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特輯】泛知識節:穿越、翻牆、實驗、漫遊,來一場專屬的知識饗宴

泛知識節
・2019/03/12 ・258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44 ・八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2019 泛知識節即將到來,只要你帶著一顆永不止息的好奇心,這裡的知識將永不斷線。讓我們邀請你:

坐下來看場顛覆人生的情節 聽聽知識傳播背後的辛酸淚

聊一聊那柴米油鹽風花雪月 設計出商業模式來拯救世界

等不及今年知識節的到來?快來看看前兩年的活動紀錄吧!

柳田理科雄,空想科學研究所背後的瘋狂科學家

在 2016 年泛知識節華麗登板的頭號重量級講者柳田理科雄先生,是空想科學研究所主任研究員,也是啟發無數科學愛好者的《空想科學讀本》作者。這次他首度來台與眾多科學與知識狂熱份子,分享了空想科學的源頭、他對科學的想法、與促使他走上空想科學之路的人生觀。

翻越科學傳播:在自然中看見科學,在科學中理解自然

在 2016 年泛知識節第二日,登板的首席講者,正是赫赫有名的自然科學博物館孫維新館長。孫館長在執掌科博館前,先後任職於國際太空總署(NASA);中央大學物理系、天文所與台灣大學物理系等學術機構。歷年來在推廣天文教育上更是不遺餘力,他所開設的「認識星空」課程,更是多年來榜上有名熱門選修課程。許多今日年輕一輩的天文愛好者,或是以學術研究為已任的年輕研究者們,就有可能是在求學啟蒙時期,聽了一場孫老師的課程而義無反顧地探索知識最浩瀚的疆界。

泛知識節紀實:關於好奇心日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和為什麼要這樣做

2014 年 4 月楊櫻創辦了網路媒體《好奇心日報》,年輕活潑、講究內容的經營路線,讓好奇心日報在新媒體競爭激烈之際冒出頭,經營至今甚至被譽為「最會賺錢的媒體」。以新媒體為本的泛科知識,特別在 2016 泛知識節請到楊櫻,由她親自回應觀眾對好奇心日報的好奇心。

跨越視覺科學:烏賊可能比你還聰明

常出現在餐桌上的烏賊,你了解多少?清華大學生科系教授焦傳金堪稱是國內研究烏賊的巨擘。看似冷血的烏賊,居然有跟哺乳類動物貓狗一般複雜的神經系統,對疼痛有長期記憶,甚至還會猶豫。

你不知道的實驗動物

實驗動物是人類為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與病痛治療背後的功臣,透過牠們,不僅救了人類,也救了動物,甚或是你家的寵物。只是你真的了解牠們嗎?

國研院動物中心企劃推廣組組長秦咸靜提到,從歷史上來看實驗動物的醫療貢獻,可以發現從 1900 至 2016 年為止,103 位諾貝爾生醫獎得主中就有 84 位做的是動物實驗。人類對器官移植、免疫系統或胃潰瘍等疾病的認識,許多都是從動物實驗而來。換句話說,沒有這些動物的犧牲,我們對於醫療健康的知識不會有這麼大的進展。

全世界最亮的「台灣光子源」是什麼?要幹嘛?

世界最亮的光,正是位於新竹「國家同步輻射研究中心」內的「台灣光子源(Taiwan Photon Source, TPS)」。它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粒子加速器,在全世界同級機組中,提供了最亮的光源,自 2004 年開始構想、 2010 年開始動工,至 2014 年末發出第一道光。2016 泛.知識節邀請到同步輻射中心的助研究員陳家祥博士,與我們分享這道台灣之光的奧秘與身世。

跨越東西文化──如果要重新發明「教育」,那會是什麼?

