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旁觀者的盲視背叛-《背叛》

在我們共享的這個社會當中可以發現,人類竟然有辦法忽視身邊的不公義、壓迫、欺詐與背叛,這實在令人非常不解。雖然這種旁觀者的盲視背叛非常可怕,卻也非沒有道理。就像受害者可能需要無視自己經歷的背叛,許多旁觀者也同樣有這種需求。無論是演化的歷史或一生中所接觸的文化薰陶,在在都要我們成為有道德的人。

道德是人類演化的一部分,也是每個文化與信仰的核心。在各種道德標準中,公平是共通的基準,要照顧並且不傷害他人也是共通的理念。即使每個傳統體系各自有其獨特的道德議題(例如服從、忠誠與純潔等),公平與關心他人這兩點貫串了所有道德體系的核心。但公平與關心他人這兩種標準是有可能遭到侵犯的。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不只受害者感覺遭受背叛,旁觀者也同樣感覺自己心中認為正確的事遭到背叛了。這種公理不彰的感覺可能導致強烈的遭背叛感,而且我們可能會對這種背叛視而不見,原因就如同我們先前所討論過的一樣─看清這個背叛的風險太大了。

就如茱蒂.賀曼(Judy Herman)所言:

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是很誘人的事。加害者的要求很簡單,只要旁人袖手旁觀就行了。加害者的要求,剛好符合舉世皆然的願望,那就是聽不見、看不到,也不談邪惡的事。相反地,受害者要求旁觀者分擔痛苦。受害者要求旁人行動、涉入並且記得這個痛苦的事件。

賀曼這段妙語廣為人知,也隱約呈現出旁觀者盲視的保護作用。旁觀者盲視可以讓旁觀者維持現況並避免危險。相較之下,旁觀者若看清背叛的真相,就會落入必須行動的處境,而行動卻可能危害旁觀者自身的地位或舒適的狀態。

種族屠殺之類的駭人事件發生後,會看到所謂「精神麻木」(psychic numbing)的現象,導致這種現象的根本原因或許就是旁觀者的盲視背叛。在此種案例中,旁觀者一旦對身邊不公義的慘劇一清二楚,會危害到自己在社會的存亡與安危,發生在法國的「冬季賽車場事件」(Vel’ d’Hiv Roundup,又稱French Roundup)就是旁觀者盲視背叛的案例。

巴黎艾菲爾鐵塔附近有一座很大的室內自行車賽車場,名為「冬季賽車場」(Vélodrome d’Hiver)。一九四二年七月,這座賽車場卻被用來執行一項恐怖的任務。在納粹占領政府的命令下,法國警方逮捕數千名猶太裔法國公民,把他們關到冬季賽車場裡。這些遭逮捕的人大部分都是婦女與孩童,只因為猶太裔的身分而遭此厄運,他們後來都被送往奧許維茲(Auschwitz),而且幾乎都沒有活著離開那個地方。

這起事件之所以受人注目,是因為這場逮捕行動不是由納粹警方發動,而是由法國警方一手策畫執行。此外,在事件發生之後,似乎大部分的人都集體遺忘這起事件。事實上,很多人到今日才驚訝地發現,原來許多在奧許維茲送命的人都是這些被自己的政府逮捕的法國公民。最近終於有公民團體出面要求政府正視這起悲劇的歷史,巴黎市內現也豎起了此事件受害者的紀念碑。曾幾何時,法國的官方立場其實是全面否認政府必須為此事負責。一直到一九九五年七月,當時的法國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才決定,法國政府必須為自己在德國占領期間迫害猶太人的角色負起責任:

這黑暗的時刻將永遠成為我們歷史上的污點,也讓我們的過去與傳統留下傷痕。確實,法國人與法國政府輔助了占領者的狂暴犯行。五十五年前,一九四二年十月十六日那天,四百五十名法國警察與憲兵,在長官的命令下服從了納粹的指示。那一天清晨,在首都與巴黎地區,將近一萬名猶太男女及孩童在家中遭到逮捕,送往警察局……。法國,啟蒙時代的發源地、《人權宣言》的濫觴、一個張開雙臂提供政治庇護的國家,卻在那一天鑄下無法彌補的缺憾。法國違反了承諾,將羽翼下的人民親手送到劊子手刀下。

這裡的背叛情節嚴重至極,毋庸置疑,但是其中盲視背叛的嚴重程度同樣重大。幸好近年來這類駭人背叛事件的真相終於漸漸浮出水面。在第十與十一章中,我們將討論移除蒙蔽我們雙眼的因素以及清楚認知過去的背叛會帶來何種風險,又有什麼療癒效果。

(全文未完)

摘自PanSci 2013 五月選書《背叛》-〈盲視背叛的其他形式〉,商周出版。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