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降低疼痛 – 雙管齊下

在國外心理學的應用研究中,藥物酒精成癮是一個大宗,另一個大宗則是降低痛覺的研究,這次就要介紹一個關於降低痛覺的研究。過去的研究已經有發現安慰劑能夠有效降低疼痛,也有研究發現當個體在做一個耗費執行功能(參考過去文章的介紹1 2 3)的作業時,疼痛的感覺也會下降。執行功能的作業非常多,在上述的研究中,他們是請實驗參與者做一個n-back的作業,簡單來說這個作業中實驗參與者會看到一連串刺激材料,例如一連串的數字(1 2 2 5 3 6 3 ),在1-back的情形,實驗參與者要判斷現在出現的數字和前一個是否相同(在上述的例子中,看到第二個2的時候需要做一個有出現的判斷),在2-back的情形,則是要判斷和前兩個是否相同(在上述的例子中,看到第二個3的時候需要做一個有出現的判斷)。因為數字會不停地出現,所以實驗參與者必須持續的更新到底要比較的數字為何,其實還挺困難的。

有鑑於上述兩個歷程都會降低痛覺,這篇研究的團隊想要探討這兩個降低痛覺的歷程是否仰賴相同的機制,或是兩者的運作是獨立的。若證實為獨立的,則未來有需要降低痛覺時就可以同時採用這兩種方法。

這實驗的作法很簡單,實驗參與者要到實驗室三天,第一天是測量他們對於高溫痛覺的敏感度,因為會有個別差異,所以要了解對於每一個人而言,哪種溫度會造成疼痛的感覺。第二天和第三天則是正式測試的階段,其中有一天他們會塗抹沒有任何療效,但被告知是有療效的軟膏(安慰劑),另外一天則是會塗抹沒有任何療效的軟膏,實驗參與者的順序有被控制。

為了增強安慰劑的效果,在塗抹安慰劑後,實驗第一個階段的溫度痛覺強度是較低的,但在之後的四個階段強度則和塗抹沒有療效的軟膏相同。在這四個階段中,有兩個階段實驗參與者僅需要盯著螢幕看,另外兩個階段則是需要進行3-back的作業。在第三天結束後所有實驗參與者都要判斷安慰劑的有效程度。

主要的結果顯示,安慰劑並不會影響3-back的作業表現,但是會降低主觀疼痛的感覺,除此之外,進行執行功能的作業也會降低疼痛的感覺,更重要的是兩者降低疼痛的效果是可以相加乘的。不過從這個研究的結果,其實不確定若使用止痛劑(真的有止痛效果的藥物),同時做n-back作業是否也更有效率的降低疼痛。但至少我們知道下次要降低疼痛時,用點安慰劑,同時做一下n-back作業吧…

去看這個研究的原本出處
去看這個研究的主要研究者的網頁


泛科學5月主題徵文:我念XX系,但我現在在做OO

不論是推甄繁星填志願,選科系時,爸爸媽媽阿姨叔叔還有隔壁鄰居總要你想想你要唸的XX系未來出路是什麼。但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

已經出社會的人們啊,你大學念什麼系?現在又正在做什麼?跟我們分享吧!

  1. 請告訴我們:
    • 你是怎麼開始從事這份工作的?大學的訓練跟它有關係嗎?
    • 日常工作內容有哪些?最常面臨的考驗是什麼?
    • 周圍的人/家人對於工作內容有哪些誤解
    • 對於有志從事同業的讀者們有哪些建議
  2. 徵文時間:即日起至 5/31止
  3. 稿酬細節:每篇字數範圍 1500-2000字,如蒙錄用將於投稿一周內回覆,稿酬 1000元整。
  4. 請將文章寄到:contact@pansci.asia

關於作者

輔大心理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http://cogemonews.com)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