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超詳盡一次解析《冰雪奇緣2》中所有隱喻:你,敢走出舒適圈嗎?

海苔熊
・2019/11/21 ・5625字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SR值 511 ・六年級
《冰雪奇緣》是個踏上旅程、自我追尋的故事。圖/IMDb

你的人生曾經思考過這些問題嗎:

  • 我是誰?
  • 我在做什麼?
  • 現在在哪裡?

這不是在開玩笑。如果你曾經面臨這樣的自我懷疑,那表示你可能在人生的經歷當中,經歷了自我認同的危機(self identity crisis)1。其中一種可能是,你的內在可能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或是情緒,讓你嚇了一跳──

  1. 你發現你已經不能夠用「以前你所認識的自己」來定義現在的你了;
  2. 還有一種可能是,過去你所點的那些技能,不再足夠讓你去面對當前的困境,所以你必須成為一個新的自己,把自己打造成2.0,才能夠度過危機;
  3. 還有還有一種可能是,其實你沒遇到什麼問題,每天都過著一成不變、沒有好也沒有不好的日子,可是你總覺得有某一部分的自己的壓抑了,悶悶的、很不自由,所以你的心靈想要出走。

於是,你懷抱著恐懼、忐忑、和不安開啟了你的旅程。

《冰雪奇緣2》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

 

 

 

(以下巨雷,建議看完影片之後再服用,或者是先儲存之後再來看)

 

 

 

一張圖解析劇情架構

整個劇情基本上遵循著 Joseph Campbell《英雄之旅》的脈絡2

艾莎受到某一種召喚,一開始她有點猶豫要不要接受這個召喚,但後來她不小心開啟了某一個力量,讓她原本安穩的生活起了動盪(王城地震),接著小精靈長老佩比爺爺來找她提出警告,於是她不得不離開原本熟悉的穩定的世界,踏上尋找自己身世之謎的旅程(你看吧,幾乎所有的冒險者都是被動地踏上旅程)。

延伸閱讀《天氣之子》心理學解析:你願意拿什麼,來換取心中的雨停?

在這個過程當中,她歷經朋友陪伴、孤獨寂寞、自我懷疑、過往的創傷、駕馭內在躁動不安的黑暗、死亡與重生。而故事的結束也像以往大多的英雄故事一樣有一個聖婚3(只不過結婚的是安娜和阿克XD),然後回到了原先祥和的世界。

本次也是有人有情人終成眷屬啦。圖/嵌入自Disney Wiki

主線任務:征服四靈的象徵與隱喻

上面的劇情當中,主線任務就是征服四靈:風、火、水、地(依劇情序),對我來說,這裡每一個靈都有祂的象徵跟隱喻4,分別列表如下:

在《冰雪奇緣2》中,四靈的代表:左上楓葉為風、左下蜥蜴為火、右上的馬為水、右下的巨人為地。圖/截自預告片與 IMDb
四靈象徵物駕馭者馴服方式隱喻
楓葉(蓋兒)雪寶跟祂跟玩在一起,幫祂命名變幻莫測、季節、自由、不可捉摸
蜥蜴艾莎直接來硬的,正面對決。不過後來,是以冰讓火冷靜下來。憤怒、擴散、可是在這個的背後是嬌小與可愛。
艾莎沒辦法來硬的,只能夠幫祂上韁繩。記憶、孕育、一切的初始、失控、情緒
巨人安娜在安娜在覺醒之前,只能夠小心翼翼地通過睡著的巨人巢穴;在覺醒之後她勇敢地引誘巨人破壞掉水壩,也象徵破壞「感性的原始部落」和「理性的王國」之間的隔閡。順應自然、一切的基礎、強大、力量、令人生畏

 

在《冰雪奇緣2》中,分隔原始部落與王國的水壩其實是種「隔絕」。原始部落跟森林象徵的是感性和情緒,王國象徵的是理性和控制,當一個人的感性和理性之間的連結被截斷,就可能出現壓抑、焦慮、躁動不安的情緒。圖/IMDb

其實這是一個很常見的「副本」,如果你玩過角色扮演遊戲就會發現,許多遊戲主角一路上都是在征服或是打倒、取得這四種元素的力量(這對動漫小說遊戲的作者來說是一個很方便的設定,什麼都不用想只要每個章節取得一個元素之類的,還可以賺稿費XD)。至於為什麼是這四個元素,我的想法是這源自於古代煉金術士的設定5, 6,他們相信這些是構築世界的重要元素。

