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專心」最幸福

文/白映俞、劉育志

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通過思考而意識到了自己存在,由「思」而知「在」,是人類和其他動物最不同的地方。

人類花很多時間思考,我們回顧過去,瞻望未來,從宇宙起源的秘密思考到宇宙即將面臨的挑戰。然而,這樣的人類快樂嗎?為什麼有許多的宗教和冥想課程,都告誡我們需要「活在當下」呢?

當然,了解人類「及時」的情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若用回溯性的研究,常會得到錯誤的答案。因此,針對「人何時最快樂」這個問題,研究者Matthew A. Killingsworth和Daniel T. Gilbert開發了一個iPhone的應用程式,這個應用程式會隨機地在每個人清醒的時間發出問題,並請每個人針對不同的問題,紀錄當下的感覺、行為、想法、和環境,讓受測者回報真實生活中的感受。

這個應用程式固定會拋出的問題是「你現在覺得如何?」和「你現在正在做什麼事情?」。接著有時會加上「除了手邊正在做的事情外,你現在還有再想其他事情嗎?」這樣的問句。若受試者回答「有,我正在想其他事情」,還需要回答是在想快樂、不快樂、或是中性色彩的事情。

「你的幸福足跡」網站收集了一系列包含83個國家,年紀從18到88歲,約五千人共將近二十五萬筆的資料。其結果登在《科學》(Science)期刊,標題為「愈是胡思亂想,人就愈不快樂」。

根據這兩位科學家的研究發現,人真是很愛想東想西的的動物。不管手邊正在從事什麼,大概幾乎會將近有一半的人腦袋瓜裡還會冒出其他的事情。如果要舉出一個例外,名列「最不容易讓人分心的活動」之首,就是做愛。不過反過來講,如果連「做愛」都還會分心,那就別提坐在辦公室裡和無趣的老闆討論無聊的專案了。

再者,無論正在從事什麼活動,能專心的人會比正在想東想西的人來得快樂。雖然大家想東想西之時,比較常會想到讓人心情愉快的事情(超過四成),但即便如此,想到快樂事情的人其幸福程度並沒有比專心的人來得高。反之,如果想到的是不快樂的事情,或比較中性的事情時,這些人的幸福程度就會比沒有分心的人來得低了。

最後,這個研究還告訴我們,正在做什麼事情沒那麼重要。若能專注地面對艱鉅的工作,一個人同樣能體驗到幸福的感覺。反之,再怎麼輕鬆寫意的事情,若在分心的狀態下體驗,幸福度就比較不足。是思考和想法決定了一個人的幸福度,而不是正在做的事情。

當然我們一定會想用「是心情不好才容易分心」這樣的理由反駁,但這個研究最大的賣點就是利用手機APP獲得「及時心情的收錄」,因此經過時間點和心情變化的交叉比對,兩位科學家可是信誓旦旦地保證:「是分心造成了不快樂,而不是不快樂讓我們分了心。」

所以,這個結果證實了活在當下的重要性。畢竟,我們最投入的時刻,通常是最快樂的時候。思考是把匕首,很可能會先傷了自己。

參考文獻:
Killingsworth MA, Gilbert DT. 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Science. 2010 Nov 12;330(6006):932.

關於作者

劉育志

劉育志,是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與白映俞醫師一同經營《好奇頻道》。著有《刀下人間》、《公主病,沒藥醫!》、《外科失樂園》、《醫療崩壞--烏托邦的實現與幻滅》、《臺灣的病人最幸福》、《玩命手術刀:外科史上的黑色幽默》等書。執筆《皇冠雜誌》、《蘋果日報》專欄,文章發表在《商業周刊》專欄部落格、良醫健康網及《PanSci 泛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