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Gene思書齋】到底是香醇的紅酒比較貴,還是昂貴的紅酒比較香?

這本心理學好書《香醇的紅酒比較貴,還是昂貴的紅酒比較香?從食物、性、消費、藝術看人類的選擇偏好,破解快樂背後的行為心理》How Pleasure Works: the New Science of Why We Like What We Like)的中文書名頗長,雖然其英文原名頗簡潔。近來談「快樂」的科學書籍不少,可能是因為經濟實在太悶了吧,不過這本書通篇談到的,其實不是「快樂」(happiness),而是「愉悅」(pleasure)。

耶魯大學的心理學家保羅‧布倫(Paul Bloom)在《香醇的紅酒比較貴,還是昂貴的紅酒比較香?》中,試圖揭開人類愉悅感受的運作原理。為此,布倫援引了兒童發展、哲學、神經科學,以及行為經濟學的知識。布倫的目的是要理解愉悅的本質,考察愉悅在個體的發展起源,以及愉悅在人類的演化起源。

其實,要理解布倫的主張並不難,因為整本書的主旨,基本上就是「人是本質主義者」,也就是說人類愉悅的根源,是來自認定任何的實體(如一隻動物,一群人, 一個物理對象,一個觀念)應有一些必須具備的本質,我們對人事物的感受,不是單純來自表象的所聞、所見等等,其潛在特性以及所代表的社會地位意涵,其實才是我們更在乎的。

「愉悅」看似頗膚淺的,甜食、咖啡、酒精飲料、性等等,都是許多人無法抗拒的愉悅來源。愉悅,其實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根本,因為演化把人腦塑造成對我們生存有利的狀況,就會產生愉悅,這就是為何高熱量食物和性高潮就讓人愉悅,因為這些在過去就是把我們基因傳下去根本之道。然而食色性也,卻是宗教家要抑制的人類本能,「愉悅」這件事在許多宗教成了低俗的玩意兒,甚至是要消除的。可是,布倫在《香醇的紅酒比較貴,還是昂貴的紅酒比較香?》要告訴我們的卻是,「愉悅」本身其實也是有其深度的,是來自於心理深層的直覺。

愉悅其實是深層的。我們希望擁有一樣東西,或者珍愛一樣東西,並非是因為我們在生存上需要而已,而是心理深層的滿足,而為了滿足這些深層的愉悅,有些人可以花大錢去購買藝術品,去音樂廳聽音樂、看表演,甚至還會購買一堆別人嗤之以鼻的廢物,或者玩別人視作自虐的變態遊戲;我們有時候吃的一些東西,並非單純為了營養和口味,也為了把自己化作某物,就因為相信吃下去的東西之本質能夠轉化我們;相信大家可能都有這樣的經驗,就是還保存初戀情人首次交給我們的東西, 那怕只是一個銅板或一張紙巾。我有位朋友的爸爸在當內閣部長時和總統握了手,回家和他握手前,就不曾洗過手(還好不是死亡之握XD),只是為了讓他也和總統間接握手。

布倫在《香醇的紅酒比較貴,還是昂貴的紅酒比較香?》第 一章介紹本質主義的理論,並論證這個理論有助解釋日常生活中神祕的快樂。隨後,他在六個章節探討不同的領域;第二和第三章考察食物與性;第四章是關於我們 對日常生活中各種物品的依戀,包括名人的收藏品以及安全毯;第五章是關於藝術與其他表演;第六章與第七章是關於想像世界的愉悅;最後一章探討愉悅一些比較廣泛的意含,並且思索與科學和宗教有關的訴求作為結束。

《香醇的紅酒比較貴,還是昂貴的紅酒比較香?》不會真的告訴你,要如何選購一瓶物超所值的紅酒,可是讀了這本好書,或許你會更清楚自己心底深處的渴望和需求,原來滿足自己的愉悅,也不是件簡單的事。

 

本文原刊登於The Sky of Gene

關於作者

Gene Ng

來自馬來西亞,畢業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學士暨碩士班,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遺傳學博士班,從事果蠅演化遺傳學研究。曾於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現任教於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從事鳥類的演化遺傳學、基因體學及演化發育生物學研究。過去曾長期擔任中文科學新聞網站「科景」(Sciscape.org)總編輯,現任台大科教中心CASE特約寫手Readmoo部落格【GENE思書軒】關鍵評論網專欄作家;個人部落格:The Sky of Gene;臉書粉絲頁:GENE思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