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中藥「水蛭」的意外旅程(下):偽品的身份解謎——不是水蛭,那是什麼?

YTLai_96
・2018/06/26 ・4931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486 ・五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旅程至此,從發現偽品的震撼當下,一直到網路和店舖的明查暗訪,一直縈繞腦海的念頭除了「居然會出現偽品」、「偽品居然這麼常見卻沒幾個人懷疑過」之外,當然還有「到底這個偽品是什麼鬼東西」?我相信,各位讀者也跟我一樣好奇。

說真的,發現這個偽品的當下,我當然就開始試著判斷偽品的身份為何。看這個「水蛭」偽品尖尖的頭部,口中似乎還有左右折起來的一片口器或吻,再加上這個身形,首先猜測是螠蟲

螠蟲!那是什麼東西?

螠蟲是一群特別的環節動物,過去自成一綱(螠蟲綱)甚至獨立成一門(螠蟲動物門),現在分子證據顯示螠蟲應該是多毛綱旗下的螠蟲亞綱的唯一一目(螠蟲目)。不過講了半天,大家一定還是跟牠很不熟,這也沒有關係,因為我也跟牠很不熟,只是大略知道螠蟲長什麼樣而已,囧rz。

各種螠蟲們,前端伸出來的東西就是像一片舌頭樣、在有些種類身上甚至還會分岔的吻部。K&L則是躲在洞裡的螠蟲把吻部伸出來黏住碎屑吃東西(圖片來源

至於是哪一種螠蟲呢?我首先懷疑這個「水蛭」偽品是來自中國的物種──單環刺螠

單環刺螠,又名海腸子、海雞子、或是更直白的稱為陰莖魚(Penis fish),我想你一定可以了解為什麼是這個名稱。據說,中國八大菜系的魯菜之所以能夠嶄露頭角,是因為把單環刺螠曬乾磨成粉,在那個還沒有發明味精的年代簡直就是鮮味炸彈一樣的密技。而現在,單環刺螠在中國渤海周圍的省份是特產海鮮,山東煙台更是以「韭菜海腸」為名菜,近年來因為食者日眾,還出現了單環刺螠的養殖業。韓國人據說尤其喜愛拿單環刺螠來切片生吃,幾年前的熱門韓劇「來自星星的你」裡面的千頌伊更是嗜此一味,在外吃飯沒事就要問有沒有賣海腸。

既然是特產,那麼,大隻的海腸子拿來吃,小的海腸子就處理一下當作中藥「水蛭」賣掉,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好的,我覺得這個「水蛭」偽品外型上看起來是像單環刺螠,但是我跟螠蟲實在是不熟,也不知道能夠對照什麼特徵。更何況這些「水蛭」偽品已經被「清肚」,剩下的體壁肌肉層也可能沒什麼特徵。既然形態上的特徵比對走不下去,那就改用高大上的分子鑑定吧。

分子鑑定見真章:其實是棘皮動物門!

坦白說,我根本就是個分生操作的苦手,只會基本的用 kit 抽 DNA、電泳、還有 PCR 這些基礎到不行的技術。而這次為了搞定這些已經被清肚炮制說不定還跟甘草水一起煮過去腥的中藥「水蛭」們的身份,真的是讓我走進了完全陌生的分生領域,接觸到過去從來沒有想過會接觸的分生技術。但其實我這次學會並用到的分生技術還是很基本,說出來怕笑掉各位大牙,我們就不多提了。

簡而言之,分子鑑定的過程如下:拿幾隻「水蛭」偽品抽取 DNA,另外也拿牛蛭/擬醫蛭做成的中藥「水蛭」當做對照,以確定萃取技術和藥品等整個過程沒有問題。取得足量的DNA以後,用特定的 Primer 夾取粒線體裡面的 COI(或稱 COX1)序列,之後以 PCR 放大然後送生技公司定序。(上面幾句話看來簡單,實際上就耗費了我將近一個半月的時間…)

總之,皇天不負苦心人,定序結果終於出爐。把定序結果跟 NCBI 的線上資料庫比對,牛蛭/擬醫蛭的中藥「水蛭」的序列不意外的跟其他牛蛭/擬醫蛭已知種類的序列極為相似,顯示形態鑑定結果的確無誤。

至於「水蛭」偽品的 COI 序列,跟 NCBI 線上資料庫一比對之後,跳出來最接近的序列類群是──

棘皮動物門的海膽跟海參!?

圖片來源

嗄?居然不是螠蟲而是棘皮動物門?條狀的模樣一定不可能是海膽,可如果是海參,那海參的形態特徵在哪裡?管足呢?呼吸樹呢?

