單方面的交友過程,「他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他!」剛開始幾章可能會翻得不太好,是因為譯者還在熟悉作者的講話方式,或作者寫這些段落的用意跟考量。

翻譯的章節越多,也就會越熟悉作者的敘事習慣,作者的形象與個性也會慢慢浮現。「就好像看到這個人活生生出現在你面前,他可能是一個活潑的老師,或是一板一眼的學者。你甚至開始可以想像他彈手、聳肩。」這時便能連作者的韻味都給翻譯出來!

翻譯這檔事,除了當個作者與讀者之間的橋樑之外,譯者本身也可以透過翻譯,學習作者的風範,或者觀摩作者如何組織文字,說一個好故事給讀者聽。楊玉齡也打趣地說,當然也免不了會遇到喜歡掉書袋的學者,即使內心 OS 講這些難懂的知識也不會幫助讀者理解,譯者還是需要全文翻譯。要是覺得作者囉嗦,可以另外加註意見給編輯參考,內文的更動還是交由編輯判斷。

擔任翻譯久了,可以從翻譯的過程中參透作者寫書的目的:有的人想傳遞知識,有的人憋很久有話想說、想罵人,而有的作者可能單純跟出版社有個合約,但是寫起來也不是很有勁。不過,如果遇到非常有心的作者,會覺得自己應該更要打起精神來好好翻譯!「因為我如果把作品翻壞了,讀者可能還來不及認識這位作者,那他在繁體中文世界裡的名聲就被我搞壞了,會覺得很罪過。」

為什麼翻譯這麼重要?好故事用中文講,會傳得更快更遠

從《牛頓》雜誌、《天下》雜誌編輯,最後成為譯者與自由撰稿人,楊玉齡算是半路出家,從編輯轉行做科學書翻譯。而接下來第二位分享者林俊宏,則是正港翻譯所博士出身,主業是擔任譯者,副業在大學校園中教教書,「吸吸人氣」!今天林俊宏要來跟我們聊聊,為什麼我們需要翻譯,以及科普書跟其他作品的翻譯方式,有什麼不同?

為什麼需要翻譯?

林俊宏在分享的開頭想先讓大家想想看,為什麼我們需要翻譯?學者做學問、大學生上課都是看原文書的吧?「也有很多人說:『看翻譯書都看不懂,看了原文才知道不是自己的錯!』這時譯者的地位就被貶得非常低。」林俊宏感慨地說著。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還需要翻譯?林俊宏提到,或許在某些讀者英文還不夠好的時候,可以透過翻譯來協助他。更重要的是,我們都希望好故事能夠傳遞給大家,如果今天我們可以用中文,把知識更快速地傳遞出去,那就有「翻譯」的必要性了!

科普書的翻譯重點:文字簡樸、直白,清楚地表達科學內容

好故事、好知識需要被傳遞,那不同長相、目的和功能的好知識,就需要用不同的翻譯方式來傳遞。林俊宏告訴我們,不同類型的文本大致上都可以用這個三角形的架構來說明,而這三角形的三個頂點分別是:

  1. 信息型(Informative):包含參考書、報告、演講、旅遊手冊等等。
  2. 表情型(Expressive):表達情感類型,包含詩歌、戲劇等等。
  3. 操作型(Operative):包含廣告、選舉演說等等。

這幾種文本類型有哪些特徵?科普書通常在這個三角形的哪裡?知道科普書是哪種文本類型之後,翻譯科普書的時候需要注意哪些呢?

林俊宏認為,科普書的文本類型以「信息型」為主,偶爾也可能有一點操作型的成分。而信息型文本的翻譯重點在「能夠清楚地表達內容」,要讓讀者了解科普書的內容在說甚麼,因此用簡樸、直白的文字來翻譯即可。

第二種文本類型──表情型的翻譯重點在「要仿效、忠實原作者的形式」。舉例來說,當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被翻譯成一篇散文,詩的美感便不復存在,其「表現形式」也就背離作者原意。因此在翻譯表情型的作品時,要去想像作者是什麼樣子,再把作者的精神以相同的形式表達出來。

