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5
2

文字

分享

1
5
2

血型不止四種!紅遍全球的「血型性格學說」,為什麼讓科學家皺眉不已?——《了不起的人體:如此精妙,如此有趣,說不定還能救你一命》

如何出版
・2022/07/26 ・2880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填寫血型,是為了避免被輸錯血嗎?

很不可思議的,日常生活中很多地方都會被要求填寫血型。

馬拉松的報名表和號碼牌、幼兒園或學校的文件、貼身的避難包等,都有血型註記欄位。

日常生活中很多地方都會被要求填寫血型。圖/Pixabay

但是在不少國家,如果要求市民也填寫同樣的資料,這就困難了。因為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血型,問了反而徒增困擾。

究竟我們填寫的血型資訊有什麼用?或許你會想,莫非是受傷需要輸血時可以派上用場?但這其實是誤會。

即便患者提前告知,輸血前仍會確認患者的血型

輸血前一定會進行血液檢查確認血型。每家醫院所需時間不同,但一般來說,血型檢查結果只需要數十分鐘就能出來。還有在輸血前,一定會進行將患者血液與一部分血液製劑混合,觀察是否出現有害反應的「交叉配合試驗」。

這些不會因為病患本人主張「我是 A 型」就省略。即使以前在同一家醫院接受過血液檢查,確切知道血型的狀況下,也一定要做交叉配合試驗(除了術前檢查等例外)。

為什麼呢?理由很單純。如果誤用了不同血型的血液,會引起危及性命的「溶血反應」,這麼重大的資訊,不能光靠患者自我表述。

在輸血前一定會進行將患者血液與一部分血液製劑混合,觀察是否出現有害反應的「交叉配合試驗」。圖/Pixabay

另外,很多人是以出生時受檢的結果當作自己的血型,但新生兒的血液檢查不一定正確。有些人以為自己是 A 型,第一次手術時接受檢查才知道是 B 型,不能依賴自我表述的血型也有這個層面的考量。

什麼都不知道的緊急狀況下,到底該怎麼辦?

那麼,如果遇到不知道血型的患者大出血,也來不及做血型檢查的緊急狀況,該如何處置?這個時候就只能相信本人的自我表述嗎?

當然不能。這個時候就只能用 O 型血了,因為不管對方是什麼血型,應該都不會引起嚴重的反應。即使是緊急狀況,也不可能只利用自我表述的血型情報。

近年來因為有這樣的案例,所以出生時很多醫療機構不會驗血型。正在閱讀此書的你,或許不知道自己小孩的血型,完全不用擔心,需要的時候再去檢查即可。

順道一提,我也不知道自己小孩的血型。

緊急情況時,為什麼 O 型血能輸給所有人?

在 1900 年,奧地利人蘭德斯坦納發現「血液有不同類型」前,錯誤輸血的事故頻傳。

蘭德斯坦納注意到人的血清和他人的紅血球混合後,有的會凝結破裂,有的不會。在經過確認很多樣本配對的反應後,歸納出人有 A、B、C 三種血液類型的結論。之後的研究又發現了第四種 AB 型,C 型被改稱為 O 型。

人有 A、B、O、AB 型四種血液類型。圖/Pixabay

所謂的血型,就是指紅血球表面的抗原種類。你可以想像細胞表面有很多棘刺狀物,輸血的時候最重要的「棘刺」有 ABO 和 Rh 二種系統。

A 型紅血球有 A 抗原,B 型紅血球有 B 抗原,AB 型則同時有 A 抗原和 B 抗原,O 型的沒有抗原;另一方面,A 型血清有抗 B 抗體、B 型血清有抗 A 抗體、O 型血清兩種抗體都有,AB 型則是兩種都沒有。

看起來非常複雜,但結論很簡單,我們只會有對自己的抗原不反應的抗體。

抗體和抗原就像鑰匙和鎖孔,如果 A 抗原對抗 A 抗體、B 抗原對抗 B 抗體就會產生凝集反應,紅血球就會被破壞。

抗體和抗原就像鑰匙和鎖孔,例如把 A 抗原對抗 A 抗體,紅血球就會被破壞。圖/Pexels

因此如果把 B 型的紅血球輸給 A 型患者、把 A 型紅血球輸給 B 型患者,紅血球抗原和抗體會相互結合,凝結破裂。

另一方面,O 型的紅血球不管對方是誰都不會凝結,是因為 O 型紅血球沒有 A 抗原也沒有 B 抗原。不管是稱為 C 或 O,都是代表「沒有」抗原,也就是「零」的意思。

