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端午驅五毒必備,讓千年蛇精也中招的「雄黃」到底是什麼?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96
・2019/06/05 ・236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25 ・七年級
  • 文/青悠
    大學與研究所時候園藝與奇幻雙修,畢業後轉了個彎成為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在妖怪中打滾的同時偶爾充當真人植物圖鑑。《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和《尋妖誌》的共同作者。
端午節。圖/flickr

端午節終於到了,對很多人來說應該又喜又憂吧?俗話有云:「未食五日節粽,破裘毋甘放」。端午過後,天氣穩定許多了,總算不用再為了隔天天氣大變,不知道該穿什麼出門而手忙腳亂。

可是,溫暖的天氣也讓許多「小生物」活躍了起來,蚊蟲變多了,蛇類也可能頻繁出沒,讓人又驚又怕。古時候於是便有「端午驅五毒」的習俗。在端午這天,要整理環境,掛上菖蒲、艾草及榕樹葉,希望能驅避居住環境附近的蠍子、毒蛇、蜈蚣、壁虎和蟾蜍,避免危害。

其中,還有一項現在的人們比較少看到的習俗活動──飲雄黃酒,也是為了驅五毒而進行的。

雄黃酒最佳功效廣告:千年蛇精現原形

雖然作者本人並沒有喝過雄黃酒,但關於雄黃酒的習俗,也是從小聽到大。據說在端午節這天,喝雄黃酒可以保佑無病無痛、百毒不侵,而不能喝酒的兒童,則可以用酒液在額頭上寫個「王」字,同樣可以達到防護的功效。此外,還有「白蛇傳」的故事,也是每年都要聽上一輪。

白蛇傳的故事相信大部分的人都很熟悉了:白素貞與許仙在飄著濛濛細雨的西湖相遇,因白素貞開口借傘,兩人因此相識,進而相戀結為夫妻,一起過了一段幸福快樂的日子。

白蛇傳。圖/wikipedia

直到有天,許仙到寺廟參拜,遇上僧人法海。法海看出許仙身上有妖氣纏繞,斷言他必受妖怪糾纏,妻子很可能是蛇妖。而許仙被這麼一說居然也慌了,聽了法海的慫恿,在五月初五端午節那天,備了雄黃酒和妻子白素貞共飲。白素貞喝了酒,頭昏腦脹,回房間休息,一會兒許仙偷偷朝門縫一看,赫然看見一條白鱗大蟒蛇,就盤在他與白素貞的床上!許仙太過驚恐,活生生被白素貞的蛇精原形嚇死了,酒醒的白素貞,為了救夫君,毅然上崑崙山盜取能起死回生的仙草⋯⋯

這段「飲雄黃酒現原形」的情節,可說是整段故事的重要轉折。原來雄黃酒這麼厲害啊!聽到這裡,總不免停下驚嘆一會。畢竟擁有千年修行、能上崑崙山盜仙草、又跟高僧鬥得難分高下的蛇精,竟然因為小小一杯雄黃酒就不支倒地、現出原形。雄黃酒的奇效,真是不言而喻,白蛇傳的故事儼然也成為雄黃酒效果的最佳廣告了。

雄黃:古代冒險者的野外出行必備道具

不過,雄黃能驅蛇的說法,可不是白蛇傳首開先例。

早在東晉時候,《抱朴子》內篇〈登涉〉即記載如下:「昔圓丘多大蛇,又生好藥,黃帝將登焉,廣成子教之佩雄黃,而衆蛇皆去。今帶武都雄黃,色如雞冠者五兩以上,以入山林草木,則不畏蛇。」這是說只要在深入山林時身上帶著雄黃,不僅不用害怕蛇的侵擾,各種蛇類還會自行迴避,簡直就像是裝備了抗蛇防護罩一樣。要是不幸還是被蛇咬了,也不用擔心,《抱朴子》接下來又說,只要拿出雄黃,磨成粉末,就會變成現成的特效藥,塗抹在患部,蛇咬之傷很快就會痊癒。

雄黃也是好用的除蟲劑。在端午的習俗中,也有人會將雄黃粉末或雄黃酒撒在家中或房屋四周,據信這樣害蟲就不會靠近,也能防止疾病。而古時候的醫書中,可以看到幾則奇特的病例,大意都是病患服用雄黃之後,從腹中吐出一條小蛇來──以今日的眼光來看,應該是雄黃將寄生蟲驅趕出來了吧。

除了除蟲、防蛇、解蛇毒,雄黃還被認為是能祛離邪祟的避邪之物,《荊楚歲時記》便提到,正月時配戴雄黃作成的藥丸可以趨避鬼邪。既可以趕有形的蛇,又可以趕無形的鬼,雄黃儼然驅邪避煞還能治病的萬能物品,只要有雄黃,萬事不用煩惱,也難怪到了明代,在《本草綱目》的記載中,雄黃已經變成能「殺精物惡鬼邪氣百蟲毒」的護身神物了。

雄黃。圖/wikipedia

雄黃是什麼,又從哪裡來?