最後一種文本類型──操作型的翻譯重點在「感染讀者,喚起讀者的情緒反應」。就好比當「It’s amazing, Jack! You’re right, Jennifer!」被翻譯成「這真是太神奇了,傑克!你說的對阿,珍妮佛!」的時候,這個翻譯內容全對,卻忘了應該要因應翻譯的目的而有所調整。因此在翻譯操作型的文本時,要能夠認識你的讀者,知道要用什麼方式可以說服、感染讀者。

奈達的翻譯理論:不求死板對應,只求功能對等

無論是信息型、表情型還是操作型的作品類型,「翻譯」絕對不是死板地翻譯表面的文字。林俊宏提到,就像奈達所提出的翻譯理論:看到原文,經過分析,在腦中形成模模糊糊的內容。接下來轉換到另一個語言的模模糊糊的內容,最後再把這模糊的東西用另一種語言重建出來。

就好比在台灣常見的英翻中,翻譯的過程即為理解英文原文,形成英文語言中的模糊含意,接下來轉換成中文的模糊含意,最後以中文文法重建內容。這個過程便牽扯到英文理解、中文的表達能力,還有兩個語言之間有哪些概念可以互相轉換。

所以我們可以一起來想想,到底翻譯難在哪裡?有人說翻譯很難是因為看不懂英文,有人說我看得懂,但是我不知道怎麼想。也還有一種人,英文好中文也好,卻沒有想過兩個語言之間有些概念可以相通。「就像 “By the way” 字典裡都翻譯成「順帶一提」,不過更好的翻譯應該會是『對了!』,才會更接近日常對話。」

隱形的譯者 + 各位讀者 = 讓知識發揮影響力

聽完楊玉齡和林俊宏的分享之後,「翻譯」這檔事,或者「譯者」這個角色,對你而言是什麼呢?

有些人說,譯者在一本書中應該要隱形,讓大家感覺不到譯者的存在。林俊宏則說,或許可以用另一種方式解釋「隱形的譯者」,譯者寫出來的內容,不需要讀者花時間思索句子的涵義,一看就可以知道在說什麼。但是讀者這個角色來反思這句話合不合理,這句話對讀者的意義是什麼。真正能夠把這些知識吞進去再吐出來的,並發揮影響力的,是每一位讀者。

