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司法中的科學與偽科學:十個有用小指標幫你辨識偽科學(一)

黃 致豪
・2015/11/20 ・1380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97 ・九年級

640px-Shoeprint_dusty
Shoeprint dusty” by Zalman992Own work. Licensed under CC BY-SA 3.0 via Commons.

作為一個司法與科學的研究與實務工作者,相當苦惱的事情之一莫過於在辦案過程中,接收到來自當事人、法官、檢察官、警調、鑑定人甚至律師同道的善意誤解:

「指紋辨識當然是百分百可依賴的科學,沒錯吧?」(Fingerprint Analysis)

「這個簽名經過鑑識比對明明就是你當事人的,還在狡辯!難道科學會騙人嗎!」(Graphology)

「被告打了吐真劑,催眠講出來的也差不多,所講的當然是可信的吧?」(Truth Serum/Hypnosis – Induced Memory Enhancement)

「被告在兩次測謊當中,前面那一次沒過,後面過了;案重初供,謊重初測。因此第一次的結果當可採為對被告不利的科學證據。」(Polygraph)

「核被告所為,與調查局與警方先前掌握他案證據以及犯行態樣(modus operandi)一致,有關其落入調查局犯罪剖繪部分的鑑定報告,自非不得作為對被告不利證據。」(Criminal Profiling)

……好。我知道大家都愛看影集。但司法科學的世界,跟影集當中的世界真的差很多。我最怕的,莫過在司法場域遇到燃燒正義小宇宙的審檢辯想要用上述的「科學」手段來把被告定罪,這一類的事情。被正義感遮蔽的理性,加上對科學的誤解,正是冤案生成的絕佳環境。

先講前提吧:什麼是偽科學(pseudo-science)?

所謂「偽科學」,傳統上指的是徒具科學之型(外表),不具科學之實(內涵)的學科領域。這些領域,可能打著「科學」的偽裝系統性外衣,卻完全不遵守科學的基本原則與規範。

我舉個例子吧:占星術有沒有體系(黃道十二宮分布與代表意義)?有。有沒有類似規範性的論述方式(例如特定宮位與宮位之間夾角代表的既定意義)?有。有沒有內在一致性的論理方式(例如金星在逆衝年行到個人宮位的影響)?也有。

那它是科學嗎?不是。之所以否定,不是因為我們看不起占星術(許多占星老師賺的比律師多得多)。學科領域本身研究什麼現象與理論,不是決定科學與否的重點。

占星術不是科學,理由在於:它的論述所依據的證據方法,利用了非常多的消極證據(negative evidence)來支持其核心理念與論述,而這些消極證據,基本上無法透過建立信度(reliability)、效度(validity)、以及再現性(replicability;或同儕檢驗 peer review)來檢驗,也因此對於這個領域立論所依據的假說,根本無從證立其真偽。

白話說,就是:這一類的領域所主張的東西,根本上就是他「老師說了算」。要證明?沒有。要實驗?找不出方法,也不可能複製。

那麼,偽科學的手段,在司法程序當中一概不准使用嗎?那也…未必。

依照現代司法科學的概念,偽科學及其所得的證據能否使用,應該依據人權保障與正當程序的要求來判斷。這樣的標準下,司法科學Forensic Science大概可以分出兩類概念:

  1. 偵(調)查科學 (Investigative Science):重點在協助偵查機關有關案情方向的釐清與速效調查。因此有助開展偵查方向,廣納證據,建立案件架構(5W1H)的目的性很重要。
  2. 審判(法庭)科學 Court (Trial) Science:重點在當事人,尤其是面對國家機器的被告,人權的保障,以及正當法律程序的維護。

而以後者為真正狹義的司法科學(forensic science)。

按照這樣的區分方式,在偵查階段當中納入某些種類的偽科學手法以及證據,並非完全不可接受。但是在審判程序中納入偽科學及其證據,就會同時構成對於人權以及正當法律程序的嚴重侵害了。

(續下篇

文章難易度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星座到底準不準?一起超神準破解「最專情的星座前五名」!
海苔熊
・2016/02/25 ・4004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03 ・六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131229151486571

source:here

你有沒有看過「動情之後就不會變心的星座前五名」、「做容易劈腿的星座前三名」、「這陣子水星逆行影響最大的星座前三名」等文章標題呢?這些描述真得準嗎?如果不準,為什麼又會有許多人相信呢[1]?