深刻體會美國教育的產學落差後,Jeremy Rossmann 選擇放棄 MIT 自行創辦以產品為導向、培育科技人才的 Make School;在台灣同樣有畢業即失業的大問題,2016 泛 ‧ 知識節 ─ 「翻牆吧!知識」11/20 的 Keynote 便進行了一場中西教育的對談,看看當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孫維新遇上 Make School 創辦人,會如何點燃翻轉教育的火把。

翻越科幻電影的牆──以《地心引力》和《絕地救援》為例

電影之所以迷人其中一部分是因為它包含了各式各樣、天馬行空的劇情,而身為科學傳播者,我們發現一件更迷人的事——用科學角度去檢視這些天馬行空,翻找、討論、驗證電影中的科學元素。

2016泛.知識節第二天,我們邀請到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的研究組吳志剛組長,以「倒下吧,電影中的科學高牆!」為主題進行分享。他以《地心引力》(Gravity)與《絕地救援》(The Martian)兩部場景設定皆在外太空的電影片段,帶著大家翻越電影中一道道的科學高牆。

冤案的司法科學與偽科學

什麼是冤案?要有多冤,才算冤案?完全無辜?一部分無辜?還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被定罪也算?司法科學一定是冤罪澄清的助力、而非阻力嗎?那些看起來很「科學」的,一定就是科學嗎?

2016 泛 · 知識節這次邀請到目前在台大心理博士班專攻司法行為科學,同時也是北捷隨機殺人案的被告辯護律師 ─ 黃致豪律師,談談「冤案的司法科學」。

在新媒體已經不新的時代,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媒體人?

2016 泛 · 知識節,邀請到《報導者》創辦人暨總編何榮幸、《端傳媒》主編李志德及臺灣吧共同創辦人謝政豪(DJ Hauer),來談談「在新媒體已經不新的時代,我們需要怎麼樣的媒體人」,並在討論產業人才的問題之餘,也聊聊作為一個新媒體,核心與營運模式可以是什麼。

沒有科學背景的法官,怎麼看科學證據?

「司法」與「科學」是兩種不同的知識與權力體系,當兩者交會時,會碰出什麼樣的火花?多數法官作為一名「科學素人」,會用什麼樣的角度去決定經過假設、實驗與同儕審查的科學資料?究竟,科學資料可不可以作為呈堂證供?

這次,2016 泛 ‧ 知識節邀請到瀛睿律師事務所的易先勇律師,帶著大家一窺司法到底如何「解讀」科學。

Mouse 編和他愉快的小夥伴──泛科學動畫是如何誕生的?

科普社群泛科學以科普文章起家,並在 2015 年推出系列動畫,以生動而簡單的畫面帶大家窺探背後的科學知識。這次,2016 泛・知識節便邀請到泛科學的動畫團隊,分享動畫製作過程。

 

文章難易度
泛知識節
24 篇文章 ・ 4 位粉絲
從「科學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交給科學家」,到「科學家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懂科學」,再到「知識太重要了,所以不能讓它關在牆裡」,「泛知識節」為泛科知識召集之年度大型活動,承繼 PanSci 泛科學年會的精神與架構,邀請「科學」「科技」「娛樂」「旅行」四個領域的專家與耕耘者,一同談說、分享、攻錯。 這是一個大型的舞台,我們在此治茶拂席,虛位以待,請你上座。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科學家眼中的科幻──2019泛知識節
泛知識節
・2019/06/16 ・251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74 ・九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 活動記錄/簡克志

科幻電影裡的現象,常和我們日常生活所見有巨大差異,這也是科幻電影吸引人的很大一個主因。如果我們擁有高超的科技,這些情景是有可能真實發生的嗎?或它們已經違反物理定律,是無法實現的呢?

科幻電影提供大家想像的空間。圖/pxhere

2019泛知識節邀請到香港天文物理學家余海峯,余海峯是《物理雙月刊》副總編輯及《泛科學》專欄作者,他也和朋友合著了天文學科普書籍《星海璇璣》,是難得的香港科研與科普專家。在泛知識節的演講中,他透過物理的角度,探討電影劇情真實發生的可能性,與大家分享他對科幻的看法。

主題一:「瞬間轉移」——蟲洞、量子穿隧效應與量子糾纏效應

在演講中,第一個討論的科幻主題是「瞬間轉移」。余海峯認為可以將之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哆啦A夢的任意門類型,就是對應科學概念中的蟲洞。雖然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不允許超光速移動,如果能把時空中的兩點直接接通,就可以瞬時穿越非常遠的距離。

蟲洞是廣義相對論方程組的解,所以理論上宇宙中是可以存在蟲洞的。不過,物理學家還不知道在什麼情況下,蟲洞才會形成。而且,在瞬間轉移的時候,要如何保持打開的蟲洞,也是未知之數。