期望每一本好的科普書都可以找到它的知音,欣賞它的人,需要它的人。讓我們一起為知識而努力。

活動現場大合照。

同場加映:參加者心得回饋

  • 我很高興參加了四月廿七日由泛科學舉辦的講座,聆聽了楊玉齡老師和林俊宏老師分享譯者心得,受益匪淺。楊老師從自身職涯轉變說起,她從科普雜誌編輯轉為科普書籍譯者。譯者的薪資待遇不高,但是生活自由度很高,楊老師認為即使科普翻譯也有浪漫情懷,把千里之外作者的精之作引介到國人面前,所以她一直都很用心小心地翻譯,希望好好傳達作者的心血。林俊宏老師說得比較理性,從學術角度說明翻譯表達有三種功能:說理,說情,操作應用,面對不同目的的文本,要適切傳達作者書寫的用意。
    現場主持人也很棒,與參加者的訪談互動讓大家都很有參與感,很別出心裁的方式,讓我下次還想參加泛科學舉辦的講座,謝謝。──周莉莉
  • 很高興這次能參與到兩位譯者的分享,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兩位翻譯的文采,其順暢度及用詞皆讓我在閱讀譯本時不減其中的樂趣,而且都能準確掌握原作者想表達的語氣,這點讓我深深佩服與仰慕,於是報名參加了這次的分享。
    正讀大學的我,正面臨畢業後就業的抉擇,即使就讀化學系相對好找工作,但並不十分喜歡那個工作環境與性質。聽完這次的分享,得知楊玉齡老師本身是生物系畢業後,遂往編輯業的方向走去,於是開始了科普譯者的職涯。這開啟了我從前都沒想過的可能性,於是對於科學及科普的知識傳播有了興趣,進而希望藉由自己的學識背景,將科學的美好、解決問題的方式與邏輯傳播給這個社會,使這個社會能夠更加的有效率去面對生活的大小事,也讓即使是社會組出生的人,能輕鬆接受淺顯易懂的科普知識,讓生活更添樂趣。
    最後,感謝泛科學辦了這次的分享會,讓我有了全新的想法。──張耀壬
  •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參加書籍、書店或出版社舉辦的座談會,但大部分都是邀請作者參加訪談,這次很難得的是貴單位居然是邀請譯者來分享,這是在其他地方很少見的活動主題。譯者就像是原文與讀者之間那座「看不見的橋樑」,藉由譯者的譯筆將外語轉換成讀者熟悉的語言文字,可以達成知識傳播的目的,促進理解不同文化,使讀者接觸理解不同領域的知識、增廣見聞。本次座談主講者楊玉齡和林俊宏都是經驗豐富、譯作等身的譯者,分享一本書在出版之前那些不為讀者知的辛苦努力過程、遇到的問題及解決之道和譯書的樂趣。除了譯者分享之外,講者和與會者的互動以及聽眾的分享亦是一大看點。本次活動主題雖然是「科普」,但與會者從年齡、專長到職業等大不相同,甚至還有外籍人士一同參與,與會者的主動分享讓座談會氣氛熱絡,彼此討論也激盪出火花,個人認為這是一次讓參與者收獲甚豐的座談會,活動非常成功。另外,主持人落落大方、反應敏捷,場控功力一流,我在此給予主辦單位暨全體工作人員高度肯定,只可惜時間有限,令人意猶未盡,希望日後有機會能再參與類似的活動。──黃瑀彤(高中教師、中英譯者)
  • 是日,在臉書頁面偶然看到演講訊息,心中一陣悸動,忽視滿檔行程馬上報名;非常值回票價,學識豐富群眾魅力滿點的講者加上超讚泛科學團隊,真是美麗的假日午後。
    此次講座,因本身是醫學專業,楊玉齡老師闡述的轉行心得、如何將艱深知識深入淺出傳達給普羅大眾,聽得我點頭如搗蒜,心有戚戚焉;平時對病人衛教正如同科普一般,把艱澀的論文知識轉換成大眾能理解的語言,與科普翻譯有異曲同工之妙。
    另,近半年因緣際會下接觸翻譯工作,聆聽林俊宏老師的翻譯理論,才發現自己走了多少冤枉路,「究竟是自己的外文不好還是中文不好,還是其實兩種語言都不好」這樣的大哉問縈繞心中已久,而老師提出該如何成長及自我檢核的方法,有如當頭棒喝,惠我良多。
    整場演講,雖有時間太短意猶未竟之憾,但短短數小時間,得以聽聞兩位老師的武功心法,頓覺茅塞頓開,更有打通任督二脈平增十年功力之感!──艾樂芬
  • 我看過不少翻譯書籍,深深體會到翻譯品質對一本書而言可謂成敗的關鍵之一,也對於翻譯有些興趣,因此很想了解譯者在翻譯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甚麼困難,又是用甚麼方式解決的。
    楊玉齡老師從她如何踏入翻譯圈,講到如何在過去網際網路不發達的時代完成科普書籍的查證與翻譯,聽她演講就像在聽故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老師在翻譯的過程中需要查找那麼多資料,卻仍樂此不疲,想必在這個過程中,充滿了獲得新知和成為第一位中文讀者的喜悅吧!
    林俊宏老師則妙語如珠地介紹原本生硬的翻譯基礎理論,也讓我們了解到一個科學門外漢是如何從事科普翻譯的,更點出翻譯最困難的部分其實是語言之間轉換的過程。他說:「你以為你看到的是XXX(名作家)嗎?不,是我們譯者在對你說話啊XD」。聽完這次的講座,我覺得科普翻譯真是一份有趣又困難的工作,不僅需要過人的翻譯能力和文采,鍥而不捨的毅力更是不可或缺,不過在過程中總是能認識新的作者、深入了解新的知識,這是這份工作最吸引我的地方!──郭○瑩
  • 這次參加「譯者的世界」講座,除了了解到許多翻譯的技巧外,更感動我的是譯者們對於作品的珍視。一本外文作品已承載許多人力心血,幾經輾轉來台;譯者在翻譯時更是投注大量時間熟悉作者、感受作品,試圖讓原作重現在讀者面前。過程中所需要蒐集的背景知識和所下的功夫只是必備,真正讓翻譯有了生命力的,是譯者親臨現場,與作者共持一筆,讓一本作品以不同的語言重新被創造出來——翻譯本身就是一種再創作,也因此讓翻譯本身不只是一種技術,而是一種藝術。而作為讀者的我們,在了解一本書是如何篳路藍縷的來到我們的眼前後,也更加珍惜能夠讀到這本作品的緣分;這本書不只有世界不同角落的人們共同貢獻心力,更呈現出我們所不曾了解的世界,從微生物到大強子對撞機,我們了解自己不是世界的全部,而能具備更開闊的心胸待人接物,也看到這個自然世界浪漫的一面。──李達緯
  • 本次參加了兩位翻譯界大前輩的講座,讓身為新手譯者的我收穫滿滿。不但對翻譯這門行業有更深層的認識,甚至了解到原來資深譯者一路走來充滿各種酸甜苦辣。前輩們分享他們的經驗,我由衷體會到譯者這份職業,不只是一份賺錢的工作,還能同時一邊學習書中知識,一邊增進自身翻譯功力。若能成為終生職業,可謂充分體現了「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我們就像書籍的幕後工作人員,默默地將這本書譯成母語,雖然低調,但卻很重要。此書能否讓消費者完讀,除了出版社的努力之外,譯文優劣的影響力也非同小可。這份責任感與使命感,鞭策著我們譯者不斷進步。而這天現場來了眾多譯者,見到有這麼多人和自己一樣在背後默默努力耕耘文字,感覺格外有親切感,原來我並不孤單!──項聿萱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言」外之「譯」:要跨越語言藩籬交朋友,除了文字,社群媒體上還有什麼需要被翻譯?
人機共生你我它_96
・2020/01/04 ・264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39 ・八年級