當然,現在科學已經不流行這套了(不然道爾頓等人以及元素周期表君情何以堪XD),煉金術更是一個天方夜譚,可是如果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煉金術真正煉的並不是物理上面的黃金,而是煉自己內心的那個「金」(在中國文化裡面叫做「內丹」),而透過馴服的四個元素的過程,其實也是和內在不同部分的自己和解的過程。

而且,這部片很厲害的地方是,所有的角色透過劇情的推進,都和內在某一個重要的議題和解了!

一張表搞懂四個角色的生命議題

由於要逐一說明每個角色實在是太麻煩了,所以我乾脆整理了一張表,把所有角色的重要議題都放進來了,廢話不多說大家就直接看表吧XD。

故事當中的艾莎,必須理解母親、懷念母親⋯⋯最終才能整合不同部分的自己。圖/IMDb
角色生命議題走出議題的方法
艾莎自我追尋 / 母親議題
故事的最後艾莎 在世界的終端,北風與海洋交界的地方,找到一切的答案之前,有看到媽媽的影子。艾莎和母親的關係那裡是一個哭點,我離開戲院的時候,旁邊的幾個男生說他們在那裡哭了。
整篇文章都已經在談自我追尋了,所以前者我就不再贅述;而母親議題的部分7, 8,則是很多人在自我追尋(個體化,individuality)9的過程當中終究必須觸及的部分。就像故事當中的艾莎,必須感受到罪惡、愧疚、理解母親、懷念母親⋯⋯最終才能夠連結內在的四個元素,整合不同部分的自己。
安娜放手,把目光放回自己身上
安娜從第一集開始就一直在追隨著姐姐的腳步,而忽略了自己的位置。艾莎把她推開看似殘忍,但也象徵著:妹妹,我的路我必須自己走,而你也要走自己的路(堅毅)。
當然一開始安娜是憤怒的,所以她乘著用冰做的舟(船經常象徵追尋自我的承載物,container),到了最後甚至失去了同伴雪寶,她才為自己踏出第一步。換言之,在先前她過得都是姐姐的人生,放手之後,她終於可以過自己的人生,成為自己國度裡面的女王。
雪寶恐懼改變
整個故事當中,雪寶一直詢問「有東西是生命當中不變的?」這個哲學議題,希望周遭的人事物一切都不會變。
1. 在駕馭蓋兒的時候,其實也是接受了不確定、一切都會改變、沒有固定形狀的這件事情。
2. 和安娜的分離與死亡,體會到真正不變的是愛。
阿克自我中心
前面幾次的求婚,他總是在想著自己要怎麼樣打扮怎麼樣表達,才能夠讓安娜答應。所以總是在不當的時機,說出嘴拙的話。
設身處地:阿克從頭到尾總共求婚了到第四次才成功,並不是因為第四次有冒險的加持,而是在第三次到第四次中間他從岩石巨人的腳下救出安娜時,他問了一句:「what do you need?」他終於能夠思考安娜想要的是什麼,而不是只是一昧的想要表現而已。

看起來在這張表當中,大家在追尋的是四個完全不同的生命命題,實際上,所有的角色都在面臨一個同樣的問題:我到底是要維持目前的行為、生活方式與人際關係,還是要做出一些不同的調整和改變?

兩種動力:自我驗證與自我提升

還記得艾莎一開始的掙扎嗎?其實,她的掙扎也是每個人的掙扎——是要離開舒適圈,探索更多可能的自己(possible self),還是要繼續待在舒適圈裡,過著沒有好也沒有不好的日子?這就是內在自我兩種動機(motivation)的矛盾。在有關於自我的研究當中(self and psychology)有兩股重大力量,分別是自我驗證(self verification)10自我增強 / 自我提昇 (self improvement / self enhancement)11,這兩個是非常重要的動機,列表如下:

