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不知道、不理解科學常識,該被責怪嗎?不然呢?

Only two things are infinite, the universe and human stupidity, and I’m not sure about the former.

–Albert Einstein

最近因為八仙樂園事故,與科學有關的討論激增,照理來說,我應該很高興才對,畢竟 PanSci 成立就是希望大家注意到各種時事議題中的科學層面,並樂於討論。這次事件雖然是悲劇,也的確激發了很大量的討論…但為何我高興不起來?

週末仔細想了想,才驚覺原來絕大多數的討論形式,變成了我最不想看見的形式,而且漸成一股向下的批判螺旋。例如:

  • 一開始,責怪參加粉趴者欠缺科學常識,粉塵爆炸的危險性都不知道。
  • 接著,到處流傳治療燒燙傷秘方,包括政治人物,然後大家開始批評這些傳播秘方的人。
  • 然後,嘲笑電視新聞記者腦殘,竟然說「水加熱就會產生氧跟氫」。
  • 還有,藝人賈永婕說屍皮對死者不敬,衛福部立即改稱大體皮膚。然後因此受到醫生批評跟許多網路意見的嘲諷。
  • 最新,但應該不是最後,是有自稱專業者在臉書上發言,引經據典地說主辦單位用的粉材質不防火,跟國外用得不一樣,所以才會出那麼大的事。這發言傳遍網路,但後來才有人細讀資料,發現其實該位自稱專業者的發言根本錯誤百出。

除此之外,跟八仙事故無關,但讓我有同樣感覺的,還有前陣子台北市議員質詢柯文哲市長「肚臍的英文怎麼唸」,柯文哲立即回應「umbilicus」打臉的「彥伯問臍」事件,藝人炎亞綸的「地質系」事件,復興空難黑盒子判讀結果顯示一號引擎被人為關閉,跟一開始許多媒體或評論讚頌機長避開人群對比之下的尷尬等。我對於批評政治人物、藝人、或媒體一點問題也沒有,該批就批,但是當一種集體的「這科學常識耶,你連這也不知道,白X嗎?」的選邊站氛圍逐漸形成,並且讓人羞於開口討論時…因為密度與頻率高,讓我感覺頗不安。

tumblr_m72ct3TAYj1rnxsmao1_1280

圖片來源:It’s Okay to be Smart(http://www.itsokaytobesmart.com/post/27133617699/neil-degrasse-tyson-giving-the-finger) 注意:這張照片是被修改過的,Neil deGrasse Tyson原本比的是食指。

首先,我要承認,PanSci 也常常用嘲諷的方式去批評其他媒體的不科學以及散佈偽科學謠言的作為,「打臉」的力道也不總是掌握得很好,但不管是編輯部還是作者,我們都傾向於針對結構性產製錯誤科學訊息的組織(特別是大眾媒體跟企業)加以批判,並盡所能完整清楚地提供正確訊息,而非針對個人。我們並不希望使得一般民眾、網友也擔心自己的發言會被揪出來痛罵,因而更不敢討論。進一步,我們希望不管是一般個人、或是媒體工作者,都能到 PanSci 來提問跟確認跟科學有關的流言,或是討論怎樣詮釋跟傳達比較好。

為何我會對這樣站在一種科學正確的高度往下責罵的討論形式如此敏感(以及反感),一部分是因為 PanSci 期望更多人勇於討論科學,並透過加入 PanSci 這樣許多熱愛科學的夥伴聚集的空間,獲得正面跟正確的回饋,激發更多人對科學及理性思維的追求,而不是因為不懂科學原理、講錯話、就被釘在牆上,罵到臭。另一部分,很個人的因素:因為我就是原本熱愛科學,但唸書時科學學科沒唸好,因此曾經很畏懼科學,羞於針對任何科學議題發言跟討論的人。我知道現在有很多人跟我過去一樣。

我這五年來仔細讀遍了 PanSci 上五千多篇科學文章(這是編輯的份內工作),看了數十本科普書,主辦且聆聽了上百位科學演講,但說實話,我依舊不具備任何一門科學的專業,我終究不是任何一個領域的科學家。儘管如此,現在的我對於參與科學討論是非常有熱情跟自信的,因為我知道我可以發問,我懂得如何發問,而且我知道科學社群是友善且樂於分享的。我當然也有能力寫科普文章,而且我知道如何寫得好,在傳達正確不偏誤的科學訊息同時,讓大家願意看完還願意分享。這是 PanSci 的作者跟所有曾參與討論的社群教會我的,我視為人生最珍貴的寶物,並希望透過 PanSci 讓更多人也獲得。

跟我一樣獲得這寶物的,還有編輯群裏頭的每一位。雖然除了我以外,其他的編輯都是某一個科學本科的畢業生,但面對浩瀚無涯的科學領域跟不斷發現,我們永遠都只是無知者。不正是因為我們無知,所以才會想探索這宇宙嗎?不就是因為有無數錯誤的累積,人類才得以在某些時刻,在某些人身上因緣際會地迸發出些許光芒嗎?

是的,我知道看見那些講得詫有其事的科學謬論被廣傳很難受,事實上我對此簡直反感到想吐(特別是現在內容農場跟LINE用戶簡直搭配得天衣無縫)。對於那些明知有問題還不把關的產製者跟傳播者,我們理當不屑,並指出錯誤,提供正確訊息;但針對個人的科學知識不足,我認為應該溫和一點。當重大事件發生,我們都處於不安而需要更多資訊來增加安全感的狀態,加上流言產製的成本總是比正確資訊來得低,也更聳動吸睛,在這場傳播戰中,我們始終居於弱勢。

我認為,打造一個更多人能夠信任,願意參與,靜下心來自在聊科學的場域,就是改變的契機。現在的 PanSci 還距離最終目標很遠,但如果目標在那,那這台列車就不該沿途不斷把人撞飛,而是當有人揮手時,停妥讓人上車。不願意上車的,或搭著搭著想跳車的,當然也勉強不了就是了。

以上,一點感觸。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鄭國威

小時候是那種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關心台灣的傳播環境跟媒體品質,現在是PanSci 泛科學網的總編輯。如果你想成為PanSci的專欄作者或是志願編譯,也可以跟我聯絡。kuowei@panmedia.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