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死掉的鴨子與卡在喉嚨的魚:搞笑諾貝爾獎帶來的不尋常人生路

PanSci_96
・2019/09/16 ・3028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484 ・五年級

每個搞笑諾貝爾獎的得獎研究乍看好笑,其實背後都有著發人深省的意義。

說到「搞笑諾貝爾」,大家應該多少有些印象吧!(忘記的人快去複習一下~)這個令人開懷大笑又能有所收穫的獎項中,有許多讓人印象深刻的得獎作品──像是當年那隻有同性戀戀屍癖的綠頭鴨。

這隻鴨子不但因為神秘行為而聲名大噪,研究他的原論文作者 C.W. Moeliker 也因為這隻鴨子,大大地改變了原有的人生。

震驚!光天化日之下,那隻綠頭鴨竟然……

2003 年,搞笑諾貝爾生物學獎頒給了 C.W. Moeliker ,他是生物學家,也是鳥類學家,同時還是荷蘭鹿特丹自然歷史博物館館長。他得獎的原因十分不尋常:非常完整地記錄了一隻綠頭鴨的同性戀戀屍癖。

故事還得從 1995 年 6 月 5 日開始說起。這一天,Moeliker 的辦公室窗戶忽然「砰!」地傳來一聲巨響,他一探頭,發現有隻綠頭鴨 (Anas platyrhynchos) 的屍體就這麼躺在地上,死因八九不離十是因為快速飛行時,頭部不幸撞上了玻璃才會 GG。

飛禽撞上了玻璃而悲劇不是什麼新鮮事,然而,弔詭的事情發生了。C.W. Moeliker 發現到,不遠處有另一隻活的雄性綠頭鴨慢條斯理地走過來。這隻鴨子慢悠悠地靠近,而後開始對著地上的綠頭鴨屍體猛戳。你想得沒錯,這隻綠頭鴨就這麼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暴了地上的屍體。

警察先生,就是這隻鴨!圖/Semantic Scholar

如果你以為這隻綠頭鴨會及時「回頭是岸」,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這樁草坪上的激情事件竟然長達了 75 分鐘之久,直到 C.W. Moelike 看到肚子都餓了,前去確認狀況時,這隻戀屍鴨鴨也沒有因此飛走,只是走了幾步,毫無威脅地發出呱呱聲。即便最後屍體被清走,牠依舊流連忘返,嘗試尋找牠的受害者。

而經過了專業嚴謹(?)的驗屍流程,人們最後確認了這隻不幸死亡的綠頭鴨為雄性。

後來,C.W. Moeliker 將這隻不幸的鴨做成了標本,如果你想要一睹這隻受害者綠頭鴨的真面目,或許可以在下次去荷蘭旅遊時,考慮順道造訪下鹿特丹的自然歷史博物館。

那些死掉的鴨鴨,讓我們懷念牠!

雖然上面談到的這項駭人聽聞社會事件搞笑諾貝爾獎看似非常荒謬,但卻帶來了許多省思,也間接催生了很有意義的活動。

每一年,都有非常多鳥類因為衝撞玻璃和建築物而死亡,所以 C.W. Moeliker 將每年的 6 月 5 日訂為「死鴨子紀念日」(Dead Duck Day),在當天晚上 6 點 5 分於博物館中舉辦紀念活動。這一天 Moeliker 不僅會讓大家近距離觀察悲劇綠頭鴨的標本,也會邀請大家一同討論「如何預防鳥類撞死」的新方法,最後,則會前往博物館附近的中式餐館,吃六道鴨肉料理作為晚餐。

在獲獎以及舉辦紀念活動後,C.W. Moeliker 得到了響噹噹的「The Duck Guy」綽號,人們開始將各式各樣有關鴨的東西寄給他,同時也會分享他們自己觀察到的不尋常動物行為。

