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雷柯畫的人為什麼都是狹長的?

本文由民視《科學再發現》贊助,泛科學獨立製作

5329657528_f5d0dc2ffc

葛雷柯是知名的西班牙畫家,他的畫通常非常狹長,你知道為什麼?有一個說法是葛雷柯的視覺系統異常,看到的世界就是比較狹長的,自然就會畫出比較狹長的東西。

上述的說法,看似合理,但其實是一個謬誤… 因為如果葛雷柯看到的東西都是狹長的,那他看到的畫布應該也是狹長的,所以應該畫出來的東西比例上會是對的。但為什麼會這樣呢?人所看到的訊息,除了受到視覺相關系統的影響外,是否還會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呢?

有研究者直接檢驗這個假設,他們使用了一個過去已經被使用過的視錯覺的實驗典範,在這個實驗中,如果有人雙手握著一隻長棍,則這個人對於兩個物體間距離的估算會比沒有拿棍子的人短,也就是說他們會低估兩個物體間的距離。如果這個現象的發生,完全是由視覺系統所造成的,則改變故算距離的方式,應該會影響距離估算的結果。就好比葛雷柯的畫圖方式一樣,如果拿長棍會讓人低估距離,那如果估算距離的時候,也是拿著長棍,是否就不會發生低估的現象了呢?倘若我們相信距離的估算是一個完全知覺的現象,則會認為低估的情形在這樣的情境下會消失;但若有其他因素影響,則不盡然會預測低估的情形會消失。

研究團隊發現,只要拿著長棍,人們就會低估了兩個物體間的距離。但是如果事前告訴實驗參與者人們在拿長棍的時候會低估兩個物體間的距離,則他們就不會有低估的現象。這個結果顯示,人們的知覺系統是會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在這個情形下,就是受到主觀意識的影響

這樣的現象不是僅有在距離估算上會發生,當人們回想較有道德感的回憶時,會覺得室內空間比較明亮。對於這個結果的解釋,主因是因為人們會把道德和光明做連結,所以一旦覺得有道德,就會浮現光明的感受,進而影響對周遭環境亮度的評估。

所以,根據這個結果,我們或許應該重新思考知覺與認知這兩個系統間的關係。過去研究者總認為知覺系統的影響會延續到認知系統,但事情看起來沒有那麼簡單!不過這研究也再次證實了,人可以用各種方式來扭曲自己的知覺…

去看研究的原文“Top-Down” Effects Where None Should Be Found

去看主要研究者Brian J. Scholl教授的網頁,Scholl教授主要的研究在探討知覺與認知之間的關係


泛科學自製商品

【時時科科.2020】桌曆+線裝筆記本開始預購

從內子宮到外太空,科學離不開我們生活中的時時刻刻,時光走入西元 2020,讓泛科學也走入你生活的每一天!【時時科科 2020桌曆】 精選不容錯過的科學日,讓你記下屬於自己的重要日程,也記下科學史上的精彩片段。


🚀 泛科學院獨家線上新課募資 🚀 限量55折預購

【好好說話,做自己的口才教練!10堂一生受用的口語表達課】

「上台說話報告時腦袋一片空白嗎?與人對談尷尬癌就發作?如何清楚表達自己想說的話?怎麼說話才能抓住人心讓人印象深刻呢?」泛科學院與榮恩同樂會共同合作,從表達的心法到語言聲韻的技巧掌握,讓你找到自信,在家就可練出好口才!

關於作者

輔大心理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http://cogemonews.com)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