自我的動機定義目的過度時的缺點
自我驗證人們希望根據自己對自己的信念和感覺,來被他人認識和理解。比方說,你覺得自己是個幽默的人,你也希望別人這樣覺得,甚至會從生活中有意無意去收集「我是個幽默的人」的訊息來驗證自己「果然是如此」。自我穩固和自我一致性(self consistency)。穩定是很重要的,畢竟如果每天你對自己的認識都不一樣,你應該會感到惶惶不安。有一些研究顯示,低自尊的人會傾向維持自我概念的一致性,而抗拒挑戰和改變12。對他們來說,「穩定得覺得自己很糟糕」至少比較可控制,相反地面對「那個可能的變好」,他們反而會有很多的擔憂。
自我增強與自我提昇自我增強指的是在威脅,失敗或自尊心受到打擊的情況下,我們會提昇對自我的評價。自我提昇是指,我們會想要透過有計劃的練習與活動,讓自己變得更好。自我增強在你失意時可以保護你的自尊不受威脅,而自我成長。這個也同等重要,如果你的個性一直以來都不會改變,那麼你大概會重複一樣的錯誤、也不會有什麼進步。如果你過度自我要求,又自己太高的標準,每天都想要變成「更好的人」,那麼這樣巨大的壓力很容易讓你變成「適應不良的完美主義者」13,你可能從這種自我要求當中獲得一些好處,但也過得非常辛苦。

這兩個力量在我們的內心裡面互相拉扯,所以有些時候我們會想要改變和突破,而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則是習慣待在舒適圈裡面——直到你無法忍受的痛苦出現

為什麼人會習慣待在舒適圈裡面呢?為什麼我們會習慣壓抑情緒而倡導理性14, 15?為什麼你明明知道現在的日子過得不好,卻沒有勇氣改變呢?說穿了,所有的膽小都是來自於恐懼(Fear),我們太害怕未知、被情緒淹沒、不可控的事情,所以我們在自己的心裡構築了一個水壩,停止對自己的自卑和憐憫(Self compassion)16,忽視自己其實想要的是自由、欺騙自己很滿意現在生活。可是當你閉上眼睛不去看那些內在「第五靈」的呼喚(這裡並不是在講能量等偽科學,而是劇情XD),它最終會化為一種怒吼,撼動你的日常,那你不得不去正視它的重量(這就是為什麼一開始王城會斷水斷電、被地震給吞噬)。

身為一個人,就沒有永遠安逸的王城,每一次的地震,都在引領你踏上新的旅程。

但如果你目前被恐懼佔據,那該怎麼辦呢?老實說艾莎已經給我們答案了:找一些可以信賴的朋友和你一起上路(心理學上我們稱做社會支持,social support)17,不過到了某些關頭,你還是要能忍受孤獨(畢竟成功人士都能夠忍受 10000 小時的孤獨)18、甚至要經歷某一種死亡(你看白雪公主跟小紅帽也死過)7, 19,才能夠深入那個內在而幽暗的自己,達到另外一種蛻變——這就是為什麼劇情要安排在旅途中斷的時候,兩個人分開獨立行動(想像一下,在這個蛻變過程當中,你的衣服如艾莎一樣從水藍色變成全白的樣子⋯⋯糟糕,為什麼變成真人版卻有點中二的感覺XD)。

深入那個內在而幽暗的自己,才能夠達到另外一種蛻變。圖/IMDb

有些路,只能夠自己走。當你願意通過這些痛苦跟孤獨,歷經某些放棄與失去,你再度起身的每一步,都終將成為更好的自己。

總之:找朋友跟你一起上路,必要時忍受孤獨,是走出舒適圈的不二法門。

走進自己的未知:黑暗過後就是黎明

我經常說:人是很犯賤的動物,不夠痛苦的時候是不會改變的。回到故事一開始,我們可能會以為「第五靈」在召喚艾莎,但看到後來你會發現說穿了其實是艾莎內在的自己在召喚她自己。

換句話說,當你已經無法忍受耳朵旁邊的某種聲音、當你內心裡面某一部分的自己開始躁動不安,想被你聽見並且希望你做出些改變20,這時候的你通常不會太舒服,也因為這個不舒服,讓你願意離開原本的舒適圈,航向你一直以來的夢,Into the unknown~~(音樂下)。

後記

整部片裡面我覺得最讓我感動的是,從頭到尾有非常多的歌曲橋段(如果人生也可以一邊活一邊唱歌就好了XD),有一種La La Land 的既視感。尤其是阿克唱的那段 Lost in the Woods ,整個打中我的笑點(有男孩團體的感覺)。而有點可惜的是,因為每一個部分都要碰到,看起來有點像大雜燴,有些部分只是點到為止,沒有深入的探討。不過整體來說,作為一部闔家觀賞老少咸宜的動畫,我覺得已經做得非常好了!不但小朋友看了會想笑、中朋友看了會覺得有趣可愛、討厭的大人們(?)看了,也可以從當中領悟到一些東西,所以我給五顆星!

