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有效應對禽流感需要科學開放性

SciDev
・2012/03/22 ・2055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60 ・八年級

圖片來源:celesteh@Flickr

作者/David Dickson(科學與發展網路 SciDev.Net 主編)

試圖限制有爭議的禽流感研究的發表,可能弊大於利。

上周,一名 12 歲的印尼男孩在感染了 H5N1 禽流感病毒之後死亡。自 2005 年該病首例病例報告出現之後,他的死,讓全球死亡人數達到了347人。

印尼的禽流感傳播率高。(圖片來源:原出處)

乍看之下,這個數字與因為其他傳染病而死亡的數以百萬計的生命相比,並不太令人擔憂。儘管該病毒常常是致命的——最多 80% 的感染者死亡——人類感染該病的總發病率仍然相對較低。

這是由於大多數人只是在接觸了受感染的家禽之後才被感染。但是,如果這種病毒能在人與人之間傳播,那又會如何?

如今,在荷蘭的一所醫學中心和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工作的兩組科學家,讓這種凶兆更進了一步。這兩組科學家都對這種病毒進行了遺傳改造,讓它們能夠通過空氣在雪貂之間傳播——這意味著類似的毒株可能進化成(或者被製造成)能夠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其後果可能是如此災難性的,所以在去年,一個於 2005 年成立以監看研究實驗室製造生物的潛在生物安全風險的美國機構,即建議這項投稿至世界兩大主要科學期刊《科學》(Science)和《自然》(Nature)的論文,不應發表全文。

美國生物安全國家科學顧問委員會(National Science Advisory Board for Biosecurity,NSABB)的論點是,這些資訊可能被恐怖主義集團或個人用於製造強而有力的生化武器,如果釋放到人群中,可能引發致命的疾病流行。

限制的風險

這個論點背後具有一個有力的邏輯。不公佈製造致命病毒所需的技術細節步驟,肯定會讓任何想複製這個過程的人,面臨更多的困難。

還有些人的建議則更進了一步,他們呼籲禁止所有可能帶來新的、可能致命的病毒研究,並限制這類資訊的獲取。他們的論點是,這類病毒如果逃出實驗室,它們帶來的威脅是如此巨大,以至於甚至沒有任何理由能為進行這些研究的風險加以辯護。

但是,這些論點都有缺陷。那些尋求經過大量編輯形式發表資訊的人們,面臨了一種風險,即科學家將無法獲得這些資料,而這對那些可能在準備防範這種病毒的舉措而言(例如開發疫苗),可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全面禁止這些研究可能有類似的影響。對禽流感及其如何傳播、變異的科學理解,在將另一場流感大流行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而言,具有關鍵作用。 1918 年橫掃全世界的流感病毒導致了 20% 的被感染者死亡,估計死了 5000 萬人。

另一種策略

科學界在過去幾個月以來,已經對如何處理這些論文進行了深入的討論。

最初,NSABB 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案,即發表編輯過的版本,把一些關鍵的科學技術資料刪除。

收到投稿的這兩份期刊,一直在探索它們如何在這樣做的同時,讓審查過且可以確保他們會負責任地使用這些資料的科學家,獲得這些論文的全文。

但是仔細考慮一下,這個選項存在困難。例如,其中一篇論文的許多技術資料,已經在科學會議上公佈了,因此,阻止它進一步傳播出去的嘗試可能無效。

兩周前(2月16日),世界衛生組織在日內瓦的一場會議上,提出了另一個重要的反對意見,即很難在要求全部資料的科學家的審查標準上,達成國際一致的意見。

全盤考量

在這次世界衛生組織會議之後,《自然》期刊在一篇社論中表示,公開發表論文的好處超過了目前為止所發現的風險,而且在原則上,「這篇論文最終應該全文發表。」[1]

同樣地,《科學》的主編近來在接受 BBC 採訪的時候也說:「我們的預設立場是我們不得不將全文發表。」[2]

最終決定還有待世界衛生組織的進一步討論。但是這個立場是勇敢而正確的。

如果要理解這種病毒的潛在變化,能獲取這些資料的科學家越多,就會獲得越大的公共衛生利益。

這超過了限制獲取資料以防止它們落入壞人之手的利益——而後者的利益可能是短期的。《自然》期刊也說,目前對生物安全的關注「太空泛而且是假設性的。」

此外,決定誰是「壞人」、誰應該做出這個決定的政治敏感性,有可能加強在限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方面就已經存在的國際緊張局勢,最近的一個例子是關於伊朗的核計畫。

