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偷個夢來看看,不是不可能!–《有一天會成真!》

全面啟動電影海報。

《全面啟動》電影海報。

《全面啟動》Inception/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

文/尢又

「最具有可塑性的寄生生物是什麼?是人的想法。人類一個簡單的念頭可以創造城市,一個念頭可以改變世界,重寫一切遊戲規則。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從夢中把它盜取出來。」電影《全面啟動》中,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扮演的盜夢賊多姆.柯布如是說。

偷竊或窺探別人的想法念頭,這樣的創意在以往的小說和影視作品中並不鮮見。可是,從來沒有一部電影像《全面啟動》這樣讓人津津樂道,甚至引起眾多科學工作者尤其是神經生物學者的興趣和關注。

沒有不幸遭電擊後獲得特異功能的神奇經歷,不是傳說中吉普賽人祖傳的神祕讀心術,僅僅是憑藉先進的儀器設備,外加嚴密靠譜的劇情邏輯設計,一夥人,只需一小會兒,就可以趁著別人睡夢放鬆警惕時,隨意地進入別人的夢中竊取資訊,甚至能將他們的思想植入被侵入者的夢境——好吧,這只是一部科幻電影,但不可否認,它讓我感到害怕!

 我們可以讀取別人的夢境嗎?

作為一個缺乏編劇能力卻渴望生活中多些故事的情節饑渴症患者,我一直對我們擁有做夢的能力這件事心存感激。

在夢中,所有現實生活中的記憶碎片都可能被編排重組,各種意念想法會天馬行空地任意跳躍、切換、碰撞出火花,然後, 這些炫彩斑斕的夢境會成為我們生活和記憶的一部分,給那樸實無華的人生畫布添上一抹跳躍的油彩。這種恩賜,簡直不亞於給熊貓拍了張彩色照片。然而和我一樣喜歡做夢的人,多少都會有這樣的苦惱:醒來以後明明記得晚上做了一個光怪陸離、跌宕起伏、有想像力的夢,卻記不起到底夢見了些什麼。

——如果有個「錄夢機」就好了!我時常這樣想。

隨著對認知過程瞭解的深入、儀器以及設備的發展,科學家們設計開發出了各種「讀腦器」,他們的初衷是希望可以幫助那些癱瘓或者有語言障礙的人,如果他們願意交流,我們就可以直接讀取他們的想法。這些星星之火般的科技進步使我們感到一陣樂觀:「錄夢機」的出現也許指日可待。

 我看見你夢了什麼

2008年,美國和日本的科學家分別用功能磁共振成像(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e, fMRI)的方法記錄了大腦視皮層的活動,並成功地將這些信號還原為被試看到的物體。由於神經細胞的活動會引起血流與血氧的改變,而 fMRI可以通過檢驗血流進入細胞的磁場變化實現腦功能成像,從而顯現出結構與功能關係——利用這一點,研究者將被試者肉眼所見的不同圖樣與視皮層各區域的不同活躍狀態聯繫起來,找到了大腦對各種特定圖樣的編碼方式,這樣,當被試再看新的圖片時,我們就可以通過 fMRI 掃描到的大腦信號破譯出其肉眼所見的圖片了。

上排為受試者看到的圖像,下排是科學家還原的圖像。

上排為受試者看到的圖像,下排是科學家還原的圖像。

基於同樣的原理,美國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的科學家們設計了一種裝有 128 個電子感應器的頭盔,並試圖利用採集到的腦電波來解碼大腦的活動。較之 fMRI,這種方法顯然更易操作。iPad 應用 XWave 就是這種技術的簡單應用,利用所配的頭盔識別腦波模式進而控制遊戲。

美國軍方也早就看中了此項研究的價值和潛力。據《時代週刊》報導,他們為此支付了400萬美元,希望有朝一日能利用某種軟體將腦電波翻譯成聲音信號,這樣就可以通過無線廣播在軍隊內部實現資訊傳遞而不被外界察覺。