踏破鐵鞋無覓處,關鍵特徵在空腹

突然,我注意到某一隻被展得特別開的「水蛭」偽品身體內的幾束構造。那一束一束的結構應該是縱肌,在萃取 DNA 進行分子鑑定時使用的目標組織。算了算就這麼巧,這幾束縱肌肌肉束不多不少,正好五對。

一隻清肚以後剛好特別展開的「水蛭」偽品,泡發以後那五對縱肌束更加明顯

數字「五」,這絕對不是巧合──

圖片來源

原來是五倍鑽石(並不是!!)

在動物界裡面,環繞身體的構造會像這樣跟五扯上關係的,就是體制上為五幅對稱(pentaradial symmetry)的棘皮動物,幾乎是毋庸置疑。所以,眼前這個「水蛭」偽品雖然看起來好像一副螠蟲樣,外觀上也沒有什麼管足或五幅對稱的線索。但是 DNA 分子鑑定結果告訴我們這是棘皮動物的海膽或海參,而型態上的特徵本以為遠在天邊其實一直近在眼前,體內的五對縱肌束就這麼從視野中跳了出來,簡直是踏破鐵鞋無覓處,紮紮實實的證明了這真的是個體制上沿著縱軸五幅對稱的海參無誤。

稍加搜尋了一下,很快的也確定了這五對縱向的構造,的確如同猜想的一樣是五對縱肌束。

 

海參體內的結構示意圖,橫切面有明顯的五束成對縱肌束(Longitudinal muscle band, LM)(圖片來源

在海參的鮮貨或乾貨裡頭,如果還沒有去除乾淨,可能還可以看到這五束成對模樣的縱肌束。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在嗜食海產的廣東人眼裡,可食用的海參體內的縱肌束是廣東菜裡頭的食材之一,稱之為桂花蚌或珊瑚蚌。

而且無巧不巧,我又剛好找到了另一隻幾乎沒有被清肚的「水蛭」偽品,泡發以後仔細解剖,看見滿肚子的泥沙還有體內的五幅對稱縱肌束,更加確定這個「水蛭」偽品絕對是海參無誤。

一隻幾乎沒有被清肚的「水蛭」偽品,就這麼剛剛好被我發現
「水蛭」偽品橫切後可見體內五幅對稱的縱肌束,顯示這的確是棘皮動物門的海參無誤
近乎完整的「水蛭」偽品(海參)滿肚子的泥沙,也難怪要清肚處理

最後,又在中醫師友人們慷慨贈送的 700 多克「水蛭」偽品中,發現極少數清肚沒清乾淨的偽品鈍端體內連著一個白色環狀構造,一查之下才知道這原來叫做石灰環(Calcareous ring ),是海參特有的構造。目前對石灰環的功能所知不多,推測可用來支持口部和咽部結構、作為口部觸手肌肉的附著點和身體縱肌的前端接點,好像還可以用來鑑定不同的

極少數清肚沒清乾淨的海參,還可以看到鈍端內部的白色石灰環
「水蛭」偽品(海參)包裝底部的掉落的石灰環
石灰環的結構上也依然有五幅對稱的線索

是的,我剛剛是說「身體鈍端的石灰環是用來支持口部和咽部的結構」。我一直以為「水蛭」偽品的尖端是頭部的吻,於是認為偽品是螠蟲,殊不知這尖端其實並不是頭部,其貌不揚的鈍端反而才是真正的頭部。而且,即使知道這「水蛭」偽品其實是海參,我還是以為尖端是頭部,於是一直在尖端內部尋找呼吸樹的蹤影,一直到找到並認出石灰環這個構造以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鈍端才是頭部!連頭尾都判斷錯誤,可見我跟海參或螠蟲有多麼不熟,囧rz。

「水蛭」偽品真海參,飄洋過海來騙你

既然確定這是海參,又想起幾位中藥店老闆不約而同提過這些「水蛭」的產地是印尼,我突發奇想借助咕狗翻譯,用印尼文的海參(Teripang)去咕狗搜尋圖片,看了幾排正常的海參圖片之後,居然發現了下面這樣的海參照片和文字說明。

Keripik teripang, crispy sea cucumber cracker, a type of seafood snack produced in Gresik and Sidoarjo town near Surabaya, East Java, Indonesia. 圖片來源

這眼熟的大小、質地跟切工,一定跟「水蛭」偽品的海參有關,幾乎不可能是巧合。於是繼續尋著線索找下去,改用「surabaya teripang」繼續咕狗圖片。映入眼簾的是各式各樣相同切工、類似大小的海參零嘴,我幾乎可以確定手上的「水蛭」偽品,就是來自印尼泗水附近的國民零嘴海參乾無誤。

