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月經之痛

科學松鼠會_96
・2013/12/16 ・1854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31 ・七年級

bolna-menstruacija-b

文/

月經是名副其實的寂寞產物。

每個月,寂寞的卵子等不到屬於她的那顆精子,就席捲子宮內膜幻化成一縷紅煙香消玉殞,墜落陰道深淵,空留寂寞蔓延。

半數[1]女性都經歷過寂寞帶來的痛,在每月那段特殊的日子裡,在寂寞來臨前和來臨之時。那是一種無可名狀的在小腹的深深的痛,你可以把它形容成痙攣或下墜感,有時還會連帶著腰痛。這種痛在年輕女孩身上表現的更明顯,一些人甚至因此影響到了正常生活。

是異常的信號?還是無名的寂寞?

寂寞的痛分兩種:「有名的寂寞」和「無名的寂寞」。對於「有名的寂寞」,你是知道寂寞來源的,或許你不知道,但你去看醫生後,醫生通過詢問與檢查能幫你找到來源,引起「有名的寂寞」(那些寂寞的醫生把它叫做「繼發經痛」)的元兇通常有這麼一些疾病:子宮內膜異位症、子宮腺肌症、慢性盆腔炎、宮腔粘連、子宮肌瘤[2]等。所以寂寞的痛可能是身體異常的信號,切不可忽視。

對於「無名的寂寞」,痛是說不出原因的(那些寂寞的醫生經過一通檢查也找不出病因,只能把它叫做「原發經痛」)。如果非要為寂寞找出個來由,那是源於前列腺素合成的異常、子宮平滑肌的不規則收縮[3]及子宮缺血[4],幾方面作用的疊加使你感受到了來自身體深處寂寞的痛。

緩解寂寞之痛

幾乎每位女性都有自己緩解經痛的經驗。有人需要臥床休息,有人熱敷小腹,有人一到特殊的日子就開始喝黑糖水,還有比較重的需要在經期前吃醫生開的止痛片或避孕藥。這些方法的效果究竟如何呢?

1. 熱敷

寂寞時通常很需要溫暖,熱敷(約39-40℃)下腹部有助於緩解子宮寂寞的痙攣,效果堪比止痛片。在一項隨機試驗中,研究者將81名女性分為4組,接受的治療分別是:① 熱敷+安慰劑,②熱敷+布洛芬片(Ibuprofen Tablets,一種止痛片),③無熱敷+布洛芬片,和④無熱敷+安慰劑。結果顯示,單用熱敷與單吃布洛芬片的緩解疼痛效果相當,並且和無熱敷+安慰劑組相比,疼痛有著非常顯著的緩解。而熱敷+布洛芬片並不比單用布洛芬片效果好,但卻可以推遲疼痛的到來[5]。

受以上結果的鼓舞,這些研究者又做了另一個多點試驗,這次的人數擴大到334人,隨機接受熱敷或對乙酰氨基酚(Paracetamol 另一種止痛片)的治療,發現熱敷的效果優於對乙酰氨基酚[6],而且更重要的是,儘管會讓人看上去很笨重,熱敷完全不會有吃藥帶來的副作用。

2. 口服避孕藥

如果你覺得熱敷讓你的形象大打折扣,或者熱敷對你沒起作用的話,那麼口服避孕藥是首選,當然前提得是,你也有避孕的需求。避孕藥的種類很多,治療經痛通常使用的是雌激素和孕激素配短效避孕藥(並非緊急避孕藥)。它的原理在於可以減少子宮內膜的厚度,降低前列腺素等激素的分泌,同時減少月經量,降低子宮收縮的程度,達到緩解疼痛的效果[7]。當然,服用避孕藥也存在著一些副作用,比如噁心、嘔吐、經間陰道少量出血、體重增加、血栓風險增加等,所以還需在醫生的指導下服用。

3. 非甾體類的止痛片

如果不能或不想吃避孕藥,那麼止疼片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非甾體類的止痛片(如阿司匹林、布洛芬、撲熱息痛等)能夠抑制前列腺素的合成,從而達到治療經痛的效果。至於這些藥怎麼吃,吃多少,還需要針對具體情況諮詢婦產科醫生。

4. 其他:黑糖水能否緩解經痛?

