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用乳香與沒藥,給自己一個神聖又香香的耶誕節吧!

在希律王的那些日子裡,耶穌誕生在猶太的伯利恆。當時,有幾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進了房子,看見小孩子和他母親馬利亞,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開寶盒,拿黃金、乳香、沒藥為禮物獻給他。〈馬太福音 2:1 -11〉

這段耶穌降生,東方來的博士(智者)們敬獻乳香、沒藥與黃金的故事,相信許多不是教徒的人也耳熟能詳。自古以來,黃金的價值就沒有衰退過,但乳香與沒藥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在聖經中和黃金放在同一個檔次?

乳香與沒藥,都是隸屬於橄欖科(Burseraceae)的木本植物,原生於阿拉伯半島地區。生於乾旱環境的乳香與沒藥,利用樹脂抵抗外界的傷害,當樹皮破損時,會留出黏稠、芳香的樹脂,除了可以防止水分不停流失,還可以避免蟲害或烈日帶來的傷害。這些芳香的樹脂被人們發現了,於是就定期使用利器劃破樹皮,收集流出的樹脂,待其凝固、乾燥後使用。這兩種樹脂的味道呢,可以從它們名字的字源看出大概:乳香的英文 frankincense 來自於古法文 franc encens,意思是優質的香,乳香的味道確實細緻優雅;沒藥 myrrh 則來自於阿拉伯文,意思是苦的,也充分說明了它的香氣特色。

割開樹皮流出的乳香樹脂,取自維基百科

乳香沒藥淵遠流長的使用歷史

人們顯然很早就發現了割破乳香沒藥樹的樹皮,可以獲得香香的樹脂;這些樹脂大都做為宗教儀式之用。西元前 3000 年的古埃及時代,就把乳香與沒藥用做製作木乃伊的防腐劑,更在日正當中時,焚燒沒藥樹脂來獻祭太陽神。《聖經》〈利未記〉中寫到:「若有人獻素祭為供物給耶和華,要用細麵澆上油,加上乳香」,可見在西元前,這種將芳香樹脂用於宗教的「馨香的火祭」便行之有年。到了現代,許多宗教仍然會在祭典時使用乳香與沒藥,例如天主教的彌撒,可以見到焚燒著乳香沒藥、散發濃濃白煙與香氣的香爐。

天主教使用的香爐(Thurible)圖/wikipedia

乳香沒藥的生產與貿易歷史也是經過官方組織正式認定的,2000 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一條中世紀時期,經由阿曼、葉門,並通過阿拉伯半島直到耶路撒冷的乳香貿易路線列為世界遺產,稱為「乳香之路」(Land of Frankincense / Terre de l’encens)。直到今日,阿拉伯半島的阿曼、葉門,還有非洲的索馬利亞,依然是全球乳香與沒藥的主要生產地。

攝自 Socotra 島的乳香樹。圖/Valerian Guillot@flickr

除了宗教上的神聖意涵,乳香與沒藥也被用於醫療,傳統認為具有使傷口癒合、鎮痛的功能,是好用的傷藥。經由貿易,乳香沒藥也進入了中國,並成為中藥。最早的文獻可見於魏晉的《名醫別錄》,稱乳香「微溫。療風水毒腫,去惡氣。療風癮疹癢毒。」而唐末五代的《海藥本草》,則認為沒藥「味苦、辛,溫,無毒。主折傷馬墜,推陳置新,能生好血。」

除了醫藥用途之外,乳香與沒藥在中國也成為文人雅士薰香用的香材,常可以在許多記載有配方的香譜中看到它們的身影。一直到今天,乳香與沒藥被蒸餾成精油,也時常被運用在芳香療法中。越來越多的研究,也證實了乳香與沒藥在醫療上的潛力1,2 。可見從古到今,這兩種樹脂都沒有從人們的注意力中消失過呢!

中藥行買到的乳香(上)與沒藥(下)攝影/作者提供

不過如果要認真研究療效,就要先釐清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使用的乳香與沒藥都只有一種嗎?