不過話雖如此,真要確認這是不是印尼泗水附近的國民零嘴,又該怎麼辦呢?幸好,在台灣有許多的印尼移工,也有許多努力協助東南亞移工的組織,我於是透過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的熱心協助,幫我在頁面上詢問了印尼的朋友,也的確得到了「這是teripang」的回答。另外,我也跟著關心東南亞移工的新創非營利組織 One-Forty 的建議,在週日直接到台北車站大廳用「Permisi, Halo,聽得懂中文嗎?從 Surabaya 泗水來嗎?看過這個知道這是什麼嗎?Terima kasih!謝謝!」外加滿臉笑容和一點緊張,問遍了大廳裡一群又一群的印尼朋友們。其中,在我沒有給予任何暗示的狀況下,有些從泗水來的印尼朋友明確指出我手上拿的「水蛭」偽品,就是海參(teripang)無誤。

至此,這個「水蛭」偽品的身份之謎,終於是完全解開了。

尾聲

行文至此,雖然已經說到了中藥「水蛭」偽品的現身過程,也了解了一般人跟中醫藥專業從業人員判斷能力的差距,調查了「水蛭」真品跟偽品的市售比例,並且終於解開「水蛭」偽品的真實身份(居然是個海參)。但各位讀者或許跟我一樣,還是有些許疑問縈繞心頭。

這些海參冒充中藥「水蛭」進口到底已經多久了?
既然要冒充「水蛭」,那牠們有沒有一點破血化瘀的療效呢?
甚至,不要說有沒有療效了,這些海參吃下肚子裡,到底會不會有壞處呢?
最後,到底是哪個人這麼天才,居然會想要拿清肚的海參乾充當中藥「水蛭」來賣,而且還居然得逞,賣到市占率有三成之多?

前面三個問題,顯然需要更進一步的調查和研究才能一一解惑。至於到底哪個人這麼天才,想出這個狸貓換太子的壞主意騙了大家,這就不是平民百姓我的守備範圍,而只能寄望中醫藥管理部門和檢調單位的聯手合作,抽絲剝繭盡速找出真相了。

延伸閱讀:

特別致謝

感謝台大生科系陳俊宏教授實驗室的空間和設備支援,以及陳巧坪和霍其嶸兩位實驗室夥伴在基礎分生技術上的指導和協助,讓我能夠順利完成偽品身份的解謎。另外感謝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以及One-Forty移工教育文化協會的幫助、資訊和指引,特此獻上我最誠摯的謝意。

__________

中藥「水蛭」的意外旅程系列:

 





文章難易度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用這劑補好新冠預防保護力!防疫新解方:長效型單株抗體適用於「免疫低下族群預防」及「高風險族群輕症治療」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3/01/19 ・287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本文由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 合作,泛科學企劃執行。

  • 審稿醫生/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 王復德

「好想飛出國~」這句話在長達近 3 年的「鎖國」後終於實現,然而隨著各國陸續解封、確診消息頻傳,讓民眾再度興起可能染疫的恐慌,特別是一群本身自體免疫力就比正常人差的病友。

全球約有 2% 的免疫功能低下病友,包括血癌、接受化放療、器官移植、接受免疫抑制劑治療、HIV 及先天性免疫不全的患者…等,由於自身免疫問題,即便施打新冠疫苗,所產生的抗體和保護力仍比一般人低。即使施打疫苗,這群病人一旦確診,因免疫力低難清除病毒,重症與死亡風險較高,加護病房 (ICU) 使用率是 1.5 倍,死亡率則是 2 倍。

進一步來看,部分免疫低下病患因服用免疫抑制劑,使得免疫功能與疫苗保護力下降,這些藥物包括高劑量類固醇、特定免疫抑制之生物製劑,或器官移植後預防免疫排斥的藥物。國外臨床研究顯示,部分病友打完疫苗後的抗體生成情況遠低於常人,以器官移植病患來說,僅有31%能產生抗體反應。

疫苗保護力較一般人低,靠「被動免疫」補充抗新冠保護力

為什麼免疫低下族群打疫苗無法產生足夠的抗體?主因為疫苗抗體產生的機轉,是仰賴身體正常免疫功能、自行激化主動產生抗體,這即為「主動免疫」,一般民眾接種新冠疫苗即屬於此。相比之下,免疫低下病患因自身免疫功能不足,難以經由疫苗主動激化免疫功能來保護自身,因此可採「被動免疫」方式,藉由外界輔助直接投以免疫低下病患抗體,給予保護力。

外力介入能達到「被動免疫」的有長效型單株抗體,可改善免疫低下病患因原有治療而無法接種疫苗,或接種疫苗後保護力較差的困境,有效降低確診後的重症風險,保護力可持續長達 6 個月。另須注意,單株抗體不可取代疫苗接種,完成單株抗體注射後仍需維持其他防疫措施。

長效型單株抗體緊急授權予免疫低下患者使用 有望降低感染與重症風險

2022年歐盟、英、法、澳等多國緊急使用授權用於 COVID-19 免疫低下族群暴露前預防,台灣也在去年 9 月通過緊急授權,免疫低下患者專用的單株抗體,在接種疫苗以外多一層保護,能降低感染、重症與死亡風險。