但是,如果要更廣泛地提供這些資料,有兩件事是關鍵。首先,公開發表必須伴隨著一個有效的監測體系。這個體系將會審視這些資料的可能濫用。

第二,這個議題均需要衛生官員和記者的積極推促,確保它被充分告知,以及盡可能地促進廣泛的公眾辯論。

諸如印尼等開發中國家,禽流感傳播率最高、死亡人數也最多,他們對於這場辯論的結果特別感興趣。他們在防止病毒傳播的新技術(如有效的疫苗)中獲得的利益,要比限制這些資料發表的利益來得多。

對於生物安全的考量必須審視全局。它們肯定是重要的,但是不應該影響我們對於該病毒進化後形式、開發充分保護措施的迫切性上的判斷——不論這種病毒是自然的還是人造的。

參考文獻

[1] Flu papers warrant full publication (Nature 482, 439 (2012) )

[2] Journal’s concern over bird flu research—BBC News online [2012-02-17]

本文原發表於 SciDev [2012-03-02]

文章難易度
SciDev
41 篇文章 ・ 1 位粉絲
科學與發展網絡(SciDev.net),提供有關科學、技術以及發展中國家的新聞、觀點和信息。

1

1
0

文字

分享

1
1
0
陳建仁的經驗:做研究與做官,看問題有差別?
寒波_96
・2022/03/22 ・170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陳建仁是公衛專家,意外成為中華民國副總統,2020 年卸任後又回到學術界,不過在此之前已經有多次當官的紀錄。身為應用科學的學者,又有擔任政府高官的經驗,切換於研究和公僕之間,讓他思索學到的事。

第一課:用受過的科學訓練,尋找影響系統的變量。

學者和官員,要考慮的層面很不一樣。研究者主要在意疾病有多嚴重,如何治療患者。部長則關心在什麼時候,如何投入資源治療,必需顧及公平、可能選項、可行性、財政預算。

陳建仁以台灣的肝炎舉例。住在偏遠地區的人,很難常常前往醫學中心,所以要設置基層小單位。針對特定疾病編列獨立的固定預算,並不明智;治療上,反病毒療程很貴,但是肝臟移植和癌症治療更是如此。另外也調整政府的決策結構,如建立長期的國際合作,來針對棘手的關鍵議題。

第二課:科學從來不足以帶來昌盛的社會,這需要的是信任、堅強的機構、社會凝聚力。

不能團結一致,便無法實施邊境管制、隔離、追蹤等有效的防疫手段。政府必需提供支持,例如補助低收入的人打疫苗、經濟支援餐廳、計程車司機等有需要的人。

第三課:傳染病和汙染,影響可以持續幾十年,長期投資能獲得回報,不過當下行動必需迅速。

2003 年 SARS 入侵,台灣剛開始沒有做好準備,損失慘重。此時於主要醫學中心訓練一批人,再分別前往各地培訓基層,各自建立組織,2 週後便讓全台灣都採用同樣的標準。以同一套標準追蹤傳染源、尋找誰到過熱點很重要。由此建立的基礎,對台灣隨後出現的流行病也頗有貢獻。

每次當官結束回到學術,陳建仁的政府經驗都使他更關注疾病的早期階段:更多的預防、更快的檢驗、更少的治療時間。通常這意味著,快速而實用的診斷,以及疫苗。

要達到目標,需要考慮公衛計畫中的經濟和政治因素。若希望讓患者有效接受治療,必需注意執行治療的地點,患者需要支付的費用,以及令患者感到不方便和不舒服的原因。

1990 年代陳建仁還是台大的年輕教授,在對抗砷汙染時,首度學到這些教訓。當時他發現飲用水中有愈多砷,癌症與心血管疾病的發病率便會愈高。

陳建仁和環境健康專家、土木工程師、地理學家、經濟學家、律師等不同專家合作,根據資訊設定管制標準,降低飲用水中許可的砷含量。他原本想的很直接,許可含量當然是愈低愈好。接著他意識到,更貴的水費,也會對健康造成影響。

這次經驗令陳建仁見識到,科學和技術在促進人類福祉上的侷限,以及跨領域合作與共同創造的必要。他感覺幸運,有這麼多機會將經驗應用於服務同胞。

我們也感覺幸運。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所有討論 1
寒波_96
174 篇文章 ・ 668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2

6
1

文字

分享

2
6
1
為什麼動物會傳染疾病給人類?認識「人畜共通傳染病」——《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
親子天下_96
・2021/10/16 ・1054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作者/陳建仁、胡妙芬
  • 繪者/Hui

