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法醫人類學家:從屍骨中找回逝者曾經的存在──《比小說還離奇的 12 堂犯罪解剖課》

PanSci_96
・2017/09/26 ・221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48 ・八年級

蘇是鄧迪大學解剖與人類辨識中心主任,這個領域的核心是尋獲並辨識骨頭遺骸。是人類嗎?性別、年齡、身高、種族究竟為何?大約是何時死亡?為什麼?如果屍體還算完整,腐敗程度不嚴重,或許病理學家能夠回答這些問題。

法醫人類學家要分析的不只是骨頭本身,還有這具「人類遺骸」留下的一切。圖/Pixabay

假如保存狀況不佳,法醫人類學家要分析的不只是骨頭本身,還有這具「人類遺骸」留下的一切:毛髮、服裝、飾品,任何我們每天帶在身上的物件。我們都很清楚,就連我們留下的照片或是影片,都要由有數年經驗的人員才能從中看出蛛絲馬跡。

在職業生涯中,蘇追蹤過人體上的神祕痕跡,研發獨門技術查明死者的身分,教導大批解剖學家、人類學家、醫學生學習人體組合的方式。

她指導大學生的素材、帶領他們做的田野調查,以及她自己的研究,全都受到在戰後科索沃待的那四年的深刻影響。蘇描述科索沃是她生涯的轉捩點,部分是因為就算在這裡工作,她還是有辦法與許多國家級鑑識團隊分享知識與經驗。其中包括知名的阿根廷法醫人類學團隊,他們在七○到八○年代早期運用專業技術,協助偵辦許多侵犯人權的案子。

還給「無名氏」名字,送他們回家

一九七六到一九八三年間,阿根廷遭受軍事獨裁統治,對於政府認定是左翼或是反叛分子的人士採取暴力與壓迫手段,這場衝突由統治方命名為「骯髒戰爭」(西班牙语:Guerra Sucia,英语:Dirty War)。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和其他城市,人民在大庭廣眾下遭到綁架,或是從家中抓走,帶到國內三百處祕密監獄之一。許多人遭受酷刑虐待──不分男女老幼。倖存者描述他們被綁在金屬網格上遭受電擊。孕婦也躲不過那些暴行。還有人被下藥、蒙上眼睛,抓到飛機上,從阿根廷與烏拉圭之間的河床上空拋落,屍體被沖到河流兩岸。沒被丟進無名墓穴或是水裡的屍體就送到停屍間,標記為「無名氏」。

阿根廷遭受軍事獨裁統治,對於政府認定是左翼或是反叛分子的人士採取暴力與壓迫手段,這場衝突由統治方命名為「骯髒戰爭」。圖/the Voice of the Automotive World

一名工人描述:「屍體在沒有冷凍裝置的狀態下存放超過三十天……蒼蠅成群聚集,蓋在地上的蛆蟲超過十公分厚。」三萬國民成為「骯髒戰爭」的受害者,大約一萬人就此「失蹤」。

一九八四年,獨裁政府垮臺後,阿根廷本地法官開始要求挖起無名墓穴裡的屍體,認清身分,讓民眾得知他們失蹤的親屬下落,殺害這些人的凶手得到制裁。當地醫師遵循法官的命令,可是他們沒有多少分析骨頭的經驗,迫切需要幫助。

一九八六年,法醫人類學家克萊德.斯諾(Clyde Snow)從美國前來訓練阿根廷法醫人類學團隊的創始成員,經驗豐富的他曾經協助調查甘迺迪暗殺案,以及連環殺手約翰.韋恩.葛西(John Wayne Gacy)的受害者。「人權調查史上的頭一遭,我們使用科學方法來調查侵犯人權行為。」斯諾解釋道:「一開始勢單力薄,但是我們觸發了侵犯人權調查方法的革新。在人權領域使用科學的概念就是從阿根廷開始,現在全世界都照著做了。」

阿根廷年輕學生們實際訓練時常在墓地旁崩潰落淚。圖/Pixabay

斯諾召集了一小群盡心盡力的阿根廷年輕人,常常帶他們實際訓練。開始的幾個月,他描述學生們是如何在墓地旁崩潰落淚,於是他讓他們牢記一句「咒語」:「要哭等晚上再哭。

等到人類學家挖起屍體、登記特徵後,調查人員努力對照已知失蹤人士的醫療和牙醫紀錄。近年來,人類學家從身分依舊不明的骨骸裡抽取DNA,聯繫還在人世的親屬。到了二○○○年,他們認出六十具屍骨的身分,還有三百具屍體尚待調查;雖然只是一小部分,但終究是個開端。