余海峯在說明多拉a夢任意門存在的可能性。圖/活動紀錄照片

第二類是《星艦迷航記》(Star Trek) 裡面的傳送裝置。科幻影集裡面,傳送裝置會把人分解成基本粒子,然後傳送到目的地再設法重組。余海峯認為傳送過程中對應科學概念中的「量子穿隧效應」,把分解出的基本粒子發射出去,可以穿越非常遙遠的距離。

但是近期一份投稿《Nature》期刊的科學研究顯示,量子穿隧效應的速率依然是光速,故無法達到瞬間轉移的效果。另外,余海峯提到,就算全宇宙的原子都變成電腦,也不足以記憶人體身上所有資訊,所以再重組為人是不太可能的。

第三類是運用量子糾纏效應的傳送裝置。這種科幻裝置不需要傳送基本粒子本身,只需要傳送粒子的資訊即可,把人分解之後存取資訊,告訴目的地如何重組,直接在目的地製造新的人。因為要瞬間轉移,就必須要超越光速,所以傳送資訊的方式對應「量子糾纏效應」,兩個量子態互相糾纏的粒子,他們會互相記得對方的狀態。無論距離多遠,只要確定某一方的狀態,即可瞬間對應地確立另一方的狀態。

將這種對應關係予以精細編碼,就可以拿來傳送科幻裝置的人體資訊,然而不僅要告訴目的地如何重組,還需要告訴目的地人體有哪些基本粒子,目前在科技上仍難以實現。

期待能利用量子糾纏效應,將量子態互相糾纏的粒子關係精細編碼,用以傳送人體資訊,達成瞬間轉移。圖/pxhere

第二類和第三類這兩種瞬間移動的傳送裝置,還會引發一個哲學問題:因為原本的人已經被分解了,傳送過去的人還是原來的那個人嗎?可以在科幻作品發掘科學與哲學的反思,是科幻有趣的地方。

「巨大化」與「縮小化」的可能性

接下來談論的第二個科幻主題是「巨大化」。余海峯認為可以分成兩類,其一是把身體按比例放大,原子總數量不變,原子總體積增加,身體重量增加,無視物理定律。另一類是在變大的時候,原子大小不變,透過瞬間傳送很多原子,把空缺填滿,余海峯認為此類在未來較為可能實現。

然而,巨大化之後呢?余海峯重述之前發表在的文章〈《進擊的巨人》物理學(上):變身巨人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人類的勝利?〉的概念  :陸上生存的動物不可以太高太重,否則就算沒被自身體重壓碎內臟,肌肉也不夠力量移動身體。這是因為站立行走受的壓力是以長度平方遞增,但體重則是以長度立方遞增,所以越巨型的動物就越需要粗壯的腳部支撐身體,體型亦越笨重。

如果像《進擊的巨人》那樣把人按比例放大,理論上是站不起來的,身體肌肉無法支撐身體的重量。所以目前全世界體型最大的動物-藍鯨,因為生活在有浮力的環境,才能稍稍解放重力帶來的限制。

藍鯨。浮力可以減緩重力對體重的限制。圖/flickr

第三個科幻主題的「縮小化」,例如科幻電影「蟻人」。余海峯認為一樣可以分為兩類,其一是等比例縮小構成物體的原子總體積,但是這改變了基本力的作用方式,違反物理定律。其二是保持原子原本的物理特性,透過拿走原子來達到縮小化的效果,但是生物身體一旦缺少資訊,例如大腦少了很多神經元,生物也難以維持縮小前的認知能力。

有可能有超光速飛行嗎?