不只人傳人,動物也會傳給人

通常,親緣關係比較遙遠的動物,不會互相傳染疾病,例如魚和人,魚的傳染病通常不會傳染給人。但是,親緣關係較接近的動物,就有可能傳染共通的疾病,像是豬和人同屬哺乳類,豬的流感就會傳染給人,這一類的傳染病就叫做「人畜共通傳染病」。

自古以來,動物會傳染給人的疾病就不少,常見的像是從狗傳染給人的「狂犬病」、從牛羊而來的「炭疽病」,或由豬、馬、家禽而來的「日本腦炎」。但隨著人類生活與活動方式的改變,像是大量的畜養家禽、家畜,或是常常入侵野生動物的棲息環境,使得近幾年來人畜共通傳染病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很多造成大流行的傳染病,像是 SARS、H5N1 禽流感、A 型 H1N1 新型流感和 COVID-19,都是二十一世紀後才冒出來的新興人畜共通傳染病。

我們都是狂犬病受害者

親緣關係相近的動物,不但身體構造比較類似,目標細胞外的化學物質也比較相近,所以容易被同一種病原體入侵,而得到共通的傳染病。例如狂犬病是一種由病毒引起的急性腦膜炎,被感染後一旦發病,致死率幾乎 100%。但是會傳染狂犬病的不只是狗,許多哺乳動物像是浣熊、果子貍、蝙蝠、狐狸、貓,也都可能傳染。所以如果不小心被這些動物咬傷或抓傷,應該緊急到醫院施打狂犬病疫苗。家裡的寵物貓、狗也應該每年接種狂犬病的疫苗。

圖/親子天下

A 型流感也是人畜共通傳染病

在常見的流行性感冒中,B 型流感只能人傳人,而 A 型流感卻是人畜共通傳染病。

有時候 A 型流感確實比 B 型流感容易傳染,因為除了人類之外,還可以傳染給家禽或鳥類等動物,所以病毒很容易因為在不同的動物之間傳來傳去,並出現基因突變、重組而形成不同的新型病毒株。

下圖標明的病種,皆為 A 型流感突變而成的新型病毒株,並在不同的動物之間傳來傳去。

圖/親子天下
圖/親子天下

——本文摘自《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流行病學×預防醫學》,2021 年 9 月,親子天下,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所有討論 2
親子天下_96
24 篇文章 ・ 22 位粉絲
【親子天下】起源於雜誌媒體和書籍出版,進而擴大成為華文圈影響力最大的教育教養品牌,也是最值得信賴的親子社群平台:www.parenting.com.tw。我們希望,從線上(online)到實體(offline),分齡分眾供應華人地區親子家庭和學校最合身體貼的優質內容、活動、產品與服務。

3

4
0

文字

分享

3
4
0
COVID-19 來襲!為什麼我們不能輕忽無症狀患者?——《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
親子天下_96
・2021/10/15 ・660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 作者/陳建仁、胡妙芬
  • 繪者/Hui

答案很簡單,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會發病。

從無症狀到死亡的疾病金字塔

不同的病原體,對人體造成的傷害也有輕重之別。有些病原體的感染往往很不明顯,也就是不會出現任何症狀;有些則毒性很強,一旦染上,經常出現嚴重症狀甚至死亡。

所以按照病原體的致病力,可以將傳染病分為三大類。第一類,大部分的感染者都不會出現症狀,只有極少數人會很嚴重或死亡,像是小兒麻痺、結核病或 A 型肝炎。第二類則是大部分的感染者都有明顯症狀,但是主要呈現中度反應,無症狀或嚴重、死亡的情況很少,像是麻疹、水痘。

第三類傳染病則非常恐怖,嚴重反應和死亡的案例居多,譬如得了狂犬病的人,一旦發病後,致死率幾乎達 100%!

人們要根據各類型的傳染病,擬定不同的作戰方式。像是第一類的傳染病看起來好像不嚴重,但事實上如果掉以輕心,沒有隔離輕症和無症狀者,他們就會到處傳播疾病,引發一場大流行!

圖/親子天下
圖/親子天下提供

——本文摘自《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流行病學×預防醫學》,2021 年 9 月,親子天下,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所有討論 3
親子天下_96
24 篇文章 ・ 22 位粉絲
【親子天下】起源於雜誌媒體和書籍出版,進而擴大成為華文圈影響力最大的教育教養品牌,也是最值得信賴的親子社群平台:www.parenting.com.tw。我們希望,從線上(online)到實體(offline),分齡分眾供應華人地區親子家庭和學校最合身體貼的優質內容、活動、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