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家用電器的電磁輻射有多強,WHO告訴你

果殼網_96
・2013/09/14 ・3766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48 ・八年級
credit: CC by Thomas Rockstar@flickr
credit: CC by Thomas Rockstar@flickr

從電動刮鬍刀到電腦,高壓電塔到手機基地台,我們生活中充滿了各種會產生電磁場的設備與儀器。他們產生的電磁場有多強?距離多少又是安全的呢?請看世界衛生組織的介紹。

家居中的電器

輸電和配電設備產生的背景電磁場強度

電力需要使用高電壓的電力傳輸線傳輸很遠的距離。變壓器可以將高電壓轉換為低電壓,用於本地居民和商業機構的電力分配。電力傳輸、分配設備、家用電線及電器是家中背景磁場的主要來源。在遠離電力線的住戶中,背景電磁場強度可以達到0.2 µT。直接在高壓線的下方,電磁場的強度還會更大,地面的磁通量密度可以達到幾µT。在電力線下方的電場強度則高達10 kV/m。然而,電場和磁場強度會隨著與電力線的距離增加而銳減。在50米到100米的距離,電磁場的強度通常會和遠離高壓輸電線的區域的強度差不多。此外,相比於房屋外面同樣地點測到的值,房屋的牆壁可以明顯降低電場強度。

家居中的電器

通常最強的電場都是出現在高壓輸電線下方。相對來說,通常最強的磁場通常很靠近電器,以及某些特殊的設備-像影像醫學使用的核磁共振儀。

距離家用電器較近時典型的電場強度值(距離30釐米)來自德國輻射安全聯邦辦公室,1999年

電器電場強度(V/m)
立體聲收音機180
電熨斗120
冰箱120
攪拌器100
烤面包機80
吹風機80
彩色電視60
咖啡機60
吸塵器50
電爐8
電燈泡5
目前標準限值5000

在不同距離,很多人看到各種家用電器周圍的磁場強度值時,應該會感到很驚訝。磁場強度的大小與設備的大小、複雜程度、用電多少、和產生噪聲多少都沒有必然聯繫。不僅如此,就算表面上相似的設備之間,磁場的強度會非常的不同。比方說,一些吹風機的周圍會有非常強的磁場,其他吹風機可能就幾乎不會產生任何磁場。磁場強度的不同與產品的設計有關,下面這張表格顯示了一些家居和工作場所常見的電器的典型數值。測量是在德國進行的,所有的這些電器都是工作在50Hz的交流電下。值得注意的是,實際的暴露值會隨著產品的品牌型號和使用距離變化很大。

電器3釐米距離(µT)30釐米距離(µT)1米距離(µT)
吹風機6 – 20000.01 – 70.01 – 0.03
電動剃鬚刀15 – 15000.08 – 90.01 – 0.03
吸塵器200 – 8002 – 200.13 – 2
日光燈40 – 4000.5 – 20.02 – 0.25
微波爐73 – 2004 – 80.25 – 0.6
攜帶式收音機16 – 561<0.01
電爐1 – 500.15 – 0.50.01 – 0.04
洗衣機0.8 – 500.15 – 30.01 – 0.15
電熨斗8 – 300.12 – 0.30.01 – 0.03
洗碗機3.5 – 200.6 – 30.07 – 0.3
電腦0.5 – 30< 0.01
冰箱0.5 – 1.70.01 – 0.25<0.01
彩色電視2.5 – 500.04 – 20.01 – 0.15

大多數家用電器在距離30公分的磁場強度,都在安全標準的限值100µT以下,正常的使用距離用粗體標示。(來源:德國輻射安全聯邦辦公室,1999年)

這張表格主要說明了兩點:第一,各種電器周圍的磁場強度都會隨著你遠離它們而驟減。第二,大多數的家用電器不會在非常靠近身體的時候工作,在大多數家用電器周圍30公分的距離,比安全標準上限100µT(50Hz)(60Hz是83µT)低100倍以上。

電視機和電腦屏幕

電腦螢幕和電視的原理類似。都會產生靜電場和不同頻率的交流電磁場。

一些筆記型電腦和桌上型電腦使用的LCD螢幕沒有增加電場和磁場的強度。現代電腦配備的導電電腦螢幕,可以將螢幕產生的靜電磁場強度降低到正常的背景電磁場範圍。在正常使用的距離(距離螢幕30公分到50公分),交流磁場的磁通量密度通常小於0.7µT,正常使用距離的交流電場強度範圍從1 V/m以下到10 V/m不等。

