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吃巧克力可以贏得諾貝爾獎?

營養共筆
・2012/10/15 ・806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credit: CC by Daniel Gasienica@flickr

這聽起來很瞎,不過有個新研究支持這可能是個還不錯的建議。研究結果顯示巧克力吃最多的國家,國民平均諾貝爾得獎者的人數最多。

研究者說會有這樣的研究構想是來自於數個研究證實有些抗氧化物能改善我們的思考能力。可可與巧克力含有豐富的黃烷醇(類黃酮化合物的成員之一),而綠茶與紅酒也含有這些抗氧化物。

最近的研究甚至發現黃烷醇能逆轉因年紀增加而導致的思考能力衰退。有些研究者也發現黃酮類化合物能改善腦部的血流,而這或許有助於思考。

哥倫比亞大學聖路加- 羅斯福醫院中心(St. Luke’s-Roosevelt Hospital and Columbia University ) Franz H. Messerli 醫師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上寫到:「由於研究已經證實吃巧克力能改善認知能力,而且會隨著攝取量地增加而有更好的作用,巧克力似乎是諾貝爾獎萌芽所需要的肥沃土壤。」

巧克力與諾貝爾獎的關聯

研究者們表示吃巧克力以被證實能改善成年人的思考能力,所以它或許也能對所有的人產生相同的作用。由於沒有所有國家人們的智力資料,於是研究者們就以諾貝爾獎得獎人數作為不同族群的腦力指標。

他們列出截至 2011 年十月為止,總共 22 個國家的諾貝爾獎人均數排名,並比較這些國家每年人均巧克力攝取量。

結果顯示每個國家的巧克力攝取量與諾貝爾獎的產生數呈現非常令人驚訝的關聯-巧克力吃越多的國家,諾貝爾獎數越多。

Messerli 醫師:「瑞士不管是巧克力攝取量還是諾貝爾獎贏家數都拔得頭籌。」

根據他的估計一個國家只要每人每年多吃差不多 1 磅(約 454 公克)的巧克力就能讓這個國家增加一位諾貝爾講獎得主。以美國為例,只要全國一年多吃 2 億 7 千 5 百萬磅的巧克力,就能抱回一個諾貝爾獎。(好貴…)

當然,研究者說還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證實巧克力中的黃酮類化合物是否真有增強腦力的的作用。

關於本文

文章來源:WebMD
文章標題:The Link Between Chocolate and the Nobel Prize
文獻與人物:Messerli, F.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published online Oct. 10, 2012.
整理編譯:Sidney

轉載自 營養共筆

文章難易度
營養共筆
86 篇文章 ・ 2 位粉絲
應該是有幾個營養師一起寫的共筆,內容與健康議題有關。可能是新知分享、經驗分享或是有的沒的同學們~如果對寫這個共筆有興趣的話,歡迎一起豐富它的內容喔。

1

6
1

文字

分享

1
6
1

陸上生命的根源:菌根菌——《真菌微宇宙》

azothbooks_96
・2021/09/26 ・1538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梅林.謝德瑞克
  • 譯者 / 周沛郁

我們目前還不清楚菌根關係最初是怎麼形成的。有些人大膽提出,最初的相遇溼黏而沒有條理──藻類被沖上泥濘的湖岸和河岸,而真菌在這些藻類體內尋找食物和庇護。有些則主張,藻類來到陸地時,體內已經帶著真菌夥伴了。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教授凱蒂.菲爾德(Katie Field)解釋,不論如何,「它們很快就變得依賴彼此」。

常出現於兒童繪本的毒蠅傘,就是一種能與植物共生的菌根真菌。圖/WIKIPEDIA by R Henrik Nilsson

菲爾德是一位傑出的實驗者,投入多年的時間研究現存最古老的植物支系。菲爾德用生長箱模擬遠古的氣候,並用放射性示蹤劑,測量生長箱裡真菌和植物之間的交換作用。真菌與植物的共生方式提供了線索,讓我們了解植物和真菌遷移到陸地的最早階段是怎麼互動的。化石也讓我們一瞥這些早期的聯盟。最精細的樣本來自大約四億年前,含有明確的菌根菌痕跡──羽狀瓣和今日一模一樣。菲爾德讚歎道:「你可看到真菌居然就長在植物細胞裡。」

最早的植物幾乎只是一坨綠色組織,沒有根或其他特化的結構。而這些植物逐漸演化出粗糙的肉質器官來容納真菌同伴,真菌則搜尋土壤中的養分和水。最初的根演化出來時,菌根關係已經存在五千萬年了。菌根菌是陸地上後續所有生命的根源。菌根(mycorrhiza)這個詞真是取得好。根(rhiza)隨著真菌(mykes)存在於世。

數億年後的今天,植物演化出更細、生長更快、更能見機行事的根,這些根表現更像真菌。不過即使是這些根,探索土壤的表現也無法超越真菌。菌根的菌絲比最細的根細了五十倍,長度可以超越植物根部達一百倍,比植物根部更早出現在植物上,延伸到根系之外。有些研究者更進一步。我的一位大學教授向一班吃驚的學生吐露:「植物其實沒有根,只有真菌根,也就是菌根。」

毒蠅傘在樹的細根上形成的外生菌根。圖/WIKIPEDIA by Ellen Larsson

菌根菌太多產,菌絲體占土壤中活生物量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根本是天文數字。全球土壤表層十公分之中,菌根菌絲的總長度大約是我們銀河系寬度的一半(菌絲長 4.5 × 1017 公里,銀河系寬度 9.5 × 1017 公里)。如果把這些菌絲熨成一片,總表面積是地球上乾燥土地面積的二點五倍。然而,真菌不會停滯不動。菌根菌絲迅速死去、再度生長(一年十到六十次),一百萬年後,累積的長度會超過已知宇宙的直徑(菌絲長 4.8 × 1010 光年,已知宇宙直徑是 9.1 × 109 光年)。菌根菌已經存在了大約五億年之久,而且不限於土壤表層十公分的地方,所以這些數字顯然低估了。

植物和菌根菌在彼此的關係中產生一種極化現象──植物的莖處理光與空氣,真菌和植物的根則處理周圍的土壤。植物把光和二氧化碳打包成醣類和脂質。菌根菌則把固著在岩石裡的養分拆開,分解物質。這些是真菌在雙重棲位下的情況──真菌一部分的生命發生在植物體內,一部分在土壤中。菌根菌駐紮在碳進入陸生生命循環的入口,牽起大氣和土地的關係。時至今日,菌根菌就像擠進植物葉和莖裡的共生真菌,會幫助植物應付乾旱、炎熱和其他許多陸地生命一開始就有的逆境。我們稱為「植物」的,其實是演化成來栽培藻類的真菌,以及也演化來栽培真菌的藻類。

——本文摘自《真菌微宇宙:看生態煉金師如何驅動世界、推展生命,連結地球萬物》,2021 年 8 月,果力文化

所有討論 1
azothbooks_96
9 篇文章 ・ 2 位粉絲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