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1

文字

分享

2
12
1

與其錯過,不如犯錯?!怎麼做才能避免留下遺憾?

異吐司想Toasty Thoughts_96
・2021/03/30 ・261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人生的本質就是由無數大大小小的選擇構成,就算是先天條件一模一樣的同卵雙胞胎,也會在出生之後因為自己或他人的決定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我們雖然常說要「從錯誤中學習」,但很多事情卻沒有那麼簡單。確實我們可以在一次讓自己死去活來的宿醉後學會理性飲酒,或是在一段失敗的關係後檢討自己待人處事的態度,但是因為錯誤而失去的機緣鮮少會因為「我們學到教訓」就奇蹟似地回到我們手中。

人生終究不是在打電動,就算失敗得一蹋塗地也可以靠讀取存檔拯救自己。越是重大的人生決定,我們越難得到「再來一次」的機會,也讓那些失敗變得更加刻骨銘心。

人生不是打電動,沒辦法靠讀取存檔再來一次。圖/giphy

這種「如果我當初⋯⋯,是不是就⋯⋯」的情緒,我們把它稱之為「後悔」。

人生在世可以後悔的東西實在太多了,但你是否想過這些當下讓你心痛得要死的後悔感,在幾天、幾個月甚至幾年後,還會帶來一樣的難受嗎?或者在人生即將走到終點時,又有哪些事情會在我們心中留下深深的遺憾?

比起犯錯,我們更後悔「沒做」的事

2012 年布朗妮・威爾(Bronnie Ware)將她在臨終照護工作中接觸到的案例彙整成《和自己說好,生命裡只留下不後悔的選擇:一位安寧看護與臨終者的遺憾清單》(The Top Five Regrets of the Dying: A Life Transformed by the Dearly Departing)一書。書中布朗妮提到 5 項人們最常在臨終之際感到後悔的事情,分別是:

  1. 我後悔沒有真誠地活出自我,而是一輩子都走在別人期許的道路上。
  2. 我後悔把絕大多數的時間都花在工作上。
  3. 我後悔那時候沒有勇氣對那個人說出我真實的感受。
  4. 我後悔沒有多跟朋友聯繫感情,讓他們消失在我的生命中。
  5. 我後悔沒有讓自己更快樂一些。

有沒有發現這 5 項悔恨都是出自於「沒有來得及做什麼」,而不是「做錯了什麼」?有趣的是,如果你再去細想這些悔恨的根源,其實正是因為太害怕「犯錯」,使得我們在關鍵時刻退縮、不敢冒進。

這並不代表行差踏錯的影響比較小、或是我們比較不在乎已經做出的行為後果,而是跟我們「做」與「不做」背後的心理機制有關。

前面提到的「如果我當初⋯⋯,是不是就⋯⋯」思考脈絡,其實是名為「反現實思考」(counterfactual thinking)的認知迴圈,也是使我們產生後悔情緒的主要根源之一。雖然反現實思考的本質是一種架空的模擬,然而正因為「另一種可能」已經不會發生、更不可能被驗證,我們才會掉入它的無限迴圈。

反現實思考是一種架空模擬,但因為「另一種可能」已經不會發生、不可能被驗證,我們才會掉入它的無限迴圈。圖/Pixabay

在一些能亡羊補牢或不會造成重大損失的事情上,反現實思考能讓我們反省自己的行為,吸取教訓迴避未來再次發生一樣的問題。但是在面對那些「錯過就是錯過」的事情,我們也有可能因為意識到自己不管怎麼努力、有再多成長也挽救不回已經失去的東西使得反現實思考放大悔恨與其他負面情緒。

在這個脈絡底下,我們再來檢視「做錯」與「沒做」兩種情況,其實就能看出它們之間的差異。

心理學家丹妮絲・貝克(Denise Beike)在她過去針對悔恨的研究中,發現人對於「無法挽救」(在可預見的未來沒有機會去做任何彌補)的事情會表現出顯著較高的悔恨強度,因為我們知道自己「什麼都沒辦法做」。相對的,丹妮絲的研究也發現「解脫」(closure)能紓解我們對於過去所犯錯誤的悔恨與失落,代表就算亡羊補牢不保證能恢復如初,但「能不能付出努力」這個選擇本身就會嚴重影響我們感受的後悔程度。