第四個科幻主題是「光速或超光速飛行」,例如Star Trek裡面的Warp Drive(曲速引擎)。光速飛行本身就已經不可能,質量非零的物體不可能到達光速,因為要加速到光速需要的能量為無限大。如果要達到超光速,通常是以空間翹曲或空間折疊來達成,類似任意門的概念。

那麼,如果真的到達超光速,會發生什麼事?時間會倒流。但是,余海峯說他學生問了一個問題:到達超音速時,聲音會延遲,好像時間倒流,事實上並沒有。那麼,到達超光速時,時間會倒流會不會只是一種錯覺?目前並沒有答案。

太空中的失重並不等於無重力

第五個科幻主題是「無重力狀態」,例如《2001太空漫遊》裡面的太空殖民地,很常看到太空沒有重力的描述。余海峯認為是極大的錯誤,因為重力場是沒有邊界的,太空依然有重力,地球才能環繞太陽旋轉。

「無重力狀態」這個詞不夠精準,太空人離開地球在太空飄浮,其實是自由落體的「失重」,只是因為太空船有推進速度,才不至於掉落地表,形成圍繞地球的圓周運動。

在地球上模擬失重狀態的中性浮力實驗室。圖/pxhere

科幻電影裡的戰爭武器

第六個科幻主題是「雷射劍和雷射槍」。但是根據波粒二象性,光具有波動特性,光劍是不可能格檔其他光劍的,劍與劍會互相穿越。雷射槍按理說是敵人見光即死,但是《星際大戰》角色卻可以用光劍格檔雷射槍攻擊,頗不合理。

第七個科幻主題是「太空戰爭」。太空戰爭其實不會像電影那樣呈現史詩級場面,因為太空是真空狀態,碎片會到處亂飛,只要有一方攻擊,大家都會被碎片砸死。最後,余海峯認為科幻帶來的科學與哲學上的思考,仍然相當有趣。

泛知識節
24 篇文章 ・ 4 位粉絲
從「科學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交給科學家」,到「科學家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懂科學」,再到「知識太重要了,所以不能讓它關在牆裡」,「泛知識節」為泛科知識召集之年度大型活動,承繼 PanSci 泛科學年會的精神與架構,邀請「科學」「科技」「娛樂」「旅行」四個領域的專家與耕耘者,一同談說、分享、攻錯。 這是一個大型的舞台,我們在此治茶拂席,虛位以待,請你上座。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特輯】泛知識節:穿越、翻牆、實驗、漫遊,來一場專屬的知識饗宴
泛知識節
・2019/03/12 ・258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44 ・八年級

2019 泛知識節即將到來,只要你帶著一顆永不止息的好奇心,這裡的知識將永不斷線。讓我們邀請你:

坐下來看場顛覆人生的情節 聽聽知識傳播背後的辛酸淚

聊一聊那柴米油鹽風花雪月 設計出商業模式來拯救世界

等不及今年知識節的到來?快來看看前兩年的活動紀錄吧!

柳田理科雄,空想科學研究所背後的瘋狂科學家

在 2016 年泛知識節華麗登板的頭號重量級講者柳田理科雄先生,是空想科學研究所主任研究員,也是啟發無數科學愛好者的《空想科學讀本》作者。這次他首度來台與眾多科學與知識狂熱份子,分享了空想科學的源頭、他對科學的想法、與促使他走上空想科學之路的人生觀。

翻越科學傳播:在自然中看見科學,在科學中理解自然

在 2016 年泛知識節第二日,登板的首席講者,正是赫赫有名的自然科學博物館孫維新館長。孫館長在執掌科博館前,先後任職於國際太空總署(NASA);中央大學物理系、天文所與台灣大學物理系等學術機構。歷年來在推廣天文教育上更是不遺餘力,他所開設的「認識星空」課程,更是多年來榜上有名熱門選修課程。許多今日年輕一輩的天文愛好者,或是以學術研究為已任的年輕研究者們,就有可能是在求學啟蒙時期,聽了一場孫老師的課程而義無反顧地探索知識最浩瀚的疆界。

泛知識節紀實:關於好奇心日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和為什麼要這樣做

2014 年 4 月楊櫻創辦了網路媒體《好奇心日報》,年輕活潑、講究內容的經營路線,讓好奇心日報在新媒體競爭激烈之際冒出頭,經營至今甚至被譽為「最會賺錢的媒體」。以新媒體為本的泛科知識,特別在 2016 泛知識節請到楊櫻,由她親自回應觀眾對好奇心日報的好奇心。

跨越視覺科學:烏賊可能比你還聰明

常出現在餐桌上的烏賊,你了解多少?清華大學生科系教授焦傳金堪稱是國內研究烏賊的巨擘。看似冷血的烏賊,居然有跟哺乳類動物貓狗一般複雜的神經系統,對疼痛有長期記憶,甚至還會猶豫。

你不知道的實驗動物

實驗動物是人類為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與病痛治療背後的功臣,透過牠們,不僅救了人類,也救了動物,甚或是你家的寵物。只是你真的了解牠們嗎?