Moeliker 說:「相信我,在這個星球上,如果有一隻動物有不正常的行為,我一定會知道的。」

2019 年的死鴨日已經是第 24 屆了。圖/Kees Moeliker

喝了酒後要幹嘛?當然是吞魚啊(誤)

不久之前,他又參與了一件相當不尋常的事件。 2018 年,他和研究團隊共同發表了一篇離奇荒謬的醫療案件報告。

本次事件源自於一場朋友聚會,還有美國電視節目《Jackass》。

《Jackass》是一個搞笑節目,內容通常是一群人演出各種危險、荒謬、自殘的特技,而受到這個節目的啟發,一名 28 歲的男子與朋友養成了從他家的魚缸生吞活魚的神奇傳統。

事情發生在 2016 年 4 月 3 日下午,當時,他和他的朋友飲酒過量,在酒精(和數量不明的搖頭丸)作用之下,他們再次開始進行生吞活魚的儀式。

第一批魚──進入了口腔、滑順地溜下喉嚨!是的!我們可以看到牠順利地被吞下了!

第二批魚──沒錯,牠進去了,不對,好像不太對勁。喔不!這隻魚竟然將魚鰭豎起了!不!牠卡、住、了……

這隻魚豎起了魚鰭,卡在了男子的喉嚨中。他嘗試用大量的啤酒把魚給嚥下、用手指伸入嘴巴誘發嘔吐反應,甚至還錯誤地用了哈姆立克法 (Heimlich maneuver),但那隻魚依舊固執地卡在咽喉,甚至還造成了吐血的狀況。

在用了更多啤酒、蜂蜜還有冰淇淋(?)進行了好幾個小時的自我治療,卻始終失敗後,男子才終於放棄抵抗、將自己送進了急診室。

經過頭部與頸部的電腦斷層掃描後,醫生們在患者的咽喉下部接近食道處,發現了長約 5 公分,寬約 1.5 公分的異物。確認了魚兒的位置,男子隨即進行了兩次手術,最後成功將魚和卡住的魚鰭全部取出,也在休養後完全康復了。

斷層掃描圖。(我稍微比了 5 公分對到自己的喉嚨,完全無法想像這個東西存在於自己的喉嚨中,大概會痛死吧哈哈哈。)圖/Taylor & Francis Online

活魚真的不好吃,節目效果請勿輕易模仿啊!

後來,這名男子將取出的魚送到了鹿特丹自然歷史博物館進行鑑定,才發現他吞下的魚原來是條長 5.3 公分的側斑兵鯰 (Corydoras aeneus) 。這種常見的寵物魚在遇到危險時會豎起自己的胸鰭,實在不是生吞活魚的好選擇……不,不對,沒事根本不該亂生吞活魚啊!

最後,這隻曾被生吞的魚兒被做成標本,收藏於鹿特丹自然歷史博物館,且成為館中「死亡動物故事」(Dead Animal Tales) 展覽的重要展示品。

魚骨造成吞嚥困難的案例十分常見,但因為活魚而阻塞咽喉的案例實在是少之又少,更何況還是自願性的。(笑)──Moeliker 和夥伴們寫的案件紀錄這麼寫道。

此外,他們還貼心地在文中呼籲大家不要輕易模仿節目《Jackass》中所有的挑戰,否則可能會演變成非常嚴重的後果。1

收藏於鹿特丹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側班兵鯰。圖/Taylor & Francis Online

由鴨子開啟的旅程,我與搞笑諾貝爾有個約

這些看似瘋狂的事件,都被真真實實地紀錄在博物館當中,Moeliker 的人生也因此有了很大的轉變。說起當年那隻鴨子的實錄,Moeliker 說他當下就知道自己看到了很特殊的事件,卻花了 6 年的時間才決定是否要發表它。

他雖然知道這個事件是個超棒的八卦,不過,如果要一本正經地和其他知識份子分享這項發現,那可就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了。而這種主題也毫無前例可循。就這麼拖著拖著,直到 6 年之後,C.W. Moeliker 才在朋友和同事的鼓勵下發表了這次的事件。

