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道金斯生日 │ 科學史上的今天:3/26

英國演化生物學家道金斯。圖/ S Pakhrin source license

公螳螂為什麼要冒著被母螳螂吃掉的危險上前交配?雌性動物為什麼慎選交配的對象,而雄性卻花心地到處播種?工蜂為什麼甘願像奴隸般的為女王蜂服務?父母為什麼願意為小孩犧牲自己?

英國演化生物學家道金斯在 1976 年出版了一本書回答了這些問題。這幾個看似不同的問題其實有一個共同的答案,那就是這本書的書名──《自私的基因》。是的,他認為生物其實只是基因的載具,作為基因的生存機器,一切行為只為了讓基因得以代代相傳、永垂不朽。所以公螳螂拚死也要讓基因透過交配延續下去;雄性到處播種可以增加基因延續的機會,而雌性因為懷孕的限制只好慎選對象;工蜂雖然不能交配,但讓擁有與自己相同基因的女王蜂完成交配也是一樣的意思;父母為小孩犧牲奉獻也是如此。

道金斯此論一出,各界嘩然!對宗教信仰者而言更是如臨大敵;哥白尼將地球從宇宙中心移除還不打緊,達爾文說人是由猿類演化而來雖說有違聖經,至少還保有人的尊嚴,如今道金斯竟然還要把人的主體性完全去除,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一般人對此說法也是難以接受。神聖的愛情其實是基因要透過生殖繼續複製繁衍?父母對小孩不求回報的愛也只是因為小孩體內有自己的基因?令我們感動的崇高美德竟然被解釋為基因的自私行為,豈能不讓人感到惶惶不安?!

不過道金斯其實並未否定人的主體性,也不認為人註定永遠是基因的奴隸,畢竟人類社會還是存在純然無私的利他行為。他說:

「我們自覺的預見能力,也就是在想像中模擬未來的能力,能防止我們縱容盲目的複製者而幹出那些最糟糕的自私行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我們人類,能夠反抗自私的複製基因的暴政。」

或許也是這種對於人的自省能力與理性思考的信念,道金斯同時也是個積極強硬的無神論者。他後來還寫了一本《上帝錯覺》批判宗教對人類社會的戕害,對於包裝成「智能設計論」的反演化論教育更是不遺餘力地砲轟。道金斯以科學觀點挑戰原屬宗教與道德的領域,因而成了當代樹立最多敵人的科學家;看起來,他仍將繼續直言不諱的引發人們的思考與爭辯。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關於作者

張瑞棋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自小喜愛科學新知,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更成為重度閱讀者。當了中年大叔才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如今又因翻譯《解事者》,而多了個譯者的身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