國研院動物中心企劃推廣組組長秦咸靜提到,從歷史上來看實驗動物的醫療貢獻,可以發現從 1900 至 2016 年為止,103 位諾貝爾生醫獎得主中就有 84 位做的是動物實驗。人類對器官移植、免疫系統或胃潰瘍等疾病的認識,許多都是從動物實驗而來。換句話說,沒有這些動物的犧牲,我們對於醫療健康的知識不會有這麼大的進展。

全世界最亮的「台灣光子源」是什麼?要幹嘛?

世界最亮的光,正是位於新竹「國家同步輻射研究中心」內的「台灣光子源(Taiwan Photon Source, TPS)」。它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粒子加速器,在全世界同級機組中,提供了最亮的光源,自 2004 年開始構想、 2010 年開始動工,至 2014 年末發出第一道光。2016 泛.知識節邀請到同步輻射中心的助研究員陳家祥博士,與我們分享這道台灣之光的奧秘與身世。

跨越東西文化──如果要重新發明「教育」,那會是什麼?

深刻體會美國教育的產學落差後,Jeremy Rossmann 選擇放棄 MIT 自行創辦以產品為導向、培育科技人才的 Make School;在台灣同樣有畢業即失業的大問題,2016 泛 ‧ 知識節 ─ 「翻牆吧!知識」11/20 的 Keynote 便進行了一場中西教育的對談,看看當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孫維新遇上 Make School 創辦人,會如何點燃翻轉教育的火把。

翻越科幻電影的牆──以《地心引力》和《絕地救援》為例

電影之所以迷人其中一部分是因為它包含了各式各樣、天馬行空的劇情,而身為科學傳播者,我們發現一件更迷人的事——用科學角度去檢視這些天馬行空,翻找、討論、驗證電影中的科學元素。

2016泛.知識節第二天,我們邀請到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的研究組吳志剛組長,以「倒下吧,電影中的科學高牆!」為主題進行分享。他以《地心引力》(Gravity)與《絕地救援》(The Martian)兩部場景設定皆在外太空的電影片段,帶著大家翻越電影中一道道的科學高牆。

冤案的司法科學與偽科學

什麼是冤案?要有多冤,才算冤案?完全無辜?一部分無辜?還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被定罪也算?司法科學一定是冤罪澄清的助力、而非阻力嗎?那些看起來很「科學」的,一定就是科學嗎?

2016 泛 · 知識節這次邀請到目前在台大心理博士班專攻司法行為科學,同時也是北捷隨機殺人案的被告辯護律師 ─ 黃致豪律師,談談「冤案的司法科學」。

在新媒體已經不新的時代,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媒體人?

2016 泛 · 知識節,邀請到《報導者》創辦人暨總編何榮幸、《端傳媒》主編李志德及臺灣吧共同創辦人謝政豪(DJ Hauer),來談談「在新媒體已經不新的時代,我們需要怎麼樣的媒體人」,並在討論產業人才的問題之餘,也聊聊作為一個新媒體,核心與營運模式可以是什麼。

沒有科學背景的法官,怎麼看科學證據?

「司法」與「科學」是兩種不同的知識與權力體系,當兩者交會時,會碰出什麼樣的火花?多數法官作為一名「科學素人」,會用什麼樣的角度去決定經過假設、實驗與同儕審查的科學資料?究竟,科學資料可不可以作為呈堂證供?

這次,2016 泛 ‧ 知識節邀請到瀛睿律師事務所的易先勇律師,帶著大家一窺司法到底如何「解讀」科學。

Mouse 編和他愉快的小夥伴──泛科學動畫是如何誕生的?

