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心靈癱瘓──無法停止的強迫思考

莊博安
・2015/12/07 ・1995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文 / 莊博安(全職實習諮商心理師)

「應該是正常的擔心?但好像又怪怪的,朋友說我想太多、我媽也說別去想就沒事了。但我就是很容易擔心這些小事,每次想到就像大腦被占據,沒有辦法停止煩躁。」你心想。

你有以下這些狀況嗎?

  1. 過度關心某人的健康,或過度確信自己傷害到某些人,你很有罪惡感,即便不是你造成的,仍覺得應該要負起責任。﹝1﹞
  2. 強烈感覺到自己可能褻瀆了神明,或做出嚴重違背宗教的事情。腦中反覆想到這些,無法停止、無法做其他事情。﹝1﹞
  3. 不斷害怕得到某種疾病,即便好像是不太可能的方式,仍覺得可能被傳染。且也不相信任何測試與診斷。﹝1﹞
  4. 甚至在愛情中,不斷反覆詢問自己,「這是我生命中的真愛嗎?」、「我對他還有吸引力嗎?」、「我對她到底是愛情,還是只有慾望?」這些想法非常困擾你,有時一想到這裡,便陷入憂鬱和沮喪的反覆思索。﹝2﹞﹝3﹞

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常會出現不斷重複,與占據心思的強迫思考、與強迫行為。強迫症有各種不同的面貌,未必是洗手洗到破皮流血、或重複檢查瓦斯數十遍。有那麼一種較少被提起的強迫症,叫做Primarily Obsessional OCD(暫譯:強迫思考為主的強迫症)。指的是幾乎沒有強迫行為,或至少是很隱蔽的強迫行為﹝4﹞。取而代之的是,只有內心不斷出現惱人的想法。這些想法經常是,生活中發生什麼可能造成危險的事,腦中就會出現類似負向的念頭,久久揮之不去。

pexels-photo
Source: pexels

它不像典型的強迫症那麼嚴重,讓你要關水龍頭兩小時、或數數字幾百遍。但也足以耗費許多時間在煩躁、擔心、與悶悶不樂。在一個國外強迫症的FB討論區「EverythingOCD」,成員KX就公開分享自己的狀況﹝5﹞

『你是否曾經邊開車邊思考著,「如果我現在突然拉起手剎車,或是忽然切入隔壁車道,會發生什麼事?」或是你也曾想過,「我有些好奇,如果現在跳過那個柵欄,掉進水泥深陷其中,會是什麼感覺?」』

『或許你曾看著暴力電影,在演到特別駭人驚悚的畫面之時,有個想法閃過腦海,「我會那樣做嗎?我猜,如果真的那樣做,我會……」,也許只是個臨時的、傷害自己、或傷害身旁的人的想法,突然跳進腦海中。也或許,你發現自己某個關於性愛的想法,那個想法特別不被社會接受,或把你嚇得無法好好生活。』

『你不知道為什麼有這些想法。但某種程度上,它緊抓著你內心不放,且足以讓你在那一刻無法做任何事情。』

『這是種侵入性思考,每個人都會有。對於沒有強迫症的人,這些想法跳入腦海,然後馬上又跳出去。這些煩人的想法也許會出現,但他們只是想著「好奇怪……算了」,然後想法就消失了。』

『但對我們有強迫症的人,侵入性想法還會伴隨著,「不斷重複」想到這些奇怪的念頭。這會造成我們嚴重的焦慮、憂鬱、與害怕。我們懷疑自己的存在。而當我們嘗試去停止這些想法時,我們完全沒辦法做其他事情,整個心靈就像被癱瘓一般』

『我們需要讓人們注意到強迫症不只是強迫清潔,還需要的是,注意到強迫症是多麼嚴重,尤其是這種類型。』

『向外求助、說出來,不用感到羞恥、不用感到孤單。當我們聽到一聲「我也是。」之時,我們受苦於「強迫思考為主的強迫症」的人,都會感到十分釋懷。』

我想,這類型症狀的人肯定比典型強迫症者更多。由於只有想法上的困擾,再加上擔心健康、擔心責任、擔心男朋友跑掉,這在現代是多麼普遍的煩惱。這也讓我們常忽略它的嚴重性,覺得忍耐一下就過了。只是,「煩惱」和「煩惱到嚴重影響生活」還是有所差別的。

貼上疾病的標籤本身有好有壞。有些人覺得,只是有煩惱的想法,不需要說是病。有些人覺得,知道是疾病比較安慰,因為能得到一個醫學上的理由;不論如何,重點是,當的確有些影響內心、影響作息、影響人際關係的狀況出現時,難免會覺得自己很奇怪、很丟臉。加上對強迫症的不瞭解,只覺得自己是想比較多。等到越來越嚴重後,才驚覺造成許多生活上的痛苦與損害。

強迫症是一種焦慮疾患,我們每個人都會有煩躁不安、反覆思考的時候。原因有可能來自腦中化學物質變化,也可能來自生命中某件難以承受的事情。也許可以加以思考,「我生活中的壓力來自哪裡?」、「我怎麼應對?有效嗎?」、「我快要撐不住了嗎?」。最後,也許可以考慮專業人員的協助,幫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生命,好過一些。

更多相關資訊可參考作者粉絲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資料來源:

  • Wikipedia, Primarily obsessional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 DuFrene, T., & Hyman, B. M. (2008).Coping with OCD: Practical Strategies for Living Well with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New Harbinger Publications.
  • Doron, G., Derby, D. S., Szepsenwol, O., & Talmor, D. (2012a). Flaws and all: Exploring partner-focused obsessive-compulsive symptoms.Journal of Obsessive-Compulsive and Related Disorders1(4), 234-243.
  • Doron, G., Derby, D. S., Szepsenwol, O., & Talmor, D. (2012b). Tainted love: Exploring relationship-centered obsessive compulsive symptoms in two non-clinical cohorts.Journal of Obsessive-Compulsive and Related Disorders1(1), 16-24.
  • Facebook, EverythingOCD.