從臨床數據來看,長效型單株抗體對免疫功能嚴重不足的族群,接種後六個月內可降低 83% 感染風險,效力與安全性已通過臨床試驗證實,證據也顯示針對台灣主流病毒株 BA.5 及 BA.2.75 具保護力。

六大類人可公費施打 醫界呼籲民眾積極防禦

台灣提供對 COVID-19 疫苗接種反應不佳之免疫功能低下者以降低其染疫風險,根據 2022 年 11 月疾管署公布的最新領用方案,符合施打的條件包含:

一、成人或 ≥ 12 歲且體重 ≥ 40 公斤,且;
二、六個月內無感染 SARS-CoV-2,且;
三、一周內與 SARS-CoV-2 感染者無已知的接觸史,且;
四、且符合下列條件任一者:

(一)曾在一年內接受實體器官或血液幹細胞移植
(二)接受實體器官或血液幹細胞移植後任何時間有急性排斥現象
(三)曾在一年內接受 CAR-T 治療或 B 細胞清除治療 (B cell depletion therapy)
(四)具有效重大傷病卡之嚴重先天性免疫不全病患
(五)具有效重大傷病卡之血液腫瘤病患(淋巴肉瘤、何杰金氏、淋巴及組織其他惡性瘤、白血病)
(六)感染HIV且最近一次 CD4 < 200 cells/mm3 者 。

符合上述條件之病友,可主動諮詢醫師。多數病友施打後沒有特別的不適感,少數病友會有些微噁心或疲倦感,為即時處理發生率極低的過敏性休克或輸注反應,需於輸注時持續監測並於輸注後於醫療單位觀察至少 1 小時。

目前藥品存放醫療院所部分如下,完整名單請見公費COVID-19複合式單株抗體領用方案

  • 北部

台大醫院(含台大癌症醫院)、台北榮總、三軍總醫院、振興醫院、馬偕醫院、萬芳醫院、雙和醫院、和信治癌醫院、亞東醫院、台北慈濟醫院、耕莘醫院、陽明交通大學附設醫院、林口長庚醫院、新竹馬偕醫院

  • 中部

         大千醫院、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台中榮總、彰化基督教醫療財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

  • 南部/東部

台大雲林醫院、成功大學附設醫院、奇美醫院、高雄長庚醫院、高雄榮總、義大醫院、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花蓮慈濟

除了預防 也可用於治療確診者

長效型單株抗體不但可以增加免疫低下者的保護力,還可以用來治療「具重症風險因子且不需用氧」的輕症病患。根據臨床數據顯示,只要在出現症狀後的 5 天內投藥,可有效降低近七成 (67%) 的住院或死亡風險;如果是3天內投藥,則可大幅減少到近九成 (88%) 的住院或死亡風險,所以把握黃金時間盡早治療是關鍵。

  • 新冠治療藥物比較表:
藥名Evusheld
長效型單株抗體
Molnupiravir
莫納皮拉韋
Paxlovid
倍拉維
Remdesivir
瑞德西韋
作用原理結合至病毒的棘蛋白受體結合區域,抑制病毒進入人體細胞干擾病毒的基因序列,導致複製錯亂突變蛋白酵素抑制劑,阻斷病毒繁殖抑制病毒複製所需之酵素的活性,從而抑制病毒增生
治療方式單次肌肉注射(施打後留觀1小時)口服5天口服5天靜脈注射3天
適用對象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兒童(12歲以上且體重至少40公斤)的輕症病患。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兒童(12歲以上且體重至少40公斤)的輕症病患。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18歲以上)的輕症病患。發病7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孩童(年齡大於28天且體重3公斤以上)的輕症病患。
*Remdesivir用於重症之適用條件和使用天數有所不同
注意事項病毒變異株藥物交互作用孕婦哺乳禁用輸注反應

免疫低下病友需有更多重的防疫保護,除了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勤洗手、減少到公共場所等非藥物性防護措施外,按時接種COVID-19疫苗,仍是最具效益之傳染病預防介入措施。若有符合施打長效型單株抗體資格的病患,應主動諮詢醫師,經醫師評估用藥效益與施打必要性。

文章難易度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61 篇文章 ・ 270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0

3
0

文字

分享

0
3
0
看完電影「失落謎城」,我們來談談「水蛭」吧?
YTLai_96
・2022/07/02 ・327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話說,珊卓布拉克和查寧坦圖主演的失落謎城(The Lost City)近日在二輪片戲院上映了,電影本身頗具娛樂效果也讓我相當享受,但裡頭出乎意料的居然出現了水蛭吸血的橋段。