被鴨子改變人生的 C.W. Moeliker 。圖/Wikipedia

當他因為鴨子論文而收到搞笑諾貝爾獎的得獎通知時,他深知這個獎項的精神,也認為這會讓更多的人對科學產生興趣,因此欣然接受了獎項。

而他與搞笑諾貝爾獎的淵遠可不只於此。後來,他乾脆加入了主辦單位──科學幽默雜誌《不可思議研究年報》(Improbable Research) 的編輯委員會中,後來也時常出現在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中。後來,他更在 2006 年 5 月成為《不可思議研究年報》的歐洲局局長。

由鴨子開始的搞笑諾貝爾獎之旅到這兒告一個段落了,但更多有趣的研究還等待大家發現,還想看更多搞笑諾貝爾獎的內容,走這邊吧!

參考資料:

  1. Moeliker, C. W. (2001). The first case of homosexual necrophilia in the mallard Anas platyrhynchos (Aves: Anatidae). Deinsea, 8(1), 243-248.
  2. Benoist, L. B., van der Hoven, B., de Vries, A. C., Pullens, B., Kompanje, E. J., & Moeliker, C. W. (2019). A jackass and a fish: A case of life-threatening intentional ingestion of a live pet catfish (Corydoras aeneus). Acta Oto-Laryngologica Case Reports, 4(1), 1-4.
  3. Kees Moeliker
  4. Dead Duck Day
  5. the duck
  6. 〔TED〕基斯‧慕萊克: 一隻死鴨子如何改變我的一生
  7. 無厘取鬧》——維基百科
  8. Kees Moeliker——維基百科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54 篇文章 ・ 240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1

4
0

文字

分享

1
4
0

發炎性腸道疾病的獵奇療法:來一杯「鉤蟲卵」吧!——《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

麥田出版_96
・2021/10/24 ・229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伊丹.班—巴拉克
• 譯者/傅賀

上一節,我提到了犬蛔蟲,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沒有提另外一種寄生蟲:蠕蟲。這類寄生蟲成員眾多,個個都是入侵或躲避免疫系統的行家,牠們有許多花招可以幫助牠們在人體內存活下來、繁榮昌盛。牠們之所以需要這些花招,是因為作為寄生蟲,牠們的個頭太大了,免疫系統不可能看不到牠們。即使是較小的蠕蟲物種,也有幾公釐長,跟病毒或細菌比起來,可謂龐然大物。

蠕蟲感染者的腸道 X 光照片,圖中黑線都是蠕蟲。圖/WIKIPEDIA by Secretariat

在世界上許多較貧窮的地區,由於衛生條件較差,蠕蟲帶來了無盡的痛苦:據統計,世界上約四分之一的人口感染了某種類型的蠕蟲。衛生機構正在嘗試使用預防、清潔的手段和抗蟲藥物來緩解疫情。與此同時,在已開發國家,人們已經成功消滅了蠕蟲疾病。

也許有點過於成功。

免疫反應有幾種不同的形式。我們理解得最透徹的兩種是 Th1 和 Th2(Th 代表輔助 T 細胞,這是一種重要的 T 細胞)。它們的細節比較複雜,但大體畫面是這樣的:這兩種反應處理的是不同類型的感染——Th1 類型的輔助 T 細胞會向吞噬細胞和胞毒 T 細胞發出啟動訊號。聽到「集結號」之後,這些細胞會追蹤並摧毀任何被病毒或特定細菌感染的人類細胞。與此相反,Th2 反應是直接攻擊那些尚未入侵人體的病原體,Th2 細胞會啟動一種叫作嗜酸性球(eosinophils)的免疫細胞,來殺死蠕蟲。只要一種 Th 反應上調,另外一種就會下調。這種機制是合理的,因為這樣可以節約身體的資源,並降低免疫反應的副作用。