相關標籤: OCD 強迫症
文章難易度
莊博安
15 篇文章 ・ 1 位粉絲
諮商心理師。純粹透過寫作,想了解複雜的自己、生活、和世界。更多文章歡迎至臉書專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https://goo.gl/JGMlL6 。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素養不是知識,是讓孩子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創辦人嚴天浩專訪

PanSci_96
・2021/09/24 ・210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近年來,在新課綱推行之下,「素養」這個詞成為熱門關鍵字,「對我來說,素養就是面對世界的行為模式,在面臨問題時,一個人會抱著什麼樣的態度去解決問題。而科學素養就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科學情境教材(台灣線上教育發展協會)創辦人嚴天浩這麼說。

嚴天浩在大學時開始製作教學影片,最初的動機來自上大學後體會到城鄉差距、資源落差,想藉由線上教材擴大影響力,然而觀看次數卻不如預期。

2013 年起,嚴天浩和夥伴到台東,向「孩子的書屋」負責人陳爸(陳俊朗)請益,並長期蹲點接觸孩子,發現學生們面臨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學什麼」,而在於「為什麼要學」,因此意識到若要改變孩子的學習狀態,不能只是單方面灌輸「老師想教的」,而要從學生的需求出發,了解「孩子想學什麼」。

七年來,LIS 拍攝超過 100 支線上科學影片,包括將科學家的思想歷程、時代背景融入角色劇情的科學史,以及結合時事、生活情境的科學實驗,目前已經超過 250 萬觀看人次,也成為全台許多中小學的教材。

這次,LIS 歷時三年研發出一套科學實境解謎遊戲,不只在玩遊戲的過程中學科學,也引導孩子練習「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什麼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過去,我們在國中課本裡學到的科學方法「觀察、提出假說、進行實驗、得到結論」,然而許多學生能對步驟琅琅上口,卻不見得理解背後的邏輯。LIS 分析百位科學家的思考歷程以及參考教育學者的理論,設計出適合培養國小學生科學思維的「科學推理階梯」,共有四個步驟,包括「發現問題」、「聯想原因」、「大膽假設」、「實際驗證」。

嚴天浩坦言,對於國小的孩子來說,他認為最難的在於——第一步「發現問題」,這取決於孩子過去是否累積足夠的觀察經驗,因此,如何訓練孩子觀察是培養探究學習的重點。然而,在沒有老師的引導下,要怎麼讓孩子能聚焦在實驗的現象上,成為開發遊戲過程中的一大考驗,後來,團隊想出了運用 RPG 中的角色對話,設計句子讓玩家將注意力集中在現象上的差異,「當孩子觀察到的與他原本的認知有所不同,產生衝突時才會進而發現問題。」嚴天浩說。

有適當的引導,才能從問題中學習

在發現問題之後,還須激發玩家思索問題的意願,因此在遊戲中便成為一個個解謎關卡,玩家為了破關、練等會主動尋找答案,在玩完遊戲後得到的成就感,會讓孩子對科學產生動機,在未來有自信用這樣的方式去思考、面對問題。

嚴天浩說:「大學時我修過教育學的課,設計課程的第一步往往是『引起動機』,但我們認為應該從遊戲開始到結束的每一個動作,都需要一個『引起動機』,目前玩過這套遊戲的孩子有持續玩過兩個小時以上,玩得越久代表引起的學習動機越強烈。」

了解背後的意義才是學科學

然而,有時在做完實驗後,學生只會記得當時看到的實驗結果或現象,卻沒有把背後的邏輯和原理帶走,關於這部分,嚴天浩分享,「玩實驗」和「學科學」最大的差別在於,是否了解每個步驟的意義,如同以往「食譜式實驗」,照著課本一步一步做,卻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

因此,他們把演示型實驗設計成遊戲,將探究歷程拆分成關卡,透過與 NPC 對話帶領玩家思考,並預想玩家可能卡關的地方,就像是在蓋房子時的鷹架,一層層建構、支持,逐漸將學習的責任放回孩子身上,傳統課堂中搭鷹架的角色可能是老師,而在這個遊戲裡,是精心設計過的關卡提示。

讀到這裡,或許你會想問,在探究式的學習中,真的能夠學會「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嗎?

「我認為探究學習中,知識其實只是附帶的。」嚴天浩解釋:「我們想告訴孩子的是,科學家最厲害的並不是他成功發現了什麼,而是他在失敗了那麼多次之後,還是願意繼續努力。」

如果現在的台灣是二十年前教育的結果,那麼 LIS 正在改變的是二十年後的台灣,那時的每個人在面對問題時都能有邏輯地看待、抱著自信的態度去解決,這是 LIS 的憧憬,也是我們對於台灣未來世代的期盼。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