「做錯」也許還有亡羊補牢的機會,但「錯過」就會挽救不回已經失去的東西。圖/Pixabay

我們在過去犯下的錯會在時間沉澱後衍生出新的可能,例如去跟因為小事撕破臉的朋友和好、重新與漸行漸遠的家人取得聯繫,或是重新投身學校追尋夢想、開啟人生第二春。但是「不作為」本身就是在斬斷可能性,讓反現實思考的問號一直懸在心頭上,成為往後人生難以跨越的坎。

無悔人生,從真誠面對自己開始

如這篇文章最一開始提到的,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由無數決定構成。隨著決定越來越重大,我們難免會猶豫、有得失心,這些都是很正常的心理活動。人類很容易對「未知」產生焦慮與不安,這也是命理占卜等「預見未來」的超自然技術打從史前時代便已存在,甚至時至今日都還牽動著我們的心神。

我們求神問卜,無非就是想求個心安,讓超自然的無上存在我們即將做出的決定背書。然而不管我們徵詢多少鬼神活人,其實最後能為這些決定負責的人永遠只有我們自己。

換言之,長久來看「問心無愧」才是做決定時最重要的考量。

我們常說「小心駛得萬年船」,但是過度的小心反而會讓船永遠開不出港口,成為毫無建樹的擺設。只要能為當下的決定給出明確且合理的動機,就把令你駐足不前的擔憂放到旁邊、放手一博吧!

YOLO ( You Only Live Once ) ! 人生只有一次,把令你駐足不前的擔憂放到旁邊、放手一博吧!圖/Pixabay

與其因為擔心這個擔心那個而一事無成,不如試試看梅爾.羅賓斯(Mel Robbins)提倡的「5 秒法則」(5 seconds rule)在大腦有機會阻止之前就把自己「發射」出去。即便結果不如預期,這些挫折也會成為你珍貴的人生養分,未來說不定還有扳回一城的機會。

人的一生是由無數選擇構成。當我們擔心「選錯」而一直逃避選擇,其實也遏止了人生前進的腳步。久而久之,就算我們真的不曾犯錯也會變成一潭失去活力的死水,還不如順從本心去闖蕩來得精彩。

參考資料

  1. Beike, D. R., Markman, K. D., & Karadogan, F. (2009). What we regret most are lost opportunities: A theory of regret intensit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35(3), 385-397.
  2. Connolly, T., & Zeelenberg, M. (2002). Regret in decision making.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11(6), 212-216.
  3. Gilovich, T., & Medvec, V. H. (1994). The temporal pattern to the experience of regre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67(3), 357.
  4. Morrison, M., & Roese, N. J. (2011). Regrets of the typical American: Findings from a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sample.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2(6), 576-583.
  5. Roese, N. J., & Olson, J. M. (Eds.). (2014). What might have been: 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counterfactual thinking. Psychology Press.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2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能量看不到,那就透過介質來觀察吧!——《物理學的演進》

商周出版_96
・2021/04/17 ・2453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 作者|Albert Einstein, Leopold Infeld
  • 譯者|王文生

雖然沒有任何實際參與流言散布的人真的在兩個城市間旅行,來自倫敦的小道消息,很快地傳到了愛丁堡。這個過程,涉及兩種截然不同的動作,一種和流言本身有關,從倫敦到愛丁堡;另一種,則要歸咎散播流言的人。一陣風吹過麥田,帶起一道穿過整片田地的麥浪。這一次,我們還是要分清楚波的運動,以及個別植物的運動之間的差異。植物只是稍稍晃動而已。我們曾經看過,把石頭丟進池塘中,水波的圓越來越大,藉此傳播出去。

波的運動方式,和水粒子的運動方式相當不同。水粒子只是上下運動。我們觀察到波的運動,是物質的狀態變化,物質本身並不是波。

從水面上的一顆軟木塞就能清楚地見到這個現象。軟木塞上上下下的動作,和水實際上的運動類似,它的運動不是波造成的。

把石頭丟進池塘中,水波的圓越來越大,藉此傳播出去。圖/Pexels

為了深入了解波的機制,我們再來考慮一項思想實驗。假設在一個足夠大的空間裡,均勻地被水、空氣,或其他種「介質」填滿。空間的中央處有一個球體。實驗開始時,沒有任何運動。突然,球體開始規律地「呼吸」,體積擴張,然後縮小,在此同時維持球狀的外表。介質會發生什麼變化?我們從球體開始擴張的瞬間開始分析。緊鄰球體的粒子被推開,導致周邊一層球殼狀的水,或是空氣的密度上升,高於正常值。經由類似的過程,球體縮小時,緊鄰球體介質的密度下降了(下圖)。組成介質的粒子只是微幅振動,但是,整體的運動卻是一個行進的波。基本上,我們現在正踏入全新的領域,第一次考慮物質以外的運動,也就是經由物質傳遞的能量產生的運動。