一些女性習慣在經期煮生薑黑糖水喝,這種民間的方法流傳已久,甚至在各大超市都能看到賣生薑黑糖沖劑的。但是這種方法的理論依據和療效又是如何?遺憾的是,對於這種民間方法,沒有人去做實驗研究過。(編者註:只用薑不用黑糖倒是有研究。)儘管有些試驗認為中藥材在治療經痛方面似乎比其他方法更有前景[8],但是受現有的試驗方法和試驗質量的限制,目前並沒有肯定的結論。如果黑糖水能夠緩解經痛,我們現在還不能分辨是其中某種特殊成分的作用還是安慰劑的效果。所以現今只能這樣解釋:或許是因為喝熱水的效果,喝熱水止痛的道理則同上述的熱敷類似。

最後,如果嘗試過熱敷和藥物都不能緩解的話,一定要去看婦產科大夫啦,查查是不是「有名的寂寞」—某些疾病引起的繼發經痛—在作祟。

參考文獻:

  1. 董悅,魏麗惠.《婦產科學》P368. 北京大學醫學出版社.2003
  2. Dawood MY. Dysmenorrhea. Clin Obstet Gynecol. 1990;33:168-178.
  3. Primary dysmenorrhea: advances in pathogenesis and management. Dawood MY. Obstet Gynecol. 2006 Aug;108(2):428-41.
  4. Primary dysmenorrhea and uterine blood flow: a color Doppler study. Altunyurt S; Gol M; Altunyurt S; Sezer O; Demir N. J Reprod Med. 2005 Apr;50(4):251-5.
  5. Akin MD; Weingand KW; et al. Continuous low-level topical heat in the treatment of dysmenorrhea. Obstet Gynecol 2001 Mar;97(3):343-9.
  6. Continuous, low-level, topical heat wrap therapy as compared to acetaminophen for primary dysmenorrhea. Akin M; Price W; Rodriguez G Jr; Erasala G; Hurley G; Smith RP. J Reprod Med 2004 Sep;49(9):739-45.
  7. A twelve-month comparative clinical investigation of two low-dose oral contraceptives containing 20 micrograms ethinylestradiol/75 micrograms gestodene and 20 micrograms ethinylestradiol/150 micrograms desogestrel, with respect to efficacy, cycle control and tolerance.
  8. Endrikat J; Jaques MA; Mayerhofer M; Pelissier C; Muller U; Dusterberg B. Contraception 1995 Oct;52(4):229-35.
  9. Chinese herbal medicine for primary dysmenorrhoea. Zhu X; Proctor M; Bensoussan A; Smith CA; Wu E.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7 Oct 17;(4):CD005288.

轉載自科學松鼠會

文章難易度
科學松鼠會_96
112 篇文章 ・ 3 位粉絲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母體的免疫特區:為什麼子宮不會排斥胎兒?——《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

麥田出版_96
・2021/10/22 ・225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伊丹.班—巴拉克
• 譯者/傅賀

說來奇怪,人們早在十七世紀就開始嘗試輸血了。當然,最初人們並不瞭解血型或關於血液的其他基本事實,但他們已經開始把血液從一個人的身體輸到另一個人的身體裡,事實上,這無疑等於謀殺(現在眾所周知的 ABO 血型劃分是從一九○○年開始的)。

人們嘗試了各種類型的實驗和手段:把一隻動物的血輸進另一隻動物,把動物的血輸進人體,把一個人的血輸進另一個人體內,等等。

說得客氣一點,結果有好有壞,不過,在出現了一、兩例死亡事件之後,法國立法禁止了輸血。在接下來的一個半世紀裡,輸血幾乎銷聲匿跡。到了十九世紀,這項操作又重新引起了人們的興趣。時至今日,只要確保血型匹配,輸血就是安全的。

時至今日,只要確保血型匹配,輸血就是安全的。圖/Pixabay

這就是血液的情況。相對來說,輸血比較簡單,但是要在人與人之間移植其他細胞或組織,就困難多了。隨著移植技術的進步,人們可以從供體那裡接受心臟、腎臟、肝臟,以及其他器官,但是受體會出現排斥。受體的免疫系統會馬上識別出一大塊外來物質進入了身體,並試圖反抗。即使移植的器官來自最匹配的供體,受體患者也需要接受免疫抑制藥物治療,來緩解它們對「入侵器官」的免疫排斥。通常來說,人體並不會輕易接納外來物質——在上一章裡,我描述了人體不接納它們的一些方式。