此一發現在安全輸血普及上扮演極重要的角色。1930 年,蘭德斯坦納以此成就獲得諾貝爾醫學生理學獎。

血型不只有 ABO,Rh 也有超過 40 種抗原

如同 ABO 有 A 和 B 二種抗原,Rh 也有 C、c、D、E、e 等超過四十種抗原。其中有 D 抗原的統稱為 Rh 陽性、沒有的稱為 Rh 陰性。錯誤輸血會引起強烈反應的,是 D 抗原。

發現 Rh 的還是蘭德斯坦納,是在發現 ABO 後四十年的 1940 年。

Rh 是取恆河猴(Rhesus monkey,德語為 Rhesusaffe)頭兩個字母。因為 Rh 是恆河猴共通的抗原。順道一提,日本人罕有 Rh 陰性者,大約只有 0.5%,台灣人為 0.3%,但白人則有 15%。

血型還有很多其他分類。MNS 血型、P 血型、Lewis 血型、Kell 血型、Diego 血型等不勝枚舉。如果是罕見血型,即使 ABO 和 Rh 一致,也有可能發生錯誤輸血。

明明知道自己的血型沒什麼用,為什麼大家都很在意?

「血型」本來是沒有必要知道的醫學資料,但為什麼很多人都會記得呢?而且不只是自己的血型,有的人連家人、朋友、同事、上司的血型都一清二楚,實在是很驚人。

理由恐怕是很多人都認同血液性格學說。當然,血液和個性之間的關聯毫無科學根據,只要想到血型的機制,就會知道紅血球表面抗原跟個性有關的說法有多無稽。

當然,也不能受到「你是 O 型所以會有〇〇個性」的暗示,因而影響到人格形成。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對本人是有害的。

不管如何,還是有很多人期待用血型將人歸類。現在電視或雜誌上「O型的人一板一眼」「A 型和 B 型速配指數?」等不可思議的企畫仍舊源源不絕。

人與人之間,要靠直接對話、一起相處,才能初步互相認識。很遺憾的,這真的不是靠血型就可以了解的事。

——本文摘自《了不起的人體:如此精妙,如此有趣,說不定還能救你一命》,2022 年 7 月,如何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我的寵物貂怪怪的?這時候就交給獸醫吧——《獸醫超日常》
PanSci_96
・2019/06/13 ・3072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421 ・四年級

「寵物貂,牠們是世界上最可愛、最高貴的心肝小寶貝了。」

──英國作家D.H.勞倫斯(D. H. Lawrence)

「我剛剛幫你排了一個急診病患。」海柔把頭探進我的診間,說道:「是一隻貂。顯然牠的行為很反常,飼主很擔心,所以要直接帶牠過來。」

「好,謝謝。」我一邊回覆海柔,一邊趁看診之間的空檔擦拭診療檯。在門診表中臨時安插急診是常有的事,約診和急診都是這份工作的一部分。如果你的約診滿檔,那就優先處理急診病患。動物醫院沒有急診室,所以有時其他客戶非等不可,但看在將心比心的份上,多數人都能理解,如果是自家的動物,他們也會希望獸醫優先處理。就這個急診案件而言,那天的時機很剛好。

恰巧的時機

看完下一位病患之後,我有半小時的空檔,所以後續可望按照進度,不致延後太久。想到這裡,我暫且把急診之事拋諸腦後,走出診間到候診室去。

「山姆.懷特?」我喊下一位病患的名字。候診室裡唯一的動物是一隻活潑好動、興奮莫名的巧克力色拉布拉多,身形稍嫌圓潤,身旁伴著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和一名年約六歲的男孩。男子身穿襯衫、牛仔褲和羽絨外套,男孩穿得就像迷你版的他爸爸。

巧克力色拉布拉多。圖/pexels

「來吧,傑克,輪到懷特打針了,打完針牠才不會生病。」

「我可以牽牠嗎? 爹地?」傑克央求父親讓他牽山姆的牽繩。

「還是我來牽山姆,你來牽我吧。」他爸爸提議道。

我們都進診間之後,我問:「所以,山姆要打預防針和做例行檢查,對嗎?」

「對,沒錯。」懷特先生回覆道。

「好。所以,牠最近怎麼樣? 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狀況讓你擔心?」

「不盡然。整體來講,牠都很好。我們想幫牠減肥,但有人硬是要跟牠分享自己的晚餐!」

我聽了很同情。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類似的情況了。再看看傑克,他抱住山姆的脖子,大聲地對牠講悄悄話道:「沒事,山姆,醫生幫你打針,你就不會生病了。」我看得出來他倆感情很好。