球體縮小時,緊鄰球體介質的密度下降了。圖/《物理學的演進

以脈衝球體為例,我們可以導入定義波的性質時相當重要的兩項普通物理觀念。首先是速度,描述波的傳遞。它和介質有關,例如,波在水和空氣的傳播速度不同。其次是波長 (Wave Length)。在海上或河流傳遞的波,它的波長是從一個波到另一個波距離,或是一個波峰到另一個波峰的距離。因此,海上的波相較於河裡的波具有較大的波長。至於脈衝球體產生的波,波長是在某個固定時間點,兩個密度最大或最小的相鄰球殼之間的距離。很明顯,這個距離不會只和介質有關,脈衝球體縮放的速度顯然對波長有不小的影響。縮放的速度越快,波長越小;縮放速度越快,波長越大。

波的觀念在物理學取得巨大的成功。

波是力學的觀念,這點無庸置疑。波的現象被簡化為粒子的運動,而且根據動力學理論,粒子由物質組成。因此,所有用到波的觀念的理論,一般來說都能視為力學理論。比方說,聲學現象的解釋,基本上建立在波的觀念。物體的振動,像是聲帶和琴弦,是聲波的來源。聲波在空氣中的傳遞模式,和脈衝球體波相同。如此一來,將所有聲學現象透過波的觀念簡化為力學是可能的。

前面已經強調過,我們得清楚地分辨粒子的運動和波的運動,後者是介質的一種狀態。兩種運動差異不小,但是,在脈衝球體的例子,兩種運動顯然發生在同一條直線上。介質粒子在一條短線段上振盪,隨著振盪運動,介質密度週期性地增加和減少。波傳遞的方向,與振盪發生的直線的方向,兩者相同。這種類型的波,稱為縱波 (Longitudinal wave)。但是,波只有這一種形態嗎?為了接下來的討論,我們必須認知到另一種類型的波存在的可能性,稱為橫波 (Transverse wave)。

我們調整一下先前的例子。現在依然有一個球體,但是它浸在一種膠狀介質裡,不是空氣,也不是水。此外,球體不再是縮放,而是朝一個方向旋轉一個小角度,再轉回來。旋轉的節奏是固定的,轉軸也不變。膠狀介質附著在球體周遭,被迫以相同的方式運動(下圖)。一部分的力作用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造成該處產生相同的運動,如此一來,介質中就產生一個波。如果我們留意到介質的運動與波的運動之間的差異,會發現它們並不是發生在同一條直線上。波沿著球體的直徑方向傳播,而介質的運動則和這個方向垂直。以此方式,我們造出一個橫波。

膠狀介質附著在球體周遭,被迫以相同的方式運動。圖/《物理學的演進

在水的表面傳遞的波是橫波。漂浮的軟木塞上下浮動,水波則沿著水平面傳遞。另一方面,聲波則是我們最熟悉的橫波範例。

還有一點:脈衝的球體和震動的球體,在同質的均勻介質中製造的是球形波。這是因為在任意時間點,任何圍繞著球體的球殼上的任何一點,行為都是相同的。讓我們考慮位在波源遠處,以波源為球心的球殼上的一個小塊。我們考慮的小塊越小,距離波源越遠,它就越接近一個平面。若不做太嚴謹的考慮,可以說半徑夠大的球殼上的一小部分,和平面其實沒有什麼差距。我們常常把遠離波源的球形波上的一小部分,稱為平面波。如果把下圖著色的區域再向遠離球心的方向移動,兩條半徑中間的夾角就會越來越小,更接近平面波。平面波的觀念和某些物理觀念很類似,它們是虛構的,無法以完美的精確度製造出來。然而,平面波依然是相當有用的物理觀念,不一會就能派上用場。

著色的區域再向遠離球心的方向移動,兩條半徑中間的夾角就會越來越小,更接近平面波。圖/《物理學的演進
——本文摘自《物理學的演進》,2021年2月,商周出版。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