道路漫長

即便如此,「錄夢」的夢想仍然任重而道遠。

首先,我們現有的技術仍很粗糙,fMRI 生成的圖像只能算是印象派作品,利用腦電波翻譯出的大腦工作密碼也只是有限的幾條簡單指令,並且現有的計算模型尚不能分析記憶和意圖等複雜的思維活動。

其次,這些研究的結果都是被試者在清醒的狀態下獲得的, 若想「錄夢」,科學家們必須在睡眠狀態下加以驗證。

再者,大腦的編碼方式遠比我們想像的複雜。2010年美國科學家莫蘭.塞爾夫(Moran Cerf)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的論文顯示,大腦中每一個單獨的神經元的活動可能都與特定的物體和概念相關聯,例如,他發現當他的被試者想起夢露時,就只有某一個特殊的神經元會興奮。要知道我們的腦中約有1,000億個神經元,需建立起怎樣龐大的資料庫,我們才可以趁著別人熟睡時,給他下個「套兒」,然後只輕描淡寫地瞄一眼哪些神經元在哪些特定時間興奮了,就羽扇綸巾談笑間把他的創意想法,以及那些埋藏在心底的邪惡的小念頭統統偷窺了?——盜,果然是個技術工作!

source:deviantart

source:deviantart

 我們可以控制夢境嗎?

比讀取夢境更高級的是控制夢境。《全面啟動》虛幻了一種叫做Somnacin的藥物和一臺叫做可攜式自動 Somnacin 靜脈注射器(簡稱PASIV)的盜夢機器,通過與它連接,相關人物可以一起進入事先預設好的夢境,從而對目標人物進行操控。

《全面啟動》劇照。

《全面啟動》劇照。

一般而言,我們能夢到些什麼完全無法預料、不受干涉, 但亞桑那州立大學的科學家們提供了一種可以控制夢境的有效途徑,他們發現脈衝超聲波可以遠端調控腦環路的活動,而這意味著我們可以改變人的記憶,甚至創造人工記憶。

當然,在科技真發展到如此恐怖之前,若真想夢到點什麼特別的人或事,我們甚至不需要什麼複雜的儀器。很多人都有過清醒夢的經歷,在這種狀態下我們意識清醒,知道自己身處夢中, 而潛意識又足以讓我們直接控制夢的內容,打造屬於我們自己的夢想劇場。

此外,控制別人的夢境也並非難事。哈佛大學的丹尼爾. 威格納(Daniel Wegner)和他的同事們早在1987年就注意到,當他們告訴人們不要去想某個特定的事物時,例如北極熊,人們會因為刻意壓抑這種想法反而使北極熊這個念頭在腦中久久揮之不去,這種效應被稱為反彈效應,又叫北極熊效應。

利用這一點, 威格納嘗試讓人們在夢中夢見某個特定的人。他們讓被試者回想一個他們暗戀或者只是欣賞的人,然後在睡前告訴其中一些被試者不要去想這個人,而讓另一些繼續想像或者不作要求。結果發現:哪裡有鎮壓哪裡就有反抗,你越是希望遺忘的東西反而越容易出現在你的夢裡。有點諷刺是吧?進入一個人夢鄉最好的方法竟然是告訴他:今夜請將我遺忘!

 

getImage (3)

本文摘自《有一天會成真!科學松鼠的電影科技教室》,華滋出版。

想要耳聽分享,嘴吃熱炒、手領好書、同時認識一大群愛科學的朋友嗎?

「生猛科學」的特色是:

  1. 只在台灣南部舉辦(精準一點的定義是雲林以南,一直到屏東)。
  2. 只找當地最生猛的科學人擔任講者。
  3. 只談在地的科學,或是在地人最關注的科學。
  4. 只在最生猛的生猛熱炒舉辦。

我們希望透過「生猛科學」系列活動,更認識在地科學社群,並且讓在地的科學除了讓更多在地人知道以外,也透過PanSci的網絡傳得更遠。好久沒辦了想要見見最生猛的你,限量 25 個名額!報名還可獲得科普好書一本,原價800元,現在只要600元!

[報名 10/1 (日)生猛科學@高雄]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