  • 作者:楊期蘭

有多少時候我們會出現:「我別無選擇」這樣的念頭?甚至不自覺的依照最習慣的方式,以同樣的思維套路對待周圍不同的人?除了工作頭銜忘了自己的其他社會角色?

                                                                         — 赫曼‧赫塞 《荒野之狼》

跨種族當朋友都沒問題了,要在社群媒體上交個外國朋友應該很簡單……嗎?圖/Alec Favale@Unsplash

當我們在臉書上或 IG 上看到日本、韓國、泰國等外國朋友的 PO 文,大家都是怎麼看懂其中想表達的意義呢?大家會不會好奇我們的外國朋友們在中文不是很好的情況下,都如何看懂我們在社群媒體上分享的內容?有沒有發現,當我們 PO 文之後,很少有外國朋友按讚或是留言?會不會是因為看不太懂所以也不敢按讚?

現在有越來越多社群媒體 (Facebook, Instagram) 會提供自動的機器翻譯來幫助我們理解外國朋友們分享的內容,但是在社群媒體上的內容經常是比較瑣碎、沒有完整架構、有比較多俚語,也可能會出現透過文字遊戲來表達一些只有母語使用者才比較能理解的雙關、幽默、或是嘲諷。像是: 「I wanna be layed up watching Halloween movies right now」或是 「福知山でハロウィンイベントのようです」。

而目前機器翻譯的結果並不一定能把這些與特定文化有關的意思或是內容帶有的情緒翻譯出來讓讀者感受到,使得瀏覽 PO 文的人不一定能夠理解朋友想表達的意思或是對方當時想表達的情緒。

因此,這篇1由美國康乃爾大學的研究團隊提出了一個新設計:

在現有的機器翻譯之外,另外提供情感與情境的資訊,藉此來幫助非母語使用者更容易理解外國貼文,並且更積極地與這些內容互動(按讚或留言)。

圖/Marten Bjork@Unsplash

在文字之外,如何提供更多情感與情境的資訊?