本著龜毛水蛭宅的認真心態,我當然仔仔細細地檢視了這個橋段,除了確定查寧坦圖沒有露出半根不該露出的東西(例如毛髮,請別想歪),也確定這個橋段裡面的水蛭有好些不盡正確的特徵,在此想要跟各位讀者分享,希望哪一天有人要在電影裡面用上水蛭的時候,特效或模型可以做得更精準一點。

這是Youtube上可以找到最完整的水蛭和屁股的畫面了,各位讀者請享用

先講優點,電影裡的水蛭模型做的還算有模有樣,體表的質感雖然乾皺了點但還算可以接受,值得一提的是水蛭正吸血時口吸盤會有的「垂直壓向皮膚」的姿態也做出來了。光是這一點,就值得為模型組的工作人員拍拍手。

這是一隻正在吸血的菲擬醫蛭,左邊是牠的頭部,請注意吸血中的頭部那個「垂直壓向皮膚」的姿態。 圖/作者提供

好話說完了,接下來要開始挑剔了。

水蛭的附著和去除方式不正確,攻擊位置不盡合理

首先,吸血的水蛭不算是長時間游泳的高手,而且很依賴水波震動來找尋下水移動的倒楣宿主,所以通常是棲息在靜止或頂多是緩流的水域,電影裡面那樣不算開闊又有明顯水流的小溪是不太可能遇到吸血水蛭的。不過這一點相對不那麼有問題,我們就假設兩位主角涉水的溪流曾經經過一段緩流的溼地,只是畫面沒有拍到好了。

比較明顯的問題是水蛭吸血時的特徵行為和應對方式。

根據幕後花絮的說法,劇組是用膠水把水蛭黏在查寧坦圖的下背跟屁股上,也因此珊卓布拉克將水蛭拔掉的時候就像撕掉膠布一樣,甚至還可以看到膠水在水蛭跟皮膚之間拉開的黏絲

但可惜的是,水蛭是靠著口尾兩個吸盤附著的,其他部位的體表毫無黏附的能力,所以要是你我被水蛭咬上吸血,從皮膚上把水蛭拔下來的時候,切記得要用指甲貼住皮膚把水蛭的兩個吸盤推掉,這才是最快也最安全的方法。至於為什麼這個方法最好,其他坊間流傳的火燒灑鹽法又有什麼不好,還請讀者參考先前的拙文「被水蛭咬了怎麼辦」,就不在這裡再多費唇舌了。

失落謎城的幕後花絮:水蛭篇

再說,水蛭身體本來就佈滿黏液,吸血的時候絕對是又黏又滑根本抓不住,要把吸血中的水蛭從皮膚上取下來,絕對不可能像珊卓布拉克那樣輕鬆,用手指直接捏住水蛭身體如撕膠布一樣的把水蛭拿下來,這樣做只會一直把水蛭身體捏扁,把牠吸到肚子裡的血液混著體內共生菌又擠回傷口裡面增加感染風險而已,各位讀者千萬不要學啊。

另一個問題是水蛭咬上身體的部位。一般而言,水蛭游到在水裡走動的宿主身上,基本上是找尋皮膚裸露處吸血,不太會鑽進衣服覆蓋的身體部位,尤其是那麼大隻的水蛭更是如此。

所以,既然水蛭沒有那麼會鑽,吸到查寧坦圖的上衣下擺跟褲頭之間還有可能,畢竟他的上衣看起來沒有紮進褲頭可能會在水中擺動,讓上身的水蛭有機可乘;但吸到包在褲子裡面的屁股就不太合理了,大概只是為了讓觀眾大飽眼福而已。

話說回來,查寧坦圖的台詞倒是說得沒錯,像珊卓布拉克在戲裡那樣的連身緊身衣,基本上對吸血水蛭而言就是絕佳防護,所以她的身上沒有水蛭也是合情合理。

珊卓布拉克的連身緊身衣,除了胸口那一大塊裸露區域,在水中可稱得上水蛭的絕佳防護裝。 圖/yahoo!sports

衣物包緊緊,水蛭不上身:美軍的水蛭避忌實驗在台灣

各位讀者想必有所不知,二戰時期歐美軍方在太平洋戰場體驗到吸血蛭類的擾人之後,蛭類避忌藥劑與效果研究才開始蓬勃的發展。由於水棲與陸棲吸血蛭類在東亞、東南亞與南亞地區種類繁多又常見,吸血蛭類的避忌研究也因此多以亞洲的種類為實驗物種。

例如越戰時期,美國軍方曾苦於前線官兵在越南叢林受到蛭類侵擾,便與 1955 年於台北重新設立的美國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US Naval Medical Research Unit No. 2, NAMRU-2)以及瘧疾研究所合作,在屏東潮州進行一系列蛭類毒殺與避忌的實驗。