微波爐

家用微波爐會以很高的功率工作。但是有效的遮蔽使得微波爐外的電磁場降到無法偵測到的強度。不僅如此,放射出的微波隨著與微波爐距離增加而驟減。很多國家都規定生產微波爐在運作時放出的電磁場強度最大值,符合生產標準的微波爐不會對用戶造成任何危害。

無線電話

相較於手機,無線電話工作產生的電磁場強度小很多。這是因為它們只在距離家中機座天線非常近的距離內使用,不需要很強的電磁場來遠距離發送信號。所以這些設備周圍的電磁場大小可以忽略不計。

環境中的電磁場

雷達

雷達會發射出微波訊號脈衝,用於導航、天氣預報、軍事和其他很多的應用。儘管平均功率可能比較低,脈衝中的最大功率可以很高。很多雷達會旋轉和上下移動,也就降低了雷達附近的居民暴露在電磁場下的平均功率密度。

保全系統

商店或圖書館的防盜標籤,會被出口的通電線圈探測到;當商品被購買或者書籍被借閱,標籤就會被去掉或者消磁。線圈產生的電磁場一般不會超過安全標準。訪客管制系統中,具有磁性的鑰匙圈或識別證也是以類似的方式運作。金屬探測器和機場安檢系統會產生強度高達100 µT的強磁場,距離探測器很近的時候,磁場強度會接近甚至偶爾超過安全準則限值,但短期的暴露並不會影響健康。

列車和電車

長途列車會有一個或者多個與旅客車廂分開的發動機車廂,因此乘客暴露的電磁場主要來源於列車的供電系統。長途列車乘客車廂的磁場強度在接近地面的時候可以達到幾百µT,在車廂內其他位置會有偏低的值,大約幾十µT,電場強度可以達到300 V/m。居住在鐵路沿線的居民會遇到上方供電線產生的磁場,強度不同國家有所不同,一般會與高壓電線的磁場強度相當。

一些列車和電車的發動機位於乘客車廂地面的下方,在發動機正上方最近的車廂地面區域,磁場強度可以達到幾十µT。強度會隨著與車廂地面的距離增大迅速減小,乘客身體上部暴露的強度已經大大降低。

電視和收音機

當你在選擇收音機收聽的電台時,是否想過熟悉的縮寫AM和FM代表著什麼?收音機信號因為訊號傳播方式不同,分為調幅(AM)和調頻(FM)兩種;調幅廣播用來遠距離傳播信號,調頻廣播覆蓋較侷限的區域,但是會提供更好的聲音質量。

調幅廣播由很大的天線陣列來發送信號,可以達到幾十米高,發射場所禁止民眾進入。在天線和電纜附近的暴露強度很高,但是這只會對工程人員有影響,並不會影響一般居民。

電視和調頻廣播天線比調幅廣播天線小很多,以陣列的形式安裝在高塔的頂部。塔的本身只作為支撐結構。在塔底附近的暴露強度在安全標準限值內,民眾可以進出電波塔附近的區域。不過偶爾小型的本地電視和廣播天線會安裝在建築的頂部,是這樣就有必要限制人員進出屋頂。

手機和手機基站

手機這種低功率的發射裝置,需要和定置的低功率基地台所組成的網絡之間傳遞訊號。每個基地台訊號對局部的區域覆蓋,按照需要處理的通話數量,在城市裡相隔幾百公尺建置,而在農村地區則可以相隔幾公里。

基地台通常安裝在建築頂部,或者在15到50公尺高的塔上。從某個基地台向外放出的信號強度並不固定,會隨著通話的次數和通話者距離基站的距離改變。天線會發出很窄的一束電波,沿著幾乎與地面平行的方向散開,所以地面及民眾可以進入的區域,電磁場強度遠低於危險值,只有在接近天線正前方1到2公尺的距離時,才有可能被超過安全標準。在手機普及之前,民眾接觸的電波輻射主要來自於廣播和電視發射台。就算是今天,由於民眾可以進出的區域中,基地台訊號強度通常遠低於廣播、電視發射台區域中的強度,手機基地台幾乎沒有增加我們電磁波暴露的總量。

但是,手機用戶暴露的電磁場強度比環境中的高出很多。手機使用時距離頭部很近,所以相對於全身,使用者頭部吸收的能量的分佈必須被檢驗。目前藉由模擬測量的相關研究,頭部接收的能量沒有超過安全標準。

暴露在手機頻率電磁場中還有其他經常被討論的隱憂,包括會對人體細胞的致癌風險,或者干擾神經細胞,進而影響大腦和神經系統的功能。然而,綜合目前既有的證據來看,並不認為使用手機會因為電磁波而影響人體健康。

生活中的磁場真的那麼強嗎?

