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心靈癱瘓──無法停止的強迫思考

莊博安
・2015/12/07 ・1995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76 ・五年級

文 / 莊博安(全職實習諮商心理師)

「應該是正常的擔心?但好像又怪怪的,朋友說我想太多、我媽也說別去想就沒事了。但我就是很容易擔心這些小事,每次想到就像大腦被占據,沒有辦法停止煩躁。」你心想。

你有以下這些狀況嗎?

  1. 過度關心某人的健康,或過度確信自己傷害到某些人,你很有罪惡感,即便不是你造成的,仍覺得應該要負起責任。﹝1﹞
  2. 強烈感覺到自己可能褻瀆了神明,或做出嚴重違背宗教的事情。腦中反覆想到這些,無法停止、無法做其他事情。﹝1﹞
  3. 不斷害怕得到某種疾病,即便好像是不太可能的方式,仍覺得可能被傳染。且也不相信任何測試與診斷。﹝1﹞
  4. 甚至在愛情中,不斷反覆詢問自己,「這是我生命中的真愛嗎?」、「我對他還有吸引力嗎?」、「我對她到底是愛情,還是只有慾望?」這些想法非常困擾你,有時一想到這裡,便陷入憂鬱和沮喪的反覆思索。﹝2﹞﹝3﹞

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常會出現不斷重複,與占據心思的強迫思考、與強迫行為。強迫症有各種不同的面貌,未必是洗手洗到破皮流血、或重複檢查瓦斯數十遍。有那麼一種較少被提起的強迫症,叫做Primarily Obsessional OCD(暫譯:強迫思考為主的強迫症)。指的是幾乎沒有強迫行為,或至少是很隱蔽的強迫行為﹝4﹞。取而代之的是,只有內心不斷出現惱人的想法。這些想法經常是,生活中發生什麼可能造成危險的事,腦中就會出現類似負向的念頭,久久揮之不去。

pexels-photo
Source: pexels

它不像典型的強迫症那麼嚴重,讓你要關水龍頭兩小時、或數數字幾百遍。但也足以耗費許多時間在煩躁、擔心、與悶悶不樂。在一個國外強迫症的FB討論區「EverythingOCD」,成員KX就公開分享自己的狀況﹝5﹞

『你是否曾經邊開車邊思考著,「如果我現在突然拉起手剎車,或是忽然切入隔壁車道,會發生什麼事?」或是你也曾想過,「我有些好奇,如果現在跳過那個柵欄,掉進水泥深陷其中,會是什麼感覺?」』

『或許你曾看著暴力電影,在演到特別駭人驚悚的畫面之時,有個想法閃過腦海,「我會那樣做嗎?我猜,如果真的那樣做,我會……」,也許只是個臨時的、傷害自己、或傷害身旁的人的想法,突然跳進腦海中。也或許,你發現自己某個關於性愛的想法,那個想法特別不被社會接受,或把你嚇得無法好好生活。』

『你不知道為什麼有這些想法。但某種程度上,它緊抓著你內心不放,且足以讓你在那一刻無法做任何事情。』

『這是種侵入性思考,每個人都會有。對於沒有強迫症的人,這些想法跳入腦海,然後馬上又跳出去。這些煩人的想法也許會出現,但他們只是想著「好奇怪……算了」,然後想法就消失了。』

『但對我們有強迫症的人,侵入性想法還會伴隨著,「不斷重複」想到這些奇怪的念頭。這會造成我們嚴重的焦慮、憂鬱、與害怕。我們懷疑自己的存在。而當我們嘗試去停止這些想法時,我們完全沒辦法做其他事情,整個心靈就像被癱瘓一般』

『我們需要讓人們注意到強迫症不只是強迫清潔,還需要的是,注意到強迫症是多麼嚴重,尤其是這種類型。』

『向外求助、說出來,不用感到羞恥、不用感到孤單。當我們聽到一聲「我也是。」之時,我們受苦於「強迫思考為主的強迫症」的人,都會感到十分釋懷。』

我想,這類型症狀的人肯定比典型強迫症者更多。由於只有想法上的困擾,再加上擔心健康、擔心責任、擔心男朋友跑掉,這在現代是多麼普遍的煩惱。這也讓我們常忽略它的嚴重性,覺得忍耐一下就過了。只是,「煩惱」和「煩惱到嚴重影響生活」還是有所差別的。

貼上疾病的標籤本身有好有壞。有些人覺得,只是有煩惱的想法,不需要說是病。有些人覺得,知道是疾病比較安慰,因為能得到一個醫學上的理由;不論如何,重點是,當的確有些影響內心、影響作息、影響人際關係的狀況出現時,難免會覺得自己很奇怪、很丟臉。加上對強迫症的不瞭解,只覺得自己是想比較多。等到越來越嚴重後,才驚覺造成許多生活上的痛苦與損害。