在討論星座之前,我想把半個世紀前有一個心理學家Forer(1949)的一個有趣的實驗挖出來,在這裡稍稍改良一下,讓大家玩玩看:

Fashion-artificial-flower-decoration-flower-set-artificial-flower-living-room-font-b-dining-b-font-font

如果有人送你一束花,你會將它放在家中的哪裡呢?請用直覺立刻回答!

A.客廳 B.臥室 C.廁所 D.玄關 E.餐廳

準備好了嗎?

要公布答案了喔!

.

.

.

.

.

.

「選A的人,你需要別人喜歡你與欣賞你,但你通常對自己很嚴苛。你雖然有個性上的缺點,但通常會加以彌補。你有很多實力沒有好好發揮成你的優勢、你的外在表現很有自律也很自制、內心卻比較焦慮不安。有時候你會比較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對決定或事情。
你比較喜歡事情有多一點改變與多樣性,而且受到拘束或限制時,你會感到不滿。你覺得自己是個獨立思考者,為此感到自豪。在沒有令人滿意的證據下,你不輕易接受別人的說詞。
你也覺得對別人太過坦白是不智的。有時候,你是外向、好親近、和善的,但有時你也比較內向、謹慎、沉默寡言。噢,還有,你有些夢想比較不切實際一些。」
──引自(Wiseman,2008

先解到這邊,選A的人覺得準嗎?大約有幾成準?如果你是選A的人,請你把準確性用0%~100%默寫在心裡。

選擇性注意的陷阱(selective attention

實際上,那個花的題目是我胡謅的。而且,我並沒有為選其他選項的人量身訂做任何答案。

在心理學家Bertram Forer(1949)的研究中,他請參與者寫一份小測驗,一週後給「所有」的人都拿到類似上述內容一模一樣的解測報告書[2],可是,縱使用這種荒謬的做法,還是有超過一半的人認為這測驗很準,在滿分5分的測量中,平均得分4.6分(越高分越準)--這意味著,人總是選擇性地注意自己認同的事情與資訊。

後來的研究者又重新做了一次研究,請學生用標準的明尼蘇達多項人格問卷(MMPI),然後給他們看兩份結果。其中一是真實測驗的結果本身,另外一個是隨意瞎掰的「模糊」測驗(但學生不知情),問他們相信哪一個,結果有59%的學生覺得瞎掰的結果比較準!

下次看爽報或P-Paper的時候,你可以把星座名稱遮起來,單看每個星座的描述或運勢,你同樣會發現:要命!每個都好像在說自己。這就是有名的巴納姆效應(The Barnum Effect)

Source: xuite

為什麼你會覺得準?

後續的研究者Dickson與Kelly(1985)心想這不科學阿!怎麼會這樣呢?所以針對「假結果」的內容部份做了一些分析,結果發現三個「讓你覺得準」的重要因素:

source:starlove99.com
source:starlove99.com

獨特性:
研究者相信這個結果是他所「獨有」的。你可以看上面這張圖,你會發現「最專情的前五名星座」就是打中了這點,因為只有「我」是專情的!

權威性:
如果那是由研究者、「星座專家」所公布的結果,你就會更信賴它,(反之,某些新聞或媒體你甚至還沒看到他寫什麼就不相信了)(Milgram,1963朱邦彥,1976)。

正向性:
我們通常喜歡聽好聽話,如果你的內容是「其實你是一個溫柔、又會替別人著想的人……」會比「你很自私,常常堅持己見……」更容易我們覺得「這就是我,只是別人都沒看見我這個部分!」。其實,就算是「堅持己見」也有「好聽的說法」,例如「愛上了就不會放手的五個星座」、「最有主見的三個星座」等等(只能說,嘴砲才是王道阿)。

所以,有些戀愛網站只要用一些花俏的插圖,甚至只要重複、誇大、模稜兩可地列出一些「特質」,很容易讓你在做完測驗後有非常準的錯覺。如果,這個網站又有一些「兩性專家」背書,可信度又會上昇許多。