近年來,很多國家的政府部門都有監測居住環境中的電磁場強度,卻沒有一項資料顯示測量到的電磁場強度會對健康帶來負面影響。

德國政府最近測量了2,000名不同的職業的民眾,每日電磁場暴露的情況。所有受測者24小時都戴著測量器,測量的結果各不相同,但是平均每天的暴露量是0.10 µT,遠低於民眾暴露標準上限100 µT、職業的暴露限值500 µT。不僅如此,城市中心區與農村地區的居民,接收到的電磁波沒有明顯不同;居住在高壓電線附近的居民的暴露量和其他居民的暴露量差異也很小。

總結:

  1. 家庭中背景電磁場主要來自於電力傳輸、分配設備以及家用電器。
  2. 不同電器產生的電磁場強度會明顯不同,電場和磁場的強度都會隨著與電器距離的增大而驟減。在各種情況下,家用電器周圍的電磁場強度遠遠小於安全準則的限值。
  3. 在電視機和電腦螢幕正常的使用距離,電場和磁場強度只有安全標準值的萬分之一到千分之一。
  4. 符合標準的微波爐不會對健康造成威脅。
  5. 只要公眾不近距離接近雷達設施、廣播天線和手機基地台,就不會接收到超過安全標準強度的發射電磁場。
  6. 手機的發射電磁場強度比日常居住環境中的其他電器都高出很多,但即使這樣,也沒有達傷害健康的強度。
  7. 很多調查顯示,日常居住環境中的電磁場強度非常小。

本文編譯自世界衛生組織英文網站About electromagnetic fields

關於這個流言的更多討論,請見流言百科條目《連續三次使用電吹風的輻射累積量等於照一次X光》。

轉載自果殼網

 

國中生的科普素養閱讀平台: 《科學生》,素養強化訓練 今天就展開!

文章難易度

1

2
0

文字

分享

1
2
0

媽媽我不想努力了!想多生一個?研究顯示:爸爸先當「神隊友」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_96
・2022/01/20 ・3707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本文轉載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泛科學為宣傳推廣執行單位。

  • 採訪編輯|劉芝吟
  • 美術設計|林洵安

家務分工與生育率的本土研究

搶救生育大作戰!臺灣生育率持續走低,人口負成長的警訊近在眼前,除了給薪育嬰假、育兒津貼,2021 年 8 月,政府的生育獎勵也提前至第二胎就發放,鼓勵夫妻多生孩子。加碼補助真的會讓大家願意再生下一胎嗎?搶救少子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鄭雁馨副研究員從實證研究發現,高教育背景女性生第二胎的意願,會受到家務分工影響,尤其丈夫是否分攤育兒工作更是關鍵。

工作、家庭蠟燭兩頭燒的「臺灣金智英們」

2019 年,《82 年生的金智英》颳起一陣話題旋風。電影細膩刻劃主角金智英在成長過程、家庭、職場面臨的性別處境,包括同工不同酬、婚姻與育兒負擔,不只衝出南韓高票房,在臺灣同樣掀起熱議。

「未婚的時候催趕快結婚,結婚以後催趕快生孩子,有了女兒又說再生兒子,生個孩子也不會改變什麼。」電影這段揪心金句,道出了無數女性面對婚育壓力的心聲。

然而,生個孩子,真的不會改變什麼嗎?