強迫症是一種焦慮疾患,我們每個人都會有煩躁不安、反覆思考的時候。原因有可能來自腦中化學物質變化,也可能來自生命中某件難以承受的事情。也許可以加以思考,「我生活中的壓力來自哪裡?」、「我怎麼應對?有效嗎?」、「我快要撐不住了嗎?」。最後,也許可以考慮專業人員的協助,幫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生命,好過一些。

更多相關資訊可參考作者粉絲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資料來源:

  • Wikipedia, Primarily obsessional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 DuFrene, T., & Hyman, B. M. (2008).Coping with OCD: Practical Strategies for Living Well with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New Harbinger Publications.
  • Doron, G., Derby, D. S., Szepsenwol, O., & Talmor, D. (2012a). Flaws and all: Exploring partner-focused obsessive-compulsive symptoms.Journal of Obsessive-Compulsive and Related Disorders1(4), 234-243.
  • Doron, G., Derby, D. S., Szepsenwol, O., & Talmor, D. (2012b). Tainted love: Exploring relationship-centered obsessive compulsive symptoms in two non-clinical cohorts.Journal of Obsessive-Compulsive and Related Disorders1(1), 16-24.
  • Facebook, EverythingOCD.
文章難易度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動彈不得的心:強迫行為是一種病嗎?
莊博安
・2017/09/02 ・3802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40 ・八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許多強迫行為之所以吸引我們去做,不是因為它們能帶來喜悅,而是它們保證能平息焦慮。……極度的渴望,它燃燒、折磨我們,好像血管充滿了蒸氣、滲入我們的身體,讓我們急需將其釋放。(1)

即使強迫行為會讓腦中分泌讓人喜悅的多巴胺,但也僅僅是平息躁動的多巴胺;在許多強迫行為背後,其實是擔心、害怕某些可能成真的災難發生,所以用特定的儀式行為去抵銷(undo)那些想法。聽起來或許令人匪夷所思,但當你相信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而你也會不顧一切地阻止它發生。

source:maxpixel

LH(2)(此名稱為代號)小學二年級時父母離婚,他跟著媽媽離開原本的家,後來媽媽再婚,但 LH 和繼父的關係十分惡劣,因為常會被亂拿自己的東西,連房間抽屜裡的小物品都會被亂動,這讓他相當沒有安全感。

這個情形從他小五持續到高中畢業離開家,整整 8 年的時間, LH 在房間買了保險箱,能上鎖的抽屜都上鎖,把筆電螢幕對準窗戶左邊的那條白框,木頭椅子的四支角柱對齊用鉛筆在地上畫的幾乎隱形的四條線,然後將枕頭、棉被、卡比獸大玩偶和書本全都方向一致地擺向正北邊。最後,將房門裝了兩個鋼鎖,彷彿與門外的人只是鄰居,而且是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

上大學後,這種不安全感持續困擾他,宿舍裡所有東西都要上鎖。由於室友間都很陌生,他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檢查東西有沒有遺失或被動過。而疑神疑鬼的表現和幾次誤會吵架後,讓整個寢室的關係相當緊張, LH 索性搬到校外居住,每天就能「自在的」把所有物品朝向「對的」方向,並逐項檢查有沒有被動過的痕跡。

圖/作者提供

LH 從國中起每天花費在擺放與檢查的時間超過五個小時,一直到碩士班畢業那年第一次找我諮商時才提起。也許有人會問,「這 14 年間,他不覺得自己有問題嗎?」

「一點點。但這麼做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不然有人能偷偷進來家裡,或趁半夜殺死我怎麼辦?」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但這樣的行為卻也極度影響生活,且大部分的行為已經超乎「安全檢查」的範圍,甚至一點關聯都沒有。

從強迫思考轉變為焦慮,再轉變為強迫行為

典型的強迫症狀會依附在令患者焦慮的事物上,但更嚴重的情況似乎會有「新舊交替」的現象,也就是產生新的強迫行為取代舊的,而且隨著嚴重程度提升,更會從「普遍強迫行為」演變成(或增加)「專屬強迫行為」。像是洗手消除細菌,升級成將用水裝滿洗手台,雙手泡在水中,左手手心摩擦右手手背七下,右手手心摩擦左手手背七下,接著十根手指交叉用力摩擦旋轉,最後將手指頭用「對的感覺」用力向外彈出,才能把指縫裡的細菌清理乾淨。

尋找「對的感覺」是最痛苦的時刻,因為沒有固定標準,一切只能依照內心釋懷程度而定,直到威脅(細菌讓人死掉)的感覺消失才能停止。

這很有可能因為,我們無法處理生活中「真實威脅」引發的焦慮害怕,因此腦中創造出一種「虛擬威脅」,並把它重疊,好讓我們以為處理了後者,前者也會一併消除,如此一來,前者的焦慮便暫時停止。

圖/作者提供

但重點是,「虛擬威脅」的焦慮感很難停止。因為「真實威脅」常是過去某些創傷事件(不論是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雖然現在已經消除,卻殘留在心靈中揮散不去。所以,一部分的你希望停止,一部分卻不想。因為一旦停止了,透過強迫行為鎮壓的「真實威脅」的焦慮感會一併爆裂開來,內心中我們認為這是比虛擬威脅更可怕的,因此才需要由強迫行為當作安全氣囊,緩衝迎面而來的撞擊。

我有沒有強迫症?