科普社群泛科學以科普文章起家,並在 2015 年推出系列動畫,以生動而簡單的畫面帶大家窺探背後的科學知識。這次,2016 泛・知識節便邀請到泛科學的動畫團隊,分享動畫製作過程。

 

文章難易度
泛知識節
24 篇文章 ・ 4 位粉絲
從「科學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交給科學家」,到「科學家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懂科學」,再到「知識太重要了,所以不能讓它關在牆裡」,「泛知識節」為泛科知識召集之年度大型活動,承繼 PanSci 泛科學年會的精神與架構,邀請「科學」「科技」「娛樂」「旅行」四個領域的專家與耕耘者,一同談說、分享、攻錯。 這是一個大型的舞台,我們在此治茶拂席,虛位以待,請你上座。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如何從真實歷史取材,進而影像化?以《疑霧公堂》為例──2019 泛知識節
泛知識節
・2019/05/31 ・199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97 ・九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臺灣近年來出現不少優質戲劇。長年經營單元劇的公共電視臺,從 2017 年開始新創電影的計劃,希望能鼓勵更多影視人才。《疑霧公堂》即為公視在 2018 年推出的電影,「2019 泛知識節」特別邀請了電影製作人陳思宇,為我們解析影像背後的各種努力。

「2019 泛知識節」特別邀請了電影製作人陳思宇,為我們解析《疑霧公堂》背後的各種努力。

古裝製作大不易,美術道具要考據

《疑霧公堂》是一部古裝懸疑劇,時代背景設定在清朝末期的臺灣,描寫當時大家族──霧峰林家的林文明,於公堂上被斬殺的事件。

創作團隊選擇歷史背景的題材,鎖定真實案件作為發想,因為一個案件的產生,勢必是對既有秩序的扭曲、破壞,或使其產生變化,也因此必然含有戲劇化的要素。

然而,在提交劇本時,《疑霧公堂》碰上了問題。電視臺很少接受古裝劇的提案,這是因為古裝劇、時代劇拍攝十分困難。除了在前製階段,劇組就必須花費大量工夫考究歷史之外,目前在臺灣,拍攝古裝劇也缺乏足夠資源。以前還有中影文化城,現在則根本沒有這些古裝的佈景設施可以讓劇組取景,換言之,每次拍攝都必須重新開發資源,讓拍攝的成本居高不下。

以《阿罩霧風雲》這部電影為例,因為不確定往後是否有機會拍攝同類型的作品,再加上預算的考量,拍攝期間,團隊直接請了一位從臺灣到中國發展的師傅,以較低的預算製作美術陳設和道具。拍攝完電影後,所有的道具都交給了中國大陸。中國大陸有大量的古裝戲需求,因此在資源上是十分豐沛的;反觀臺灣缺乏這種資源,所以,公視雖然通過了提案審核,但初期也很擔憂是否能夠執行整個計畫。

已被淡忘的塵封過往,如何好好訴說?

通過提案後,前製期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完成劇本。這部劇在談霧峰林家的案件。對熟悉臺灣歷史的學者而言,這個事件經常被提及,但對大多數的臺灣觀眾來說,卻十分陌生。

林文明在彰化被就地正法,引起當時社會震驚。想像一下,假如有一位將軍或總司令,走到市政府突然被關起來,並且被殺死,會是一件多麼震撼的事情。林文明身為清末臺灣中部最有權勢、最龐大家族的族長,突然遭到殺害,在那個年代非常引人矚目。當時,霧峰林家上訴纏訟了二十幾年,如果到故宮的清宮檔案去查閱,會找到一整排的文件跟這個案子有關。但這件事只流傳於學界,出了學界後,現代社會卻一概不知。學術圈跟一般社會有很大的落差。

想像一下,當年最有勢力的家族大家長居然走到市政府突然被關起來殺死,是一件多麼震撼的事情。圖/By Fcuk1203 -own work, CC BY-SA 3.0, wikimedia commons

正因如此,對於影視產業來說,最困難的莫過於將一堆歷史資料轉換為戲劇劇本。過去的臺灣,很少有編劇能夠真正進入社會事件尋找題材。《疑霧公堂》團隊的研究員提供了很多資料給編劇,但對編劇來說,讀完後往往只覺得十分疲累,除了必須把握住角色情感、情節佈局和戲劇邏輯之外,還要消化大量的背景知識,過程相當辛苦。

想忠於史實?先接受口語表達的挑戰吧!