我拿起聽診器,彎身向山姆自我介紹,接著就開始檢查。山姆的反應很激動,牠熱情地狂搖尾巴,撲上來猛舔我的臉。看到這一幕,傑克立刻失控大笑。我心想:山姆舔我是很有趣,但也沒那麼有趣吧。傑克卻狂笑不止,笑到最後冒出一句:「山姆才剛舔過牠的雞雞,接著就舔你的臉!」

「山姆才剛舔過牠的雞雞,接著就舔你的臉!」圖/maxpixel

這不是我第一次被剛清理過自己的狗舔臉了,但被一個觀察敏銳又直言不諱的小鬼指出來則是第一次。

「傑克,好了。」他父親試圖制止他,可惜並不成功。

傑克反射動作地摀住嘴以示禮貌,但他發現爹地也覺得很有趣,知道自己沒有真的惹上麻煩,便又繼續開懷大笑。

「我為我兒子道歉。」父親說。

「沒關係,別擔心,我覺得很⋯⋯ 很有趣。」我回道。

接下來的看診都很平淡,但他們離開之後,孩子的話在我耳邊繚繞不去,於是我特地去洗了把臉。正當我在把臉擦乾的時候,我聽到門鈴聲響起,表示生病的寵物貂到了。

主角登場

我聽到他們在櫃檯,接著一對年輕男女就旋風也似地衝進我的診間,女的抓著懷裡的一團毛巾,看來貂就包在毛巾裡。

「拜託,醫生,你一定要救救牠,拜託,福萊迪的狀況很不對,我覺得牠可能快死了。」
她把那團毛巾放在診療檯上。

他們就這麼突然地闖了進來,令我措手不及。我花了點時間恢復鎮定,接著小心翼翼打開毛巾,裡面露出一隻軟趴趴的黑色公貂。受到驚擾的牠不由得抽動了一下,接著抬頭想要站起來。

受到驚擾的貂不由得抽動了一下,接著抬頭想要站起來。圖/pxhere

一站起來,牠的頭就輕輕地左搖右晃,完全不受控制。一試著往前走,牠的身體就失去平衡,面朝毛巾倒了下去。牠毅然決然又試了一次,結果還是一樣,接著牠又試了第三次,看了讓人心裡很難過。

「牠這樣多久了?」我問。我對貂還算了解,但從沒見過這種情況。這對男女對望一眼,接著男的回答了。

「牠今天早上還很好,我們剛剛才發現牠這個樣子。」他看看他的女伴,尋求她的認可。

「是啊,剛剛發現的。」她連忙說。他們的行為很詭異,我想不透是怎麼回事。「牠不會有事吧? 拜託你盡力救牠,牠是我們的心肝寶貝。」

「我不太確定。我從沒看過貂這副模樣。」我絞盡腦汁苦想,琢磨著眼前的景象。「很怪,非常怪,這麼突然的急性發作⋯⋯可能牠吃了什麼有毒的東西?」話一出口,我突然覺得有點眉目了。「牠住在籠子裡嗎? 還是你們讓牠在家自由活動?」

他們的行為很詭異,我想不透是怎麼回事。圖/pixabay

他們又互看彼此,接著男的回答道:「對,牠有一個籠子。晚上睡覺或我們不在家的時候,牠就關在籠子裡。但我們如果在家,牠就可以自由活動。牠很親人,所以通常都和我們待在同一個房間,也因如此,我們通常都知道牠的情況。」這一連串回話他似乎說得很溜,而且這次他沒尋求女伴的認可。他們對我有所隱瞞。我很確定。但他們的祕密是什麼?