同樣是吸血蛭類,水棲種類與陸棲種類的擾人程度其實有相當的差異。吸血的水蛭生活在水中,只要不涉水就不會造成任何困擾;而且一般而言吸血水蛭的體型較大,不容易鑽過衣物間的縫隙,更不可能穿過疏鬆的衣物纖維直達皮膚。

因此,要防止吸血水蛭上身其實很簡單,只要士兵不要下水、萬一不得已下水時務必穿著衣褲襪子並且紮好紮滿,尤其是褲管必定要紮入襪子裡,確保沒入水中的身體都被衣物緊密覆蓋,吸血水蛭也就只能黏附在衣物上遊走,幾乎無法接觸皮膚吸食血液。這樣一來,就算長褲襪子沒有施用任何避忌藥物,也已經足以防止吸血水蛭的攻擊,而且避忌效果就和驅蟲劑處理過的長褲一樣好。也因此,針對吸血水蛭的避忌研究就相對少了許多。

在雨鞋上不得其門而入的日本醫蛭,牠們只會在水面下頂多高出水面一點的範圍試探,不會像吸血螞蟥那樣四處遊走找尋縫隙。 圖/作者提供

話雖如此,美軍還是針對吸血水蛭測試了好些避忌配方,經過一番試驗,藉著混合綿羊油、礦物脂和矽氧樹脂這些成份,終於把塗抹皮膚用的驅蟲藥劑從入水後五分鐘就會失效,延長到避忌效果可達 70 分鐘左右或更久。也有研究發現有 15 種單方與複方組合,能夠在超過 200 次入水洗手後依然保持避忌效果。

不過,這些以塗抹皮膚的避忌藥物在戰場上頂多只能做為輔助配備,以軍方的角度而言,如果能在制服上施加藥物,讓避忌各種昆蟲與蛭類的效果如同軍事裝備將戰士「武裝」起來並提供持久效果,當然更是理想。

因此,為了戰場所需,當時的諸多研究便著眼於以浸泡的方式讓衣物吸附各種避忌藥劑並評估持久程度,尤其在陸棲吸血蛭類的避忌研究中更是蔚為主流。

畢竟,俗稱螞蟥的陸生吸血蛭類跟吸血水蛭的擾人程度可不是同一個等級的,這些飢腸轆轆又敏捷的小傢伙沾上身體以後,即使是附著在衣物鞋襪上也會四處遊走,無所不用其極地找到衣褲鞋襪的交界、甚至是布料纖維間的縫隙,然後死命擠過去以抵達皮膚大快朵頤。

所以,美軍測試了許多配方,就是為了找到讓吸血螞蟥厭惡至極而拒絕靠近的辦法,但到底找到了什麼配方並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我們還是回來討論電影裡的水蛭吧。

拔掉那麼大的水蛭,傷口沒有持續流血幾小時是不可能的

最後,關於傷口沒有流血這件事,實在是非提不可的大問題。自古以來,吸血水蛭的抗凝血能力就舉世皆知,甚至因此被拿來當成放血治療的醫療工具,在十九世紀末歐洲的吸血水蛭還因為採集過度搞到瀕臨絕種。像電影裡面那麼大的吸血水蛭,咬出來的傷口絕對不小,拔掉以後應該會一直流血,就算是剛吸血十幾分鐘的傷口大概也要流個半小時的血,如果已經吸血超過半小時,傷口沒流血個幾小時都是上天保佑。所以,珊卓布拉克拿掉水蛭以後那些傷口應該會持續不斷的滲血出來,查寧坦圖的下背和屁股應該會漸漸染血成片,才不可能毫不狼狽地繼續帥氣行動呢。

是的,遠比電影裡還小的水蛭,吸血以後就會變成這種景象,千萬不要小看自然界最強的抗凝血能力啊。圖/作者提供

哪裡有蛭,哪裡就有我的事。今天挑剔「失落謎城」電影裡的水蛭橋段就到這裡,下次再看到電影裡面出現水蛭的時候,就是我們再會的時候啦。

YTLai_96
51 篇文章 ・ 23 位粉絲
也許永遠無法自稱學者,但總是一直努力學著

0

6
0

文字

分享

0
6
0
蛭類的醫療用途(四):探究人類的「抗凝血好朋友」——麻醉成分只是都市傳說?
ntucase_96
・2021/09/03 ・300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編按:此系列文章前三篇分別介紹了水蛭「活體外用」與「藥材內服」的醫療用途,此篇將接續介紹蛭類抗凝血的原因。

蛭類抗凝血成份萃取

無論是活體外用或是藥材內服,重點還是蛭類體內的功能性因子進入人體後產生作用。若是能夠將蛭類體內的有效成份純化萃取甚至大量製造,以注射或口服方式直接進入血液或患處發揮效果,似乎都能更加迅速而有效。