研究者們透過自然語言處理的情感分析 (sentiment analysis) 以及 Named entity extraction 來實現這個輔助理解外國貼文的想法。首先透過情感分析辨識出貼文內容包含的情緒,接著透過表情符號呈現,讓讀者可以直接看到外國貼文當下想表達的情感是偏正向或負向,接著在貼文中標示出富含特定背景的關鍵字,並讓讀者可以在點選關鍵字後就直接看到與那個關鍵字相關的背景知識。

例如在下面這個貼文中:

夏も終わりかぁ~・・・

今年もお盆休み楽しく遊んだ日々を1人寂しく思いだし中(笑)

機器翻譯結果:

夏天結束了…

我很孤單,想著今年 Bon 假期裡喜歡玩的日子(笑)

想像一下:如果使用了研究團隊提出的設計,我們除了能看到原本就有的機器翻譯之外,還能知道這篇貼文可能的情緒是貼文者覺得孤單,偏負面的感受????;除此之外,也可以看到 「お盆」被標示出來,與這個關鍵字相關的介紹也能直接看到。如此一來,身為看不懂某個語言的我們就有更多線索去了解外國朋友的貼文。

傳達情感與情境資訊,幫助我們更加理解來自不同文化的朋友

研究團隊製作了五個不同語言(例如:阿拉伯文、葡萄牙文、韓文等)的臉書帳號,並請 24 位英語為母語的使用者來實驗室滑一下這幾個人的臉書後,事後詢問他們對於這些外國貼文的理解程度、想不想按讚留言、有多想加對方好友並保持聯繫。

分析結果發現,相較於只有提供機器翻譯的情況,使用了這個新的設計後,大家對外國貼文的理解程度比較高,也比較想對某些貼文按讚或留言。

圖/Fausto García@Unsplash

為了更了解你,除了語言,還有什麼需要被翻譯?

文化形塑我們的語言,語言形塑我們的思考,進而影響我們的行為,而不同個體相互交流形成的行為又再度塑造了文化,如此相互影響著。語言跟文化彼此的影響密不可分。

現在交通、資訊網絡越來越便利的時代,使用不同語言、來自不同文化的新移民、留學生、旅客、外籍照護者、移工等等相較於以往也越來越多元,機器翻譯的技術除了能夠翻譯語言之外,我們也可以想想還有什麼其他因素能夠幫助我們更加了解彼此,值得被翻譯出來?

我們藉由分享這個研究讓讀者了解情感與文化背景這兩個要素對於跨文化理解的重要性,期望大家在讀了之後可以多留意生活周遭與自己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思考一下我們可以如何更了解不同文化的人,也讓對方更了解自己。

機器翻譯的技術除了能夠翻譯語言之外,也可以想想還有什麼其他因素能夠幫助我們更加了解彼此,值得被翻譯出來?

這幾年觀察到在台灣有越來越多印度人在附近形成自己的社區、或是開始嘗試融入台灣社會,每次看到都覺得很開心跟佩服,開心他們選擇台灣這個溫暖的地方,佩服他們能在一個與自己語言和文化差異很大的社會站穩腳步。在日本的時候,也觀察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人嘗試經營自己的事業與家庭,努力學習日語和了解日本特別需要讀空氣的社會 XD

促進不同文化之間的溝通有很多解法可以嘗試,這篇文章中分享的新科技只是其中一種解法。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注意到自己跟別人的差異,試著去理解與欣賞這些多元,也是另一種解法。

文化差異不僅存在於不同語言、不同國家的人之間,也存在於不同的專業背景(醫生、公務員、政治家、學術研究者)之間。回到科技能扮演的角色來說,如果將來能有工具可以順利翻譯出我們各自所處的不同文化背景,相信對於不同文化之間的相互理解與體諒會有更多的幫助。

注意到自己跟別人的差異,試著去理解與欣賞這些多元,就是一個好的起點。

本篇是擷取原始論文中部分內容搭配筆者想分享的概念所架構而成,部分研究細節與討論並未完全呈現,鼓勵有興趣的讀者直接參考原文深入了解細節。本篇目的在於讓讀者了解人機互動領域中如何了解社群媒體上的機器翻譯主題。內文並非逐字翻譯,亦不能取代原文1。若要轉載,請標示出處,並以非營利模式開放分享。

延伸了解更多:

  1. 從全球語言調查談 《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
  2.  語言本能

參考資料

  1. Lim, H., Cosley, D., & Fussell, S. R. (2018, April). Beyond Translation: Design and Evaluation of an Emotional and Contextual Knowledge Interface for Foreign Language Social Media Posts.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18 CHI Conference on Human Factors in Computing Systems (p. 217). ACM.
  • 感謝沈奕超、張元嘉、黃振瑋提供編輯建議

本文轉載自人機共生你我它,原文為〈[談文化差異] 為了更了解你,除了語言,還有什麼需要被翻譯?