參考文獻與延伸閱讀

  1. Dombalagian, O. H. (2006). Self and Self-Regulation: Resolving the SRO Identity Crisis. Brook. J. Corp. Fin. & Com. L., 1, 317.
  2. Campbell, J. (2008). The hero with a thousand faces (Vol. 17): New World Library.
  3. 海苔熊、黃宗堅 (2019)。 糖果屋:在匱乏裡的救贖。張老師月刊, 493。
  4. Jung, C. G.(2013)。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龔卓軍譯)(二版)。新北市:立緒文化出版 。(原著出版於 1964)
  5.  Raff, J.(2007)。榮格與鍊金術。台北:人本自然 。
  6. Edinger, E. F. (1985). Anatomy of the Psyche Alchemical Symbolism in Psychotherapy.
  7. 葉琳、林書熲 (2017)。 擺脫共生,成為女人:從榮格心理分析取向看小紅帽與狼[Getting Rid of Symbiosis and Becoming an Woman: Reflections on the Little Red Riding-hood and the Wolf through the Perspective of Jungian Psychology]。輔導季刊, 53(1),頁 16-24。
  8. 岡田尊司(2015)。母親這種病(張婷婷譯)。台灣:時報出版。
  9. 李宗憲(2015)。生命的認識與整合──試論榮格個體化哲學。南華大學生死學系哲學與生命教育,台灣。
  10. Sedikides, C., & Strube, M. J. (1995). The multiply motivated sel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1(12), 1330-1335.
  11. Chang, E. C. (2008). Self-criticism and self-enhancement: Theory, research, and clinical implications.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12. Wood, J. V., Heimpel, S. A., Manwell, L. A., & Whittington, E. J. (2009). This mood is familiar and I don’t deserve to feel better anyway: mechanisms underlying self-esteem differences in motivation to repair sad mood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6(2), 363.
  13. 江秋慧(2016)。國中教師完美主義、因應策略與班級經營效能之相關研究。中華大學。
  14. 蘇益賢(2018)。練習不壓抑。台灣:時報文化。
  15. 胡展誥(2017)。別讓負面情緒綁架你:30個覺察+8項練習,迎向自在人生。台灣:寶瓶文化。
  16. Breines, J. G., & Chen, S. (2012). Self-compassion increases self-improvement motivat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8(9), 1133-1143.
  17. Cohen, S. E., & Syme, S. L. (1985). Social support and health. Academic Press.
  18. Gladwell, M.(2008)。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裡?)。UK:Hachette UK。
  19. 吳東彥、黃宗堅 (2019)。 《白雪公主》的童話分析:性意識及陽性原則的啟蒙與開展[The Analysis of Snow White: Initi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Sexuality and Animus]。輔導季刊, 55(1),頁 61-70。
  20. Thun, F. S. v.(2018)。我與內心團隊的溝通心理學(Miteinander Reden 3: Das „innere Team“ und situationsgerechte Kommunikation: Kommunikation, Person, Situation)(彭意梅譯)。台灣,台北:商周出版。

文章難易度
海苔熊
70 篇文章 ・ 438 位粉絲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剪刀石頭布——和平號上自主企劃案協商│環球科學札記(49)

張之傑_96
・2021/10/20 ・158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張之傑

和平號第一○一回行程,停靠港原有古巴的哈瓦那,所以文化教室特聘莎莎舞老師宗像志布子到船上教莎莎舞,預備船到哈瓦那時,到革命廣場和古巴人一起跳。古巴是莎莎舞的起源地,人人會跳,可說古巴的國舞。