乳香與沒藥都不只一種

探討樹脂的藥效、或者蒸餾精油的主要香氣分子之前,需要確定取得的原料源自哪個物種。前面提過,乳香與沒藥都屬於橄欖科,兩者分屬乳香屬(Boswellia)與沒藥屬(Commiphora)。如果到全球生物多樣性資訊機構(GBIF)查詢一下,就可以發現乳香屬有 21 種,而沒藥屬則高達 180 種以上,真是龐大的家族!不過幸好,在市面上流通的種類往往只有幾種,讓我們不需要費心去記那麼多。

目前我們所使用的乳香樹脂,大部分源自於 B. sacra。精油用的種類,也以 B. sacra 為主[註],也可見 B. frereana另外,印度產有 B. serrata,稱為印度乳香或齒葉乳香,在印度當地是傳統藥材,而現代許多實驗也證實它的抗發炎效果。3

沒藥屬的家族龐大,不過我們會使用的種類不多,中藥與精油萃取的原料,主要使用中東產的 C. myrrha,另外印度有產 C. wightii,在傳統阿育吠陀醫學是重要的藥材,也為香水工業所使用。

在芳療界,除了沒藥之外,還有一種稱為「甜沒藥」(opopanax 或 sweet myrrh)的存在。甜沒藥的學名是 C. erythraea ,也有人稱為紅沒藥,氣味比起常見的沒藥香甜許多。甜沒藥在台灣的中藥行偶爾可以買到,但當作中藥使用時一般不會與沒藥作區分。

乳香的分類與簡介,由儲思盆的胡思亂想粉絲專頁授權。(點圖放大)

說了那麼多學名與分類,沒有實際看到本尊,對這兩種樹脂還是沒有什麼感覺的。如果能取得實體或精油,實際使用之後會更有感覺喔!

試著在家體驗跨時空的古老香氣吧

乳香與沒藥最原始的利用方式其實是焚燒,爾後有了蒸餾技術,現代有了超臨界流體萃取技術。這些技術讓我們除了一塊塊的樹脂之外,還可以買到乳香與沒藥的精油。

如果要品賞乳香與沒藥的「靈魂」,可以選用蒸餾精油,滴在可以加溫的擴香器具上(例如擴香石);如果希望聞到完整的樹脂香氣,可以使用超臨界流體技術萃取的精油。如果想要體驗數千年前的使用方式與香氣(這算是一種千年傳統、全新感受嗎?),可以取一塊炭餅,加熱至表面變成白色後,放到耐熱的器皿上,夾一小塊樹脂放到炭上,就可以體驗濃濃的傳統神聖氣息了(用火與相關操作請小心安全與通風,還有煙霧警報器)。

在冷冷的天、富有宗教意義的節日附近,試著體驗看看乳香與沒藥香氣的魅力吧!

使用燒熱的木炭燃燒樹脂。圖片取自

  • 註解:市面上也可能出現某些以 B. carterii 為名的種類,不過這是個同物異名,現在這個學名已經被合併到 B. sacra 之下了。

參考資料

  1. El Ashry, E. S. H., Rashed, N., Salama, O. M., & Saleh, A. (2003). Components, therapeutic value and uses of myrrh. Die Pharmazie-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58(3), 163-168.
  2. Moussaieff, A., & Mechoulam, R. (2009). Boswellia resin: from religious ceremonies to medical uses; a review of in‐vitro, in‐vivo and clinical trials. Journal of Pharmacy and Pharmacology61(10), 1281-1293.
  3. Brendler, T., Brinckmann, J. A., & Schippmann, U. (2018). Sustainable supply, a foundation for natural product development: The case of Indian frankincense (Boswellia serrata Roxb. ex Colebr.).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泛科學院精選線上課程:科學思辨力

無論是自然環境或是社會體制,地球正在發生的改變難以預測是好是壞,但是我們可以確定,每個人都需要 科學思辨力 以迎接來得又快又猛的新時代🧠


泛科學院精選實體課程:兒童冬令營

報名泛科冬令營,幫孩子預約一個充滿科學和歡樂的寒假,從此愛上知識與學習!📚

關於作者

Mr. S

是個喜歡到處看看、隨便想想,不務正業的小勾椎;希望能把知識的可愛美好之處與大家分享。有一方小小儲思盆,歡迎來看看。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