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為什麼有人一錯再錯?

Y. M. Huang
・2013/11/27 ・182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실수_shit_09

在心理學的研究領域中,有學者會根據一個人做事的態度,將人們分為prevention focus (預防焦點)或是promotion focus (促進焦點)。從字面上就可以得知,預防焦點的人做事態度會是比較預防性的,盡可能守住擁有的,而不去追逐新的;促進焦點的人,則是會傾向去冒險、嘗鮮。根據這樣的特質,我們會預期預防焦點的人,會傾向停留在原本的狀態,但如果原本的狀態是錯誤的,他們是否還會傾向停留在原本的狀態呢?

在第一個實驗中,由研究者塑造一個情境,他們要求實驗參與者參加一個益智測驗,測驗結束後,實驗參與者會看到測驗的結果,他們可以決定要輸入真實的分數,或是其他分數。由於在實驗開始前,實驗參與者會被告知,如果他們的分數在前二分之一,他們可以獲得額外高額獎金的抽獎機會;因此,實驗參與者有一些動機去輸入一個高於真實分數的分數,以獲得抽獎的機會。在各個實驗中,確實也發現都有7成左右的實驗參與者,會選擇輸入一個較高的分數。

但重點並不僅在此,他們真正關切的是:如果一個人做了一個錯誤的行為,他再次犯錯的機會有多高,以及是否會受到人格特質的影響。所以在益智測驗後,他們要進行一個字彙創造測驗,實驗參與者會看到一個單字 (例如dictionary)他們要利用這個詞彙中的字母,重新排列組合,組合出已經存在的英文單字,例如: cat, cry, action等等。結束後,實驗參與者自主回報他們組合出多少英文單字;換句話說,他們也可以撒謊,說自己創造出比較多的單字。實驗者利用複寫紙上的痕跡,來得知實驗參與者實際上組合出多少英文單字,藉此得知實驗參與者是否有再次高估自己的表現。在這兩個測驗完成後,實驗參與者用量表去了解,實驗參與者是屬於預防焦點或是促進焦點的人。

結果顯示,預防焦點的人,第一次若高估自己的分數,再次高估自己分數的百分比明顯高於第一次誠實回報自己分數的人。但針對在較不是預防焦點的人,則沒有這樣的現象。這個結果說明了,預防焦點的人,即使第一次錯了,之後還會繼續錯。

在第二個實驗中,他們利用情境來誘發實驗參與者的行為,透過強調損失來誘發預防焦點的行為,透過強調獲得來誘發促進焦點的行為,其他的部分和第一個實驗相同。結果顯示,在誘發預防焦點的行為情境下,還是較傾向連續高估自己的表現;但誘發促進焦點行為的實驗參與者,則沒有這樣的現象。

在第三個實驗,他們為了檢驗為什麼預防焦點會造成這樣的行為改變,於是他們檢驗下列兩個原因對於有預防焦點的人會連續犯錯的影響:一、如果第二次沒有犯錯,暗示著第一次的決定是錯的;二、是否只是傾向作一致的決定。所以在估算第一次的分數後,他們就問實驗參與者為什麼他們會估算那樣的分數,是否有特別的原因,也就是在探討他們是否有意識的犯錯。另外,他們也用量表去探索實驗參與者是否有偏好,喜歡做一致的決定。

結果和第二個實驗相同,顯示他們所認為的兩個可能的原因,都不是造成預防焦點的人會連續犯錯的原因。而真正的原因是,他們一旦做了一個決定,就會傾向維持在同樣的狀態;套用在這個實驗的情境,就是一旦他們決定要高估自己的表現來獲取好處,他們就會想要持續這麼去做。

在第四個實驗,他們想要進一步去探討,在比較接近真實生活的情境,是否也會有同樣的行為。他們用和實驗二相同的方式,來誘發不同的行為處理方式,但實驗參與者要做的事情是要買一輛二手的車子、以及要進行不動產的買賣。實驗參與者都是買方,他們可以選擇不透露自己真實的需求,以換取較低的售價。結果顯示,預防焦點的實驗參與者,他們若第一次隱瞞了一些訊息,第二次也會有較高的百分比會隱瞞訊息

在最後一個實驗,他們先了解實驗參與者是否願意捐款給一些慈善團體,接著讓他們做實驗一使用的益智測驗,以及用量表了解他們是屬於預防焦點或是促進焦點的人。結果同樣發現,預防焦點的人,如果決定不要捐款,他們之後會有比較高的機率會高估自己的分數,也就是說他們一旦做了一個比較不道德的行為,他們就會傾向繼續做不道德的行為

根據這一系列的結果,可以發現預防焦點的人,會有固著的行為,即使這個行為是錯誤的,他們同樣會這樣持續有同樣的行為模式。從這個結果,大家似乎不難想像,為什麼有些政治人物會一錯再錯。如果一個社會瀰漫著預防焦點的氣息,那大家可能就會傾向一錯再錯,實在是非常恐怖的。這似乎是台灣現狀的寫照,值得大家省思。