文章難易度
人機共生你我它_96
12 篇文章 ・ 3 位粉絲
由致力於人機互動研究(HCI, 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的研究者與實務工作者所創立,我們定期發表人機互動相關文章,與讀者一起思考科技對社會生活帶來的好處與限制。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學好中文」才是好翻譯的優先條件:科學知識翻譯的眉眉角角與心法──2019泛知識節
泛知識節
・2019/04/25 ・2872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17 ・六年級

  • 活動紀錄/郭宜蓁

台灣有許多科普書籍都是由翻譯而來,翻譯就像是作者跟讀者之間的傳話筒,那麼要怎麼當一個好的傳話筒?這個作者到底在寫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寫?我這樣寫,讀者看的懂嗎?寫得這麼簡明扼要,是可以的嗎?

2019泛知識節,邀請到目前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具有翻譯多本書籍經驗的林大利,談談「如何成為一位值得信賴的知識型譯者」。

2019泛知識節,「科學知識翻譯的眉眉角角與心法」講座現場。

不一定要外文背景,能熟悉該領域流變對翻譯才有利

熱烈歡迎專業領域投入翻譯工作,外文背景的譯者投入感興趣的領域!

林大利分享:科學研究,是科學知識產生器,也是人類認識世界的系統性活動。

孫維新教授是這麼說的:科學是一個框架,框架內的部分,是我們已知的知識;框架外的世界,則是一片未知的宇宙。因此,科學活動就是在努力的擴大這個框架,讓我們對世界的瞭解更多更廣。這個框架依然渺小,未知的世界仍浩瀚無垠。

如果能有更多專業背景者投入科學知識的翻譯,對於大眾了解世界會有更多的幫助。每個領域都會有各自的用語,同一個字詞換了一個領域,可能就是不同意思,像是特殊的專有名詞,或是科學上有新進展時的用語更新,只有熟悉特定領域及其目標讀者的譯者才能做得到。另外,譯者通常會尊重作者的作品,不對內容作實質上的改變。但如果發生作者本來就寫錯的情況,熟悉此領域的譯者比起其他人,更有機會抓出錯誤。

科學知識要如何有效的傳遞呢?

要將科學知識有效且精確的譯給讀者,最重要的就是:把中文學好!圖/pixabay

翻譯就是一種寫作,要將科學知識有效且精確的譯給讀者,最重要的就是:

把中文學好!

林大利歸納出翻譯的基本原則:作者需提供齊全的資訊,譯者文字通順達意、遵循邏輯、簡明精要(不要太多廢話)、儘量客觀、審慎有據。

另外,有時候「廢話」也有別的作用。林大利曾經譯過一本書,書中有一個角色是條蛇,作者為了表示那是一條蛇,把單字的字尾都加上兩個s。翻譯時為了詮釋這個「 ss 」,他在每一句的句尾都加上「嘶嘶」。

翻譯的三大原則

一、理解作者

作者是誰?什麼樣的人?為什麼這麼寫?想表達什麼?

在翻譯時,不只是把語言本身讀懂就好,還需要知道作者到底想說什麼,以及基於怎樣的狀態寫出這個作品。除此之外,某些被創造出來的用語到底為何存在呢?當你知道起源時,很多時候還是無法直接翻譯,便該思考如何淺顯易懂地告訴讀者。舉例來說,”bird egg blue” 要怎麼翻譯呢?如果目標讀者是台大的學生,說不定可稱之為「水源市場藍」。(編按:台大對面的水源市場外牆曾有一段時間是淺藍色的。)

bird egg blue不存在中文的日常用語中,該怎麼翻譯會比較適當呢? 圖/pixabay

二、服務讀者

為了讓讀者在閱讀過程中不被中斷、順利閱讀,需要達成以下幾件事:

減少冗詞贅字

為了減少各種贅字,譯者必須精簡自己的文字,清楚地將自己的想法透過白話文更精確地表現出來
結論就是:精簡白話文。

避免雙重否定(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閱讀泛科學的文章,並不是不重要,而是我實在是不可以不去追蹤一個我朋友叫我不得不追蹤的泛科學IG帳號。你不能這樣子不明白我的明白,老是叫我不要去做一些我不能不去實踐的義務。
結論就是:好好說話,訂閱泛科學~(誤)不要一直說不啦(?)