被隱藏的真相

「所以,你們今天把牠放出來了嗎? 有沒有看到牠吃任何不該吃的東西?」我問。

「呃⋯⋯ 這個嘛⋯⋯」他似乎難以啟齒。

「牠不會有事吧?」她插嘴道。

我心想:沒錯,這當中肯定有什麼蹊蹺。福萊迪的症狀很符合食物中毒,但牠到底吃了什麼? 巧克力是一個可能,但吃了巧克力不會這麼昏昏沉沉的。葡萄會導致急性腎衰竭,但這樣牠會嘔吐,而非昏沉。更何況,如果是諸如此類的食物,他倆幹嘛這樣神神祕祕的? 到底是什麼?牠看起來幾乎像是喝醉了。我得再多刺探一些才行。

我得再多刺探一些才行。圖/wikimedia

「坦白說,我真的不確定。如果知道牠吃了什麼,那我會比較曉得怎麼處置。你們想得出來有可能是什麼嗎?」

「呃⋯⋯ 這個嘛⋯⋯」他又來了。

「史提夫,你得坦白告訴他。就跟他說吧,他非知道不可。萬一福萊迪有什麼三長兩短,一切都是你的錯!」她吼道。

關鍵的背包

「唔,嗯,牠吃了什麼⋯⋯ 好⋯⋯」他終於從實招來:「我去找我朋友打電玩,呃,嗯,那個⋯⋯ 我帶福萊迪一起去,因為潔絲出門了嘛,我不想留牠自己一個在家。總而言之,我們在玩《決勝時刻》,我朋友的背包就丟在地上,福萊迪跑進他的背包裡⋯⋯」

關鍵就在那個包包。圖/pxhere

「牠吃了大麻。」潔絲衝口而出,說完又轉向史提夫,發射了一串連珠炮:「我不敢相信你就把裝了大麻的背包丟在地上,和麥克玩什麼鬼電玩。牠一定會跑進去的啊! 你這個白痴!」

「潔絲!」史提夫打斷她,深怕她洩露太多祕密。「那是我朋友的大麻,好嗎?」他堅決撇清道。說完,他又看看潔絲,尋求她的支援。「我根本不知道他的背包裡有大麻,對吧?」

「我不在乎。我再也不要包庇你了。你讓牠吃你的大麻。你是白痴。你是世紀大白痴! 爛咖,你不管惹上什麼麻煩都是你活該。我不知道我看上你什麼了。萬一福萊迪死了,我不敢保證我會做出什麼事。」

——本文摘自《獸醫超日常:犰狳、鬃狼,有時還有綠鬣蜥,《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特聘獸醫顧問的跨洲診療紀實》,2019 年 5 月,麥田出版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97 篇文章 ・ 869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液態的賢者之石-人工血液
miss9_96
・2015/07/06 ・1464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88 ・九年級

牛奶?尿液?紅酒?今晚醫生你想選那個?

早在16世紀,人們開始嘗試替失血的傷者補充血液,當時被打入傷患血管內的液體千奇百怪,凡舉尿液、牛奶、唾液、酒或動物的血,都曾被當時的醫生和患者英勇地嘗試過 [1]。

blood.3
從綿羊輸血給患者。Source from wikimedia

當時也嘗試用人血補充,但總有許多傷患反而在輸血死亡,數百年來醫界不得其解。1900年時,奧地利大學的Karl Landsteiner教授向世界宣告了血型的存在,血液只要區分血型,輸血就不再會造成死亡,這猶如開啟了血液學的真理之門,輸血的成功率巨幅地提升,更將外科手術提攜了另一個新世代 [2]。

既然輸血已經不成問題,那還需要人工血液嗎?

在國內外,皆有人因為信仰而拒絕輸血 [3],而戰火下的軍人、大海上的船員等,伙伴裡不見得剛好有專門負責補血的伙伴;即便是在醫院血庫裡,每袋血液最多也只有42天的保存期,極度仰賴定期捐血;而愛滋病襲捲全球後,也令人開始擔心那一袋袋的血液裡,是否就藏有未爆彈?

捐血的缺點開啟了人工血液的需求,而大規模戰爭加速了科學前進的動力。歷經二戰、越戰等大量的血液需求,科學界逐漸全力研發人工血液。一方人馬尋找可用的血紅素(hemoglobin),而另一派則轉向研究能高度溶氧的氟碳化合物-perfluorocarbon

氟碳化合物無毒且安定,更重要的是氧氣的溶解度,比水高出約10-20倍 [4]。其實早在1966年,科學家便將小鼠置入浸滿氟碳化合物的容器,發現小鼠仍能存活數小時[5]。1989年,FDA首次許可氟碳化合物類型的人工血液產品-Fluosol-DA-20上市 [6]。而血紅素類型的人工血液,雖然因越戰的需求而蓬勃發展 [5],但因為強烈的腎、心毒性限制了發展;僅有一款商品-Hemopure在南非獲准使用 [5]。

而本世紀初,幹細胞技術正式加入競逐人工血液的行列,2005年法國的Marie-Catherine Giarratana學者以及2010年Hélène Lapillonne學者,利用誘導幹細胞的方式,成功地人工生成了紅血球 [7, 8]。

台灣,捐血已是習慣,還需要人工血液嗎?