去看研究的原文Repeating the Past: Prevention Focus Motivates Repetition, Even for Unethical Decisions

去看博士後研究員 Shu Zhang的網頁,Zhang研究專注在過去的行為,如何影響後來的行為以及決策

相關標籤: 人格 欺騙
文章難易度
Y. M. Huang
96 篇文章 ・ 1 位粉絲
輔大心理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http://cogemonews.com)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素養不是知識,是讓孩子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創辦人嚴天浩專訪

PanSci_96
・2021/09/24 ・210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近年來,在新課綱推行之下,「素養」這個詞成為熱門關鍵字,「對我來說,素養就是面對世界的行為模式,在面臨問題時,一個人會抱著什麼樣的態度去解決問題。而科學素養就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科學情境教材(台灣線上教育發展協會)創辦人嚴天浩這麼說。

嚴天浩在大學時開始製作教學影片,最初的動機來自上大學後體會到城鄉差距、資源落差,想藉由線上教材擴大影響力,然而觀看次數卻不如預期。

2013 年起,嚴天浩和夥伴到台東,向「孩子的書屋」負責人陳爸(陳俊朗)請益,並長期蹲點接觸孩子,發現學生們面臨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學什麼」,而在於「為什麼要學」,因此意識到若要改變孩子的學習狀態,不能只是單方面灌輸「老師想教的」,而要從學生的需求出發,了解「孩子想學什麼」。

七年來,LIS 拍攝超過 100 支線上科學影片,包括將科學家的思想歷程、時代背景融入角色劇情的科學史,以及結合時事、生活情境的科學實驗,目前已經超過 250 萬觀看人次,也成為全台許多中小學的教材。

這次,LIS 歷時三年研發出一套科學實境解謎遊戲,不只在玩遊戲的過程中學科學,也引導孩子練習「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什麼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過去,我們在國中課本裡學到的科學方法「觀察、提出假說、進行實驗、得到結論」,然而許多學生能對步驟琅琅上口,卻不見得理解背後的邏輯。LIS 分析百位科學家的思考歷程以及參考教育學者的理論,設計出適合培養國小學生科學思維的「科學推理階梯」,共有四個步驟,包括「發現問題」、「聯想原因」、「大膽假設」、「實際驗證」。

嚴天浩坦言,對於國小的孩子來說,他認為最難的在於——第一步「發現問題」,這取決於孩子過去是否累積足夠的觀察經驗,因此,如何訓練孩子觀察是培養探究學習的重點。然而,在沒有老師的引導下,要怎麼讓孩子能聚焦在實驗的現象上,成為開發遊戲過程中的一大考驗,後來,團隊想出了運用 RPG 中的角色對話,設計句子讓玩家將注意力集中在現象上的差異,「當孩子觀察到的與他原本的認知有所不同,產生衝突時才會進而發現問題。」嚴天浩說。

有適當的引導,才能從問題中學習

在發現問題之後,還須激發玩家思索問題的意願,因此在遊戲中便成為一個個解謎關卡,玩家為了破關、練等會主動尋找答案,在玩完遊戲後得到的成就感,會讓孩子對科學產生動機,在未來有自信用這樣的方式去思考、面對問題。

嚴天浩說:「大學時我修過教育學的課,設計課程的第一步往往是『引起動機』,但我們認為應該從遊戲開始到結束的每一個動作,都需要一個『引起動機』,目前玩過這套遊戲的孩子有持續玩過兩個小時以上,玩得越久代表引起的學習動機越強烈。」

了解背後的意義才是學科學

然而,有時在做完實驗後,學生只會記得當時看到的實驗結果或現象,卻沒有把背後的邏輯和原理帶走,關於這部分,嚴天浩分享,「玩實驗」和「學科學」最大的差別在於,是否了解每個步驟的意義,如同以往「食譜式實驗」,照著課本一步一步做,卻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

因此,他們把演示型實驗設計成遊戲,將探究歷程拆分成關卡,透過與 NPC 對話帶領玩家思考,並預想玩家可能卡關的地方,就像是在蓋房子時的鷹架,一層層建構、支持,逐漸將學習的責任放回孩子身上,傳統課堂中搭鷹架的角色可能是老師,而在這個遊戲裡,是精心設計過的關卡提示。

讀到這裡,或許你會想問,在探究式的學習中,真的能夠學會「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嗎?

「我認為探究學習中,知識其實只是附帶的。」嚴天浩解釋:「我們想告訴孩子的是,科學家最厲害的並不是他成功發現了什麼,而是他在失敗了那麼多次之後,還是願意繼續努力。」

如果現在的台灣是二十年前教育的結果,那麼 LIS 正在改變的是二十年後的台灣,那時的每個人在面對問題時都能有邏輯地看待、抱著自信的態度去解決,這是 LIS 的憧憬,也是我們對於台灣未來世代的期盼。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