進入拍攝階段,現場也會碰上許多狀況。《疑霧公堂》是歷史劇,必須還原當時的社會面貌。在那個年代,臺灣社會使用日語、臺語,國民政府遷來後又使用國語,語言組成相當多元。

如果戲劇的用語很複雜,現場拍戲就難以控制。比方說,演員可能會聽不懂對白,不曉得其他演員在講什麼。有些演員甚至會放棄記誦別人的臺詞,只記自己的臺詞,對戲時就容易出現奇怪的狀況。

臺詞內容方面,儘管某些導演和演員崇尚自由詮釋,但電影不像連續劇那樣,有充足的時間能建立歷史背景,因此往往只能依靠對白去交待前因後果。

舉例來說,林文明一開始不願去彰化縣公堂,但在劇中沒時間解釋歷史脈絡,只能用對白說明,他是清代官員,擁有指派代表的權利,因此他都讓家人代替他上公堂報告。像這類型臺詞本身就帶有特殊訊息,幾乎沒有發揮的空間,拍攝現場就必須和導演及演員溝通好。

而在初期挑選演員時,不懂講臺語的演員會直接被拒絕。這也反映出年輕一代演員在口語方面的侷限,沒辦法演出歷史戲。幸好,《疑霧公堂》選用的演出者,臺詞都背得很好,這點真是十分感謝。

以上談到的狀況都是改編歷史事件時可能遇上的問題。解決的方法不只一種,因為每個狀況都很獨特,而影視作品是在預算與時間壓力下折衷產生的成果。一個健全的影視產業,需要維持每個工作人員的生活,因此抓緊有限的預算跟時間,讓計畫順利開拍,對於製作人來說十分重要。

泛知識節
24 篇文章 ・ 4 位粉絲
從「科學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交給科學家」,到「科學家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懂科學」,再到「知識太重要了,所以不能讓它關在牆裡」,「泛知識節」為泛科知識召集之年度大型活動,承繼 PanSci 泛科學年會的精神與架構,邀請「科學」「科技」「娛樂」「旅行」四個領域的專家與耕耘者,一同談說、分享、攻錯。 這是一個大型的舞台,我們在此治茶拂席,虛位以待,請你上座。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以科普書為主題的「唐恩書店」:從達爾文的家到諾貝爾獎的希望等候室──泛知識節紀實
泛知識節
・2019/05/02 ・2065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79 ・五年級

  • 活動紀錄/李宣蓉

大家都知道寫一本書很難,出一本書很難,賣一本書更難。2019 泛知識節邀請了一位寫了書、開了獨立書店,還是以科普為主的獨立書店的老闆李明燦,分享一下他為何這麼想不開的創業經驗和心路歷程。

  • 唐恩書店店長李明燦,在店門口留影。

達成寫書、開書店的夢想後,李明燦的下一個目標是諾貝爾獎

「實體書店很難經營,這是全世界的趨勢,」一開口,講者李明燦就這麼說道。「但至少在這幾年,因為年輕朋友的加入,台灣有一種到了谷底後,反而向上的感覺。」

一直以來,李明燦的夢想就是寫一本書和開一家書店。在經營書店的三年期間,他加入了「台灣友善書業合作社」,這是許多小型書店為了克服經營困境,嘗試透過彼此集結、互相幫助的方式而成立的組織,現在很多的獨立書店都有加入。

「至少在人生的這個階段,我的夢想算是達成了,後面餘生的夢想就是得到諾貝爾獎。」他笑說。

諾貝爾獎獎章。圖/flickr

與科普書緣分的起源:《物種原始》

李明燦並非打從一開始就投入書店經營,他的前半生是在半導體業跟電子業打轉。「在電子業過勞是常態,當時我在大陸外派,覺得身體狀況快不行了。」2008 年開始,關心自己身體狀況的李明燦讀了相當大量的科普書,嘗試拯救自己的健康。他以自身和家人為對象,做了很多簡單的人體實驗,並且把這六、七年間的人體實驗成果集結起來,寫成了著作《疾病原始》。

