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泛知識節紀實:關於好奇心日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和為什麼要這樣做

  • 文/吳易珊|政治大學廣電系

離開極具影響力的紙媒《第一財經週刊》, 2014 年 4 月楊櫻創辦了網路媒體《好奇心日報》,年輕活潑、講究內容的經營路線,讓好奇心日報在新媒體競爭激烈之際冒出頭,經營至今甚至被譽為「最會賺錢的媒體」。以新媒體為本的泛科知識,特別在 2016 泛知識節請到楊櫻,由她親自回應觀眾對好奇心日報的好奇心。

面對台下觀眾的掌聲她開口,「我只能分享《好奇心日報》的經驗,可能是我們做了什麼,與不做什麼。」

楊櫻說,一個好的媒體需要 7 年才會成熟,《好奇心日報》還無法作為商業模式楷模,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好奇心日報》的進展超乎想像地快。

嚴禁小編,現在中國媒體是什麼格局?

正巧,演講前幾天《好奇心日報》登出編輯招聘,第一個條件就是「不會自稱小編」,且有實際管理記者的經驗,並經過嚴格的採訪與寫作訓練。

在楊櫻眼中,台灣的媒體生態反映出「強記者、弱編輯」的關係,第一線記者有權保護自己的作品,編輯只是幫忙摘要、改標題;而中國則更為複雜,一個媒體的內容生產者都會被總結、歸納成一個名字 ── 小編。

「這裡面沒有記者,沒有編輯,只有一個很虛構的角色,叫做小編。」楊櫻說,在很多讀者眼中,整個互聯網、訊息發布平台背後只有小編一人,對此她非常反對,也禁止《好奇心日報》員工稱自己為小編,認為這是中國媒體亂象的符號之一。

很多人問楊櫻,現在中國媒體是什麼格局,也有很多投資人問楊櫻,什麼是媒體。她認為投資人與想做內容的人,需先了解三件事:

  1. 到底什麼是媒體?
  2. 到底什麼是內容?
  3. 到底什麼是內容製造者?

有很多人認為「今日頭條」是媒體,但它其實是技術驅動的內容分發平台,核心資產為一千位以上的工程師員工,本身不生產任何內容,只是把重要訊息匯集起來。「如果阿里巴巴淘寶首頁的花邊、任何能增加點擊率的文字,都叫內容的話,像好奇心日報的內容要怎麼解釋自己的定位?」

她也提及,現在許多媒體工作者並不以「掌握媒體這一行的能力」為目標,他們的目標可能是成為大企業公關,而非提供價值或解決讀者的訊息需求。

「我遇到每位面試者與投資人,都問我將來該怎麼賺錢,聽我回答做內容、做廣告時總會質疑太過守舊,但我反而困惑,這些人為何在把 A 做好前,就急著做 B?」楊櫻說,自己成立《好奇心日報》時,就決定要投注大量成本在內容之上,用人工與專業能力為讀者篩選訊息,同時確保提供的內容有趣。

好奇心只關心兩件事

《好奇心日報》只關心兩件事:創造力與公信力,他們追蹤商業趨勢與產業,關注 15 家有粉絲、有顛覆性創新、將改變行業遊戲規則的公司,也注意其競爭者與上下游,加起來三百個左右的組織,是記者每天的追蹤標的;同時留意規模小的創業者,看他們能否將想法變成生意。「這是我們一定會抓住的。」楊櫻肯定地說。

《好奇心日報》鎖定的讀者群為 90 後,70% 讀者出生在 1986 年至 2000 年間,更精準的定義是,還有學習能力、有好奇心的受眾。

「我們要做比這些人的見識再高一點的選題,告訴他們這是值得關心的,要做讀者不知道的事,希望他們打開眼界。」《好奇心日報》很好奇時下年輕人對什麼感興趣、研究他們想要表現什麼,並非討好 90 後,而是鎖定有創造力的一群。

楊櫻強調,《好奇心日報》不像微信朋友圈或今日頭條,你可以在這裡看到生活圈之外的消息,不用被自身社群或任何數據左右所接收之內容。「為什麼要讓這群不怎麼樣的朋友,決定你要看什麼呢?」

好奇心研究所的延伸價值

《好奇心日報》於網站設置「好奇心研究所」條目,即業界所稱的 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戶原創內容),這個計畫點子來自無印良品的生活研究所,它搜集並分析購物者的收納經驗,再開發能解決消費者困難的商品。

楊櫻每天都會在上面發問,讓讀者勾選答案,問題可能即時也可能永恆,如「當代直男有哪些被誤解的地方」、「什麼跡象表示你的伴侶不再愛你」,或者「你今年不想再看到哪個詞」,收到的答案都讓他們能更了解讀者。

後來,好奇心研究所也成為投資者感興趣的部分,因為它是少數真實的民意調查結果;《好奇心日報》也會在上面幫廣告商發問,問題表面上不一定與商品有關,如幫汽車贊助商問的是「你什麼時候最沒有安全感」。

好奇心研究所每天向讀者提出各式問題,真實的民調結果成為投資人感興趣的項目。圖/截自好奇心研究所

如果沒人要做最好的媒體

《好奇心日報》核心還是偏向傳統媒體,記者不用關注數字,也不會被文章轉貼次數評斷好壞,他們每天 8 點開會向編輯報告選題,每個月要生產 36 篇文章,一則深度報導能算成 15 篇;編輯只會用「是否寫出好文章」作為標準。

「這可能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平台,只要還有媒體操守的人都不會改變的一個標準。」楊櫻清楚指出《好奇心日報》與同業的不同。

「每個時代都有一個最好的媒體,如果沒有人要做的話,那我來做到好了。」她說。

___________________

登月失敗者大會(誤):《阿波羅13號》觀影會+映後座談

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躺一下,然後站起來就好!(?

在地球是這樣,在月球也是如此。但如果不是跌倒,而是火箭發射後出了些狀況呢?只說了句「休士頓,我們有麻煩了」可是回不了地球的,
讓我們在登月50週年之際,不只談談成功的登月,更要一起重溫《阿波羅13號》,來看看勵志的登月失敗案例!(無誤)

活動包含觀賞《阿波羅13號》放映、映後座談,以及最重要的是:爆米花和含糖飲料(冰)。名額有限,還不快速速報名:https://lihi1.com/hO5PX

 

 

關於作者

泛知識節

從「科學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交給科學家」,到「科學家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懂科學」,再到「知識太重要了,所以不能讓它關在牆裡」,「泛知識節」為泛科知識召集之年度大型活動,承繼 PanSci 泛科學年會的精神與架構,邀請「科學」「科技」「娛樂」「旅行」四個領域的專家與耕耘者,一同談說、分享、攻錯。 這是一個大型的舞台,我們在此治茶拂席,虛位以待,請你上座。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