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地球只有一個,但很夠了@《富足:解決人類生存難題的重大科技創新》

我是個悲觀的人,所以當我看見一本書的書名是「富足:未來比你以為的更美好」(此為英文版書名)的時候,你可以猜到,我其實是嗤之以鼻的。

因為興趣也因為工作的關係,我關注–有時也參與–橫跨國內外許許多多的人權、社會與科技議題,我看見不斷擴大的衝突跟總是重演的悲劇螺旋:戰爭、飢荒、腐敗、壓迫、背叛、冷漠……絕大多數的課題沒有被解決,反而變得更糟。日復一日的擔心,然後灰心,然後擔心,然後灰心……。我在寫這篇文章時,敘利亞戰火下斷手殘肢的屍體與柬埔寨金邊愛滋兒童枯瘦的病體在我的臉書上輪播著,中間穿插著「陌生人朋友」到北歐旅行的快樂照片,以及一個莫名其妙的三國App遊戲廣告。

我原本以為看完這本書之後,我的感想會是再次嗤之以鼻(我的鼻子真忙)地說「真是無藥可救的樂觀主義者!」但顯然我錯了。

可能跟許多人的感受不同,我認為本書作者之一Peter DiamandisX Prize奇點大學創辦人–其實反而是我最認同的那種悲觀主義者;他認知現況有多麼糟糕,但他也清楚知道自己該做些甚麼來改變現況。對Diamandis來說,儘管這世界上的問題看似龐大到無法解決,但他那融合科學家與創業家的經驗與眼光告訴他:解決之道就在問題裡頭。為了讓科學家能夠聚集力量、獲得資源去挑戰不可能,他成立了 X Prize 基金會,要在重賞之下鼓勵智勇兼具者挺身而出;而為了培育更多像他一樣致力於解決十億人規模「大問題」的創業家與未來領袖,他創立了奇點大學,讓這些人共聚一堂,互相碰撞。這些大到即使是國家領袖都不敢想、也不面對的問題,都是他的守備範圍。

這讓我想起另一位多次登上TED的講者,學者與政治行動家 Lawrence Lessig。他在今年2月於TED 2013 演講最後提到:一位女士在他某次批評國會腐敗體制的演講之後回應「教授,你說服我這沒希望了,沒希望了,我們束手無策了」。Lessig原本不知道如何回應這種絕望,但他想像一位醫生跟他說「你六歲的兒子得了末期腦瘤,而你束手無策」。如果是你,你會甚麼都不做嗎?

不,我們還是會做,儘管徒勞無功的機率極高,但我們甚麼都願意去做。我認為這就是這本書要告訴我們的:人類的確面臨重大的挑戰,但同時,我們也首度擁有回應這些挑戰的科技。科技本身或許沒辦法改變甚麼,但是科技加上意志可以。我們的確只有一個地球,也沒人反對節約,但如果我們要讓數十億人不用再受飢荒、疾病、貧窮所苦,我們需要的是革命性的新能源技術、生物醫學、跟傳播科技。這本書討論了許多足以回答這些巨大問題的科技創新,當然,我們期待這些創新趕快變得過時、落伍,被更先進的科技取代,但這本書所揭示的契機,將會持續帶給所有悲觀者前行的勇氣。

本文為《富足:解決人類生存難題的重大科技創新》一書推薦序。該書為PanSci 2013年8月選書。

關於作者

鄭國威

小時候是那種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關心台灣的傳播環境跟媒體品質,現在是PanSci 泛科學網的總編輯。如果你想成為PanSci的專欄作者或是志願編譯,也可以跟我聯絡。kuowei@panmedia.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