看了這麼多雄黃的效果,相信大家差不多開始好奇了吧──這麼好用的雄黃,到底是什麼東西,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既然雄黃是中藥的一種,第一時間不免會猜想那是否是某種植物。不過,它既不是樹上結的果子,也不是土裡長出來的葉子──雄黃這東西,其實是一種礦物。

雄黃的外觀看起來是橘黃色到紅色的晶體,可能呈塊狀或粒狀,但結晶漂亮的時候,看起來也像寶石一樣。雄黃莫氏硬度只有 1.5 到 2,比石膏稍軟一點,多在溫泉沉澱物或火山昇華物中發現,而究其成分,雄黃其實是一種硫砷礦物結晶,主要成分為四硫化四砷(As4S4)。

看到「砷」,想必大家都眉頭一皺──看來雄黃其實有毒!

喝了不能祛病,反而使毒上身。圖/Pexels

沒錯。由於雄黃具有毒性,大多時候,其實都只是當作外用藥使用,對於治療某些皮膚病有功效。但即使如此,大量或長期使用,仍有造成急性或慢性砷中毒的危險,使用上不可不慎;而古時,雖的確有內用驅蟲的處方,不過現今有更安全有效的方案,自然也不會使用了。

至於雄黃防蛇的說法,則沒有什麼根據的傳言,更別提驅鬼避邪,現代都市人如我們,應該沒有理由興沖沖地準備雄黃。何況未受中醫訓練的一般人,實在不建議自行使用雄黃,一來抓不準安全劑量,二來不清楚處理方式的宜忌,很可能造成危險──舉例來說,雄黃忌高温加熱,因為雄黃加熱一定溫度氧化之後,有可能反應成「三氧化二砷(As2O3)」。這三氧化二砷何許物也?正是大名鼎鼎殺人滅口必備良藥的砒霜呀。

雖說如此,倒也不必太過驚慌,拒雄黃於千里之外。雖然雄黃的確具有毒性,但只要劑量恰當,仍然還是安全的藥物,而即使是現在,一些藥品的成分中仍含有雄黃,要是碰上了,只要謹遵中醫師醫囑,都不至於有危險。

不過端午節的雄黃酒嘛⋯⋯還是不建議飲用囉。

文章難易度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96
22 篇文章 ・ 249 位粉絲
妖怪就是文化!北地異工作室長期從事臺灣怪談、民俗、文史的考據和研究,並將之轉化成吸引人的故事和遊戲。成員來自政大與臺大奇幻社,從大學時期就開始一起玩實境遊戲和寫小說,熱愛書本、電影和實地考察。 歡迎來我們的臉書專頁追蹤我們的近況~https://www.facebook.com/TPE.Legend


0

12
2

文字

分享

0
12
2

如何幫畜牧業減排溫室氣體?——教會小奶牛上廁所,可有效降低「一氧化二氮」排放!

阿咏_96
・2021/10/17 ・2612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近年來,大眾對於「氣候變遷」這個詞越來越不陌生,國際間也會簽訂不同協議與政策,來減緩溫室氣體的排放,講到這邊,我們通常會想到化石燃料的使用,但較少被人們注意到的是,畜牧業也是排放甲烷、二氧化碳、一氧化二氮等溫室氣體的大宗,甚至會造成水污染及空氣污染。

最近由心理學家團隊發表的研究,提出一種可能的解決方案,以減少畜牧業對環境的影響,也就是——「教小奶牛上廁所」!

看到這邊一定頭上冒出好幾個問號,為什麼畜牧業會對氣候變遷造成影響?是哪方面的影響?為什麼教奶牛尿尿可能可以減緩對環境的衝擊呢?要怎麼教?

圖/Pixabay

畜牧業和氣候變遷到底有什麼關係?

首先,根據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 (FAO) 的報告,全球畜牧業每年約排放 7.1 兆噸的二氧化碳,大約是人為排放溫室氣體的 14.5%,其中,牛是排放量最大的物種,佔畜牧業排放量的 65 %,而大約來自於腸道發酵、糞便儲存與加工、飼料生產過程、其他能源使用等活動,FAO 也提出了目前評估可實行的減緩方案,其中一項便是提高奶牛的飼料開發以及飼養技術,來減少消化過程中和分解糞便時產生的甲烷 (CH4) 與一氧化二氮 (N2O) 。

而這篇研究的主角之一就是一氧化二氮 (N2O) ,雖然它只佔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 5% ,但它把熱留在地球的能力卻將近是二氧化碳的 300 倍!除此之外,每次排放的一氧化二氮 (N2O) 都會停留在大氣中超過一世紀,可以說是一種「長壽」的溫室氣體。從 1990 年起,紐西蘭的一氧化二氮排放量增加了五成,主要是來自乳製品業擴展以及氮肥使用,因此紐西蘭政府制定了一個目標,要在 2050 年之前將一氧化二氮的排放減少到淨零。

但這和牛有什麼關係呢?