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常見的情境是:一開始有某種現實問題產生,接著想辦法解決,但解決不成或耗盡心神後,開始擔心問題演變成生活中的災難,甚至影響自身或重要他人的生命安全。這個想法在腦海中纏繞不去,像木乃伊般綑綁住原有的理性,越是思考越是迴圈,使得災難化想法的密度不斷提升,最後深沉入潛意識,讓你從原先看似「正常」的解決問題行為,發展成「異常」的動作來排除可能發生災難的想法。

OCD 患者容易被外在事件引發內在糾結的情緒與想法,而自我又難以梳理這樣的狀態,或是很多人根本沒有意識到需要梳理(也就是所謂有沒有病識感)。而不論你是否意識到,當內在被引發的情緒越強烈,心靈悄悄促成外在對應的行為就越激烈。這裡的問題在於──內外在接錯了線,或強度不一致,使得行為超乎想像。

過往判斷一個人有沒有精神疾病,大都看你是否符合診斷手冊中 N 項準則,一旦符合,你就有某項精神疾病。但其實一個人的心理難以用全有全無定律就能夠說明的。

雪倫‧貝格利就將 OCD 從類別(癥狀有或無)轉換為向度(癥狀程度低到高)的視角(1)。這是更為友善地看待心靈結構的一種方式。當我們用光譜般的視角觀察他人,我們會發現,平常想令人翻白眼、莫名其妙,憤怒沮喪等等的行為,好像也有一些些可以理解。因為有太多的癥狀,都是內在心靈試圖回應外在現實的一種方式,才慢慢扭曲了人格與外顯表現。

同時,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某種精神疾病或人格特質並非只被某個基因所決定,而是一群基因(3)。這也是將「精神疾病」視為光譜上連續的、可移動的點,而非一翻兩瞪眼。但這並不是說所有人都有精神疾病,相反的,這表明了人類的情緒、思想與行為都是普遍的現象,瞭解到程度的高低,能增加我們的同理心,讓其他人的身心狀況變得可理解,或至少可諒解。

那所謂的「精神病」是什麼?它的確存在,但它的存在是因著不同時代、文化與權力,在光譜上劃下的那道切截點所致。這也導致了「某個時代瘋子特別多」、「爭辯哀悼幾個禮拜算憂鬱」、「每個小孩都有過動症」的現象。如同他寫道:「有些情況下它是疾患,為其所困者確實需要診斷與協助;但更多的強迫行為,是在表達心理需求,就和人類的本性一樣正常──希望一切平安、受掌控,希望與人聯繫與變得重要。如果這些都算精神病,那我們不就全都瘋了?(1)

圖/Sureser @ Pixabay

「每天都有無數的行為,在疾病與健康之間游走,卻沒有跨越那條界線。」

舉滑手機這件事情來說,即使知道有很多事情要做、想戒掉 FB、不想再看其他人的 Instagram 發了什麼限時動態,但你仍然會隱隱約約的害怕,天曉得是否會因為沒看到某個朋友的重大消息,或者某位明星的八卦,明天和朋友閒聊時會不會跟不上話題,慢慢的他們就不想理你了?如果又正好是身處娛樂圈或行銷人士,不懂最新的梗在說什麼,會不會馬上就要丟飯碗了?

小小的強迫行為能讓我們平息焦慮、更能自律、盡責。但也要注意,這裡說的強迫行為指的是光譜上較為前段的地方,也就是偏向完美主義、較為謹慎、遵守規則等等,這與強迫性人格障礙症(Obsessive–compulsive personality disorder, OCPD)較為相似。事實上OCD 與 OCPD 重疊之處很多,兩者的差別在於後者為一種長久養成的性格,且大多行為較具「正當性」。