因此,過去一百多年來,東西方的學者都耗費不少心血,努力從水蛭身上萃取出各式各樣的有效成份,而這一切的濫觴當然非「蛭素(Hirudin)」莫屬。

蛭素的分子結構示意圖。圖/維基百科

十九世紀末,雖然蛭類放血療法在西方醫學中不再受歡迎,科學界對蛭類的抗凝血能力卻依然興味盎然。

1809 年,俄羅斯教授「迪亞科諾夫(Diakonov)」在著作中提及「歐洲醫蛭腸道內的血液並不會凝固」,因此推測其中必有溶解血液的因子;1884 年,英國學者「海克拉夫特(John Berry Haycraft)」則是發現歐洲醫蛭「唾液中有一種抗凝血因子」,之後德國學者「雅各比(Jacobj)」便在 1904 年,將此抗凝血因子濃縮並命名為「蛭素(Hirudin)」。

但一直到半世紀後的 1955 年,德國學者「馬克沃德特(Markwardt)」才將蛭素從歐洲醫蛭唾腺中萃取純化出來,並展現其抗凝血活性,於是開啟了蛭類抗凝血物質的現代研究。

歐洲醫蛭。圖/Karl Ragnar Gjertsen, CC2.5

1986 年,「哈維(Harvey)」解開蛭素的 cDNA 序列,利用基因工程技術,將此序列轉殖大腸桿菌,首次量產人工重組蛭素;不過,由於重組蛭素在第 63 位的酪氨酸殘基並未硫酸化,因此抗凝血活性比起天然蛭素有所下降。

即使如此,重組蛭素也早已商品化為 Lepirudin 和 Desirudin 兩種抗凝血劑上市,1998 年,蛭素通過美國 FDA 認可,可做為「肝素誘發血小板減少症」和骨科手術後預防血栓的治療藥物,同時也是唯一一個 FDA 通過臨床使用認可且提取自吸血動物的抗凝血因子。

蛭素與其他抗凝血因子

蛭素身為至今以來最強效的天然凝血酶抑制劑,其抗凝血能力來自於蛭素與凝血酶能夠直接結合,使血液的凝血機制無法運作。

蛭素(帶狀結構)與凝血酶(枝狀結構)結合後的複合體示意圖。圖/維基百科

同樣具有抗凝血功能的常見藥物「肝素」,其抗凝血機制則是結合並活化「抗凝血酶 III」,活化後的抗凝血酶 III 再進一步影響抑制凝血酶和凝血因子 Xa 及其他蛋白酶。

相較之下,蛭素的抗凝血功能優勢在於不依賴凝血酶 III、特異性強大、不和內皮細胞結合、用量與抗凝血效果的相關性較好、不會誘發血小板減少症、也不增加血管通透性。

除了抗凝血功能外,蛭素也有抗血栓功能。蛭素直接針對凝血酶結合,不僅阻斷了血液凝固,也抑制了血液凝固後觸發的「纖維蛋白凝固」和「血小板聚集」,因此具有防止血管血栓生成的能力。又因為蛭素不僅能夠跟游離凝血酶結合、也能夠和血塊上的凝血酶結合,因此防止血栓形成和延伸的能力又比肝素更強大。

除了抗凝血功能外,蛭素也有抗血栓功能。圖/維基, CC0

此外,蛭素也具有抗發炎功效,而且在心腦血管疾病、急性瀰漫性血管內凝血、腎臟疾病的臨床應用與基礎研究,甚至是皮膚疤痕和醫材塗布研究上,都持續展現影響力。

除了蛭素之外,數十年來科學家陸續又在蛭類中找到許多抗凝血因子以及各種功能性因子。值得一提的是,由於蛭類的祖先以血液為食,因此即使不是吸血維生的種類,許多蛭類體內依然會分泌少量或較原始的抗凝血因子,這也是為什麼捕食性的「寬體金線蛭」和「尖細金線蛭」體內也可以測到抗凝血活性的原因。

以下整理出在吸血與非吸血蛭類上,找到較知名的抗凝血因子和其他功能性因子。

一、抑制凝血酶:

  • 萃取自歐洲醫蛭與菲擬醫蛭的 Hirudin(蛭素)
  • 萃取自菲擬醫蛭的 Bufrudin
  • 萃取自日本醫蛭的 Grabulin
  • 萃取自森林山蛭(Haemadipsa sylvestris)的 Haemadin
  • 萃取自整嵌晶蛭(Theromyzon tessulatum)的 Theromin(Cytin 可能也有類似功能)。

二、作用於凝血因子 Xa 阻止凝血,經常也能對抗腫瘤轉移或抗發炎:

  • 萃取自歐洲醫蛭和 Haemanteria officinalis 的 Antistasin
  • 萃取自 Haemanteria ghillianii 的 Ghilanten
  • 萃取自 Haemanteria depressa 的 Lefaxin
  • 萃取自整嵌晶蛭的 Therostasin、Tessulin 和 Therin
  • 萃取自歐洲醫蛭的 Bdellastasin 和 Hirustasin
  • 萃取自日本醫蛭的 Piguamerin 和未知金線蛭的 Guamerin
  • 萃取自菲擬醫蛭的 Gelin
圖/GIPHY