但是,即便我們知道了這些事實,直到一九五三年,才有人試著來認真思考懷孕這件事:在十月懷胎的過程中,孕婦可以跟肚子裡的孩子和平相處,似乎沒有什麼負面效應。顯然,孩子並不是母親的簡單複製品,他們的免疫組成也不盡相同——因為胎兒有一半的基因來自父親,因此遺傳重組之後產生了一個明顯不同的新個體。

所以,問題是,母親如何容忍了體內的另一個生命呢

我們的生殖策略(即「用一個人來孵育另一個人」)裡有許多未解之謎,這不過是其中一個較不明顯並且格外難解的問題而已。事實上,即使在今天,我們也不清楚孕婦容忍胎兒的生理機制。我們知道,母親依然會對所有其他的外來物質產生免疫反應,我們也知道胎兒並沒有與母親的免疫系統在生理上完全隔離,受到特殊庇護。貌似孕婦與胎兒的關係裡有一些特殊而且非常複雜的事情。

孕婦與胎兒的關係裡有一些特殊而且非常複雜的事情。圖/Pexels

這可能早在受精之初就開始了。從那時起,母親的身體就開始逐漸習慣父親的基因。在懷孕的早期,發育中的胚胎就與母親的子宮開啟了複雜的對話。胚胎不僅躲在胎盤背後來逃避母親的免疫反應,而且還分泌一些分子用來針對性地防禦母親的免疫細胞,因為後者更危險。母親的自然殺手細胞和 T 細胞在胎盤外盤旋,但是它們並不是為了殺死胚胎細胞,而是轉入調控模式,開始釋放出抑制免疫反應的訊號,並確保胚胎安全進入子宮(同時促進胚胎的血管生長,這對胎兒來說是好事)。同時,胚胎細胞也不會表達第一型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分子,以逃避免疫監視(有些感染病毒也使用這種策略來逃避免疫監視和攻擊)。此外,母親的免疫系統接觸胎兒的蛋白質並開始學著容忍它們。

除此之外,母親的免疫系統也會受到廣泛且微妙的抑制——但不嚴重,因為孕婦仍然能夠抵禦感染。整個免疫系統會下調一級。這也是為什麼有些女性的自體免疫疾病在懷孕期間會有所緩解。

目前我們的理解是這樣的:在不同類型的細胞和訊號的作用下,子宮成了免疫系統的特區(其他免疫特區還包括大腦、眼睛和睪丸),更少發生發炎。胚胎與母親的免疫細胞會進行活躍的對話,它們能在整個孕期和平相處。

在不同類型的細胞和訊號的作用下,子宮成了免疫系統的特區,更少發生發炎。圖/Pexels

當然,這個過程可能會出錯,而且偶爾也的確會出錯。當出現問題的時候,母親就會對胎兒發生免疫反應。在極端的情況下,這可能會導致女性不孕。在懷孕的早期,它可能會引起自然流產;在懷孕後期,這可能會引起一種叫作「子癇前症」的發炎反應,對母子都非常危險。

最後,說一件有點詭異的事情:胚胎細胞有辦法從胎盤中游離出去,進入母親的血液系統。

之前有理論認為,這也許是為了下調母親的整個免疫系統,使它對胎兒的出現做足準備,這可能也是母嬰對話的一部分。但是,最近幾年,研究者發現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有些胚胎細胞即使在分娩之後仍然在母親的血液裡逗留——事實上,可以在分娩之後存活數年,從免疫學的角度看,這真說不通。研究者發現,它們會出現在母親的許多組織裡——包括肝臟、心臟,甚至大腦——它們可以發育成熟,變成正常的肝臟、心臟或是腦細胞,留在母親體內。讓我再說一遍:由於我妻子生了我的孩子,她體內和大腦裡的一些細胞現在也有我的基因了。這被稱為母胎微嵌合。目前沒人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本文摘自《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2020 年 9 月,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