舉例來說,若 OCD 患者認為踩在磁磚裂縫上會導致房子崩塌,因此需要再踩旁邊沒有裂縫的磁磚七下,以消除災難發生。OCPD 患者則較可能認為,房子不能出現一絲裂縫,否則地震時裂縫一路繃開,就會使房子崩塌,因此經常請人修補。但老實說,後者為「魔法型思考」還是「正當型思考」很難界定,它似乎誇張了些,但也有它的道理。能確定的是,兩種類型的患者皆是出自於焦慮,且在行為過後獲得釋放感。至於一種是否會變成另一種、兩者是否容易共病等問題似乎難有定論,有時在同一個人身上,也沒有那麼清楚的界線。但不論這些名詞與內涵如何更改,重要的是,我們透過回顧心理學文獻與案例,對自己的身心狀態更有覺察。

強迫行為可說是一種自我保護機制,藉以迴避與撫慰焦慮的心。透過探索強迫思想與行為底下的焦慮為何,以及造成生活中哪些影響,提升「我為什麼要這麼做、這麼想?」的反思時,更有機會看見自我矛盾或解除危機的想法,進而從漆黑的輪迴中解脫。畢竟,當今越來越多「真實威脅」產生,社會變化急速劇烈、親密關係疏離扭曲、金錢勞力相互掠奪、媒體漫天渲染、恐怖主義盛行等等。太多事件逼迫我們的情緒就範,我們開始想像許多「虛擬威脅」,也因此創造出越來越多的「虛擬空間」,好從手足無措的現實中不斷逃脫。

但你需要知道的是,我們可以依照自己的意志前行,可以起身抵抗,可以有所不同,並有機會驅離強迫行為。它也將成為你生命中相當重要的「選擇」及「轉折」,你的意願,決定靈魂能否探尋真正欲求的方向。

更多相關文章,歡迎至作者臉書專頁標註自由-莊博安諮商心理師

延伸閱讀與備註

  1. 雪倫‧貝格利。2017。《強迫行為的心理學》。大是文化。
  2. 為保護當事人,內容經修改至無法辨認。
  3. Taylor, S. (2013). Molecular genetics of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a comprehensive meta-analysis of genetic association studies. Molecular psychiatry18(7), 799.

 

莊博安
15 篇文章 ・ 3 位粉絲
諮商心理師。純粹透過寫作,想了解複雜的自己、生活、和世界。更多文章歡迎至臉書專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https://goo.gl/JGMlL6 。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熱戀好比強迫症—《搞笑諾貝爾獎》
行路出版_96
・2016/09/09 ・253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76 ・九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愛情在演化上的結果相當重要,重要到必定有某種確立已久的生物過程在調節。近年來的研究認為,神經質和性行為、甚至強迫症,都很可能和血清素轉運子(serotonintransporter)有關。戀愛初期階段的典型表現和強迫症有些相似之處,這促使我們想要探討,這兩種狀況也許有可能同樣受到血清素轉運子濃度變化所影響。」─引自莫拉西提、羅西、卡薩諾以及阿基斯卡爾的報告

couple-1209790_640

正式宣布—

搞笑諾貝爾獎化學獎頒給比薩大學(University of Pisa)的多娜泰拉.莫拉西提(Donatella Marazziti)、亞歷山大.羅西(Alessandra Rossi)以及喬凡尼.卡薩諾(Giovanni B. Cassano),還有加州大學聖地牙哥(SanDiego)分校的哈加普.阿基斯卡爾(Hagop S. Akiskal)。因為他們發現,從生物化學上來說,浪漫愛情可能和嚴重的強迫症沒什麼分別。

他們的研究在出版時名為〈浪漫愛情中血小板血清素轉運子的變化〉,引自 1999 年 5 月的《心理醫學(Psychological Medicine),第 741 頁至 745 頁。

圖/BIGBANG

有數以百計、甚至數以千計的情歌、情詩、小說和電影,探討了痴戀、強迫行為與浪漫愛情之間的關聯。莫拉西提、羅西、卡薩諾以及阿基斯卡爾,破天荒對這個複雜且細膩的問題做了首次全面的生化研究。優秀的科學家做事都是一絲不苟,莫拉西提、羅西、卡薩諾和阿基斯卡爾博士便是如此。他們先是隆重地宣布了他們的興趣:「由於墜入情網是演化過程中,帶有明顯暗示的一種自然現象,因此我們有理由假設,這種現象是由一種完全確立的生物性過程在居中牽線。」接著他們公告了研究目的:「在這份報告裡,我們檢驗了血清素轉運子、戀愛狀態以及強迫症之間的關係。」這樣的預備動作有點違反常態,不過他們對於這個題目可是認真的。

但在我們開始認真之前,得先了解他們提到的化學物質「血清素」。血清素在調節各種行為,包括慾望、睡眠、興奮以及沮喪,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美國賓州蓋茲堡的蓋茲堡大學(Gettysburg University)教授方彼得(Peter Fong),也對這種化學物質深感興趣,因而做了一些實驗,給蛤蜊餵百憂解,拿下了 1998 年的搞笑諾貝爾獎(參見本書〈百憂解讓蛤蜊更「性」福〉一節。)莫拉西提、羅西、卡薩諾和阿基斯卡爾博士把浪漫/痴戀/強迫症的整個泥淖,簡化成以下兩個簡單問題:

1. 人類的血液裡真的有浪漫因子嗎?假如真有的話,

2. 這些因子和強迫症患者血液裡的物質相似嗎?