「我很崇拜達爾文,」李明燦說。讀到達爾文的著作《物種原始》 (註:又稱《物種起源》或《物種源始》) 時,李明燦非常驚豔,認為書中的許多論述和他的想法及研究結果不謀而合。李明燦於是將自己的著作命名為《疾病原始》,並在 2014 年 11 月 24 日,也就是達爾文發表《物種原始》的155年後出版。在書中,李明燦加入不少小巧思,比方首刷的冊數,以及每一本書上獨一無二的編號等等,這些都是李明燦的心血結晶。

達爾文的物種原始。圖/wikipedia

「在我研讀科普書,或者解救自己的身體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慢性疾病都找不到原因,目前不少科普書在探討這個現象。而我認為,《疾病原始》已經找出了一些因果關係。我在書中有寫到,世界上並沒有雄性禿、鼻竇炎與皮膚炎,這些病症都有些變數。並且,我以自身做實驗,提出論證基礎來佐證。」

進一步探討疾病存在的原因:《心理原始》

也因為這些獨特的論證,李明燦將目標放在諾貝爾獎,期許自己的研究能夠獲得國際肯定。除了已出版的《疾病原始》外,李明燦還在規劃下一本著作:《心理原始》。

「儘管我認為自己已經找到疾病的因果關係了,卻還是擺脫不了壞習慣,因此有些身體毛病依然存在。」秉持著工程師的務實態度和研究性格,李明燦不斷思考,是不是心理方面出了問題。「當然這之中也有家庭因素、工作因素,導致很難改變習慣,但我認為,心理問題是主因。而談到心理問題,就跟大腦脫不了關係。我這幾年研讀的科普書籍不外乎是三個學派:精神分析學派、認知神經科學學派、腦神經學派。這也是我後來的書寫主要的部分。」

心理健康與生理疾病常有關連。圖/pxhere

以自身碰上的問題作為出發點去思索,李明燦主動投入研究,期望藉著自己的實驗成果幫助更多其他有同樣困擾人。他將達爾文的《物種原始》和由他自己撰寫的《疾病原始》、《心理原始》合稱為「原始三部曲」,不僅表達對達爾文的敬仰,也是一種對自我的期許。

書店名「Down house」:達爾文的退休小鎮唐恩

「達爾文在 33 歲時搭著小獵犬號去採集標本,當時他回到倫敦時,因為受不了倫敦的髒空氣,迫切想要治癒自己的皮膚病,於是搬到了近郊一個叫做唐恩的小鎮,他的餘生一直住在那裡。那個地方後來被建成紀念館:Down house。這也就是我的書店店名的由來。」李明燦解釋道,語氣中充滿了對達爾文的祟拜之情。

紀念達爾文的Down House。圖/flickr

唐恩書店並不大,除了販售不少李明燦喜愛的科普書外,平時也會舉辦一些演講跟讀書會活動。書店的風格十分特別,一邊擺放著大量科學書籍,另一邊則是玩具店,陳列許多火柴盒小汽車。「我滿早就開始蒐集這些玩具,收藏火柴盒小汽車已經三十年了。目前店裡的營收超過一半以上都在這個部分。有許多小車都是我的收藏,但是為了店裡的收入,只好把心頭肉賣掉。」李明燦說道,獨立書店的經營困境不言而喻。

即使如此,李明燦仍是十分樂觀。他將唐恩書店稱為「希望等候室」,希望終有一天能獲得諾貝爾獎。在介紹書店的同時,他也推薦了許多優秀的科普書單,包括塔雷伯的《黑天鵝效應》等。最後,李明燦提到了賈伯斯的名言:「人生無法預料」。年輕時,人們並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是到了往後再回頭看,才會發現這一切都是必然的,也因此要盡力去追尋自己的熱情所在,去堅持信念,這也是一切成就的起點。

泛知識節
24 篇文章 ・ 4 位粉絲
從「科學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交給科學家」,到「科學家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懂科學」,再到「知識太重要了,所以不能讓它關在牆裡」,「泛知識節」為泛科知識召集之年度大型活動,承繼 PanSci 泛科學年會的精神與架構,邀請「科學」「科技」「娛樂」「旅行」四個領域的專家與耕耘者,一同談說、分享、攻錯。 這是一個大型的舞台,我們在此治茶拂席,虛位以待,請你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