每次上莎莎舞的課,一開始都有個踏著基本舞步的接龍遊戲。起初兩個人猜拳,輸者雙手搭在贏著肩上。當老師喊停,說聲じゃんけん(janken),前頭的贏者再和另一組的贏者猜拳,跺著腳大聲地喊じゃんけんぽん(jankenpon)。如此愈接愈長,最後產生出勝利的隊伍。

我小學就讀台北市松山區的興雅國小,記得小時候台語稱剪刀石頭布猜拳就是janken。外省社區,如四四兵工廠子弟小學的孩童,則稱作「將-軍-寶」,顯然來自日語。看來剪刀石頭布猜拳可能源自日本,且傳入中國可能是清末的事。

猜拳源自日本,圖為日本學童在課堂上猜拳。Aka Hige攝。圖/Wikipedia

じゃんけんぽん,漢字表記為石、鋏、紙。石頭在前,剪刀在中,布原為紙。英語世界大多稱rock paper scissors。關於剪刀石頭布的起源,有人說源自中國的酒拳(划拳),但沒有證據證明酒拳曾包含剪刀石頭布。根據日文版維基百科じゃんけん條,剪刀石頭布猜拳誕生於十九世紀,即江戶-明治年間,到十九世紀末已在日本普遍,二十世紀後傳至世界各地,甚至有國際賽事。

剪刀石頭布這種日式猜拳傳到中國後,何以從石鋏紙變成剪石布,可能是布字的音韻接近日語的ぽん(pon)。關於日式猜拳,還有一件事值得一記。七月七日,是日本的七夕。明治維新後,棄陰曆,採陽曆,傳統節日也改成陽曆。為了慶祝七夕,船上特請中日聯姻的陸先生演講,由陸太太做日語翻譯。陸先生邀請我聽他的演講。

圖/Giphy

為了申請七月十日的自主企劃案「我的西藏因緣——兼談藏族的歷史、宗教和文學」,還沒聽完陸先生的演講,就趕到八樓阿古拉廳。已申請過一次,這次駕輕就熟。各廳可使用的時間寫在白板上。巴伊雅廳有一百二十分鐘,但已貼上六張條子。阿古拉廳有五十五分鐘,還沒人貼,我就貼在阿古拉廳。但我貼上去不到一分鐘,有位日本女孩子也貼上一張,意味著這個時段至少有兩個人競爭。

當貼條子的時間過了,工作人員開始處裡。只有一人貼條子的的空間,馬上找來貼的人,經確認後,向一旁的工作人員報到。有好幾個人貼的,就要協商,如每人分配幾分鐘。只有兩個人貼、時間又不長的話則以猜拳決定。阿古拉廳的五十五分鐘有兩個人貼,就得猜拳了。

圖/Giphy

我和那位日本女孩子猜拳,我不諳日本人的猜拳規矩,弄錯了幾次。原來日本人猜拳,彼此先以拳頭相對,再收回拳頭,接著大喊jankenpon,當喊到pon時,正式出拳。不能和我們一樣,不需甚麼儀式就可直接出拳。那日本女孩子大概被我弄糊塗了,我竟然成為贏家。

工作人員認為我的題目太長,也不希望題目上有宗教字眼。透過翻譯,幾經商量,只留下「我的西藏因緣」,副標題「兼談藏族的歷史、宗教和文學」刪除了。確定了題目,向一旁的工作人員報到。技術人員要知道我的電腦的插頭,這有點麻煩,特地回房拿來電腦。又詢問有沒有音樂,我說沒有。又詢問需要幾支麥克風,我說一支。一切確認,才算完成手續。

七月十日,上午十時二十分至十一時零五分是我的自主企劃。交給船上的題目是「我的西藏因緣」,他們大概覺得不夠通俗,擅自改為「我與西藏的緣分」。這次演講也滿座,但事後沒人過來討論,整體來說沒有上次成功。聽者可能想聽一些神祕的人事物,而我的演講沒講歷史和宗教,也沒講奇風異俗。講的只是個人對藏族文化產生興趣的緣起,及其後續的一些經歷,這可能不是大家想聽的。

張之傑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張之傑教授,科學史家,為中央研究院科學史委員會委員、中華科技史學會創始人;另研究科普學、辭書學、民間宗教、民間文學、西藏文學等。寫作小說及少兒讀物大多使用筆名(章杰),其餘大多使用真名。其科普作品以文筆流暢、條理清晰、富含人文精神著稱。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