剷除閱讀障礙

在閱讀時,讀者可能會因為字詞的排序,在閱讀時被干擾、中斷,像是「不重視覺重聽覺」(重視/視覺)為了解決這個困擾,必須跳脫原本的文字,可譯作「以聽覺為主,視覺為輔」。

消滅錯字別字

從錯別字的數量,可以作為譯者對文章用心程度的指標,雖然是這麼說,偶爾還是會不小心出現幾個沒挑出來的錯字,可以參考這篇文章〈為什麼我們總是看不到自己文章中的錯字稍微安慰自己。不過實際上,為了解決錯別字的問題,可以透過把自己當作讀者,重新閱讀自己的翻譯,一方面能減少錯別字,同時還能再確認自己翻譯的內容是否能讓讀者理解,如果讀完之後連自己都無法理解,就需要修改一番。

三、體貼編輯

前面提到,翻譯就像是作者跟讀者之間的傳話筒,然而在翻譯面前,還有一個重要的角色:編輯。

編輯就是這本書的總管,除了是最專業的讀者,同時也最熟悉目標讀者,便能給出貼近讀者需求的建議。林大利在翻譯童書時,編輯曾要求他更換一些成語的使用,因為某些年齡層的孩子還沒學到這些詞語。再者,翻譯過程中,譯者在翻譯用字遣詞上的特殊處理、考量等一定要讓編輯知道,像是前面的例子:為了詮釋蛇的用語「 ss 」,譯者在每一句的句尾都加上「嘶嘶」,這些細節都需要溝通清楚。

  • 小叮嚀:人非聖賢,但是錯字連篇、拖稿或是失聯讓編輯找不到,都是非常嚴重的情形。若遇到特殊狀況需要調整期程,要提前告訴你的編輯唷!

其他翻譯小細節

專有名詞的翻譯並不是那麼好處理,考量也很多。以童書為例,林大利在翻譯時會盡可能地讓書上的動物名稱跟動物園使用的名稱一致,如此一來爸媽帶孩子們去動物園參觀時,比較不會發生找不到書上動物的情形。另外,相同的專有名詞在面對不同讀者時,也有不同的處理方式,雖然林大利在翻譯時不喜歡用維基百科的詞彙,不過有些時候為了讓家長或小朋友快速查到資料,還是需要使用。

在翻譯上另一個困難點是「誤譯」,實作時大家可以想看看,你們講話時會這麼說嗎?「我今天去海邊,看到那裡有好多好多的有機體喔」。實際上念出來就可以感覺到不太對勁的部分。organism 常被被翻為「有機體」,但在這個語境底下應該要翻成「生物」吧!

勇敢進行科學寫作吧!

科學寫作需要的不是峰迴路轉的劇情,而是簡單精確的闡述。圖/pixabay

這場演講介紹了專業領域者投入翻譯的好處,以及當你想投入翻譯時,應該注意哪些大原則、小細節。聽完之後,或許我們無法馬上成為神一般的譯者,不過聽完翻譯的各種眉眉角角後,也能理解科學寫作需要的不是峰迴路轉的劇情,而是簡單精確的闡述。林大利也提到,絕大部分譯者的缺點,在於中文寫作能力不夠好,透過多讀好的文章,才有機會寫出好文章。而且沒有人的第一篇譯稿就寫得十足完美,受挫折、被挑戰都是正常的事,唯有不斷的修改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強大!所以別害怕,勇敢踏出科學寫作的第一步吧!

只看活動記錄不過癮嗎?當天的現場影像記錄可至泛科學院免費觀賞:【線上影音】2019 泛.知識節-科學知識翻譯的眉眉角角與心法

泛知識節
24 篇文章 ・ 4 位粉絲
從「科學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交給科學家」,到「科學家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懂科學」,再到「知識太重要了,所以不能讓它關在牆裡」,「泛知識節」為泛科知識召集之年度大型活動,承繼 PanSci 泛科學年會的精神與架構,邀請「科學」「科技」「娛樂」「旅行」四個領域的專家與耕耘者,一同談說、分享、攻錯。 這是一個大型的舞台,我們在此治茶拂席,虛位以待,請你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