啊所以星座到底準不準?

astrology
Source: straight

那麼,星座到底有沒有用呢?過去研究發現星座預測任何東西的效果量都不同,不過整體來說,你可以發現有些研究獲得很大的效果量,有些研究效果量在「零」的附近徘徊(就是沒有效果的意思),想了解研究細節可以參考「星座與科學」的網站,裡面還是有許多支持(與反對)的研究。

目前心理學家比較一致的答案是:相信星座的人,就會覺得準

圖片取自:星座與科學 ,整體來說以各種方法測量星座,並已知預測人格特質等效果量均偏低不穩定(點點都在零的附近擺盪),詳情可以到網站閱讀全文。

當然,星座學如果用統計來看,當樣本夠大、切分夠細小的時候,或許仍有值得參考的部份(據我所知,占星家瑪法達最近也在做類似的事情,收集台灣大量樣本的資料庫進行研究)。

那真的有「最專情的五個星座」嗎?

Happy-Couple-Talk-About
Source: lifehack

其實,我的想法是,如果你相信有「最專情的五個星座」,那就和相信下面這些「真正愛妳的男人會做的七件事」是一樣的[3]:

  1. 「回到家之後看手機,第一個Line的是妳。」
  2. 「不管妳在不在身邊,妳都在他心裡面。」
  3. 「妳笑的時候會陪妳一起笑,妳哭的時候會比妳還傷心。」
  4. 「別的男生盯著妳看的時候會生氣,然後告訴妳說他生氣是因為在乎妳。」
  5. 「走路的時候會牽著妳的手,騎機車的時候會讓妳的手摟著他的腰。」
  6. 「不會對別的女生動心,因為心裡只有妳!」

你之所以會這麼相信這些期待,並不是因為它描述的是真愛,而是因為它戳中了你最深的不安與焦慮。

妳希望有一個人永遠不會離開你、永遠對妳好、眼裡只有你,可是,如果你真正在情場打滾多年就會發現,這些「你知道我知道但是大家都做不到」的事情,其實並沒有辦法真正反映,對方是真的愛妳,還是只是逢場作戲,玩玩而已。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星座都只是巴納姆效應,如果不只是把人切分成12種、還有更多上升、太陽、月亮等等的切分,星座學如果用統計來看,當樣本夠大、切分夠細小的時候,或許仍有值得參考的部份(據我所知,占星家瑪法達最近也在做類似的事情,收集台灣大量樣本的資料庫進行研究)。

尤其最近念了很不科學的榮格心理學之後更產生了兩種比較「溫和」的觀點:

  • 很多時候我們談特質,其實只是討論到自己的「顯性」特質而已。在不同情境、與不同人在一起下,我們仍然可能表現出不一樣的自己;甚至否些時候你會發現,那些你所討厭的「別人的特質」,其實自己身上也有[4]。
  • 我自己的感覺是,科學、星座、統計、或心理學,都只是一種「看待世界」的觀點、都很有限,沒有誰比較優越,只是不同的人,選擇不同的眼鏡窺見世界而已。

例如,有一次我在跟瑪法達對談的時候,聊到怎麼樣的人在一起比較適合、比較幸福,她用了四種不同象的星座(火、風、水、土)做了一些切割,分成幾種不同類型的人,我則是用交友網站顧問兼心理學家Helen Fisher(2004)的統計結果區分的四種人去討論,但最後我們達到同樣的結論是:沒有哪一對情侶在一起「絕對」會比較幸福,因為每對情侶都有他們的辛苦、也有他們獨特的幸福。

真正要說的話,願意在關係裡面有更多的調整和彈性(flexibility)的情侶,比較能夠透過更種回饋和互動去調整行為,也能一起度過困難(Goldenberg,2008)。

Romantic-Couple
Source: desktop wallpaper

就像我常常說的那句話:

當你給愛情多一點時間,那麼時間也會給你多一點愛情。

 

註解:

  1. 例如這裡有很多「星座的討論」,你可以邊滑邊驚嘆:真是感恩師父、讚嘆師父阿!
  2. Forer(1949)後來坦承,那些描述是他從星座書上面摘錄下來的。閜面試他當時用的材料(你可以拿去唬你朋友)
    「你祈求受到他人喜愛卻對自己吹毛求疵。雖然人格有些缺陷,大體而言你都有辦法彌補。你擁有可觀的未開發潛能尚未就你的長處發揮。看似強硬、嚴格自律的外在掩蓋著不安與憂慮的內心。許多時候,你嚴重的質疑自己是否做了對的事情或正確的決定。你喜歡一定程度的變動並在受限時感到不滿。你為自己是獨立思想者自豪並且不會接受沒有充分證據的言論。但你認為對他人過度坦率是不明智的。有些時候你外向、親和、充滿社會性,有些時候你卻內向、謹慎而沉默。你的一些抱負是不切實際的。」引自維基百科
  3. 摘自「真正愛妳的男人會做的七件事」
  4. 初學者可以參考這本「圖解榮格心理學(修訂版)」,專業度夠又容易懂

延伸閱讀:

  • Dickson, D.、Kelly, I. W. (1985)。 The’Barnum Effect’in personality assessment: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Psychological Reports, 57(2),頁 367-382。
  • Fisher, H. E.(2004)。Why We Love: The nature and chemistry of romantic love。New York:Henry Holt and Company。
  • Forer, B. R. (1949)。 The fallacy of personal validation – a classroom demonstration of gullibility。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44(1),頁 118-123。 doi: 10.1037/h0059240
  • Goldenberg, I.(2008)。 Interlocking systems: the individual, the family, and the community [Chapter 4 from: Family therapy: an overview]。載於I. Goldenberg與H. Goldenberg(主編), Family therapy: an overview。(頁 90-113)。 Belmont, Calif: Thomson Brooks/Cole。
  • Milgram, S. (1963)。 Behavioral study of obedience。The 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67(4),頁 371。
  • Wiseman, R.(2008)。 伯特倫。弗爾教授與夜店筆跡學家 (洪慧芳 譯)。載於 讓你瞬間看穿人心的怪咖心理學—-史上最搞怪的心理學實驗報告(Quirkology:how we discover the big truths in small things)。(頁 30-31)。 台北: 漫遊者文化。
  • 朱邦彥 (1976)。 自我概念及說服者的權威與聽從性的關係─以台北市國民中學學生為例的實驗研究。新聞學研究(18),頁 135-171。

 

海苔熊
70 篇文章 ・ 460 位粉絲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司法中的科學與偽科學:十個有用小指標幫你辨識偽科學(五)
黃 致豪
・2015/11/23 ・1372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44 ・八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續上篇

指標6. 浮誇某技術的功效或效能。

科學與技術這東西,是這樣:凡是科學或技術,沒有沒有缺陷、弱點或死穴的。用術語說,就是:舉凡科學,必然有其限制(limit)。換句話說,如果有某樣技術或理論跟你宣稱:效果超好,保證沒問題,也不願意告訴你它的界限與理論根據的缺陷何在,那這個技術八成有問題。

大家常在CSI看到的指紋分析和測謊,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拿基於偵測生理反應(physiological arousal)作為原理的測謊來說吧,到現在還死鴨子嘴硬的美國測謊協會(APA),尚且不斷試著透過訓練程序的嚴謹與更新,倫理規章的強化,還有不斷揭露測謊技術的限制所在,試圖想要讓眾多科學家稍微不要那麼排斥測謊,因此最多也只敢宣稱「相信在偵查階段…有所助益」(請見:Polygraph Validity Research)。

但是在台灣(目前全台似乎只有一個人曾經有過APA訓練經歷,且似乎並無任何的在職更新教育紀錄),施用測謊的機關與人們卻不斷宣稱「準確度極高」(請看令人氣結的「測謊一百問」這本天書…)。實際上,在台灣的測謊無論在程序嚴謹度以及諸多變因的控制上,根本遠遜於美國測謊協會頒定的標準。而在台的測謊專家與法務部,對於測謊所依賴機制的種種信效度問題,以及這麼多科學家多年來的質疑與反證,完全不予正面回應。

想也知道,這不會是正常科學的表徵。

(而最近居然還有了「民營的測謊機構」來跟我拉生意。看到後面一排法院檢察署在民案刑案各式案件大量引用這家的測謊結果作為判決基礎,我都快昏過去了。這不是我當初希望看到專家證人制度的原意…)