他們早已知道,痴戀和強迫症這個雙頭怪確實在血液裡竄著,這是測得出來的。也有科學家已經證實,強迫症患者血液裡的血清素含量,和沒有痴戀、沒有強迫症的人大不相同。他們的研究很直接:既檢驗強迫症患者,也檢驗戀情打得火熱的人。他們拿這兩組實驗對象的血液,和穩定、平凡、沒有在戀愛、沒有在痴戀、沒有強迫症的男男女女的血液做比較,結果顯示:後者這些人的血液比較冷靜、放鬆且平淡。他們決定每一組都檢視二十個人。找來二十個強迫症患者很容易,找到二十個單調乏味的人也很容易。但要找到二十個陷入愛河的人卻很棘手,因為「浪漫愛情」並沒有公認的科學定義。

為了做研究,莫拉西提、羅西、卡薩諾和阿基斯卡爾博士,在出版的報告中提出了自己的定義:

「我們找了二十個剛剛墜入愛河的實驗對象(十七名女性和三名男性,平均年齡二十四歲),我們是透過廣告從醫學院的學生中招募到這些人的,挑選的標準如下:

1. 這段戀情是在過去半年內萌芽的;

2. 這對戀人尚未有過性關係;以及

3. 每天至少有四個小時在想念情人。」

稍後我們將會證明,這個定義的爭議滿大的(參見後面)。血液測試的結果讓莫拉西提、羅西、卡薩諾和阿基斯卡爾博士看得目瞪口呆,這些結果清楚顯示:「墜入愛河的受試者和患有強迫症的受試者,(血液中的血清素濃度)都顯著下降,這似乎顯示這兩種狀況在某個程度上是相似的⋯⋯這也就表示,戀愛確實會導致一種不正常的狀態——這可以從不同國家、不同年紀的人所用的各種說法得到證實,像是『瘋狂』墜入情網,或是得了『相思病』。」

莫拉西提博士和同事也研究了情侶們過了「小鹿亂撞時期」之後會怎麼樣。他們在做了第一次血液測試的一年後,訪談了這些人,並且採集了新的血液樣本。當中有六個人談戀愛的對象沒變,但已經不再沒日沒夜地想著對方了;這六個人的血液,和那些老夫老妻的血液一樣,都波瀾不興。科學再一次確認了古代詩人早就很瞭的事情。

camel-993822_960_720
平淡而穩定的狀態下血液也同樣波瀾不興。圖/pixabay

莫拉西提、羅西、卡薩諾和阿基斯卡爾,因為發掘了浪漫的化學成分以及化學成分的浪漫,榮獲 2000 年搞笑諾貝爾化學獎。莫拉西提原本計畫自費來參加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但臨時因為丈夫生病,改成預錄得獎感言給我們,她在錄音帶裡說道:

「愛情是人類生命和宇宙的發動機,所以研究愛情這件事很重要。然而我很肯定,不管我們多努力,大自然的奧祕仍舊難以捉摸。我只是對這個典型的人類感情的生物機制,提供了一點點見解。我這個研究的主要偏差,在於我的樣本大多是義大利人,而義大利人談戀愛的方式可能和其他人種(比方美國人)大不相同。我很遺憾沒辦法前去參加頒獎典禮,我向你們致上無上的敬意,願頒獎典禮圓滿完成。祝你們能夠繼續享受生命,永浴愛河。」

搞笑諾貝爾獎小百科—愛情,非得有性才行嗎?

莫拉西提、羅西、卡薩諾和阿基斯卡爾博士很清楚,有些人認為性愛是浪漫愛情的一部分。他們自己未必同意,但為了科學目的,還是決定僅僅考慮「最近才墜入情網、仍處在熱戀初期階段、尚未發生性關係的實驗對象」。他們在報告裡說明了為什麼這麼做:「有些人可能會把性交當作是愛情的必要元素,但我們不這麼認為。法國作家斯湯達爾認為,愛情是未完成的激情。我們認為,這個想法構成了痴戀的基礎,也正是戀愛初期階段的主要特徵(不過不乏特例是一輩子處於一種抽象的理想化狀態〔abstract idealization〕,痴戀著對方,因而創作出獻給對方的詩歌和音樂。)」


正封平面〔無書腰〕72dpi

 

 

本文摘自《最有梗的桂冠:搞笑諾貝爾獎》行路出版

 

 

 

 

 