他們認出的其中一人名叫莉莉安娜.培瑞雅(Liliana Pereyra),她在一九七七年十月五日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人擄走,隨後遭到綁架犯虐待、強暴、殺害。莉莉安娜失蹤時,她懷有五個月身孕。一九八五年,九名軍事領導人受審時,克萊德.斯諾在法庭上辨識莉莉安娜的身分,他說:「從許多角度來看,骨骼就是最佳目擊證人。」莉莉安娜.培瑞雅以及其他幾具代表骸骨上的證據,讓六名被告定罪。

阿根廷團隊到世界各地三十幾個國家協助開挖大規模墓穴,訓練他國自行鑑識調查。他們訓練過瓜地馬拉法醫人類學基金會的成員,該會的目標是調查三十年內戰期間的侵犯人權惡行。他們與南非真相調解委員會合作,調查種族隔離政策的餘波。他們在一九九七年也協助古巴地質學家辨識玻利維亞的切.瓦格拉(Che Guevar)遺體。

玻利維亞的切.瓦格拉(Che Guevar)。圖/BY Alberto Korda @ wikimedia commons

外界都知道他是在一九六七年雙腿、雙臂、胸口中彈,玻利維亞士兵砍下手掌驗證他的身分。尋找他遺體的人類學家在兩個墓穴裡找到七具屍骸,其中一具穿藍色外套,口袋裡放了一小包菸斗用的菸草,那是一名玻利維亞直升機駕駛在切.瓦格拉死前不久送他的東西。牙醫紀錄證實了他的身分。遭到處決後過了三十年,切.瓦格拉終於回到古巴,接受英雄式的歡迎。


 

 

本文摘自泛科學2017年9月選書《比小說還離奇的12堂犯罪解剖課》,馬可孛羅出版。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76 篇文章 ・ 462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2

1
0

文字

分享

2
1
0

從族群耆老的死亡,看見黑猩猩的「同理心」——《我們與動物的距離》

馬可孛羅_96
・2022/01/16 ・206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
  • 譯者:陳信宏

人類為何會發展出宗教,其中一個最常被提及的原因便是我們對死亡的體認。我們對生命有限的理解,經常和「人類有沒有可能是唯一擁有宗教的生物」這個問題一起提出。我對這個問題沒有明確的答案,只能說我們沒有理由假設別的靈長類動物對其他個體的死亡一無所知。

如同巴諾布猿天堂裡的巴諾布猿,其他猿類也相當熟悉死亡與失去親友的現象。有時候牠們自己就是凶手,例如有一天那群巴諾布猿打死了一條劇毒的加彭膨蝰。那條蛇令牠們深感恐懼,只要一動就嚇得所有巴諾布猿往後跳開。牠們用樹枝小心戳牠,最後瑪雅才把牠高高拋起並且重重甩在地上。值得注意的是,那條蛇死了之後,牠們的表現就完全顯示牠們並不認為牠會再起死回生。死了就是死了。幼猿開開心心地拖著沒有性命的蛇屍當成玩具,掛在脖子上,甚至撬開牠的嘴巴檢視牠巨大的毒牙。

加彭膨蝰,是一種毒性極強的噝蝰屬毒蛇,分布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熱帶雨林地區,它是世界上毒性最強的蛇類動物之一,擁有世界上最長的毒牙。圖/Wikipedia

那幕情景令我想起以前目睹過的一場黑猩猩狩獵行動。我們在坦尚尼亞的馬哈勒山脈(Mahale Mountains)跟隨一群黑猩猩,突然聽到樹上高處傳來一陣騷動。黑猩猩抓到獵物的時候會發出一種特殊的尖叫聲,單是這麼一種特殊聲響的存在,就顯示了牠們想要分一杯羹的意願。若不是這樣,保持安靜顯然才是聰明的做法。那陣尖叫聲吸引了其他許多黑猩猩聚集過來。有幾頭公黑猩猩抓到了一隻紅疣猴,這是黑猩猩難以自行捕捉的一種獵物,通常要團體合作才抓得到。