指標7. 「牌子老,信用高」的謬誤(Ad Antequitem Fallacy)

包青天劇照
包青天劇照

如果說,這項理論或技術在人類文明史上存在這麼久了,那還會有錯嗎?那可不一定。一項理論技術或作法長久存在,可能有很多理由,更多時候可能只是因為根本無可驗證、機關的懶惰(例如檢警之於測謊),或者就是人類的愚蠢。

牌子老,不代表他的信用一定可靠。利用催眠手法「回復」記憶,就是一個有趣的例子。據研究,早在1780年代或更早,就已經有警方求助於具有異能的催眠家辦案的紀錄。

會相信這一類「千年傳統,全新感受」作法可以回復記憶的人,多半是以為記憶就像一台錄放影機一樣,可以透過外力的協助去「倒帶」,倒回要放的那一點,就可以重複播放。(到今天還有人相信啊。)

先不說現代科學已經證實的記憶理論根本不是這樣,光憑催眠術的老牌信用與神秘色彩,而相信它可以「提取」或「恢復」記憶的人,從審檢辯乃至於偵查人員,都有一堆。還打死不願意相信現存的科學證據可以推翻這樣的理論。

想來包青天會受歡迎,不是沒有原因的。

(續下篇

註:

以下段落摘自 Recovered Trauma Memories and Hypnosis

Contrary to the popular notion of hypnosis as a tool to uncover “hidden” memories locked away within the recesses of the brain, there’s no evidence hypnosis improves our ability to remember things that happened to us compared to non-hypnotic or regular recall. Not only is hypnosis no better than regular recall, data suggest that recall during hypnosis can actually result in the creation of more false memories than recall while not under hypnosis. Furthermore, people who recall memories under hypnosis are more likely to believe in the accuracy of these memories,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ey are true or not. It is for these reasons that many professionals working with individuals who may have been abused as children strongly caution against the use of hypnosis as a tool to try to recover possible unremembered trauma.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took a stand warning against accuracy of memories recovered through hypnosis in 1985. You can read the statement here.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垂直起降無人機──《知識大圖解》
知識大圖解_96
・2015/11/02 ・1997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72 ・九年級

起降無人機
本圖出自《How It Works知識大圖解 國際中文版》第13期(2015年10月號),全見版請點擊圖片放大。

從現今習以為常的直升機到未來世代的自動無人機,垂直起降科技已逐漸崛起並躋身主流。

打從人類開始夢想飛行之際,便開始想像替飛機加上垂直起降的功能;其中李奧納多.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就是這類科技的創始者之一,他手擬了一款現代最常見的垂直起降飛機──直升機。達文西的設計雖未經實際測試,也從未真的飛離地面,但這種俗稱「空氣螺旋槳」的機器採用螺旋設計,其實早已用上了壓縮空氣製造升力的基本原理。

自那時起,有一大票發明家都希望能將自己的原型機送上藍天,但接下來五百年間,垂直起降的科技似乎沒什麼進展。達文西的自轉旋翼機(gyrocopter)儘管已經落伍許久,這位義大利天才所採用的飛行原理基本上卻沒什麼改變。

二十世紀初可說是飛行世代的開端,1907年,法國的垂直起降科技終於順利通過測試,這可是史上頭一遭。飛行界的領頭先鋒雅各.寶璣(Jacques Breguet)、路易.寶璣(Louis Breguet)與保羅.柯努(Paul Cornu)發明了可以短暫低空盤旋的垂直起降飛機,垂直飛行技術首度向成功邁開了一小步。

接下來的數十年間,航空科技發展迅速,各式各樣的設計如雨後春筍般自世界各地湧現。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各國對於更新、更快、更有效率的戰機需求激增以便深入敵軍,因此直升機大抵上仍然不受重視,直到1940年代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情勢才改觀。德國納粹早期會運用直升機進行偵察、運輸與傷患後送等任務,但直到1944年直升機才開始量產。