行路出版_96
16 篇文章 ・ 7 位粉絲
行路為「讀書共和國」出版集團旗下新創的出版社,出版知識類且富科普或哲普內涵的書籍,科學類中尤其將長期耕耘「心理學+腦科學」領域重要、具時代意義,足以當教材的出版品。 行路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WalkPublishing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你真的認識強迫症嗎?
莊博安
・2015/12/08 ・277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15 ・六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文 / 莊博安(全職實習諮商心理師)

「強迫症?就我男朋友啊,他都喜歡把東西收得整整齊齊。」

「我有個朋友只要坐上捷運,他就要到各車廂走一走看一看,超怪癖的。」

「我妹就超奇怪又超好笑的啊,每次出門都要帶著她的晴天娃娃,走到哪都要捏它頭兩下。」

我詢問周遭親戚朋友,他們對於強迫症的了解有多少?而大多數人對這項疾患的認知普遍為「有些奇怪」、「懶得理他」、或「緊張兮兮的」。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指的是腦中常會出現不斷重複、大量占據心思的侵入性想法、與隨之補償性的強迫行為。通常這兩者會循環出現,並佔據你一天當中所有的時間。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科學紀錄片節目BBC Horizon日前播放的一個單元:「強迫症:我心中的一頭怪物」(1)。他們使用容易理解的語言、統整性地介紹強迫症概況,與患者的真實生活樣貌。

123
Source: cdsoso

「過於挑剔的、怪異的、逗趣的」這是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的Uta Frith教授,用來描述社會大眾對強迫症的詞語。但她接著說:

「事實比這更加嚴重、與嚴肅的多。」

一個小時的紀錄片中,他們訪問了數名患有強迫症的人,讓他們用幾個字描述自己的狀況,結果想當然是與社會大眾的認知差距甚大:「恐懼」、「焦慮與心碎」、「極度的無助」、與「死亡」。Sophie腦中不斷出現自己殺了人的感覺,那讓他感到罪惡與恐懼。所以不管她走到哪邊,都要不斷尋找是否有屍體,才能確定自己沒有殺人。Nanda擔心任何東西掉到他身上或衣服上,她覺得那會讓自己看起來很奇怪、或聞起來很糟。他也極度擔心有食物卡在牙齒間、擔心眉毛是否整齊劃一,光是檢查這些事情會花上半天時間。十四年間,她被逼得放棄夢想、無法工作、甚至連照顧自己孩子的能力都沒有。

Richard很害怕細菌汙染,在整個家中鋪滿床單,若是有蒼蠅飛進來意外停在上面,床單必須馬上換新、且若他有碰到床單也要全身衣服換掉。他做一個三明治需要洗手無數次。他害怕骯髒、垃圾桶,如果有一點點被汙染的可能,他就索性不吃了。這期間的情緒充滿焦慮、擔心──而這是每天的生活。你可以想像為什麼強迫症發作時,他會變成非常惡劣、粗暴、與崩潰的樣子。他哽咽地說:「這是我的生活。這是地獄。如果我更堅強一些,我早就會殺了我自己。」

1
Source: radiotimes

強迫症在所有人口當中大約佔1-2%(2)。症狀千奇百樣,與任何事情想法都可能產生強迫的意念與行為,且不只是像Richard極為外顯的例子,遮掩隱微到看不出來的類型也都有(3)。但他們都共通的特點都是──過著極為焦慮困擾、極為負擔沉重的日常生活。想像如果你像影片中的Sophie戴著耳機,裡面的聲音無時無刻告訴你「你最害怕的事情即將發生」,每一分每一秒都侵入腦中逼你思考著:「如果不邊眨眼邊數數會發生可怕的災難。」、「看到門把會發生槍擊案,我要盡量避免看到它。」、「為什麼那裏有一張木頭椅子,我應該要碰它嗎?我碰它幹嘛?不我應該要碰它,而且要碰剛好三次,如果不碰剛好三次的話全家會死光……」

強迫症也許和你想的不一樣。

隨著科學進展,現代精神醫學、認知神經科學也對強迫症有越來越多認識與治療出現。影片後半部介紹兩種關於強迫症的治療方式。一個是心理治療普遍使用的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簡稱CBT)。其結合認知治療的方式,駁斥一個人所產生不合邏輯的想法,幫助使用理性思考化解那些自己都覺得荒謬但仍被迫受影響的念頭。再加上行為治療的種種技術,像是暴露/不反應法,練習看著不去對強迫意念物體做出強迫行為,以驗證並不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並等待焦慮的浪潮逐漸退去(4)。透過搭配數十次練習的心理治療後,一部分人能對強迫症得到妥善的控制。