TH2 細胞(左)正在被 B 細胞(右)活化。圖/WIKIPEDIA

蠕蟲激發的正是 Th2 反應。有人因此認為,此消彼長,在那些蠕蟲病發病率較高的國家,過敏反應( Th1)的概率恰恰因此更低。(在過去幾十年裡,已開發國家裡出現過敏反應的人越來越多)。流行病調查顯示:蠕蟲越是肆虐,過敏反應就越少。

蠕蟲採取的各種躲避和反擊策略,以及牠們的存在本身,都會對免疫系統產生影響。一個效果就是牠們會抑制發炎反應——要知道,世界上有許多人巴不得他們的發炎反應受到一點抑制呢。

因此,許多患有慢性自體免疫疾病(比如,發炎性腸道疾病)的人現在正在接受蠕蟲療法(用的是鉤蟲),針對其他發炎疾病的臨床治療也正在測試。

Necator Americanus L3 x1000 12-2007.jpg
鉤蟲, 被用在慢性自體免疫疾病的蠕蟲療法 。圖/WIKIPEDIA

這聽起來有點怪誕:有人竟希望——不,堅持要——被寄生蟲感染。他們向醫生求助,醫生給他們的藥是一小杯鉤蟲卵,然後他們就喝下去了。在他們的胃裡,這些卵會孵化,幼蟲會爬出來。然後,不知怎的,患者就感覺好多了。當然,鉤蟲不會存活很久(醫生選擇的物種並不會在人體腸道內存活很久,否則就會有新的麻煩了),因此,過一段時間,患者又要接受新一輪的感染,以維持免疫系統的平衡。

當然,如果我們可以不用蟲子(比如使用其中的有效成分,類似某種「鉤蟲萃取物」的藥物)就可以治療疾病,那就更好了。但是,目前還沒人知道到底哪些成分重要——而且似乎要見效,必須要用活的蠕蟲。

為了解釋關於蠕蟲的這個情況,研究人員提出了「老朋友假說」(old-friends hypothesis),這是「衛生假說」的一個改良版。你也許聽說過「衛生假說」,它已經流傳了很長一段時間,但直到一九八九年才由大衛.斯特拉昌(David Strachan)正式提出。他進行的流行病學調查顯示,那些在農場裡或田野邊上長大的孩子要比那些在城市裡長大的同齡人更少患上過敏。從此之後,「衛生假說」就被用於描述許多不同的觀念,其中一些得到了研究支持,而另一些則沒有。

總的來說,老朋友假說的大意是,人類的免疫系統是在一個充滿微生物的世界裡發育的,我們經常要跟許許多多的微生物打交道。我們已經看到了免疫系統跟腸道微生物的密切聯繫,但是這樣的親密關係也可能會擴展到病原體。免疫系統已經對一定程度的接觸和較量習以為常了。現代西方社會,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愛清潔、刷洗、消毒的階段,我們受感染的機會大大減少——但這破壞了免疫系統的平衡。我們的免疫系統習慣了跟某些病原體對抗,一旦沒有了對手,它就會工作失常。因此,嬰兒和小朋友也許最好要接觸一點髒東西。

現代社會,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愛清潔及消毒的階段,我們受感染的機會大大減少,但這破壞了免疫系統的平衡。圖/Pixabay

顯然,你不希望你的孩子臉上有霍亂弧菌,雖然研究人員在二○○○年發現結核病對預防氣喘有幫助,但這並不意味著你要讓孩子染上結核。但是「髒東西」裡含有許多常見病原菌的減毒突變株(不再那麼有害),這可能對孩子的身體有益。沒有它們,孩子日後也許更容易患上免疫疾病——比如過敏和自體免疫病。

問題是,要多乾淨才算乾淨,要多髒才算髒呢?抱歉,我真的不知道答案。

——本文摘自《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2020 年 9 月,麥田

所有討論 1
麥田出版_96
156 篇文章 ・ 375 位粉絲
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