數百架由工程師伊戈爾.西科爾斯基(Igor Sikorsky)設計的R-4、R-5、R-6直升機在二戰最後一年間陸續完工出廠,提供同盟國部隊諸多支援,二戰剛結束時,垂直起降飛機更是聲名大噪。與達文西的自轉旋翼機不同,新型直升機的主旋葉可以迅速將空氣向下壓擠,製造出升空不可或缺的升力,尾端也有一組尾旋翼,可以避免直升機原地打轉。

隨著國際局勢陷入冷戰時期,許多人認為垂直起降飛機會是未來的趨勢。當時全球的確有遭受核子爆炸摧殘的可能性,災難一旦成真,所有可用跑道都將遭到摧毀,因此若有飛機能夠在任何地方隨時起降,必可稱霸天空。因此,美軍後來便陸續嘗試許多古怪的垂直起降飛機,如實驗性戰鬥機洛克希德XFV鮭魚機(Lockheed XFV Salmon),或甚至是受到飛碟啟發的飛行車(Avrocar),但絕大多數都失敗,計畫也隨之中斷,唯一成功挺過冷戰時期的只有英國航太公司(BAE)製造的海鷂戰鬥攻擊機。

海鷂機也叫鷂式戰鬥機,是第一款研發成功的垂直起降噴射機;四管向量噴嘴可以將噴射機的引擎推力導向90度內的任何角度,讓飛機能夠縱向、橫向飛行,在空中改變行進方向,或甚至滯空盤旋。

海鷂機具備了垂直起降能力,所以特別適合在航空母艦上執行任務,其渦輪風扇引擎由勞斯萊斯(Rolls-Royce)製造,搭配卓越的靈活性與先進武器系統,令人不敢小覷。

另一架於冷戰時期出線的飛機則是V-22魚鷹機。在貝爾與波音兩公司聯手之下,具備縱向推力的魚鷹運輸機搭載了兩組傾斜式旋翼,能像直升機一樣盤旋或垂直降落,也能轉換推進方式,像渦輪螺槳飛機一樣飛行。

魚鷹機的飛行距離超過740公里,能夠迅速運送30人的部隊,在美國海軍陸戰隊執行重大潛入與撤離任務時扮演了重要角色;魚鷹機甚至還能將25公尺長的機翼收攏,將機身縮到只剩5.6公尺寬,因此非常適合停放在航空母艦上。

時代不同,工程師須克服的挑戰也隨之不同。軍方現今面臨的問題除了製造飛機要經濟實惠,靈活性高,飛機還要具備智慧才行;未來軍火商與國防部會愈加重視將垂直起降科技應用到軍用無人機上。

雖然目前操控這些機器的電腦已經走在時代尖端,但讓機器升空與平安落地的物理學基本上並未改變。

不管是透過遠端遙控還是自動飛行,垂直起降無人機能完成的任務將相當多元,包括運輸、偵察或甚至發起攻擊。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介紹了幾項令人振奮的願景,這些都是航空產業中最棒也最聰明的發明,垂直起降科技勢必稱霸下個世代。

NASA垂直起降無人機正式啟航

美國航太總署(NASA)的混合式電動飛機別名「滑溜閃電GL-10」(Greased Lightning GL-10),翼長僅三公尺,但卻把垂直起降科技利用得淋漓盡致。十具獨立螺旋槳可加大垂直攀升的效率,接著機翼與尾板可一同傾斜改變角度,並轉為橫向飛行;兩具螺旋槳提供全部動力以節省能源,其他螺旋槳則依據空氣動力學的概念暫時收攏。

由於動力來自潤滑油般的燃料與電池電力,所以GL-10才得到滑溜閃電的別名。引擎採混合動力設計,代表這架飛機不會像一般的噴射機一樣笨重,機體設計自然俐落得多,能源消耗也減低不少。

GL-10原型機顯然體積太小,運輸酬載量不大,但NASA透露,GL-10屬於「無尺度」(scale-free)設計,亦即其重量與量度規格也能套用到更大的尺寸;也就是說,如果進一步測試順利,與GL-10相似的大型機種將愈來愈普及。

 

本文節錄自《How It Works知識大圖解 國際中文版》第13期(2015年10月號)

更多精彩內容請上知識大圖解

知識大圖解_96
76 篇文章 ・ 9 位粉絲
How It Works擅長將複雜的知識轉化為活潑有趣的圖解知識,編輯方式以圖像化百科呈現,精簡易懂、精采動人、深入淺出的圖文編排,讓各年齡層的讀者們都能輕鬆閱讀。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司法中的科學與偽科學:十個有用小指標幫你辨識偽科學(一)
黃 致豪
・2015/11/20 ・1380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97 ・九年級

640px-Shoeprint_dusty
Shoeprint dusty” by Zalman992Own work. Licensed under CC BY-SA 3.0 via Commons.