影片中另一種比較極端的方法稱為深腦刺激術(Deep brain stimulation, DBS)。目前主要用來治療巴金森氏症(Parkinson’s disease),但這個技術國內外也逐漸嘗試用在其他精神疾病的治療上(5)。這個手術聽起來一點都不可怕,首先,需要將頭蓋骨鑽一個洞,然後植入一根細長的電極導線至腦中特定區塊,這根導線再經由皮下一路連到胸前,再把胸前肉切開塞一塊脈衝產生器(pulse generator)進去,兩者相連後基本上就完成了。等待數天後,再去找醫生調整刺激腦中特定區域的電量,待調到適合的水平,即可讓強迫症狀得到改善。雖然可能要花數個月才找的到精確的電量水平,還可能有許多副作用產生(6)

但不管是心理治療或腦部手術,你可以看到有人願意花費大量時間金錢、或切開腦袋瓜,就為了減緩腦中侵入性的念頭和停不下來的行為,也多少知道嚴重的強迫症是多麼干擾患者的生活了。

23
Source: pixabay

「心理學除了研究腦、研究心,更多目的,其實在研究我們究竟是誰。」UtaFrith教授說。

以我自己十幾年強迫症患者的身分,我經常思考,這些包含了害怕細菌,擔憂疾病、焦慮於發生意外與慘案的想法,總結起來,似乎都逃不出「死亡」的議題。而這個死亡不一定就是實質的身體死亡,也可能是意識形態的死亡,比如像Nanda擔心自己口臭再也沒有人理他、或從此不再被重要的人尊敬重視、或有人擔心根本從這個世界上被遺忘。心靈層面上,那也跟「死亡」或「不存在」的意義相去不遠了。

心理治療大師Yalom曾在經典著作《凝視太陽》(7)中寫道:「死亡的確會搔得人發癢。它不時在我們內在蠢動,在心門上搔刮,微微發出嘎吱聲,就在意識的表層底下,不仔細聽幾乎聽不出來。它會藏匿和偽裝,透過形形色色的症狀洩露形跡,它是我們諸多憂慮、壓力和衝突的根源。」

會不會、有沒有可能,是我們過於害怕面對這頭巨大的野獸,而改由面對心中自己創造的另一頭小一點的、好對付一點的怪物,才得以不會瞬間被那個曾經留下傷痛、變得極度害怕的「死亡」給打倒在地呢?此部分只是我的假設,仍在尋找更多資料佐證,歡迎更多討論與分享。

更多相關資訊可參考作者粉絲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參考資料:

  • BBC Horizon – OCD: A Monster in my Mind (2015)
  • Kessler, R. C., Berglund, P., Demler, O., Jin, R., Merikangas, K. R., & Walters, E. E. (2005). Lifetime prevalence and age-of-onset distributions of DSM-IV disorders in the National Comorbidity Survey Replication.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62(6), 593-602.
  • DuFrene, T., & Hyman, B. M. (2008). Coping with OCD: Practical Strategies for Living Well with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New Harbinger Publications.
  • Beck, J. S. (2011).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Basics and beyond. Guilford Press.
  • 臺大醫院健康電子報,2012年10月59期《巴金森病與深腦刺激治療
  • 美敦力官方網站:效益和風險—DBS療法
  • Yalom, I. (2008). Staring at the sun.Britain: Piatkus Books.凝視太陽:面對死亡恐懼。台北:心靈工坊。

 

莊博安
15 篇文章 ・ 3 位粉絲
諮商心理師。純粹透過寫作,想了解複雜的自己、生活、和世界。更多文章歡迎至臉書專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https://goo.gl/JGMlL6 。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心靈癱瘓──無法停止的強迫思考
莊博安
・2015/12/07 ・1995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76 ・五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文 / 莊博安(全職實習諮商心理師)

「應該是正常的擔心?但好像又怪怪的,朋友說我想太多、我媽也說別去想就沒事了。但我就是很容易擔心這些小事,每次想到就像大腦被占據,沒有辦法停止煩躁。」你心想。

你有以下這些狀況嗎?

  1. 過度關心某人的健康,或過度確信自己傷害到某些人,你很有罪惡感,即便不是你造成的,仍覺得應該要負起責任。﹝1﹞
  2. 強烈感覺到自己可能褻瀆了神明,或做出嚴重違背宗教的事情。腦中反覆想到這些,無法停止、無法做其他事情。﹝1﹞
  3. 不斷害怕得到某種疾病,即便好像是不太可能的方式,仍覺得可能被傳染。且也不相信任何測試與診斷。﹝1﹞
  4. 甚至在愛情中,不斷反覆詢問自己,「這是我生命中的真愛嗎?」、「我對他還有吸引力嗎?」、「我對她到底是愛情,還是只有慾望?」這些想法非常困擾你,有時一想到這裡,便陷入憂鬱和沮喪的反覆思索。﹝2﹞﹝3﹞