紐西蘭的一氧化二氮排放量增加與乳製品業擴展有關。 圖/Pixabay

從「牛尿尿」開始的氮旅程

原因是牛尿液中氮含量很高,而動物尿液中的氮來源主要是尿素  (CH₄N₂O),在紐西蘭和澳洲,通常將牛飼養在戶外,牠們排尿之後,就開始一趟名為「氮循環」的旅程,首先尿素會迅速在土壤裡被水解成銨鹽 (NH4+) ,再經過微生物「亞硝化菌」氧化成亞硝酸根 (No2),接著,另外一群微生物「硝化菌」,將亞硝酸鹽 (No2) 再氧化成硝酸根 (NO3),以上的過程稱為「硝化作用 (Nitrification) 」。

當然,旅程還沒有結束,另一群稱作「脱硝菌」或「脫氮菌」的微生物會將硝酸鹽還原成氮氣 (N2),叫做「去硝化作用」或「脫氮作用」,而一氧化二氮 (N2O) 是反應的中間產物,會直接被釋放到大氣中。

難道把牛飼養在牛舍裡就沒有問題了嗎?

代誌不是憨人想得這麼簡單!當牛尿液中的氮和地板上的糞便混在一起時,會產生另一種空氣污染物——氨 (NH4)。

File:Nitrogen Cycle 2.svg
生態環境中的氮循環系統。細菌在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將氮源轉換為各種化合物,能夠被生物利用。圖/WIKIPEDIA

所以,如果牛的尿液可以被收集處理,裡面所含的氮就可以被轉換,減緩對環境的衝擊,但是要怎麼收集牛的尿液呢?

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教小牛到「廁所」裡尿尿。

要怎麼教會小牛尿尿?獎勵和拆解步驟是關鍵

研究團隊利用行為心理學的原理,訓練小牛到特定的地方排尿,這個原理便稱為「操作制約 (Operant Conditioning)」,由美國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史金納 (B.F. Skinner) 於 1938 年提出,當時有個著名的動物實驗稱為「史金納箱 (Skinner Box)」,將飢餓的小白鼠放在箱子裡,內有電動裝置紀錄動物的正確反應次數和頻率,因飢餓不安而活動的小白鼠,偶然壓到槓桿就會得到少量食物,當以後小白鼠看到槓桿,再去壓桿的頻率就會比以前高。對小白鼠來說,因反應而出現的食物是「強化物」,對壓桿這個「操作性反應」產生了強化作用。

除此之外,他們還運用訓練小孩上廁所,一種叫做「反向鏈接技術 (Backward Chaining Technique) 」的方式,將目標拆解成小步驟,從最後一步開始訓練到第一步。

首先,小牛被限制在圍欄設置成的廁所區域裡,當小牛排尿後再給予牠們喜歡的食物進行強化。然後,把小牛帶到圍欄外的一條走廊上,並再次強化進去廁所裡尿尿的行為,如果小牛在走廊上就排尿,便會用讓牠稍微不開心的噴水阻止牠。

經過幾次強化訓練,他們訓練的八頭小牛中,有七隻學會了在廁所尿尿,而且學習的速度和人類小孩差不多快!牠們大約只受了 15 天的訓練,大部分的小牛在 20 至 25 次排尿後學會了整套,比三到四歲的人類小孩還快。

小奶牛在廁所尿尿的影片。資料來源/參考資料 1

由此,研究團隊得到了兩個結論,第一是牛能夠學會注意自己的排尿反射,在準備尿尿時會移動到廁所裡;第二,在可以得到獎勵的情況下,牠們學會先憋尿,除非到了正確的地方。

牛牛學會了,然後呢?

在知道可以訓練牛牛到廁所排尿後,下一步要怎麼做才能夠離減排溫室氣體的目標越來越近呢?

作者認為希望未來可以優化廁所裝置,自動檢測排尿以及給予獎勵,就像是放大版的史金納箱一樣。除技術層面外,像是紐西蘭、澳洲等地的畜牧業,大多將牛飼養在開放的圍場,應該要把廁所設在哪裡,或者牛願意走多遠過來上廁所,都是需要進一步了解的問題,也才能夠將這項技術真正運用在不同國家的畜牧業,實際做到減緩畜牧業對氣候變遷的影響。

參考資料

  1. Dirksen, N., Langbein, J., Schrader, L., Puppe, B., Elliffe, D., Siebert, K., … & Matthews, L. (2021). Learned control of urinary reflexes in cattle to help reduce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Current Biology, 31(17), R1033-R1034.
  2. Gerber, P. J., Steinfeld, H., Henderson, B., Mottet, A., Opio, C., Dijkman, J., … & Tempio, G. (2013). Tackling climate change through livestock: a global assessment of emissions and mitigation opportunitie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
  3. 張春興(民80)。教育心理學:三化取向的理論與實踐。台灣東華書局。
  4. Backward Chaining Technique
  5. 全國法規資料庫:空氣污染防治法施行細則
  6. The science of nitrous oxide

阿咏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You can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