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鄭雁馨副研究員,從多年研究提供幾個具體數據。根據國外不同學者在 2005、2019 年發表的論文(Gjerdingen & Center, 2005;Kim & Cheung, 2019),當家庭迎來新生兒,妻子花在家務和育兒的時間會大幅上升,丈夫的改變則不大。類似現象,也出現在臺灣。

隨著教育程度大幅提高,臺灣女性的勞動參與率節節上升,不過,家務勞動的時間卻沒有明顯變化。鄭雁馨從 2016 年「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發現,臺灣婦女平均仍負擔近 80% 的家務,多數人白天在職場奔波,回家後,太太與媽媽們的「第二輪班」才正要開始……

白天在職場奔波,晚上仍要一手料理家務、育兒,是多數臺灣婦女的生活寫照。圖/iStock

臺灣婦女負擔近八成家務

誰做家事?誰來分攤育兒壓力?乍看只是小夫妻的互動模式,實際影響遠遠不止於此。

長年研究人口學的鄭雁馨直言:「臺灣女性在公領域和男性平起平坐,但如果私領域的性別平等沒有跟上腳步,整體生育率就很難提升。」眾多的西方調查已顯示,有沒有一個「神隊友」,將會影響女性是否想再生一胎。

然而過往的研究較少針對東亞社會,鄭雁馨採用 2016 年行政院主計總處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從 3564 筆年齡介於 15–49 歲且至少有一個 18 歲以下子女的女性樣本,分析「教育程度」與「家務分工」對臺灣婦女生育意願的影響,進行本土性的實證探討。研究結果在 2020 年獲刊於美國頂尖家庭期刊《Journal of Marrige and Family》,這也是將近 10 年後臺灣的家庭研究再次登上此期刊。

從數據來看,臺灣家庭分工呈現何種面貌?

調查發現,臺灣已婚婦女平均每天要花上 6.2 個小時,包括處理家事雜務、照顧一家老小,種種占了將近八成的家務。已婚男性則大約負擔 22% 的整體家務,家事、育兒的比例相差不大。

其中,有 48.5% 的女性受過高等教育,而這些高等教育程度的婦女,通常會獲得丈夫比較多的家務支持。整體而言,妻子的教育程度、收入與丈夫投入家務分工比例,呈現正相關——當妻子的社經地位越高,有越高機率擁有一個更積極分工家務的丈夫。

換言之,家務分工會隨著社會階層呈現不同樣貌:高社經婦女確實多了不少來自隊友的「後盾」支持。

家事分工越平等,媽媽更願意生第二胎

第二個問題:家務分工會影響生育態度嗎?當先生攬下越多家務,太太們會不會有更高的生育意願?

答案很有趣。整體來說,當丈夫家務總時數增加,妻子的生育意願也會增加,但進一步分析,還有三個影響關鍵。

首先,如果區分丈夫做了哪類家務,結果則不一樣。若丈夫是勤快地「做家事」,並不會影響妻子的生育意願;但如果丈夫分攤更多「照顧子女」的工作,妻子的生育意願會明顯增加。顯然對媽媽來說,比起多洗一次碗、多摺兩件衣服,爸爸能在孩子大哭大鬧時陪玩安撫、換尿布哄睡,更稱得上是神隊友。

此外,這個影響主要發生在「一寶媽」,讓她們更有意願生第二胎;對於有兩個以上寶寶的女性,影響不大。原因可能是,經歷過一次「育兒地獄」,媽媽們便能看清隊友的「屬性」,若先生沒有放自己單打獨鬥,新手媽媽自然比較願意迎接第二個寶寶;而二寶或三寶媽要再生下一胎,必須付出更高成本、考量更多面向,因此家務分工較難產生實質作用。

除了家務分工內容、胎次,第三個影響因素則是妻子的社經背景。只有在高教育程度妻子身上,丈夫投入更多家務育兒,才會明顯提高生育意願。

總的來說,研究成果顯示:

更平等的家務分工,特別是分攤育兒工作,能提升高教育女性生第二胎的意願。

數據也顯示,所謂「更平等的家務分工」並不是嚴格的 1:1。實際上,只要先生負擔超過 20% 的育兒責任,就能提高妻子的生育意願。換句話說,公平只是一種感覺,媽媽期待的不一定是全能爸爸,而是隊友實際表現出願意共同承擔照顧壓力,就能讓妻子備感支持。

臺灣的調查呼應了日本、歐洲國家的研究,當伴侶更有性別平等意識、家庭分工較平等,特別是,如果丈夫一起投入照顧孩子,能讓媽媽的育兒經驗不那麼厭世孤單,支持她再重新經歷一次懷孕、生產、帶孩子的甘苦。圖/iStock