台灣每年都有超過250萬袋捐贈的血液 [9],但在愛滋病的陰影下,每袋血液都仍須接受繁複且昂貴的檢測(據估計,約0.002%的捐贈血有愛滋病毒 [10]),而許多居住在特殊的地區(如:高山、離島等)或從事特別職業(如:遠洋船員)的台灣人,因為無法快速抵達醫院,引進人工血液能舒緩他們的困境。據筆者了解,目前我國衛福部並未引進人工血液,近期的數次重大公安意外也許恰好是個機會,讓我們省思,讓我們好好的想一想,灣的醫界、學界是否需要加強研究人工血液呢?

本文感謝衛生福利部台東醫院檢驗科張昱維(Yu-Wei Chang)協助

blood.4
Blood Bag. Source from wikimedia

參考資料

  1. Keyhanian Sh, Ebrahimifard M, Zandi M. (2014) Investigation on artificial blood or substitute blood replace the natural blood. Iranian journal of Pediatric Hematology Oncology. 4(2):72-77.
  2. K Landsteiner (1900) Zur Kenntnis der antifermentativen, lytischen und agglutinierenden Wirkungen des Blutserums und der Lymphe. Zentbl. Bakt. Orig. 27:357-362
  3. 耶和華見證人官方網站
  4. Elibol M, Mavituna F. (1995) Effect of perfluorodecalin as an oxygen carrier on actinorhodin production by Streptomyces coelicolor A3(2). Applied Microbiology and Biotechnology. 43:206-210
  5. W. H. Choe, E. J. Baek. (2015) RBC substitutes: from the past to the future. ISBT Science Series. 10(S1):150-153
  6. Jerry E. Squires (2002) ArtiÞcial Blood. Science. 295:1002-1005
  7. Giarratana MC, Kobari L, Lapillonne H, Chalmers D, Kiger L, Cynober T, Marden MC, Wajcman H, Douay L. (2005) Ex vivo generation of fully mature human red blood cells from hematopoietic stem cells. Nature Biotechnology. 23:69-74
  8. Lapillonne H, Kobari L, Mazurier C, Tropel P, Giarratana MC, Zanella-Cleon I, Kiger L, Wattenhofer-Donzé M, Puccio H, Hebert N, Francina A, Andreu G, Viville S, Douay L. (2010) Red blood cell generation from human 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perspectives for transfusion medicine. Haematologica 95(10):1651-1659
  9. 台灣血液基金會
  10. 世界衛生組織官網
文章難易度
miss9_96
169 篇文章 ・ 601 位粉絲
蔣維倫。很喜歡貓貓。曾意外地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作家、科學月刊作家、故事作家、udn鳴人堂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商業邀稿:miss9ch@gmail.com 文章作品:http://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0

4
4

文字

分享

0
4
4
一樣血輸百樣人?有沒有能讓血液變成泛用血型的八卦
雷雅淇 / y編_96
・2019/05/24 ・3750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37 ・八年級

有看工作細胞就知道 血小板是我老婆 ,紅血球會攜帶氧氣,並將其運送至我們身體裡的所有細胞和組織裡。如果我們在意外或是手術當中因故大量失血的話,便需要輸血來補充失去的血液。

紅血球:有人需要氧氣嗎? source:工作細胞宣傳圖

如果哪天有機會登上選美舞台,被問到願望是什麼的時候,與其回答世界和平,不如祝願世界上所有人都是相同的血型吧!那更有機會獲得滿堂彩——事與願違的是,這個世界還是不太和平,而人類的血型到底有幾種,就算你排列組合每次都考一百分也很難全部參透。