作為一個司法與科學的研究與實務工作者,相當苦惱的事情之一莫過於在辦案過程中,接收到來自當事人、法官、檢察官、警調、鑑定人甚至律師同道的善意誤解:

「指紋辨識當然是百分百可依賴的科學,沒錯吧?」(Fingerprint Analysis)

「這個簽名經過鑑識比對明明就是你當事人的,還在狡辯!難道科學會騙人嗎!」(Graphology)

「被告打了吐真劑,催眠講出來的也差不多,所講的當然是可信的吧?」(Truth Serum/Hypnosis – Induced Memory Enhancement)

「被告在兩次測謊當中,前面那一次沒過,後面過了;案重初供,謊重初測。因此第一次的結果當可採為對被告不利的科學證據。」(Polygraph)

「核被告所為,與調查局與警方先前掌握他案證據以及犯行態樣(modus operandi)一致,有關其落入調查局犯罪剖繪部分的鑑定報告,自非不得作為對被告不利證據。」(Criminal Profiling)

……好。我知道大家都愛看影集。但司法科學的世界,跟影集當中的世界真的差很多。我最怕的,莫過在司法場域遇到燃燒正義小宇宙的審檢辯想要用上述的「科學」手段來把被告定罪,這一類的事情。被正義感遮蔽的理性,加上對科學的誤解,正是冤案生成的絕佳環境。

先講前提吧:什麼是偽科學(pseudo-science)?

所謂「偽科學」,傳統上指的是徒具科學之型(外表),不具科學之實(內涵)的學科領域。這些領域,可能打著「科學」的偽裝系統性外衣,卻完全不遵守科學的基本原則與規範。

我舉個例子吧:占星術有沒有體系(黃道十二宮分布與代表意義)?有。有沒有類似規範性的論述方式(例如特定宮位與宮位之間夾角代表的既定意義)?有。有沒有內在一致性的論理方式(例如金星在逆衝年行到個人宮位的影響)?也有。

那它是科學嗎?不是。之所以否定,不是因為我們看不起占星術(許多占星老師賺的比律師多得多)。學科領域本身研究什麼現象與理論,不是決定科學與否的重點。

占星術不是科學,理由在於:它的論述所依據的證據方法,利用了非常多的消極證據(negative evidence)來支持其核心理念與論述,而這些消極證據,基本上無法透過建立信度(reliability)、效度(validity)、以及再現性(replicability;或同儕檢驗 peer review)來檢驗,也因此對於這個領域立論所依據的假說,根本無從證立其真偽。

白話說,就是:這一類的領域所主張的東西,根本上就是他「老師說了算」。要證明?沒有。要實驗?找不出方法,也不可能複製。

那麼,偽科學的手段,在司法程序當中一概不准使用嗎?那也…未必。

依照現代司法科學的概念,偽科學及其所得的證據能否使用,應該依據人權保障與正當程序的要求來判斷。這樣的標準下,司法科學Forensic Science大概可以分出兩類概念:

  1. 偵(調)查科學 (Investigative Science):重點在協助偵查機關有關案情方向的釐清與速效調查。因此有助開展偵查方向,廣納證據,建立案件架構(5W1H)的目的性很重要。
  2. 審判(法庭)科學 Court (Trial) Science:重點在當事人,尤其是面對國家機器的被告,人權的保障,以及正當法律程序的維護。

而以後者為真正狹義的司法科學(forensic science)。

按照這樣的區分方式,在偵查階段當中納入某些種類的偽科學手法以及證據,並非完全不可接受。但是在審判程序中納入偽科學及其證據,就會同時構成對於人權以及正當法律程序的嚴重侵害了。

(續下篇

文章難易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