第二輪班,東亞女性的共同壓力

鄭雁馨談到,女性承擔高比例家務是臺灣「跨世代的共同現象」。熟齡世代高達八、九成,青壯世代女性也依然負擔七、八成的家務勞動。

「減少的那一兩成,也不一定是先生做更多,可能是自動化幫了忙。」鄭雁馨犀利道出痛點。從掃地機器人、洗碗機常見的廣告語「解放媽媽雙手」、「讓媽媽不再腰痠背痛」,家務商品預設出的消費者形象,也恰恰說明了家務一把罩,仍然是社會對女性的普遍想像。

不只在臺灣。「育兒家事=太太媽媽」,這個如影隨形的標籤,普遍存在於東亞國家。

攤開數據,1990 年代中期,日本婦女每週家務勞動時數是丈夫的 13 倍;韓國為 4 倍,而且經過 20 年,「歐巴們」沒有太大改變,2019 年的研究顯示(Kim & Cheung, 2019)當家裡迎來新生兒,並不會影響韓國爸爸投入家務的時間。對照電影中金智英的無奈心聲:「醫生反問我,飯是電子鍋煮的,衣服是洗衣機洗的,為什麼我的手腕會痛?」婦女承擔「第二輪班」的壓力,仍未完全被看見和同理。

過去,男人出外打天下,女人的戰場是「家庭」,打掃煮飯、照顧老小、專心一打多。如今,許多女性同樣在職場發光發熱,但經歷生產和育嬰關卡時,她們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除了承受懷孕的巨大身心變化,還可能影響升遷、中斷年資,甚至被不友善的職場隱性「驅逐出場」。

這也是為何研究反映出,蠟燭兩頭燒的高社經女性,更容易因為家務分工而影響生育意願。

「家務分工的均衡,影響最大的通常是高社經女性。」鄭雁馨分析:「她們可能有很好的職場表現,正在追求自己的事業和成就感,一旦生產、育兒,勢必要面臨職涯和婚育的衝突。當職場和家庭讓人身心俱疲,又發現丈夫不可能調整工作和作息,總是媽媽要犧牲,越來越多女性遲疑,或者生一個後就此打住。」

東亞各國相比,日韓女性都負擔超過八成的家務,臺灣也有近八成。香港超過六成五,中國超過七成。資料來源/鄭雁馨

停滯的性別革命:生育不只是女人的事!

臺灣生育率節節下滑,一谷還有一谷低,青年低薪、高房價、公托不足都可能是影響因素。但這項實證研究也反映出,

跟不上時代腳步的性別文化,更讓不少蠟燭兩頭燒的女性成為「厭世媽咪」,不願輕易再談媽媽經。

「為什麼北歐國家的生育率能回升?很大原因是,他們完成了兩階段的性別革命。」

鄭雁馨解釋,家務分工與生育率的持續走低息息相關,西方人口學家稱之為「停滯的性別革命」──大量女性活躍在公領域中,但男性在私領域的性別角色仍然停滯不前。這也是東亞文化圈面臨的共同問題,包括臺灣、香港、日本、南韓和中國。

舉例來說,請育嬰假、獨自推嬰兒車散步、上街買菜,是街頭常見的北歐爸爸群像。然而,當育嬰假政策來到東亞,2017 年臺灣、日本、韓國的爸爸使用率全都低於 10%。 「如果文化價值、社會環境沒有跟著改變,立意良善且進步的政策反而強化了性別分工。」鄭雁馨提醒。

回看電影,當金智英滿臉疲憊而怨懟的這麼說:「可以不要再說『幫』我了嗎?幫我做家事、幫我帶小孩、幫我找工作,這難道不是你的家、你的事、你的孩子嗎?」這或許也是大螢幕外許多「偽單親媽媽」的真實吶喊。

透過實證研究再次顯示:生育不只是女人的事,家務分工也絕非是夫妻的家內風景。若我們希望力挽狂瀾、翻轉生育率,便不應該忽視公私領域的性別結構。

 

國中生的科普素養閱讀平台: 《科學生》,素養強化訓練 今天就展開!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_96
237 篇文章 ・ 1822 位粉絲
研之有物,取諧音自「言之有物」,出處為《周易·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恆」。探索具體研究案例、直擊研究員生活,成為串聯您與中研院的橋梁,通往博大精深的知識世界。 網頁:研之有物 臉書:研之有物@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