不信?那就拿出你的紙筆,讓我們先來聊聊血液類型是怎麼一回事。

血型:一段愛與抗原的故事

如果你國高中生物  學得很好,一定會記得血型是由存在或缺失特定抗原來決定的

就拿我們最熟悉的 ABO 血型系統來說吧,其抗原有四種,分別為:A(A抗原還可以分成A1和A2兩個亞型,在這裡就先不多說了(´・_・`))、B、AB 。常見的表現型則為 O、A、B 和 AB(也就是以下這張我們在生物課本看到爛的表)。

有沒有喚起你國高中的記憶呢?source:Wikipedia

抗原位在紅血球表面,A 型是 A 抗原、B 型是 B 抗原、AB 型則是 A 與 B 抗原。而血漿中則存在著抗體,A 型有 B 抗體、B 型有 A 抗體、O 型則是 A 與 B 抗體。當抗體和抗原互配的時候(例:抗體 A 遇到抗原 A)血液會凝集、造成溶血現象。因此,紅血球表面沒有抗原的 O 型血可以比較廣泛地輸血給其他血型,但卻無法接受其他血型的血。

覺得上面的內容有點複雜又有點熟悉嗎?很正常,因為以上知識都跟著你我逝去的青春一起停留在我們的國高中生物課本。而接下來,就是我們都知道的:現實並沒有這麼簡單(掩面哭)。

ABO 血型系統中除了這四種常見的血型之外,其實還有數十種亞型。像是你可能有聽過的「亞孟買型」(在台灣盛行率約 1/8000,印度為 1/10000,歐洲則是 1/1000000),即是歸屬在ABO血型系統的亞型;亞孟買型在檢測上因為不會跟抗 A 和抗 B 血清反應,所以常常被誤認為 O 型。那要怎麼確定呢?

source:アニメ『血液型くん!』宣傳圖

若哪一天何其有幸,我們的鄉土劇可能會出現以下劇情:

AB 型的小明和 A 型的小美生出了一個檢測出來是 O 型的寶寶,上高中生物課沒有在打瞌睡的小明眉頭一皺覺得案情不太單純,這跟說好的遺傳規則不一樣啊!那時候的格子可不是畫假的啊!難不成這跟小明同父異母的哥哥的同母異父的妹妹的隔壁鄰居:O 型的小華有關嗎?

這時身為生物學家的小美已經翻白眼翻到外太空了,自己被懷疑外遇就算了,怎麼能不看泛科學呢?於是在去鄉土劇御用的基因檢測公司驗 DNA 前,小美建議小明先往下做個 H 抗原的檢測。由於 H 抗原是 A、B 抗原的前驅物,O 型亦有 H 抗原,所以如果檢測沒有反應的話,表示寶寶很可能是一萬人左右僅一人有的亞孟買型。

答案揭曉,小明小美都是等位基因型為 (H/h),所以生出 (h/h) 不會產生 ABO 血型抗原、亞孟買型血型的孩子也是有可能的。遺傳定律沒有崩壞,鄉土劇還讓大家認識了 ABO 血型系統與亞孟買血型,這真的是科學大獲全勝的一天啊!

— END —

不過真實人生當然不會這麼跌宕起伏,大多數的使用場景會在輸血時發生,所以臨床上輸血前會先做檢查,觀察血液的凝集作用。

聰明的你大概也聽過像是 Rh 血型系統、P 血型系統、米田堡血型系統等等,那這些其他血型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可以在這篇文章中看到所有血型的介紹嗎?(敲碗)當然不可能!又不是在寫論文(X)而且寫上萬字都寫不完啊(O)為什麼?

在國際輸血協會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Blood Transfusion) 中登錄的血型系統高達 36 種,其中涉及的抗原數量超過三百種。回想一下:剛剛講得天花亂墜的 ABO 血型系統是由 4 種抗原所調控,再往下展開還有我們也常聽到的 Rh 血型系統,可是有高達 55 種抗原呢(燦笑)!

所以就讓我們來轉移一下話題,聊聊血型到底是怎麼被發現的?

關於血型的發現,只能說好哩加在

雖然還沒農曆七月,但讓我們先來說說驚悚的故事:你知道嗎?(所長口音)在血型還沒被發現的一百多年前,紅酒、牛奶、水銀、尿液、唾液或是動物的血液都曾被醫界拿來輸給失血過多的病人喔。(抖)

當時就算是用人血輸血,成敗似乎也完全靠運氣,而且往往很容易致命。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光是聽到就覺得崩潰不知道這是在幹嘛,對當時的人來說也一定覺得很崩潰:都用人血了,到底為何有的時候可以有的時候不行?