三、抑制血小板聚集:

  • 萃取自 Macrobdella decora 的 Decorsin
  • 萃取自 Placobdella ornata 的 Ornatin
  • 萃取自歐洲醫蛭的 Calin 和亦可抗發炎的 Bdellin
  • 萃取自 Haementeria officinalis 的 Saratin
  • 萃取自 Haemanteria officinalis 的 Leech Anti-Platelet Protein(LAPP)
  • 萃取自 Haemanteria ghillianii 的 Tridegin
  • 萃取自未知種醫蛭,對人體為過敏原亦可抗發炎的 Eglin

四、其他功能:

吸血蛭類的唾腺能分泌「類組織胺」,能夠促進局部血管與組織通透性,這也是蛭類吸血後的傷口,會持續數十分鐘甚至數小時不斷滲血、且傷口周圍在癒合過程中經常輕微腫脹的主要原因。

  • 萃取自 Haemanteria ghillianii 的 Hementin,能抑制纖維蛋白原被切割而阻止凝血,也能溶解血栓;
  • 萃取自歐洲醫蛭的 Destabilase,能切斷纖維蛋白的交互連結,也能溶解血栓;
  • 萃取自 Haementeria lutzi的Hementerin,能活化人體血漿中的纖維蛋白溶解系統;
  • 萃取自歐洲醫蛭的 LDTI,具有類胰蛋白酶的功能;
  • 萃取自歐洲醫蛭的 Hyaluronidase,可降解細胞間聯繫讓組織通透性增加,亦有抗菌功能,據稱可治療青光眼,且已經商品化為 Orgelase 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蛭類唾腺會分泌麻醉物質,所以「咬人不痛」的說法歷久不衰,且好些研究也指出蛭類療法在某種程度上有助止痛,但目前在各種蛭類的唾腺分泌物中,依然從未找到具麻醉作用的成份。

雖然常有水蛭「咬人不痛」的說法,但實際上目前尚未在蛭類唾腺中找到麻醉成分。圖/envato elements

參考文獻

  1. J.Malcolm Elliott1 and Ulrich Kutschera. 2011. Medicinal leeches: historical use, ecology, genetics and conservation. Freshwater Reviews 4: 21-41
  2. Jun-Gu Kang, Sohyun Won, Hye-Won Kim, Baek-Jun Kim, Bae-Keun Park, Tae-Seo Park, Hong-Yul Seo and Joon-Seok Chae. 2016. Molecular detection of Bartonella spp. in terrestrial leeches (Haemadipsa rjukjuana) feeding on human and animal blood in Gageo-do, Republic of Korea. Parasites & Vectors 9: 326-331
  3. U. Kutschera. 2012. The Hirudo medicinalis species complex. Naturwissenschaften 99: 433–434
  4. Sebastian Kvist, Gi-Sik Min & Mark E Siddall. 2013. Diversity and selective pressures of anticoagulants in three medicinal leeches (Hirudinida: Hirudinidae, Macrobdellidae). Ecology and Evolution 3: 918–933
  5. Sebastian Kvist, Indra Neil Sarkar and Mark E. Siddall. 2011. Genome-wide search for leech antiplatelet proteins in the non-blood-feeding leech Helobdella robusta (Rhyncobdellida: Glossiphoniidae) reveals evidence of secreted anticoagulants. Invertebrate Biology 130: 344-350
  6. Gi-Sik Min, Indra Neil Sarkar, and Mark E. Siddall. 2010. Salivary Transcriptome of the North American Medicinal Leech, Macrobdella decora. Journal of Parasitology 96: 1211-1221
  7. Mark E. Siddall, Peter Trontelj, Serge Y. Utevsky, Mary Nkamany and Kenneth S. Macdonald III. 2007. Diverse molecular data demonstrate that commercially available medicinal leeches are not Hirudo medicinalis. Proc. R. Soc. B 274: 1481–1487
  8. Sawyer, R.T. 1986. Leech Biology and Behaviou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USA
  9. Michel Salzet. 2001. Minireview Anticoagulants and inhibitors of platelet aggregation derived from leeches. FEBS Letters 492: 187-192
  10. Michel Salzet. 2002. Leech Thrombin Inhibitors. Current Pharmaceutical Design 8: 493-503
  11. 张和韡,王丽萍。2013。水蛭素的研究进展。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14: 76-78
ntucase_96
30 篇文章 ・ 756 位粉絲
CASE的全名是 Center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Education,也就是台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創立於2008年10月,成立的宗旨是透過台大的自然科學學術資源,奠立全國基礎科學教育的優質文化與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