我抬頭透過枝葉的縫隙觀察,看見那幾頭黑猩猩在那隻猴子還活著的情況下就開始吃起牠的肉。由於黑猩猩不是「專業」掠食者,所以沒有演化出貓科動物那種有效的獵殺技巧,而牠們對待獵物的方式也反映了牠們的同理心有時而窮,就和人類一樣。許多黑猩猩都聚集過來形成一種進食集合,包括生殖器腫脹的母黑猩猩,她們通常享有進食的優先權。那整個場景非常吵雜混亂,但所有成員終究都分到了一塊猴肉。第二天,我注意到一頭母黑猩猩經過,背上騎著一頭幼黑猩猩。牠的女兒開開心心地高高揮舞著一根毛茸茸的東西,我才發現那個東西屬於那隻可憐的猴子所有:一頭靈長類動物的尾巴成了另一頭靈長類動物的玩具。

黑猩猩對「死亡」的體悟

某天早上,蓋扎.泰萊基(Geza Teleki)跟隨一群黑猩猩行動,聽到遠處傳來刺耳的尖叫聲。六頭公黑猩猩狂野地來回猛衝,一面發出「喇啊」的叫聲,迴盪在山谷之中。在一條小沖溝裡,只見瑞克斯(一頭公黑猩猩)的身軀一動也不動地癱倒在亂石之間。泰萊基雖然沒有看到他跌落的過程,但覺得自己目睹的乃是這頭公黑猩猩從樹上跌落而摔斷脖子所引發的最初反應。

幾頭黑猩猩停下來看了看瑞克斯的屍體,然後猛力向外衝,並且朝四面八方丟擲大石塊。在那樣的喧鬧狀況下,黑猩猩紛紛互相擁抱、交合、撫摸以及輕拍,臉上則是咧開嘴露出緊張的表情。接著,牠們又花了不少時間盯著屍體看。一頭公黑猩猩在一根樹枝上俯身看著屍體,發出嗚咽的聲音。其他黑猩猩則是觸摸或者嗅聞瑞克斯的屍身。一頭青年母黑猩猩更是一動也不動地靜靜盯著他的屍體看了整整一個小時以上。經過三個小時的擾攘之後,其中一頭年紀較大的公黑猩猩終於離開那片林中空地,朝下游走去。其他黑猩猩一一跟上,慢慢離開,同時不斷回頭望向那具屍體。

猿類面對死亡的反應已有愈來愈多的報導敘述。二○○九年,桃樂絲死後的一張照片在網路上爆紅,因為她的遺體引來保護區內黑猩猩群的圍觀,猩群們相當專注(但靜默得令人發毛)。這在蘇格蘭的布萊爾德拉蒙野生動物園(Blair Drummond Safari Park),一頭名叫潘希的年老母黑猩猩死亡了,其過程透過影片仔細分析,原來在她死前的十分鐘,其他黑猩猩為潘希理毛或者撫摸了十幾次,潘希的成年女兒也整夜陪在她身旁。潘希死後引起的反應從猩群成員觸碰她的嘴巴與四肢(也許是想要檢視她是否還在呼吸或者是否還能動)到某頭公黑猩猩猛擊她的遺體,這種行為也曾經在其他黑猩猩死亡之後被人觀察過。

這種表現看起來雖然像是麻木不仁,卻有可能是一種想要喚醒死者的行為。猿類面對死亡的反應通常綜合了兩件事,一是對死者的毫無回應感到挫折,二是繼續測試看看還有沒有辦法引起死者的回應。不過,圍聚在死者身旁的大多數個體都會默不作聲,彷彿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研究人員觀察潘希臨終前的狀況之後,得出的結論指出:「黑猩猩對死亡的體認受到了低估。」

——本文摘自《我們與動物的距離:在動物身上發現無私的人性》,2021 年 12 月,馬可孛羅

 

所有討論 2
馬可孛羅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馬可孛羅文化為台灣「城邦文化出版集團」的一個品牌,成立於1998年,經營的書系多元,包含旅行文學、探險經典、文史、社科、文學小說,以及本土華文作品,期望為全球中文讀者提供一個更開闊、可以縱橫古今、和全世界對話的新閱讀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