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常會出現不斷重複,與占據心思的強迫思考、與強迫行為。強迫症有各種不同的面貌,未必是洗手洗到破皮流血、或重複檢查瓦斯數十遍。有那麼一種較少被提起的強迫症,叫做Primarily Obsessional OCD(暫譯:強迫思考為主的強迫症)。指的是幾乎沒有強迫行為,或至少是很隱蔽的強迫行為﹝4﹞。取而代之的是,只有內心不斷出現惱人的想法。這些想法經常是,生活中發生什麼可能造成危險的事,腦中就會出現類似負向的念頭,久久揮之不去。

pexels-photo
Source: pexels

它不像典型的強迫症那麼嚴重,讓你要關水龍頭兩小時、或數數字幾百遍。但也足以耗費許多時間在煩躁、擔心、與悶悶不樂。在一個國外強迫症的FB討論區「EverythingOCD」,成員KX就公開分享自己的狀況﹝5﹞

『你是否曾經邊開車邊思考著,「如果我現在突然拉起手剎車,或是忽然切入隔壁車道,會發生什麼事?」或是你也曾想過,「我有些好奇,如果現在跳過那個柵欄,掉進水泥深陷其中,會是什麼感覺?」』

『或許你曾看著暴力電影,在演到特別駭人驚悚的畫面之時,有個想法閃過腦海,「我會那樣做嗎?我猜,如果真的那樣做,我會……」,也許只是個臨時的、傷害自己、或傷害身旁的人的想法,突然跳進腦海中。也或許,你發現自己某個關於性愛的想法,那個想法特別不被社會接受,或把你嚇得無法好好生活。』

『你不知道為什麼有這些想法。但某種程度上,它緊抓著你內心不放,且足以讓你在那一刻無法做任何事情。』

『這是種侵入性思考,每個人都會有。對於沒有強迫症的人,這些想法跳入腦海,然後馬上又跳出去。這些煩人的想法也許會出現,但他們只是想著「好奇怪……算了」,然後想法就消失了。』

『但對我們有強迫症的人,侵入性想法還會伴隨著,「不斷重複」想到這些奇怪的念頭。這會造成我們嚴重的焦慮、憂鬱、與害怕。我們懷疑自己的存在。而當我們嘗試去停止這些想法時,我們完全沒辦法做其他事情,整個心靈就像被癱瘓一般』

『我們需要讓人們注意到強迫症不只是強迫清潔,還需要的是,注意到強迫症是多麼嚴重,尤其是這種類型。』

『向外求助、說出來,不用感到羞恥、不用感到孤單。當我們聽到一聲「我也是。」之時,我們受苦於「強迫思考為主的強迫症」的人,都會感到十分釋懷。』

我想,這類型症狀的人肯定比典型強迫症者更多。由於只有想法上的困擾,再加上擔心健康、擔心責任、擔心男朋友跑掉,這在現代是多麼普遍的煩惱。這也讓我們常忽略它的嚴重性,覺得忍耐一下就過了。只是,「煩惱」和「煩惱到嚴重影響生活」還是有所差別的。

貼上疾病的標籤本身有好有壞。有些人覺得,只是有煩惱的想法,不需要說是病。有些人覺得,知道是疾病比較安慰,因為能得到一個醫學上的理由;不論如何,重點是,當的確有些影響內心、影響作息、影響人際關係的狀況出現時,難免會覺得自己很奇怪、很丟臉。加上對強迫症的不瞭解,只覺得自己是想比較多。等到越來越嚴重後,才驚覺造成許多生活上的痛苦與損害。

強迫症是一種焦慮疾患,我們每個人都會有煩躁不安、反覆思考的時候。原因有可能來自腦中化學物質變化,也可能來自生命中某件難以承受的事情。也許可以加以思考,「我生活中的壓力來自哪裡?」、「我怎麼應對?有效嗎?」、「我快要撐不住了嗎?」。最後,也許可以考慮專業人員的協助,幫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生命,好過一些。

更多相關資訊可參考作者粉絲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資料來源:

  • Wikipedia, Primarily obsessional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 DuFrene, T., & Hyman, B. M. (2008).Coping with OCD: Practical Strategies for Living Well with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New Harbinger Publications.
  • Doron, G., Derby, D. S., Szepsenwol, O., & Talmor, D. (2012a). Flaws and all: Exploring partner-focused obsessive-compulsive symptoms.Journal of Obsessive-Compulsive and Related Disorders1(4), 234-243.
  • Doron, G., Derby, D. S., Szepsenwol, O., & Talmor, D. (2012b). Tainted love: Exploring relationship-centered obsessive compulsive symptoms in two non-clinical cohorts.Journal of Obsessive-Compulsive and Related Disorders1(1), 16-24.
  • Facebook, EverythingOCD.
文章難易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