這麼偉大的人應該得個諾貝爾獎然後放在紙幣上啊!等等他都有耶!source:Wikimedia

1900 年奧地利大學的蘭德施泰納 (Karl Landsteiner) 教授發現了這個現象,並在深入研究後提出了「血型」的概念,他將人類血型分為 A、B、C 三種,而這就是 ABO 血型系統的前身(AB 型是後來才被發現)。這項成果剛發表的時候並沒有受到重視(錯誤的輸血方式甚至還在持續進行……),直到後來,人們理解到這是一種免疫現象,同時有科學家陸續建立了臨床鑑定的方法,相關的應用以及研究才逐漸開展了起來。

蘭德施泰納不只發現了 ABO 血型系統,之後也與其他科學家協力發現了 MNS 血型系統、Rh 血型系統等等。血型系統的發現在醫學上是非常重大的發現,這大大地提升了外科手術成功的機率。蘭德施泰納於 1930 年以人類血型的發現得到了諾貝爾生理醫學獎。此外,在改用歐元前,奧地利面額 1000 先令的鈔票上也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捐血一袋到救人一命之間的距離,能不能更近?

儘管各國的血型分佈不盡相同,但幾乎能讓所有血型使用的 O 型血仍然是最泛用的;既然我們都知道其他血型和 O 型血之間的差異,有沒有可能將其他血型的血液變為 O 型血呢? 

去年年中 (2018/8/20) 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的研究員在美國化學學會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ACS) 中分享了他們的研究成果:他們利用總體基因學 (metagenomics) 的研究方法發現了在人類腸道中的微生物酵素,能用來去除紅血球表面的 A 抗原和 B 抗原,讓血液成為泛用的 O 型血。

其實,這並不是第一次利用酵素去除血球表面抗原以期能開發通用血型。早在 1990 年代,已有技術能利用糖苷水解酶去除 B 型血液上的抗原,只是成果的泛用性仍然相當侷限。

本次的研究團隊一開始是從蚊子、水蛭等會攝食血液的動物身上採集 DNA,並試圖分離出新的酵素。不過後來,他們轉而利用總體基因學技術分析人類糞便中的微生物,進而發現微生物所分泌的酵素相當合乎所需,可以用來去除特異性抗原,把 A 型和 B 型血液細胞變成通用 O 型血。更棒的是,其效率比過去發現的其他酵素效率還要來得高上許多。

研究人員認為,這是因為細菌需分解含有單醣的人體腸壁粘蛋白 (mucins),而其結構非常類似血液細胞的抗原。另一方面,研究人員也表示:目前尚需要繼續大規模測試分離的酵素,找出最佳的候選酵素後再進行臨床試驗。

看到這裡可能會有人覺得奇怪:聽說台灣的捐血量很穩定啊……那我們幹嘛要在意泛用血型?反正捐的人多,想要什麼型都行?但話不可是這麼說的。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在 2012 年的統計,高所得國家的捐血率(捐血人次與人口數的比值)較高,平均為 3.68%,而台灣的捐血率近十年來都在 7% 以上,在 2011 年甚至超過 8%。從下面的圖表也可以看到台灣的捐血率似乎趨於穩定;但另一個現象則是 24 歲以下的學生族群捐血人數明顯逐年遞減,這表示未來的捐血率仍存在變數。

source:捐血中心 107 年年報

雖然台灣目前捐血、供血情況尚算穩定,血液品質也不錯,醫療技術的進步也使輸血量降低。但泛用血液血型以及人造血的研究發展,仍是有其必要性。因為這些研究的目的,並不全然是要取代天然血液,而是希冀能解決天然血液在使用上的一些問題以及限制:例如降低傳染疾病之風險、免除輸血前的相合試驗、使細胞較穩定可以長期儲存等等。就讓我們等待,並心懷希望吧!

參考資料

文章難易度
雷雅淇 / y編_96
37 篇文章 ・ 790 位粉絲
之前是總編輯,代號是(y.),是會在每年4、7、10、1月密切追新番的那種宅。中興生技學程畢業,台師大科教所沒畢業,對科學花心的這個也喜歡那個也愛,彷徨地不知道該追誰,索性決定要不見笑的通吃,因此正在科學傳播裡打怪練功衝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