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除了詛咒,西螺的路燈爭議還有什麼解?

credit: CC by  Anas Chao@flickr

credit: CC by Anas Chao@flickr

今天的一個新聞,引起了我的注意-詛咒公告!「破壞者有報應」 鎮公所下咒保護路燈

原來是,那段路過去因為光照不足,所以經常發生車禍;於是公所裝了路燈。但是,裝了路燈以後,因為路旁有菜園,日夜被路燈照射的結果,菜都提早開花賣不出去。於是,農民只好去破壞路燈。

其實這個狀況,應該可以找到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法,至少可以不需要詛咒。讓我先從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說起吧!

1947年,中美洲千里達(Trinidad)的農民們發現,自從附近蓋了一個煉油廠以後,他們種的稻子都不開花了;不開花就沒有穀子可以收,這下要怎麼辦呢?

焦急的農民於是找了當地的科學家來幫忙。當地的科學家到處看看以後發現,雖然大部分的稻子都不開花,可是種在大樹下的稻子會開花,接著就想到不久前看到的一篇期刊論文。這篇論文裡面提到,植物開不開花與黑夜的長度有關。

既然想到黑夜的長度,接著他們就想到凶手一定是剛蓋好的煉油廠。煉油廠為了把多餘的油氣燒掉,不分白天夜晚都點著一個大火炬,就是這個火炬讓稻子開不了花。

於是,農民們要求煉油廠晚上要把火關小一點,另外還要裝個大罩子,盡量不讓火炬的光照射到附近的稻田,這件事才解決。
當時,有關植物光週期的研究才剛開始;事實上,那位當地的科學家看到的期刊論文,是世界上有關光週期的「第一篇」文章: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那篇文章,煉油廠可能根本懶得理他們的要求呢!

事實上,也因為夜晚的光照會影響到農作物開花,所以台九線的一些路段,只有有稻田的一邊有路燈,讓燈光照著沒有田的那一邊;而且路燈旁邊也都有加上燈罩,避免散射光影響到稻子的生長。

所以,對於西螺那段路的問題,我因為不在現場,大概只能提出幾個可能的解決方案:

一、對於只有一邊有菜園的路段,可以仿效台九線的做法,讓路燈照向沒有菜園的那一邊,同時也裝上類似燈罩的東西來避免散射光。

二、兩邊都有菜園的路段,可以試試看交錯裝設路燈,一樣裝上燈罩。現在的LED路燈照射範圍不廣,如果好好調整,加上燈罩,應該可以把散射光將到最低。

三、類似的蔬菜品種,是否有對光週期比較不敏感的品種?如果有,也可以建議農友們試種看看。

最後,要請問大家,去過伯朗大道嗎?有沒有想過為何伯朗大道那麼美?其實伯朗大道美在整條路上沒有一根電線桿、路燈桿,而這些都是因為當初那個區域的農民們知道,路燈會影響稻子開花,所以聯合起來跟池上鄉要求那條路不可以有路燈。農民們是如此的在意農作物的品質,所以池上米才會那麼好吃啊!也希望大家了解農民的苦心,所以去那邊看看風景可以,但是不要踩進田裡、也不要跟農民朋友們提出不要收割這類奇怪的要求喔!

參考文獻:

  1. Linda C. Sage. 1992. Pigment of the Imagination: A History of Phytochrome Research. Academic Press.

原刊載於老葉的植物王國-本課程由教育部資訊及科技教育司支持

關於作者

葉綠舒

做人一定要讀書(主動學習),將來才會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